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大唐貞觀第一紈绔 > 第四二九章 一時倏忽,釀成大錯的老和尚

第四二九章 一時倏忽,釀成大錯的老和尚

普法老和尚感覺佛祖應該讓降魔韋陀出手,用降魔杵磓死外面那一群像流氓一樣的‘城管糾察’。

已經整整十天了,這幫家伙堵在外面打著官府的旗號,不讓任何人進來,同時還在寺門上張貼布告,說讓寺里用半個月時間檢查‘四防’工作。

該死的‘四防’,鬼才知道‘四防’到底是防什么,去京兆府打聽,結果答案卻是:去相關規定里找!

‘相關規定’這是什么規定,大唐什么時候有過‘相關規定’?

十天時間將寺中所有和大唐律法有關的資料都翻爛了,也不知道哪一本是‘相關規定’,再去京兆府去問,結果還是原來的那句話。

普法覺得自己快要瘋了,不就是差了四萬八千貫錢么,至不至于動這么大陣仗?至于至于封了全長安的寺廟?

要錢的話可以商量嘛,廟里又不是沒有錢,但是上來就要十萬貫算怎么回事兒?利滾利也不能這樣啊,就算是大唐太子也要講點道理吧。

一肚子的吐槽之言,卻沒有地方述說,只能寄希望于昨天送出去的信息能派上用場,希望那些收到檢舉信的大唐御史們能好好彈劾一下那個不知好歹的小混蛋。

不得不說,普法的運氣不錯,他的祈禱似乎被佛祖收到了,早朝的時候,李承乾果然被當成‘被告’叫上了朝堂。

“太子,幾位御史彈劾你像長安幾間寺廟勒索財物,可有此事?”高高在上的李二陛下,揣著明白裝糊涂,明知道李承乾干了些什么,卻非要明知故問。

“回父皇,絕無此事!”李承乾堅定的搖搖頭,他只是去要回屬于自己的錢而以,和勒索有什么關系。

魏黑子從朝班中走出,先是對李承乾施了一個君臣之禮,然后才問道:“太子殿下,普法老僧聲稱您曾經去他的寺廟索要錢財十萬貫,不知可有此事?”

“呃,怎么?我去要我自己的錢也不行么?”李承乾看著魏黑子那一張嚴肅的老臉,不由感覺普法那老和尚當真是神通廣大,竟然能找到他的頭上。

“殿下,普法老僧聲稱,他只欠了河間郡王四萬八千貫,為何到了您這里卻變成了十萬貫?不知殿下如此解釋此事?”繼魏征之后,王通再一次跳了出來。

這貨也是夠執著,只要一有機會,彈劾李承乾的人員之中必然會有他一個,從無缺勤的時候。

“解釋?”李承乾對正在朝自己擠眉弄眼的程妖精視而不見,只是看著王通,半晌之后才說道:“王御史,你說我一個受害者,去要錢,有錯么?”

“這”王通滯了一下,但很快就反應過來:“可是殿下您要的多了。”

“如果不多呢?是不是那老和尚就應該把錢給我?”

“太子殿下,可現在您已經在多要錢了,按唐律屬于勒索。”魏征又在一邊插言說道。

“魏大夫,本宮現在不是犯人吧?”李承乾面色微沉,扭頭向魏征問道。

“殿下恕罪!老臣失言了!”魏征反應很快,在事情沒有不可挽回之前先認錯,然后又說道:“只是殿下能不能解釋一下,為什么一定要和普法老僧要十萬貫銀錢之事?”

“本宮也想魏大夫一句,如果本宮要錢屬于正當,你等會如何作?是否會去將那普法老僧抓起來,押入大牢?”李承乾反問魏征,只是眼睛卻是看著王通。

很顯然,若魏征出來問自己是出于公心,那這個王通就絕逼是來落井下石的,所以對這樣的人,李承乾從來不會客氣。

只是那王通很聰明,對李承乾的問題直接避而不答,來個徐庶進曹營一言不。

“太子殿下,有啥話你就說嘛,魏黑子的為人你得相信,必然會替殿下討回公道地!”僵持中,自突厥歸來,在家休息夠了跑來上朝的程妖精跳出來,一雙大手指東打西,指南打北。

“既然程伯伯說了”李承乾伸手入懷,從里面掏出一份東西,拿眼掃了一圈大殿眾人,最后走到杜如晦的跟前,將手中的東西交給老杜之后說道:“杜伯伯替本宮念念如何?”

“喏!”杜如晦以目詢問老李之后,點點頭,答應了李承乾的要求。

接著,洋洋灑灑數千字的一份契約被老杜讀的抑揚頓挫、聲情并茂,當讀到:‘如欠款不能當年結清,則每年需繳納總費用的一半作為違約金(滯納金)’之后,大殿中所有人都再吱聲,魏征、王通也都退了回去。

“欸,那按這契約上的日期,好像太子要十萬貫似乎是少了些,應該要十五萬貫才對嘛。”程妖精唯恐天下不亂的再一次跳出來,朝著魏征與王通那邊說道:“我說你們兩個,這事兒不會不管了吧?”

“多謝程伯伯丈義直言。”李承乾先是對老程拱拱手,然后轉頭對魏征說道:“魏大夫,既然那普法老僧把事情鬧上了朝堂,本宮是否也可以告他一個欠債不還,誣告他人之罪呢?”

魏征一張老臉青一陣紅一陣,暗恨自己一時偏聽偏信中了圈套的同時,只能連連拱手,羞愧難擋。而至于王通,李承乾理都沒理他,跳梁小丑而以,如果找他的麻煩估計這貨早就遠竄涯州了。

放過了老魏,李承乾來到大殿中間,對面帶微笑的老頭子說道:“父皇,兒臣想請父皇恕了前大理寺少卿孫伏伽的失職之罪,給他官復原職,讓他負責審理這樁涉案金額達十五萬貫之多的要案。”

老李剛剛聽完杜如晦所讀的契約,正感嘆又要有數萬銀錢入帳之時,被李承乾一提才想起來,大理寺卿現在正空著,唯一的少卿也被自己給關了。

“這”李二沉吟著,有些不好下臺,必竟當初人是他給關進刑部大牢的,現在如果就這樣放出來,總覺得有些沒面子。

“父皇,還請念在元昌王叔并無大礙的份上,原諒他吧。”李承乾看老頭子似乎沒辦法下臺,忍不住再次出聲求情,同時像杜如晦和舅舅長孫無忌求援。

以長孫無忌和李二的關系,早就知道李二一定會對十五萬貫的銀錢動心,只是有些抹不開面子把孫伏伽放出來,讓他審案,于是就著李承乾提示的眼神,與杜如晦同時出班奏到:“陛下,念在孫伏伽頗有些才干的份上,愿諒一次吧。”

(本章完)
女王之女王客服 魔兽厄运 赚钱 厦门股票配资 怎么能微商赚钱 2014 3月股票推荐 城中村的二房东怎么赚钱 苏州劳务中介赚钱吗 写帖子赚钱是真的吗 现在上海做点什么小生意能赚钱 支付宝怎么赚钱进微信 股票融资融券什么意思 给几个犯法赚钱的门路 三亚开一个洗草厂赚钱吗 收购松果赚钱吗 美国股票指数 星露谷物语 初期最快赚钱 腾讯云起书院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