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神道丹尊 > 第602章 誤斬

第602章 誤斬

小刀王手腕上的一只鐲子猛然發光,向著虎妞射去一道光束,竟是將她給禁錮住了,急得小丫頭張嘴連咬,咔嚓幾下,竟真將這道光束給咬斷了,重新獲得了自由。

咻,凌寒一箭射出,但并沒有使用落日弓,而是直接以身為弓,以元力為箭,因為倉促之間他也來不及取出落日弓。

小刀王卻是不敢大意,身形一閃,讓過了凌寒這一擊,錯失了進攻虎妞的最佳機會。

元力之箭擦著他的身體而過,小刀王這才意識到這一箭的威力遠不能與之前相比,不由露出了羞怒之色,想他堂堂小刀王,中州最強天驕,居然上了凌寒的當,被對方一記不怎么強的招術給嚇住,錯失了拿下那小丫頭的最佳時機。

這小丫頭的身上可是藏著雷動九天的秘密,他勢在必得。

“虎妞,回來!”凌寒叫道,他可不想讓小丫頭再涉險了。

虎妞連忙點頭,一閃身跳了回來,對著小刀王扮了個鬼臉,道:“臭臭!”

小刀王以為虎妞是在諷刺他前幾日大拉而特拉的丑事,不由臉色慍怒,這在他看來乃是奇恥大辱,不可揭開的傷疤,被虎妞這么當眾一諷,頓時殺氣彌漫。

“走!”眾目睽睽之下,凌寒并不想動用黑塔,當即左手抓著虎妞,右手抓著諸旋兒,鬼仙步展開,轉身就跑。

只是才走出兩步,他心中頓時升起了警兆,連忙腳下一個借步,向著側里橫飛出去。

嘭!

一記重拳轟落,轟在了街道上,頓時掀起了一道塵浪。如果凌寒并沒有改變前進的方向,肯定被這一拳砸個正著。鉆石傀儡的身形現出,透明狀的身體折射著光線。顯得極其詭異。

塵浪卷過,街道上也出現了一個大坑。足有十幾丈深,可怕之極。

凌寒三人都是噗地吐血,雖然及時避開了這一擊,但還是被波及到了,化神境的力量是何等恐怖,只是擦上一下就讓三人負傷。

“還想跑去哪里?”小刀王冷然說道,揮刀斬出,大街上頓時血光飛濺。路人全部遭殃,被刀芒碰上一下就削得支離破碎。

此人完全得漠視生命,視眾生皆為螻蟻,肆無忌憚。

刷,他又是一刀斬了過來。

凌寒大怒,眼神冰冷,右手一揚,一具人體頓時被他丟了出來,正是馮偉奇。

刷,刀光卷過。

馮偉奇突然從黑塔中出現。還沒有搞清楚狀況,驀然便見一道刀光打了過來,讓他根本沒有想到。不過。這記刀光怎地那么眼熟呢,那種韻律,那種刀意,是他見過許多次的。

是他兒子!

為什么他兒子要斬他呢?難道這不是他親兒子,年輕時出門歷練,被隔壁老王戴了綠帽子?

“啊——”他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卻被這記刀光斬成了兩截。

小刀王先是一愣,他怎么也沒有料到凌寒竟能憑空甩出一個大活人來。他怔怔地看著馮偉奇的尸體,身體不由打了幾個踉蹌。

這可是他親爹啊。本以為被凌寒囚禁在哪個地方,誰料對方居然能夠憑空丟出來。讓他根本無法料想得到!

“爹!”他驚呼道,臉色蒼白。幾欲暈死過去。

世間所有人的性命他都可以視為螻蟻,可馮偉奇是他的親爹,唯一血脈相連的至親之人,頓時讓他心如刀割,一時之間沒了任何的念頭。

凌寒看在眼里,冷然道:“現在,你還敢說世人皆是螻蟻了嗎?”

“凌、寒!”小刀王一字一字地道,眼神中噴出了火焰來,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把凌寒碎尸萬段以泄憤。

凌寒聳了聳肩,道:“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在指責別人之前,先看看你自己干了什么好事!再說,你老子可是你自己親手干掉的,嘖嘖嘖,考慮到你們父子的尿性,這也算是大義滅親了!”

“你給我閉嘴!”小刀王飛射而來,他要斬殺凌寒。

凌寒腳下踩著鬼仙步,不斷地后撤。

轟,另一邊那鉆石傀儡也殺了過來,化神境的氣息張揚,比小刀王更加可怕。

“哼,何人敢在我九云城鬧事?”這時,一道強大的氣息涌過,隨之出現了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差不多有五十歲的模樣,可當他看到那頭鉆石傀儡后,頓時嚇得大驚失色,連忙轉身就走。

開玩笑,他只是靈嬰境而已,哪可能是化神境的對手。

在中州,靈嬰境雖然不是頂兒尖兒的強者,但也能稱為高手了,因此此人很是張揚地跑過來,誰知道竟是發現一尊化神境的存在,只能又屁滾尿流了。

凌寒沒有纏斗的意思,兩個對手一個是巔峰靈嬰境、一個更是化神境,他根本不可能力敵。他取出馬多寶給他的瞬移符,笑道:“哥不陪你們玩了,走起!”

他作勢將瞬移符往身上一貼,卻是帶著諸旋兒和虎妞進了黑塔之中。這番表情做足,小刀王自然以為他是使用了瞬移符帶著兩女跑掉了。

“怎地那么多的瞬移符?”小刀王皺眉,瞬移符珍貴之極,能夠得到一張就相當于性命多了一層保障,可凌寒居然擁有兩張,這真是不可思議。

“難道這是在十二宮中得到的?”他喃喃道。

他的目光復又看向馮偉奇的尸體,不由地殺氣燃熾,雙拳握得緊緊的,身為人子,他一定要報此大仇!

“凌寒,我一定會抓住你,將你碎尸萬斷!”他低語道,臉色猙獰,有如一頭受了傷的野獸。

……

待小刀王帶著傀儡離開之后,凌寒出了黑塔,他摸著下巴,道:“有這個陰魂不散的家伙跟著,我不能老是揮舞著瞬移符來欺騙對方,必須盡快把雷動九天修成,到時候,我身若閃電,再配合鬼仙步,當可以和他較一下速度。”

“就在此地,等待天雷的出現!”

新年已過,春天將至,而進入春季后,驚雷也會慢慢多起來。可凌寒的運氣真是不怎么樣,在城里一待七天,卻是天天晴朗,天氣好得不行。

正當凌寒想要離開時,天氣忽變,雷聲滾滾,春天的第一道驚雷不經意之間就來了。(未完待續。)
女王之女王客服 体彩四川金7乐走势图 贵州11选5牛人彩民 基金怎么怎么赚钱的 福彩中心3d网 西甲录像回放巴萨 广东11选5合买骗局群 昨天山西快乐十分开奖 幸运农场计划 江苏11选5即时开奖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晚上号码 曾道人内部透码 今天吉林十一选五直选 青海快3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赛车稳赚绝密公式 快乐十分十一选五体彩开奖结果 今天晚上的双色球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