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神級農場 >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變化無常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變化無常

洛清風安靜地盤腿坐在地上,平穩地運轉著摘星宗獨門功法《星辰訣》,手中晶石內的靈氣被不斷地抽離,同時身體的毛孔也全部都打開,太虛玄清陣啟動后被匯聚過來的靈氣,也一絲絲地鉆入他的經脈。

雖然洛清風始終還分出一絲念頭,警戒著周圍的情況,但他并沒有發現這周圍的迷霧已經悄然發生了變化——畢竟他在修煉中,也不可能時刻盯著勘虛鏡,更何況在夏若飛刻意控制之下,勘虛鏡探查的方向,迷霧基本是保持著穩定狀態,跟剛才沒有什么變化。

不知不覺中,迷霧的深處傳來了一陣陣如泣如訴的嗚咽。

正在修煉的洛清風沒有察覺到異常,這嗚咽聲傳入他的耳朵后,他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腦海中一下子浮現了一百多年來自己從一個農村放牛娃機緣巧合踏上修煉道路的一幕幕。

在那個兵荒馬亂的年代,親人離散、好友失聯,甚至整個村子都化作了焦土。

進入摘星宗之后,每日在濃郁的靈氣中勤學苦練,任憑外界戰火紛飛,始終兩耳不聞窗外事。

他從一個最低階的雜役弟子開始,一步步通過自己的努力,在摘星宗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最終繼承了老掌門的衣缽。

一百多年來人生中的重要經歷,和一些刻骨銘心、無法忘懷的瞬間,都猶如電影里的閃回一樣,飛快地在他的腦海中閃過。

最后,所有的畫面全部破碎,然后重新組合成了一個穿著粗布補丁衣服的中年婦人。

這個中年婦人也就四十出頭,但兩鬢都已經花白了,眼角的皺紋也非常明顯,一雙手的皮膚很粗糙,這是常年勞作留下的歲月印記。

當這個中年婦人出現的時候,洛清風的身體忍不住輕輕地顫抖了起來,臉上也露出了復雜的神情。

他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正被困在桃源島的大陣中,忘記了自己其實是在修煉,眼前明明是幻像,但他卻根本無法擺脫——實際上是他自己潛意識里也不想擺脫,因為他雖然是第一次見到這個中年婦人,但卻有一種發自內心的熟悉感和親近感,而且這個婦人眉宇間和他母親十分相似,她的身份自然也就呼之欲出了。

“娘……”洛清風聲音顫抖地喃喃道。

中年婦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說道:“小濤,你真的好狠心啊!就這么丟下我們,一走就是一百多年……”

小濤是洛清風的小名,他的本名叫洛松濤,清風只是他在進入摘星宗之后,他的師傅賜給他的名字,這是按照摘星宗的輩分賜予的,他們這一輩的道號中都帶有一個清字,他在修煉界也被稱作清風道長。

這個小名,已經一百多年都沒有人叫過了。

洛清風聽了母親的這句話,心中仿佛刀絞一般的難受,他跪倒在地上,一邊磕頭一邊說道:“娘!孩兒不孝……當年和你們走散之后,我就被師尊帶到了摘星宗,修煉有成之前我們是不允許下山的,等我終于到了煉氣4層,有資格外出之后,我一天都沒耽擱,馬上就下山去找你們了。可是……在那個兵荒馬亂的年月,我根本就找不到你們啊!咱們的村子都沒了,成了一片焦土……”

中年婦人似乎并不滿意洛清風的解釋,她只是有些淡漠地看了看洛清風,然后說道:“小濤,我們就在那片焦土下面啊!那天村子里沖進來一支軍隊,把全村都強光燒光了,我們全村人……沒有一個跑出去的,全都被埋在了焦土下面。小濤,我們等了你一百多年啊……”

洛清風聞言目眥欲裂,身體顫抖得更加劇烈了,他的精神也漸漸開始呈現出失控的趨勢。

一直隱藏在旁邊的夏若飛,并不知道洛清風經歷了什么——太虛玄清陣中的幻陣,只是通過魔音這個媒介,讓陷入其中的人進入一種類似催眠的狀態,然后心魔就會乘虛而入。因此,每個人經歷的都是不一樣的,但一定是他們人生中最不堪回首或者是最刻骨銘心的事情。

夏若飛看到洛清風身體顫抖得越來越厲害,一張臉也變得脹紅,仿佛隨時都可能會走火入魔。

夏若飛內心微微一喜,他沒想到太虛玄清陣的幻境如此厲害。

早知道這樣,就不用先祭出困陣來探路摸底了,直接上幻陣豈不是更好?夏若飛在心里暗暗說道。

就在夏若飛期待著洛清風精神崩潰,自己好乘虛而入的時候,洛清風突然感覺到胸口微微一涼,一股清涼的氣息從胸口涌入體內,他的腦子頓時變得清明了。

洛清風臉色一變,猛地站起身來,同時果斷地封閉了自己的聽覺,然后將手探入自己懷中,拿出了一個星型吊墜,這個吊墜上面刻畫著三條暗紋,它是摘星宗的掌門令牌,同時也是摘星宗傳承下來的至寶,都是由歷代掌門親自掌控的。

洛清風看到吊墜上的三條暗紋,其中一條已經靈性全無,而且暗紋的周圍還出現了一些比發絲還要細的裂紋。

洛清風的臉色就變得更加沉重了。

這可是師門重寶,剛才如果不是這星型吊墜在他陷入走火入魔的關口主動釋放出了清涼氣息,現在他可能已經經脈寸斷形如廢人了,甚至可能直接丟掉性命。

只是經過這么一遭,那星型吊墜上面的暗紋顯然已經受損了,不出意外很快就會消失一條。

這讓洛清風非常的心疼——他剛接手摘星宗掌門位置的時候,這個吊墜上面的暗紋是有四條的,后來他在一次戰斗中中了埋伏,被敵方偷襲,猝不及防之下身受重傷。當時也是這星型吊墜主動釋放出一絲清涼氣息,讓他的傷勢在極短時間內就恢復了,并且順利逃脫。只不過在那之后,星型吊墜上的細紋就變成三條了,另外那一條在釋放完清涼氣息之后,直接就消失不見了。

而現在,很顯然又有一條細紋要消失了。

這星型吊墜在洛清風看來,簡直就跟三條命是一樣的,關鍵時刻真的是可以救命的,他沒想到如此輕易就消耗掉了一條,一想到這,他就肉疼得不行。

洛清風沒想到桃源島上的陣法如此的兇險。

他對太虛玄清陣的了解都來自于陣道典籍,這些典籍的介紹并不是那么詳細,他自然也沒有辦法從根子上解決問題,直接把整個陣法破開。

但是固守一地,靜待陣法失效,在洛清風看來是沒有什么難度的。

他萬萬沒想到,這大陣的變化會如此的詭譎多變,以至于他不知不覺就中了招。

洛清風突然拿起了勘虛鏡,不斷地照向四周。

夏若飛其實躲得并不遠,他本以為洛清風就算不走火入魔,也很快會在心魔的影響下陷入一個癲狂的狀態,所以正準備出手一舉拿下洛清風呢!沒想到洛清風卻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而且洛清風查看吊墜的過程其實非常短,緊接著就拿起勘虛鏡四下查看。

好巧不巧的是,洛清風隨機查看的第一個方向,正好就是夏若飛所在的位置。

他本來是在迷霧的掩護下躲在陣法中的,而且看到洛清風清醒過來,他感到有些意外,所以注意力在那一瞬間稍微松懈了一點點。

在洛清風用勘虛鏡掃視的時候,夏若飛其實已經第一時間意識到了,直接用起了飄萍步的身法,迅速變幻方向,隱入了陣法的深處。

夏若飛忍不住一陣郁悶——洛清風的手段比他想象的要豐富得多,而且有的真是防不勝防,看來任何一個金丹期修士,都是不容小覷的。

此時的洛清風雖然還在用勘虛鏡查看其他方向,但其實他內心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

剛剛夏若飛的反應雖然極快,但金丹期修士的眼力也絕非常人能比,就那么一閃身的功法,洛清風其實已經看到了半個人影一晃就消失了。

洛清風雖然沒動聲色,但他的眉頭卻變得緊縮起來。

陣法內有人!這對洛清風來說,實在是個令他感覺非常不美妙的消息。

從大陣啟動到現在,洛清風一直都覺得這應該是陣法的間歇性啟動,而且以那些設施的老舊程度看,這陣法就算是想維持估計也維持不了太久,這也是他安心地坐下來邊修煉邊等待陣法自行潰散的最大動力。

可剛才明明看到了一個人,那事情就復雜了……

洛清風死死地盯著剛才夏若飛消失的那個方向,腦子在飛速地轉動著。

桃源島的事情拖了這么久一直沒消息,昨天鄭永壽直接就將最好的消息向他匯報了;桃源島的陣法早不啟動、晚不啟動,偏偏他們登島的時候,天然大陣就突然開始啟動;鄭永壽一個陣道水平不錯的修煉者,在遇到困陣的時候居然語無倫次,行為更是令人啼笑皆非,直接闖入了陣法深處然后杳無音信……

上面說的這么多的疑點,洛清風要么就是選擇性忽略了,要么就是根本不在乎。

現在結合這個人影的出現,洛清風感覺自己的思維脈絡也漸漸清晰了起來……
女王之女王客服 蓝洞棋牌是什么公司 龙江微乐麻将安卓版 魔力宝贝怀旧弓箭手赚钱 广东11选5开奖视频 天津快乐十分 自媒体除了打广告怎么赚钱 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英雄杀斗魂篇 体彩p3 上海快三开将结果快 拼多多店铺与淘宝店铺那个容易赚钱 北单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6个数 网易快乐扑克 澳门线上娱乐平台大全 重庆麻将换三张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