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大唐貞觀第一紈绔 > 第一三七零章 高調出行

第一三七零章 高調出行

現在李承乾算是想明白了,他的‘教育改革’其實是深得老頭子之心,否則老頭子也不會這樣堅定地支持他。既然這樣那就不如把話攤開了說,想要干什么、怎么干,全都對老李坦白,用以換來更大的支持。

而李二呢,他也有自己的打算,削弱世家的勢力和影響力是他一貫宗旨,現在也的確是個好機會,沒理由不好好利用。

可是在利用這個機會的同時,又出現了另一個問題,那就是如果李承乾真能夠成功,他這個太子的影響力必然空前強大,等于是為將來繼承大統鋪平了所有道路。

所以李二陛下才會抽冷子問李承乾對其他幾個兄弟的安排和看法,也好為將來的事情做準備,總好過未來的某一天李承乾實力強大到尾大不掉再來想這個問題。

相對來說,這種心機李承乾就算是一百個加在一起也不是老頭子的對手,畢竟聰明不聰明是一回事,屁股決定腦袋是另一回事。

“也罷,既然你執意如此,那朕就借這個機會好好休息幾天,早朝暫停五日,這段時間你用來處理你的事情吧。”長時間的沉默之后,李二陛下對李承乾說出自己的決定。

李承乾也知道老頭子要考慮為自己擦屁股的事情,所以剛剛一直在耐心地等待著,茶水喝了一大缸子,依舊沒有什么不耐煩的表現。

現在終于等到老頭子做出讓他滿意的答復,整個人恨不能跳起來,一張臉笑得跟盛開的菊花一樣:“兒臣謝過父皇,父皇還請早些休息,兒臣告辭。”

“去吧,既然你想放開手腳大干一場,那就不要猶豫,拿出你太子的氣勢來。”老頭子意有所指的一番話讓李承乾有些訕訕,很顯然,這是在嫌棄他以前做事不夠大氣。

可是李承乾也是有苦難言,他的六率早就已經被訓練成了一群餓狼,就算是沒有出去打仗,拿出來擺儀仗也會顯得殺氣騰騰,現在在外面打生打死兩年多,兇威更甚當初,就算是老頭子肯還給他,他也不敢用了。

所以說李承乾的太子儀仗早就已經名存實亡,根本派不上用場了。

“你這么還不走?不是說要離開么?”頭疼中的老李等了半天,結果李承乾還是站在他身邊,不由有些惱火。

“父皇,兒臣,兒臣沒有儀仗了啊,六率,六率都還給您了。”李承乾苦著臉,尷尬的說道:“要不然,您借我點人?那個……不用多,一,一千就行。”

“滾出去,兩百多飛鳳軍還不夠你用的?有叔寶跟著你,你還想怎樣?連朕都沒有享受過國公當護衛的待遇呢,滾滾滾!”老李一邊擺手,一邊怒氣沖沖的說道。

“哎,兒臣得令!”聽到老頭子提及飛鳳軍,并且沒有追究上午他帶著飛鳳軍出去的事情,李承乾幾乎笑成一張包子臉,屁顛屁顛的‘滾’出了老頭子的房間。

當然,聰明的李承乾也沒忘了帶著等在外面的小老婆去拜見長孫皇后,在跟老媽說了一下老頭子頭疼病犯了之后,又火急火燎的安排人去找老秦。

現在的老秦職務是總領東宮兵馬,雖然手下沒幾個人,但還是要按例去當值,在李承乾沒有找他的情況下,一般都在太子左衛率那里待著。

一番折騰之后,時間已經過了晌午,而再次出宮的李承乾卻有了與上次完全不同的氣派。

拋開一身太子冕服的打扮不說,單說隨從。

左邊跟著的是全身明光鎧的秦瓊秦叔寶,右邊跟著的是一身暗金戰豈的怪力小老婆程琳。

而在他們前面是由五十個飛鳳軍士兵組成的兩列開路隊伍,后面的護衛則是一百五十人的飛鳳軍組成。

這些飛風軍同樣每人一身暗金戰鎧,冰冷的鐵覆面下是一雙冰冷的眼睛,橫刀、強弩、手銃各式裝備齊備,完全就是一副即將奔赴戰場的架式。

這樣一隊人剛出皇城,長安就徹底炸了!

飛鳳軍啊,上次見他們還是在天上,在地上走的很少很看到整隊人出現,現在竟然一出現就是兩百人。

另外就是老秦,整個大唐很少有人沒有聽說過老秦的名聲的,就算是不認識真人,但是名頭總也聽過。

而程琳呢?這丫頭雖然名不見經傳,但是架不住那兩柄被她背在背上,就算是騎著戰馬也幾乎要拖地的斬馬劍。

而且那一身暗金戰鎧實在是太帥了,帥到沒朋友的那種帥,生生程琳一個女娃妝點成了一位英氣逼人的巾幗女將。

李承乾不知道那戰鎧為什么會是暗金色,天知道將作監的那幫犢子在金屬里面加了什么東西,他只是當初偶爾提了那么一嘴,說是喜歡這種顏色的鎧甲,結果隔不了幾天將作監就給弄出來了,鬼知道他們是怎么弄的。

太子出行,秦瓊作護衛,飛鳳軍全體跟隨行,這是要鬧哪一出兒?要打仗還是怎么著?

有些消息靈通的,知道了上午的事情,再聯系李承乾等人去的方向,立刻知道將要發生什么,如飛般抄近路向大理寺趕。

而消息不靈通的,由是一臉迷茫的四下打聽,想要知道為什么一向低調的太子殿下會突然之間如此高調。

亂,就是一個亂,所有李承乾一行經過的地方瞬間炸鍋,如果不是因為這支隊伍太過嚇人,怕是立刻就會有人跟上去瞧個究竟。

“殿下這支隊伍不錯,如果能見見血,當是一群好兵。”秦瓊跟在李承乾的身邊,絲毫不為那些咋咋呼呼的百姓所動,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些飛鳳軍身上。

李承乾在馬上嘿嘿笑著:“是有一些見過血的,不過現在應該被英國公給扣下了吧。”自打出了皇城的那一刻起,這副笑容就從來沒在他臉上消失過。

而秦瓊在知道還有一批參加過遼東大戰的飛鳳軍之后,臉上露出一絲惋惜的表情,似乎被人搶了心愛的東西。

可是沒有辦法以,都是當年在戰場上一起廝混過的兄弟,李績是個什么德性老秦也知道,最終也只能感嘆一句:“也好,人在他手里當不至于廢了!”

(本章完)

女王之女王客服 怎样看计划群里的计划赚钱又稳又快 回收啤酒瓶赚钱吗 赚钱行业的销售 股票行情走势图 玩什么手游游戏最赚钱 剑网三转服赚钱 怎么利用淘必中赚钱 水井坊股票 002190股票 阿里巴巴股票行情 怎么利用小米商城赚钱吗 如何解决人类问题的同时赚钱 笔译赚钱么 短线股票推荐骗局 美国股票指数比中国股票指数高 梦想是赚钱的演讲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