霸道文學 > 大唐貞觀第一紈绔 > 第二六五章 情報科 一

第二六五章 情報科 一

與長樂僵持的過程中,李承乾許下無數好處,最后終于讓長樂滿意了,蹦蹦跳跳的招呼了個群小姐妹,如蝗蟲過境般呼啦一下走了個精光,就連和李承乾比較親近的小武都沒留下。

  得了清凈的李承乾臉上寫滿疲憊與無奈,感覺就算是在開封府應付那一場暗算都沒有這么困難。

  不過轉念想起李麗質臨走時再次強調的‘不準娶小四’,李承乾又開始覺得頭疼,搞不清自己這個妹妹到底想要做什么,怎么就非要把自己和程小四聯系到一起。

  思前想后,不知不覺中就睡了過去,等再次醒來,發現時間已經到了后半夜。

  深深嘆了口氣,從炕上爬起來,李承乾準備進行自己的新工作——寫書。

  展開一張白紙,提筆寫下五個大字‘三年級數學’,琢磨一會兒,又添了個‘下’,這才滿意的點點頭。接著就是四則運算之類的細節,包括例題、公式等等一系列的東西。

  這是李承乾思考了很長時間才作出的一定決定,既然要在士林中出名,毫無疑問出書是最快的辦法;而什么書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的?毫無疑問就是基礎學科;而什么才是李承乾擅長,大唐又人人必學的基礎?毫無疑問君子六藝中的數學就是。

  借著李孝恭印刷廠的便利,‘小學數學’已經印了四冊,每冊一萬本,價格定的也極便宜,二十個銅板一本。

  賣的怎么樣李承乾并不太清楚,不過就李孝恭說的,好像是目前為止沒賠錢。

  這就已經很好了,必竟原本就沒打算在這方面賺錢。

  忽然,正在低頭猛寫的李承乾停下了筆,扭頭看著一個方向,在身邊宮女疑惑的目光中嘿然說道:“黑子,出來吧,別藏了。”

  “殿下,為什么臣每一次都能被你發現?”一身黑衣打扮的黑子從燭光照射不到的位置走了出來,帶著一身陰郁的氣息,苦笑著問道。

  “我早就說過讓你要學會仔細觀察周圍環境,可并沒有告訴你觀察一定要用眼睛,溫度,空氣的流動這些也是屬于環境的一種,但卻不需要用眼睛來觀察。”

  李承乾將手中筆放到筆架上:“你那么大咧咧的從窗子進來,我差點沒被那股子寒風凍死,如果再不知道有人進來,那才是出了鬼了。”

  黑子略一躬身,眼中閃過一絲佩服之色,口中言道:“屬下明白了,謝殿下指點。”

  “你想要作一個頂尖的剌客,那么就要學會利用身邊的一切,同時也要注意很多細節,因為很多時候決定一件事情成敗的并不一定是那些關鍵點,細節也會決定很多事情。”

  李承乾說話的時候神情嚴肅,用現代一點的話講就是逼格甚高。

  不過這在黑子看來卻是理所當然,甚至很多時候黑子會忽略李承乾年齡的問題,把他當成自己的另一位師父。

  因為在黑子看來,這位太子殿下,完全可以稱得上一位頂級剌客,雖然武力值不高,但如果真要對自己下手,只怕自己連還手的力量都沒有。

  這就是李承乾一年多時間留給黑子的印像。

  憑借著后世在小說、電影中看到的那些似似而非的概念,李承乾的形象在黑子心中幾乎成了神一樣的存在。

  無論李承乾說過什么,黑子都會很認真的記在心里,哪怕當時不理解,也會死死記住,并認真的照著去作。

  這樣做的后果就是,黑子回憶過往執行過的任務時,發現當時就是特么命大加好運。

  不過如果黑子把這些話對李承乾說說的話,李承乾決對會認為黑子不管當初還是現在都特么命挺大的,按照電影、小說里的方法作,竟然還能活下來,真不容易。

  閑話說完,黑子把事情引入正題:“殿下,契丹來人了,由一個渠帥帶隊。”

  “什么時候的事情?”李承乾眼前一亮,沉聲問道。

  “昨天傍晚入的城,現在住在驛館。”黑子猶豫了一下,補充道:“需要派人盯著他們么?”

  “不用。”李承乾搖搖頭,否定了黑子的想法:“只要知道他們來了就好。”

  “喏!”黑子等了片刻,認真想了一下,終于確定沒有什么事情需要匯報,這才說道:“殿下,如果沒有事情,屬下告退。”

  “等等。”李承乾擺擺手,示意黑子不要著急:“吳辰正在組建‘第六小組’的事情你知道吧?”

  “是的,屬下知道,前段時間我們碰過面。”黑子點頭說道。

  “那么讓你的人好好配合他一下,他和你不一樣,一身的江湖匪氣,有事沒事喜歡講江湖義氣,讓他拉起一支隊伍我怕出問題。”李承乾蹙眉說道。

  “殿下,您的意思是……”黑子不太確定李承乾說的配合是什么意思。

  想起吳辰在自己身邊時候搞出的各種奇葩事情,李承乾有些無奈的說道:“查一下他手底下的人,看看都是干什么的,吳辰那小子看著透精百靈的,實際上就沒個靠譜的時候。”

  “屬下知道該怎么做了,請殿下放心。”黑子也想到和吳辰在一起胡搞的那段時間,嘴角不由抽動一下。

  “記住,你們沒有處置權,除了調查,不允許有任何其他的動作。”這是李承乾第四次對黑子重申自己的觀點,他可不想將來出現明朝時期的錦衣衛、東西廠那樣的情況。

  “喏,屬下記住了。”黑子重重的一點頭。

  雖然不知道李承乾為什么一直強調‘第七小組’沒有處置權,但這并不影響黑子作事。

  雖然他是一個剌客,但并不等于他就是一個殺人狂,所以李承乾的限制并沒有引起黑子什么不滿情緒。

  當然,這也是因為‘第七小組’現在實力并不大,其觸角目前只是在長安周邊,甚至洛陽那邊都沒有觸及。

  “好了,你可以走了,以后有什么消息不用你親自來跑,夜入禁宮風險不小,被逮住本宮決不承認自己認識你。”

  正事說完,李承乾也沒啥可交待的,隨意的開了一句玩笑之后,便讓黑子離開了。
女王之女王客服 网上棋牌赚钱方法 中国体彩网官方足彩玩法 360新疆时时彩开奖 上市公司通过股市怎么赚钱 王中王全鑖算眕四肖中特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走势图分布图表 老11选5开奖查询 湖北快三走势图分布图 陕西11选5遗漏一导航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江苏11选5号码 巴黎人电子游艺网站 安徽11选5中奖规则 香港马会经一码中特 宁夏11选5开奖走势图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