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大唐貞觀第一紈绔 > 第一五四七章 李承乾的惡趣味

第一五四七章 李承乾的惡趣味

類似于后世彈床一樣的東西最后還是被弄出來了,只不過經過了將作監一群人的改造加工變成了別外的樣子。

不過好在李承乾并不在乎這些,他需要的只是兒子能有個玩具。

反正那小肉團就是喜歡高來高去的飛一下,對于他這個當爹的來說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能給他創造點條件就創造一點吧,將來長大了還有很多問題在等著他,再想玩兒怕是不那么容易了。

有過親身體會的李承乾清楚的記得自己這具身體的原主人是多么苦逼,兩、三歲就要學規矩、還要背書、識字,可以說絲毫不比后世那些天天背著書包去補課的娃輕松。

所以小李打算在兒子懂事之前盡量給他創造一個舒適的環境,讓他盡量體驗一下兒童時的樂趣,省得將來兒子長大以后自己后悔。

……

東西弄好了,安排人送回到自己的府上,李承乾帶著狄仁杰跟在后面。

“老師……”馬車上,狄仁杰猶豫了半天,開口叫了一聲。

一般來說,這個時代對老師的稱呼都是師傅,恩師一類,不過小李有些不習慣,于是便讓狄仁杰用‘老師’這個詞來稱呼自己。

“啥事?”看著欲言又止的未來丞相,李承乾漫不經心的問道。

這人吶,其實是很奇怪的生物,狄仁杰在李承乾的印像中那可是一尊大神,可是當這個大神還是一個只有五、六歲的孩子時,那份仰慕的情緒就會打上一個折扣,而當這個孩子還是自己的徒弟的時候,便等于是打了一個折上折。

再加上這個徒弟竟然連自己閨女都能欺負的時候,折上折便又被打了對折。

所以……,狄仁杰在李承乾心中的那個高大形象基本上是被他閨女給毀的差不多了。

“老師,回去之后……能不能……能不能不讓我去陪小師妹?”狄仁杰糾結了很久,才有些痛苦的說道。

“咋啦?她又拉你耳朵了?”看著狄仁杰的那張苦瓜臉,李承乾覺得有些好笑。

“那道沒有,不過……”

“哎我說你小子到底咋了?怎么說話吞吞吐吐的?”狄仁杰一而再,再而三的欲言又止讓李承乾來了興趣,坐正了身體說道:“到底是出啥事兒了?說出來讓老師我也樂呵樂呵!”

“……”狄仁杰無語。

拜了如此不著調的老師到底是對還是錯呢?誰家師父能這么說話啊?

狄仁杰有些想媽媽了,如果狄母還在,還沒有回太原,估計他會強烈要求老媽帶自己回家。

“哎,爺們兒一點,說說!”李承乾見狄仁杰不說話,更加好奇了。

看一代大能出糗,已經是他在大唐為數不多的樂趣之一。

狄仁杰受逼不過,將自己的頭伸到李承乾的面前,用手摸了幾下,然后戳著一個地方說道:“老師,小師妹的力氣太大了,弟子跟她在一起壓力很大啊。您看,昨天晚上小師妹隨意丟了一塊小石頭,結果弟子……”。

“怎么了?”李承乾伸手在狄仁杰戳的地方摸了一下,結果……。

好大一個包啊!

“老師,弟子聽說三師娘力氣就不小,現在看來小師妹完全繼承了三師娘的天賦,弟子,弟子真怕再和小師妹接觸下去,哪天就不能再伺候老師您了。”

狄仁杰說到這里已經有些哽咽,看樣子一個不好就會哭出來。

“哎哎,小子,你說你一個爺們兒好好的哭什么,別哭,別哭啊。”李承乾看著狄仁杰的衰樣,強行壓抑自想要笑出來的沖動,安慰他道:“你這段時間先堅持一下,等過幾個月,你小師妹懂些事了,為師就調你離開。再說現在她還小,還不懂事,你就忍心看她天天哭的稀里嘩啦的?”

李承乾的大閨女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和狄仁杰這小子有緣,沒事兒的時候總是喜歡找他陪自己玩,如果有一天沒有見到狄仁杰或許還可以忍忍,若是兩天沒見到就會連哭帶鬧,誰哄也不行。

所以無形之下,狄仁杰就多了一個任務照看小師妹!

不過好在這個小小的丫頭與狄仁杰接觸多了之后,開始聽他的話,也不再扯他的耳朵,否則以她的扯法,估計狄仁杰的耳朵早就沒了。

這件事情其實說起來也不是沒有辦法解決,如果李承乾能狠狠心,讓狄仁杰不在閨女跟前出現,那么過上十多天估計也就好了。

但是好死不死李承乾這家伙在看到閨女對狄仁杰的依賴之后,心中生出了另樣的想法,琢磨著反正狄仁杰這家伙將來前途不可限量,如果閨女那么稀罕他,不如將來就成全了他們兩個,讓他與閨女湊成一對也是不錯的選擇。

正是因為李承乾的這種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思想,狄仁杰便開始了他在秦王府的悲催生涯,每天除了跟著老師學習之外,又多了一個照顧小師妹的任務,當然說是照顧,實際上就是被蹂躪。

……

馬車不斷前行,車廂中的師徒二人各自想著自己的心事,時間不大已經到了王府正門。

接著不等車廂的門被打開,李承乾便聽到了外面一聲驚呼:“我艸,你丫回來了?”

另外還有一個十分熟悉的聲音:“殿下,臣,臣回來了!”

吳辰,該死的,竟然是這混蛋的聲音。

李承乾用最快的速度確定了聲音的主人,也不等楊雨馨她們過來開門,便親自將門踹開。

外面站的果然是吳辰,只不過與以前不同的是,此時的吳辰竟然頂著一個雪亮的大光頭。

“你丫出家了?”李承乾皺眉問道。

“沒啊。”吳辰搖頭。

“你不是跟著玄奘去天竺了么?”

“我那是沒辦法啊,誰讓他是我……他是我三姑奶奶的女婿的表弟呢,算起來還是我的遠方親戚,還比我大上一輩,遇到我之后……”吳辰一臉苦逼的在李承乾的書房將自己如何被玄奘欺騙,如何看著玄奘拿出家信,最后又如何不得不跟著他,保護他去西域的事情說了一遍,整個過程聽的李承乾目瞪口呆。
女王之女王客服 加拿大快乐8官网开奖结果 云南11选5前3直选 广西快三预测号码 极速飞艇免费人工计划 梦幻打图赚钱选什么职业好 海南飞鱼体彩 360棋牌下载app送36 网球肘用什么药最有效 棋牌游戏下载 双色球几点现场摇奖 科创板股票涨跌限制 北京pk10牛牛 北京pk10统计图表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直 快乐10分遗漏前三直 广东十一选五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