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大唐貞觀第一紈绔 > 第一四四六章 難道還能殺了他不成?

第一四四六章 難道還能殺了他不成?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直接扇在了李泰的臉上。

瞬間,李泰也好,武殿德門口的侍衛也罷,就連跟著李承乾一起來的小白和夜魅也都傻了。

“你眼里還有我這個哥?”李承乾打完之后,用力將李泰推開,指著他的鼻子說道:“知不知道當初我說過什么?大唐不和親的規矩你都忘了?”

“你,你敢打我?”李泰直到此時才反應過來,捂著一張胖臉,不可置信的望著李承乾。

“便是打你又如何,丟人現眼的東西,我李家的臉都快要被你丟光了。”李承乾恨恨的罵道:“和親!你腦子里裝的都是屎么,一個小小的薛延陀也值得去和親?你當大唐的男人都死光了嗎?!”

“你有什么權力打我!你一個小小的恒山王憑什么打我!”從未被揍過的李泰幾乎要瘋了,根本聽不進去李承乾說的是什么,臉漲的通紅。

“就憑我是你哥!”李承乾像一頭暴怒的獅子,扭過頭朝夜魅和小白一聲吼:“誰敢上來全部將腿打折!”

吼罷,一個虎撲,直接抓住了李泰肩膀上的衣服,往前一推的同時腳下一絆。

“撲通”一聲,李泰龐大的身軀便倒了下去,接著不等他反應,李承乾已經抬起手,照著那張胖臉就打了下去。

“憑什么打你?就憑你沒大沒小,就憑你吃里扒外,就憑你沒骨氣,就憑你不守規矩……”李承乾一邊罵一邊打,一瞬間讓整個武德殿門口亂成一團。

“有種你就打死我,我就是不服你,不服你的規矩,不和親的規矩是你定的,不是父皇定的,老子憑什么要守你的規矩!”李泰也是被打急眼了,一邊努力掙扎一邊喊道。

亂了,全亂了,李承乾打斷腿的吩咐讓武德殿門口的侍衛不敢靠前,只能遠遠看著,一些宮女內侍見到這樣的情況更是避之不及。

最后還是白月寧醒悟的早,快速上前架住李承乾還要打下去的右臂,夜魅同時架起他的左臂,兩人同時使力將李承乾從李泰的身上拖了下來,同時對那些愣在一邊的侍衛喊道:“還看著干什么,不知道拉架啊!”

“呼啦……”侍衛們這時才徹底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一下子涌上來十幾個,將李泰擋在身后,同時有人上前將他扶起來。

“別拉,誰都不許拉,讓他打,今天他要是不打死老子,老子跟他的姓。”李泰已經被打懵了,推搡著身邊的侍衛連踢帶踹,同時口中還喋喋不休的喊著。

從未受過這樣的委屈,連老頭子都沒有動過他一個指頭,李泰已經被寵壞了,如今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被李承乾如此痛揍,哪里還能受得了,表現的像個潑婦自然也沒什么奇怪。

“住手!你們在干什么!”就在一群人亂成一團的時候,老頭子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接著便是無數身穿甲胄的執金吾圍了上了,將所有人全部隔開。

“兒臣參見父皇。”

“父皇,兒臣無端被打,還請父皇為兒臣報仇。”

李承乾與李泰兩個見到老頭子的出現,各自著不同的表現。

李承乾只是如往常一般給老頭子見禮,而李泰則是掛著豆大的淚珠抱著老頭子的大腿哭訴,一個勁要求老李給他報仇。

“啪……”又是一聲脆響,聲音大的出奇。

待到眾人看去的時候發現,被打的竟然是李泰那個胖子,剛剛只是被李承乾打的微微有些發紅的臉上,陡然出現了五個鮮艷的指頭印子。

“他是你哥,你想怎么報仇!”收回左手的李二陛下怒不可遏,聲音冷的出奇,雙眼死死盯著李泰等著他的答復。

“父皇,小泰只是一時被兒臣打懵了,有些失語,父皇不必放在心上。”看著訥訥無言的李泰,李承乾又在這個時候跳出來裝好人。

“你閉嘴,給朕跪下。”李二陛下剛剛揍過李泰怒氣未消,見李承乾出來說話,立刻將目標轉向他。

“喏!”看著李泰迅速腫起來的臉頰,李承乾老老實實的跪到了老頭子的面前,心中暗暗祈禱,希望自己剛剛來之前的猜測是對的。

“到底怎么回事,你們兩個因何廝打。”等到兩個兒子都慫了,李二沉聲問道。

“父皇,兒臣正在殿內整理資料,結果恒山王突然來到,不分青紅皂白便來毆打兒臣。”李泰心中實在是恨極了,竟然連大哥都不叫,直接叫起恒山王。

可憐的娃并不知道,他越是這樣,老頭子就越是生氣。

經歷過玄武門之后,李二心中最在乎的就是兄弟之情,十分擔心李承乾他們兄弟幾個會再次將歷史重演。

所以李泰越是告李承乾的狀,越是發狠李二陛下就越是生氣。

“真是這樣么?恒山王真的會無故打你?那他為何不去打別人?”心中越發憤怒的李二陛下臉色愈發陰沉,聲音冷的像臘月中的寒風。

“兒,兒臣不知。”李泰也感覺到了事情有些不對頭,但是卻不知道到底哪里說錯了,只能硬著頭皮回答。

“你說!”老頭子又看向李承乾。

“父皇,薛延陀時下正在內亂,前來求親不過是想要借我大唐之力來穩定國內局勢,若是答應他們和親,等于是親自為自己扶植了一個強大的對手,若是將來其恢復過來,必然會再次犯邊。”

“小泰不知其中厲害,誤中別人奸計,竟然不知悔改,是以兒臣身為大哥才會親自出手管教于他。”

李承乾睜眼說瞎話的本事可不是練了一天兩天,一番道理說出來幾乎讓所有人都挑不出毛病,甚至就連老頭子也只能干瞪眼,愣了半晌才說道:“你就是這么管教弟弟的?”

“啊!是,是啊,不這樣還能如何?”李承乾抬起頭說道。

這下李二被問住了,聽上去感覺李承乾說的似乎有些道理,弟弟不聽話,當哥哥的跑去揍他一頓,在哪兒都說不出毛病。

“你跟朕過來。”被堵的有些啞然的李二陛下怒哼一聲,帶著李承乾轉身便走,末了還不忘吩咐李泰:“滾回去閉門思過三月,三月之后搬到興化坊去吧。”

……

聽到興化坊,李泰不由打了個哆嗦,想到昨天還在興化坊與鄭秋林商量如何應對老頭子讓他搬出宮去的問題,不由有些心虛,剛剛想要提出來的抗議也被吞回了肚子里。

而另一邊,李承乾跟著老頭子來到書房,隨意找了個不起眼的位置老實站好,靜靜等著李二陛下訓話。

“你想干什么?”等了好半晌,老頭子突然問出這樣一句。

李承乾心中暗道老頭子明知故問,但卻不能不答:“父皇,兒臣只是一個小小的恒山王,小泰是魏王,差著好幾級呢,除了仗著大哥的身份來管教他,兒臣又能怎么辦。”

“那么你就是這樣管教弟弟的?”李二繼續問。

“對啊,要不然還能怎么樣,我總不能殺了他吧。”李承乾皺著臉繼續回答。

“放屁!”被觸到痛處的李二陛下狠狠瞪了李承乾一眼。

“不是,父皇,兒臣是真的沒有辦法,小泰讀書讀的傻了,總是相信那些書生的話。可是您說,那些書生的話能信么?天天詩曰子云,連五谷都分不清的家伙怎么可能分析得清國家利益到底是什么。”

“而且這段時間小泰與世家那些人走的很近,兒臣認為那些人有可能在給小泰下套子,就像這一次,如果不是有人提點小泰,兒臣絕不相信他會上書同意和親。”

李承乾相信,李泰與他之間的關系或許不是那么好,但是絕不對在眼下這個時候對立。所以李泰突然間反常的表現,很自然的就讓他與鄭家那個公子哥聯系到了一起。

也只有那些世家才會與他李承乾有著理念上的對立,正是這份對立造成了現在雙方‘不死不休’的局面。

“你是說……鄭家在挑撥你們兄弟之間的關系?”李二必竟不是一般人,說話聽音,放屁聽聲,李承乾的話剛出口他就已經抓住了重點,敏銳的意識到了什么。

“正是,兒臣覺得這就是一個圈套,挑撥我和小泰之間的關系,然后放大我們之間的矛盾,既可借此來從側面打擊父皇您,又可以讓朝中大臣們感到無所適從。”

這是李承乾第一次對老頭子如此坦白自己的猜測,事情到了眼下這個地步,他不得不借助老頭子的力量來幫自己分析這個問題。

但李二陛下除了開始時候的那一絲懷疑,隨后就再次變的一臉淡然,聽了李承乾的分析之后,隨口問道:“你說的這些可有證據?”

“兒臣只是猜測,并沒有實際證據。”李承乾搖搖頭,心說如果有證據,我早就安排人手搞他們了,何至于等到現在。

“嗯。既然這樣就不要胡亂猜了。”老頭子嗯了一聲,淡淡吩咐道。

“喏!兒臣明白。”李承乾心中暗笑老頭子故作神秘,躬身答應。

“明天陪朕和你母后出去走走,后天記得來上朝,去吧!”李二陛下也明顯意識到自己的表現有些過頭,哼一聲便將李承乾趕了出去。

(本章完)

女王之女王客服 河南快三推荐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组走 陕西快乐10分钟技巧 河南脉动棋牌游戏 大乐透历史同期汇总139 运营商加盟的小店子靠什么赚钱 360广东11选5走势图 预测复式彩票的买法 棒球护臂英文 做完美是靠什么赚钱 cba赛程山东 福建11选5玩法 老版曾女士 安徽十一选五开什么号 西甲皇马直播网站 手游棋牌作弊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