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大唐貞觀第一紈绔 > 第九一三章 東征方略 下

第九一三章 東征方略 下

李世民不想擔上一個濫殺的壞名聲,杜如晦同樣也不想,人精一般的家伙幾乎想都沒想就搖搖頭,表示自己毫無辦法的同時,向李二提出建議,不如寫信問問太子殿下,說不定會有意外的收獲。

就這樣,李承乾莫名其妙的就收到了老頭子不遠數千里之外發回來的一份問對詔書。不過李家老頭子也不傻,給李承乾的詔書里面自然會提到這是杜如晦的建議,而不是自己的想法。

大家都是混朝堂的,誰都不比誰傻,由其是像李承乾這種總是覺得天下人都想害他的家伙,在很多事情上更是精明的可怕。

看到之份詔書之后,他第一個想到的自然也是名聲的問題,他李承乾縱然是一個百無禁忌的穿越眾,但是這種頂雷的事情,他也是不太喜歡去做的。

于是乎,在四月的一個深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夜里,李承乾費力的爬到了麗正殿的大殿頂上,跳著腳的大罵了一個時辰,同心思想如下:

該死的老家伙,竟然自己裝老好人,把老子弄出來當擋箭牌,真當老子好欺負呢。老東西,老子搞不定你,難道還搞不定你兒子,要知道不管是杜構還是杜荷,可都在老子手下當差呢。

“殿下,殿下您快下來吧,上面危險!”蘇玫等人被李承乾的舉動嚇的三魂丟了兩魂,站在大殿下面,仰著頭小心的勸著,生怕自己的聲音大上一點會把他嚇的從上面掉下來。

“和你們沒關系,不用你們管,那個誰,去把杜荷那小子拖出來打一頓,讓得找東西把頭給他蒙上,不要讓他認出來。”李承乾胡亂的對著蘇玫揮了揮手,然后居高臨時的朝著蘇猛喊道。

“你給我站那!生怕亂子不夠大是吧。”就在蘇猛興高采烈的跳著腳準備離開的時候,蘇玫聲色俱厲的將他叫住了,然后繼續抬頭對李承乾說道:“殿下,有什么事兒您先下來不行么?在上面真是太危險了。”

要知道,皇宮和百姓家里不一樣,老百姓家里的房子一般都是茅草的,家里條件好一些的用瓦片,可是皇宮的屋頂可都是琉璃瓦,那東西滑的要命,踩在上面稍微一個不注意就會滑倒,從離地兩丈左右的地方掉下來。

“不行,今兒老子非要出這口氣不可,蘇猛,不要聽你妹妹的,去,現在就去,把那姓杜的小子給我弄過來,今天不把他揍的連老杜都認不來,你家殿下一晚上都睡不好覺。”

蘇猛和蘇玫竟然是堂兄妹,這件事情李承乾也是在大婚之后才知道的,所以他才會說‘不用聽你妹妹的’,這也是為什么蘇玫一句話就能把蘇猛叫住的原因。

“殿下,睡不睡覺還是次要的,您還是快點從上面下來吧,要不然一會兒皇后娘娘知道了,您又要吃排頭了。”蘇玫無力阻止蘇猛的離開,只能不斷的求著李承乾快點下來,只要他下來了,那個杜荷就算是被揍一頓似乎也沒啥太大關系。

不過,最終蘇玫的勸說還是沒起作用,李承乾到底還是在一臉懵逼的杜荷被帶到東宮之后才從麗正殿上面爬了下來。

“高明,這大半夜的,你把我弄來到底啥事兒啊?”流連煙花之地的杜荷臉上除了懵逼就是醉酒之后的朦朧,看著怪笑連連的李承乾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大禍臨頭。

“找你來也沒啥想法,就是心情不好,想要揍人。”李承乾圍著杜荷轉了幾圈,然后次老頭子的詔書塞到他手里:“看看這上面寫的什么,然后給我想個辦法出來,否則你的那個姘頭估計半年之內是見不到你了。”

“這,這是啥啊?”拿著詔書看了一會兒,小杜疑惑的抬起頭看著李承乾,依舊搞不清狀況。

李承乾不以為意的笑笑,上前攬過他的脖子,將他拖到一邊:“來來來,我問你,如果大唐把高句麗打下來了,那些高句麗人要怎么處理?”

“當然是拉去當奴隸了,這還有什么好說的,我們不是一直這么干的么?”杜荷一臉嫌棄的表情,似乎在鄙視李承乾的智商。

“哦,高句麗人拉去當奴隸,可是那些以前被他們抓走的前隋遺民呢?那些漢人呢?他們怎么辦?這些人在高句麗生活了好些年頭了,基本上算是半個高句麗人,怎么處理他們?”李承乾并不因為杜荷的鄙視而生氣,反而笑的愈發燦爛。

“管他什么人呢,統統當成奴隸好了,若真是漢人大不了讓他們當個小頭目啥的,若不是就當一輩子苦力。”

杜荷是一個紈绔性子,家里上有老頭子頂著,下面有哥哥撐著,完全沒有必要去考慮治理地方的事情。

所以李家父子、杜如晦都認為十分麻煩的事情,在他看來完全就不是問題,至于名聲什么的更是不在他的考慮范圍之內。反正作為一個紈绔他的名聲已經很臭了,就算再臭一些又能如何?想與不想根本沒有區別。

就算是李承乾現在告訴他,他的這個想法會讓他在大唐百姓眼中名聲一落千丈,甚至會遺臭萬年,說不定他還會沾沾自喜的為自己慶祝一下。

而作為一起玩了多少年損友,李承乾自然不會不知道杜荷的這個想法,所以在聽到杜荷的主意之后,雙手猛的一拍,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杜二郎果然大材,本宮不及也!來人,把剛剛杜二郎說的話讓下來,著情報科呈交陛下御覽。”

“啊?”“嗯?”

所有人都有些懵圈,就連杜荷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什么情況啊這是?啥時候太子殿下這么謙虛過?還杜二郎大才?杜二這么多年聽的最多的就是‘朽木不可雕也’,‘大才’這樣的說法就算再過一百年也輪不到他的頭上吧?

“愣著干什么?還不快去辦?這點小事兒還要本宮再說第二次么?”李承乾催促著說道,臉上帶著陰謀得逞的笑容。

可惡的杜老頭,現在老子把球又踢給你了,辦法是你家二少想出來的,該怎么處理你自己看著辦吧!
女王之女王客服 山西11选5投注技巧 奇人透码776110 山东快乐扑克开奖结果 肆玖原厂怎么赚钱 双色球红球复式投注奖金计算表 海南飞鱼玩法 大庆冠通棋牌大厅下载 福彩3d出号走势图彩吧网 学好ppt可以赚钱吗 快乐飞艇怎么玩 发表文章怎样赚钱 重庆百变王牌百宝彩 工科和理科那个赚钱 辽宁11选5直选遗漏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吉林11选5前2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