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 第3960章 維護

第3960章 維護

腳下被人絆了一跤,她圓滾滾的身子躬俯著向前沖了出去,在哄笑聲中,摔了個狗啃泥。

  額頭重重磕在堅硬的地面上,“砰”一聲脆響,當下就腫起一個又大又紅的包。

  被她捂在手板心里的東西也撒了出去,一顆顆皮破肉爛的野山楂,滾得到處都是。

  她痛得齜牙咧嘴,卻還笨拙的爬起身,像條狗似的跪在地上,從那些人腳邊的灰土里一顆顆摳出那些野山楂,也不去管上面沾染的泥巴,抓在手掌心里,嘿嘿傻笑,就跟抓著了世上最好的寶貝似的。

  旁邊的村民們指指點點:“老楊家祖上也不知做了啥缺德事,養出這樣的傻閨女來。十幾歲的姑娘家,心智還不如一個五歲的孩子話也說不全,吃喝拉撒都得她娘伺候著,打谷場上趕鳥雀的事兒都做不了,成日里就只知道村前村后的瞎晃蕩。聽說前幾天夜里差點掉進村后的糞坑……這會子也不知從哪搞來幾顆爛山楂,你們瞧她那傻樣兒,捂得跟啥寶貝似的!”

  “哎,誰說不是呢,傻就傻唄,還死貪吃。一頓吃的口糧得頂一個壯年勞力呢,瞧瞧,這都胖成啥樣兒了!”

  “老楊家上下十幾口人擱一口大鍋里吃飯,聽說她爹娘怕她吃不飽,都把口糧余下來貼她這張嘴,這才剛吃過晌午飯沒一會兒,怕是又餓了,這么多野山楂,撐不死她!”

  沐子川站在圍觀的村民堆外圍,看著中間硬泥巴地上坐著的那個蓬頭垢面的胖丫頭,早已分辨不出顏色的粗布衣,亂蓬蓬的頭發跟個鳥我似的,上面還粘著幾片樹葉和稻草。

  不知是鉆了誰家的灶底,臟兮兮黑乎乎的大餅臉上,還掛著鼻涕和口水,嵌在肥**隙中的一雙眼睛,目光渾濁呆滯。

  沐子川清俊的臉上,一雙好看的濃眉嫌惡的皺在一起。

  攥緊了手中母親為自己縫制的青藍色棉布書包,腳下不動聲色的往后退。

  書包里面兜著幾本四書五經,今個兒是月底,每個月的月底學堂都會放兩天假,眼下趕上了秋收,先生要回家去務農,學堂便歇了兩天的課。

  真心不想從這兒經過,就怕被她撞見,可是這條硬泥巴路卻是進村的唯一路徑。

  現下正處秋天,路兩邊都是金黃色的稻田,一陣秋風吹過,在陽光下掀起一波波金色的波浪。

  不知是哪個眼尖的,突然就發現了他。

  “胖丫,你快瞧那人是誰?”

  沐子川心里頓時升起不好的預感,拔腿就想跑,不知是哪個壞心眼的,一把將他拽進了人堆里,推搡到了她的面前。

  “……嘿嘿……相公……”

  渾濁的眼睛里好像燃起一絲光亮,她“啪”的一聲吐掉口里嚼了一半的山楂碎末子,興沖沖從地上爬起來。

  他還沒有完全站穩腳跟,她胖乎乎的身子便朝他一頭扎了過來,眼前視線一暗,他被一股蠻力狠狠撲倒在地。

  后腦勺磕在地上,痛得他眼冒金星,她厚實如肉盾般的屁、股壓在他的胸口,像是一座大山倒塌了,他一口氣差點沒提上來。

  “吧唧……”

  響亮的聲音,落在他的臉上,他下意識抬手抹了把自己的臉頰,黏糊糊濕漉漉的一片,全是她的口水,惡心得他胃里一陣翻涌。

  她垮坐在他的身上,像個孩子一樣歡快得手舞足蹈,口里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相……公……”

  “甜,給你……吃……”黑乎乎的小手將一捧剛從灰土里拾起來的野山楂捧到他的面前,咧著嘴看著他笑,滿口的黃牙,一陣陣臭氣熏得他快要暈死過去。

  見他不張口接她遞過去的野山楂,她嘿嘿傻笑著,一把拽過他身側的青藍色書包。

  “滋啦……”

  他嶄新的書包帶子斷了,她才不管,一股腦兒將里面的書本紙張倒了個底朝天,再將那些混合著灰塵的野山楂一顆顆往書包里面裝……

  旁邊的村民們瞧明白了這一切,全都哄笑了起來。

  “搞了半天,敢情胖丫守在這路口是在等下學歸來的小相公啊?這傻子,自個吃喝拉撒都要她娘伺候,竟還懂得心疼起相公來了,哈哈哈,真夠死心眼的!”

  “沐子川,你小子好福氣喲,瞧瞧你家里給你訂的這娃娃親,門還沒過呢,就等不及要扒你褲子跟你圓房啦!”

  “這山楂我們可是半顆都討不來,你媳婦可真是稀罕死你了,你小子還不趕緊吃,吃飽了好有力氣圓房啊!”

  “我看你也甭去考那個秀才了,趕忙兒把胖丫迎進門,你這媳婦膀闊腰圓屁、股大,旺夫啊,指不定剛進你沐家門,就添丁進口了呢……”

  “……”

  沐子川一張清俊的臉憋得通紅,不知從哪里來的大力氣,狠狠將還跨坐在他身上,正埋頭往書包里填裝野山楂的胖丫一把推倒在地。

  “哇……”

  她被掀翻在地,地面為之一顫,她像一只王八般四腳朝天,頓時嚎啕大哭起來。

  他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顧不上去拍打身上的灰土,用力將書包從她那雙黑乎乎的短胖手指里奪了過來。

  “還哭,你這個傻子,你再碰我東西我打死你!”

  他惡狠狠的沖她咆哮。

  看見他漲得通紅的猙獰臉龐,她好像能感受到他的怒氣,不敢哭了,扁著嘴,怯生生的看著他。

  看他不搭理自己,她把臟兮兮的塞進嘴里,朝他咧開嘴露出類似討好的笑,一縷晶瑩的哈喇子順著她臟兮兮的下巴流進她黑乎乎的脖子里。

  不笑還好,這一笑,從里到外,傻透了!

  他氣得渾身都在顫抖。

  不管他在學堂里如何的勤奮做學問,倍受先生的夸贊和同學們的敬佩,只要一想到家里給他定下的這門娃娃親,他就覺得前路一片灰暗!

  修長骨感的手指用力捏住胖丫臟兮兮的臉頰,他惡狠狠的盯住她,用只有他們二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咬牙切齒的道:“別再陰魂不散的纏著我了,算我求你了。如果、如果你真的對我好,你就去死吧,去跳了那池塘,你放我一條生路,將來我興許還會記得你一輩子!”
女王之女王客服 3d胆两码拖其它数含组三吗 赚钱移动平台 澳洲幸运10是骗人的彩票吗 青海11选5全天开奖号 广西快3一定牛遗漏号码数据查询 幸运飞艇历史开奖记录 未来几年小本赚钱好项目 极速快3提前预测大小单双 赚钱宝还赚钱吧 喜乐彩中奖金额表 快乐12任4稳赚技巧 北京赛车稳赚绝密公式 重庆欢乐生肖定位走势图 北京pk10前五后五算法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