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大唐貞觀第一紈绔 > 第七六二章 關于武器 下

第七六二章 關于武器 下

武器,在以前的李承乾看來,就是一件裝飾品,因為在后世冷兵器已經基本上退出戰爭舞臺,除了一些特殊軍種還在會在特殊情況下使用冷兵器之外,大部分的軍隊冷兵器的作用一般都是為了野外求生或者開罐頭。

但是到了大唐這么多年,與‘第七小組’的一群殺手打了許多年的交道,也和薛仁貴等一些武將聊過很多次,李承乾對于武器的看法已經發生了改變。

相比于后世,武器的實用性顯得尤為重要,一些劃而不實的東西慢慢開始被撤消。

比如剪鐵絲的功能,在這個最細的鐵絲也有三根手指粗的大唐,李承乾不知道這個功能有什么作用。

所以現在除了‘第七小組’還有那些花里胡哨的武器之外,‘獠牙’和‘海狼’已經開始換裝,把那些沒有用處的武器全都換掉,改成簡單而實用的裝備。

這也是程小四為什么在‘獠牙’訓練營沒有找到一件讓她滿意的武器的根本原因。

“太子哥哥,求求你啦,哪怕沒有好看的,也找一件夠重的好不好?”程小四要求得不到滿足,便一直糾纏不休。

夠重的?靈光一閃間,李承乾想到了老頭子的斬馬劍,當即點頭:“沒問題,一會兒就給你一把夠重的,只要你能拿得動。”

“真的?太好了。”程小四眼前一亮。

可憐的小姑娘,一點都不知道,她的太子哥哥給他準備的是什么就開始興奮,也不知道等一下看到斬馬劍之后會是什么樣的表情。

簡單的洗了一把臉,約上漂亮的小蘿莉吃上一頓并不怎么美味的午餐,然后,李承乾就看到了老頭子的情報頭子林松海。

“哐”一柄碩大的陌刀被杵到地上,林松海拄著長長的握說道:“殿下,陛下讓我把您要的東西給您送來。”

“這,這不是陌刀么?我要的可是斬馬劍。”李承乾看著長達七尺有余的陌刀兩眼發直。

剛剛他可是答應給程小四一柄斬馬劍的,現在弄了個陌刀來算怎么回事?

“殿下,斬馬劍就是陌刀,陌刀就是斬馬劍,它們是一種東西。”林松海眼睛里卻已經滿是笑意,聰明機變的太子殿下竟然也有失誤的時候,竟然真的以為斬馬劍就是劍的樣子,真是太好笑了。

尷尬,真特么尷尬,李承乾被林松海說的滿臉通紅,一時間不知說什么好,正想對小蘿莉說聲對不起,打算回頭給她再打造一把好看一些的武器時,卻發現程小四已經出現在林松海的旁邊。

“林叔,這個有多重啊?”程小四經常出處皇宮,自然是認得老李的情報頭子。

“四小姐,這個是宮里特制的,重量二十斤往上。”看著只到自己胸口高度的程小四,林松海不知道她要作什么,不過還是笑著解釋了一句。

但是接下來的發生的一幕,瞬間就讓林松海張大的嘴巴,看著程小四的眼睛瞪的老大,如果不是有眼皮擋著,怕是立刻就能掉出來。

一把唐代二十斤重的陌刀,需要力士持之的陌刀,就那么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一個只有十三歲的小姑娘單手搶了過去。

接著,沉重的陌刀就被小姑娘掄的如同風車一般,帶著呼嘯的風聲變成了一團黑影。

‘蘭若寺’里所有人都傻了,上到李承乾,下到門端茶遞水的侍女,沒有一個不是瞠目結舌。

那特么可是二十斤的陌刀啊!換到后世的現代那就是二十六斤,現在竟然被一個身高只有四尺的小姑娘耍的像風車一樣。

這還是人么?這特么還是人么?老程家到底出了什么樣的一個怪物?

李承乾現在除了想罵人就是想罵人,前幾天看程小四折筷子就已經夠震撼了,不過那終歸動作不幅度不大,更像是一種游戲,遠沒有現在小蘿莉耍大刀來的震撼。

“哐”的一聲,眾人震驚的目光中,十三歲的小姑娘玩著玩著就把陌刀拆成了兩斷,由雙手分而持之,左手四尺長的刀柄,右手三尺長的刀刃,轉眼間刀光更盛。

“小四,小四,行了別玩了,我剛換的地磚啊!”隨著不斷傳來的‘哐哐’聲,李承乾的一顆心都要碎了。

這小丫頭片子,簡直就是個惹禍精啊,拿著刀耍耍也就算了,為毛要總是往地上砸呢,前幾天剛剛清理的雜草,鋪上了地磚,現在轉眼間就被毀了差不多三分之一,再這么玩下去,怕是過不了幾天又要雜草遍地了。

當然,以后草長起來了也可以把程小四叫回來,把她當成鋤草機來用用。

“哐”接到一起的陌刀被程小四丟給林松海,嚇的老林連忙躲開,二十多斤的東西,隔著六七步丟過來,他可不敢接。

“太子哥哥,這個還是有些輕了,有沒有再重些的?”

“沒了,就這個,再重的話,你的馬估計也受不了,還是算了吧。”李承乾眼皮子‘嘣嘣’直跳,嘴角抽了半天才勉強吐出一句話。

“那再來一柄好不好?兩柄,就差不多了。”程小四不依不饒。

“沒問題,回頭我給你送訓練營去。”李承乾木然點頭。

“嗯,謝謝太子哥哥,那我先走了啊!”

“好!”繼續木然。

盞茶時間之后,程小四帶著她的十個跟班走的沒了影子,林松海猶豫著向院子外面探頭探腦的看了半天,回過頭糾結的看著李承乾,有些不確定的問道:“太子殿下,剛剛那是程大將軍家的四小姐?”

“你問我,我問誰去!”李承乾翻了一個大白眼,直到現在他還是不相信剛剛看到的那一切是真的。

真是日了狗了,一個小丫頭片子,怎么可能有這么大的力氣呢?

想想將來程小四再長大些,雙手各使兩柄碩大的陌刀,于戰陣之中斬將奪旗,無數敵國將領士兵在雙刀之下顫栗的情景,李承乾就覺得牙疼,感覺自己好像是做錯了什么事情。

難道自己這一點頭,真的就造就出了中國歷史上最彪悍的一員女將?這樣到底是對還是錯呢?
女王之女王客服 2018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途游德州扑克作弊赚钱 体彩排列三四码组六最大遗漏 手机棋牌游戏平台代理 幸运赛车宝箱 平特 ae白赚钱 河北11选5投注规则 一般中彩票 河北11选5选号技巧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 北京快3走势图表 股票配资排名丿选 浙江十一选五 牛牛赢现金 辽宁快乐12电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