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魔神樂園 > 1043 決戰

1043 決戰

招未至,那一千禁軍的身體已經開始分解,不止是他們,甚至他們的腳下,四周圍的大氣全部都開始崩潰。

但就在這時,一聲冷哼準確地響起在葉然的腦海之中,并且將這翻天覆地的一招徹底打斷。

下一刻,所有崩潰的物質開始還原,在一股比天地之力更強,更具有壓迫力,也更加霸道的力量下,還原了。

你要天地翻覆,我就直接以**。

這是太子直接用自己的武道意志頂住了反轉的天地之力。

與此同時,葉然便驚愕地看見自己手中的長戟被一根白白嫩嫩的手指抵在了戟尖,不能寸進。

甚至渾身上下的力量都一絲一毫無法爆發出來,整個人就好像是一只被凍結起來的琥珀一樣,凝結在了半空之中,動彈不得。

他渾身肌肉不斷起伏,真氣流轉之間,筋脈竅穴之中更是傳來一股股劇痛,但無論他如何掙扎,都無法掙脫對方的禁錮。

他一臉驚駭地望著眼前的女子,不是為對方那傾國傾城的外貌,而是那通天徹地的修為。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強到這個地步?”

“我竟然……竟然逼退她一步都做不到?”

太子的指尖輕輕一彈,赤紅色的長戟已經化為了飛灰,葉然整個人更是如遭雷擊一般,胸口發出一陣巨響,整個人便直接倒飛了回去,一頭撞進了神武關的廢墟之中,驚起了漫天塵埃,無數碎石崩碎出來。

方舒望的身體化為一道青煙一躍而出,在太子的刻意控制之下,他倒是沒有在剛剛的一擊之中死亡。

整個人飛快地跑向了葉然的位置,便看到了那好像已經成了破布袋一樣的葉然。

“以神級五重的修為,匯聚眾人之力,竟然打出了神級六重的出力,你們這個世界的武道,還是有可取之處的?!?br/>
伴隨著太子的聲音,她緩緩飄落到了葉然和方舒望的面前。

葉然的呼吸越發急促起來,整個人的生命似乎到了最后的時刻,他死死盯著太子,一字一句道:“剛剛那是你的全力么?”

“全力?”太子撇了撇眼前瀕死的葉然,淡淡道:“一成力都算不上?!?br/>
葉然的雙目之中閃過一絲絕望之色,明白他的義父已經再無機會,整個人帶著一股強烈的不甘,失去了最后的氣息。

太子搖了搖頭,本來看對方還算可造之材,她還想要將對方收服的,結果稍微接觸一下,她已經明白此人是絕不投降的那種人,所以也沒有救治對方。

方舒望失神地看著眼前這一切,雙眼之中一片茫然。

太子卻是沒有急著離開,她命令身后的禁軍清理場地,同時將神武關的消息散布出去,然后就駐扎在這里了。

她知道隨著神武關的消息散布出去,接下來她的征服之路也會好走很多。

也就像她想得那樣,當天晚上就有數十波人馬徘徊在神武關數千米外的位置,當他們看到那化為廢墟的關卡,看到那高高豎起的王旗后,盡皆快速撤退了出去。

可以說大晉朝廷和信王的這一場戰役,是收到了天下無數梟雄無數勢力的關注的,因為信王是否能一鼓作氣占領京州,奪取豐富的資源和大義,關系著天下未來的走勢。

但誰都沒有想到,本來已經衰弱到了極點,被認為是完蛋了的大晉朝廷,卻好像是浴火重生一樣,竟然直接擊敗了神武關上的五萬兵馬,擊敗了信王手下兩大強軍,以及第一猛將葉然。

這個消息就好像是臺風一樣吹拂了出去,并在接下來的一個月內傳得人盡皆知。

不論是靠近京州的離州群雄。還是距離神京遙遠的定王、安王、逸王等眾多蠢蠢欲動的大晉皇室,全都在為這個消息而感到震驚。

甚至連南方的起義軍聽聞之后,也為此而加快了接下來的作戰策略。

當然對比起來,幽州本土的各大勢力對于這個消息的反應則更加激動,無數剛剛投靠信王的世家、官員、武將們又都猶豫了起來。

太子并沒有在神武關停留太久的時間,就在神武關駐扎了七天之后,確保消息有足夠的時間傳遞出去后,她便再次挪移了一萬部隊過來,開始緩緩朝著幽州最近的縣城進發。

有太子親自帶隊,又有神武關破,葉然陣亡的例子擺在那里,還有方舒望的勸降,太子遇到的抵抗幾乎是微乎其微。

甚至信王本身在收到消息后,都下令收縮實力,所有的部隊匯聚在幽州首府慶城之內。

二十多萬信王嫡系的兵力,還有幽州本地剛剛招募的數萬兵馬,合共二十五萬兵馬被全部集中到了一起,至于其他的郡縣顯然是被他盡數放棄。

很多人都明白,信王這是要凝聚全力和太子決一死戰了。

如此一來,太子帶軍所過之地,更是沒有了一絲一毫像樣的抵抗,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幽州全境被盡數光伏,數千兵馬被太子分散在這些郡縣之中,用以輔助統治。

而太子在整個幽州兜了一圈之后,也終于率領剩下的五千部隊,來到了幽州首府,慶城的城下。

隨著朝廷大軍的趕到,整個慶城之內已經是一片風聲鶴唳。

信王坐在書房之內,此刻的他面色憔悴,雙眼之中隱隱有血絲浮現,哪里還有過去的風采。

就在這時,卻是有三道人影陡然間浮現在了他的面前。

看到眼前的三道身影,信王雙眼之中浮現出一絲驚喜之色。

“諸位終于來了?!?br/>
接到葉然和冥虎、鐵陣也被輕松殲滅的消息之后,信王便明白就算自己手中有二十五萬大軍,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畢竟葉然本身就是他手下的第一武將,冥虎、鐵陣更是他的最強部隊,其中的地煞境強者全部都是他數十年來的心血。

他們敗了,那么他手上的二十五萬大軍也撐不了多久。

所以他一直在等待,等待著三山四岳對于他的支持。

信王急道:“整個朝廷恐怕都已經被魔門所控制住了,此刻這幫魔門妖人卷土重來,已經關系到天下安?!?br/>
三道身影之中的一人阻止了他繼續說下去,淡淡道:“別亂添油加醋了,那根本不是魔門的人?!?br/>
“不是魔門的人……”信王微微一呆,說道:“那……那馬麗是誰?她不是幻情道趙映嵐么?”

“他們可比魔門厲害的多?!蹦侨擞暗溃骸昂昧?,先不說了,等那一位來了再說吧?!?br/>
“那一位?”信王的目光微微一凝,眼前三人在他看來已經是三山四岳之中地位極高的人物,連他們都要等待的人,又會是什么樣的大人物?
女王之女王客服 安徽十一选五 上证指数数据 大学生理财平台哪个安全可靠 天津快乐十分 期货配资公司 2009年上证指数记录 新11选5 河北20选5 河北20选5 oddset即时赔率 南京期货配资晓晓 企业如何从股票融资 理财排行榜 广西11选5 快乐十分 山西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