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神話版三國 > 第三千三百六十七章 大佬的菜

第三千三百六十七章 大佬的菜

絲娘的腮幫子其實并沒有鼓起來,劉桐只是在詐絲娘,結果原本吞了一塊的絲娘被劉桐一嚇之后,直接將整個松子糕給吞了下去,然后直接噎住,當即干嘔了起來,劉桐趕緊將茶壺遞給絲娘。

  “差點死了……”絲娘連連咳嗽道,靠著一大杯茶水才算是將偏干的松子糕吞了下去。

  “你呀!”劉桐伸出修長的食指點了點絲娘的額頭,有些怨念的說道,“真是的,偷吃就偷吃唄,還怕我發現了不讓你吃不成?”

  “偷吃是一種快樂的活動,躲你也只是偷吃行為的延伸,不被發現是游戲的規則。”絲娘振振有詞的說道,然后一抬頭,從鼻腔之中哼了一聲,一副得意的表情。

  “你該不會把吃完的食盒遞給我,讓我送給別人了吧。”劉桐抱臂看著絲娘說道,然而完全堆不出絲娘的脂肪,不由得有些郁悶。

  “我才不會那么傻!”絲娘雙手抱臂,環抱的兩臂將寬松的絨服壓了下去,堆出滿滿一團,這就是絲娘努力吃了兩年的結果,看的劉桐頗為羨慕,為什么肉都不往別出長呢?

  “算了,算了,回宮。”劉桐怨念的說道,狠狠的盯了兩眼之后,命宮中禁衛駕車回蘭池宮休息,諸葛亮那邊她是不想去的,李苑和她從某種程度上可是有大仇的。

  劉桐回到蘭池宮沒多久之后,太常的折子就遞了過來,畢竟太常,大鴻臚,以及宗正這三位尊權重,但不實際涉及百姓民生,不涉及殺場征戰的職務都是由長公主管轄的,故而張臶的折子是遞到這邊的。

  “速度好快。”劉桐看著折子上的內容有些驚奇的說道,大月氏按說年底才會抵達,居然這么快就抵達了。

  “大月氏已經來了?”絲娘不解的詢問道,“這也太快了吧,不事說要去一趟巴里坤湖那邊祭祖嗎?怎么這么快就抵達了,按說從那邊到這邊不得一個月的時間嗎?”

  “誰知道呢?不過確實是快的驚人。”劉桐暗自稱奇,而后對照大鴻臚這邊的折子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感情是橫穿暴風雪沖過來的,不過這不對啊,你們能穿過暴風雪,可隨同人員呢?

  另一邊劉虞咂吧著嘴和劉先討論一些不太對的問題,他和諸葛亮并不熟,要是沒事的話,也就去轉轉,可今天有事,故而送個小玉鼎過去意思意思就行了,也虧他姓劉,否則真就違規了。

  “我其實之前也想問啊,卡貝奇那群大月氏人是從暴風雪之中沖過來的,他們都是練氣成罡,如此肆無忌憚我覺得能理解,可始宗你咋過來的。”劉虞有些好奇的說道。

  那可是自然災害級別的暴風雪啊,陳曦本著那邊沒人,根本沒管,甚至將其他地方的災害集中到一起去宣泄,雪大如席可不是開玩笑的,那群大月氏的猛士能殺過來不是什么大問題,你咋過來的。

  “別提了,我原本打算繞道的,但是大月氏都上了,我有什么辦法,只能也跟著上了,索性身子還算健朗,否則真就見不到諸位了。”劉先嘆了口氣說道,而劉虞聞言嘴角抽搐,我怎么完全不覺得你是差點過不來,你丫也是練氣成罡吧!

  “現在想想,人生有這么一個經歷挺好的。”劉先帶著幾分笑意說道,而劉虞連連翻白眼,懶得說啥,只能讓車架往長安驛站方向行進,然后就遇到了往里走得曲奇。

  “蒼侯。”劉虞發現是曲奇的車架,于是停車問候了兩下。

  “劉鴻臚。”曲奇停車探出身子對著劉虞打了一個揖,而劉虞和劉先也趕緊回禮。

  “蒼侯這是才回來?”劉虞看著車架后面跟著一些其他的小車,有些好奇的詢問道。

  “本來早就應該到了,結果北上大雪紛飛,道路阻塞,當地縣令留了我八天,結果拖到現在才回來,還好能趕上,否則真就丟人了。”曲奇頗為尷尬的說道,他比魯肅走得還要早,結果回來的比魯肅還晚。

  曲奇走得路其實沒啥大問題,主要是大雪封山,過宛城,之后準備走青泥隘口,從藍田往長安而去,結果到了之后,青泥關大雪,當地的縣令抱著曲奇的腿,不敢讓曲奇走青泥關。

  大雪封山啊,青泥關全都是雪,哪怕路已經修好了,當地縣令也怕出事,這是真擔待不起,抱著曲奇的腿不讓曲奇走,最后眼見留不住,硬是從青泥關掃出來一條路,讓縣尉帶著衙役一路送到藍田才回轉的,曲奇自己都快無奈了。

  曲奇都給縣令直說了,自己跳崖都摔不死的,結果對方回了一句,那是您的事,我們得盡自己的心,然后曲奇被拖到現在才進長安。

  這也是多虧長安這邊大規模變天,不過就算是如此,藍田縣令也是送曲奇到長安這邊才停下來的。

  “這是各地的一番心意。”劉虞笑著說道,擱他被這么送的話,他開心得很,也就曲奇被來回送,實在是有些尷尬。

  “還好趕回來了,能趕上給孔明送份禮物,剛好也給兩位送個年節禮物。”曲奇笑著說道,然后從抓了兩個大白菜給劉虞和劉先,雖說曲奇和劉先不太熟,但剛好遇到了也給一個吧,這東西產量大啊。

  “哈哈,蒼侯送的白菜,我晚上就給燴了去。”劉虞大笑著說道,大冬天有白菜吃也挺好的,而劉先看著嫩綠色的白菜面色有些凝重。

  “那我先去孔明那邊了,那一車白菜都是給孔明的。”曲奇笑著說道,然后和劉虞一拱手,就離開了。

  “蒼侯的白菜,收好,晚上就給老夫燴了。”劉虞將白菜隨手交給自己的侍從鮮于輔,而鮮于輔將白菜拿到手,臉色就出現了變化。

  “蒼侯好大的手筆。”劉先將白菜收起來之后一臉感慨的說道。

  “白菜而已,有啥手筆的,不過這白菜長得真的很不錯,而且送南邊弄過來居然還這么嫩。”劉虞隨口說道,他和曲奇挺熟的,再說白菜還行吧,也不算太貴,大冬天吃挺好的。

  “主公,這一個大白菜所含的天地精氣等同于一個內氣凝練的士卒。”鮮于輔小聲的說道,正在大笑的劉虞直接笑不下去了。

  “啥?”劉虞一副見鬼的表情看著鮮于輔說道。

  “這一個大白菜所含的天地精氣等于一個內氣凝練的士卒。”鮮于輔重復了一遍說道。

  “我去,蒼侯剛剛拉了好幾車。”劉虞先是一驚,隨后條件反射一般的說道,那可是好幾車的內氣凝練啊。

  “那是送給諸葛孔明的。”劉先小聲的說道。

  “先去驛站那邊安排好,然后到昏儀的時候,我們去那里混飯,我就不信那么多白菜今天不下鍋了。”劉虞毫無節操的說道。

  另一邊曲奇拐了幾下之后,讓人將一車白菜送到未央宮,一車送回自家在長安的宅院,剩下的全拉到諸葛亮那邊,晚上昏儀加餐大白菜,這東西吃著口感特別好,而且產量特別大,天地精氣含量特別多,不過貌似這玩意蘊含的天地精氣吸收起來遠不如大米飯。

  “蒼侯至!”唱名的人員在曲奇遞出邀請函和禮單之后,大聲的對內通知到,“附大白菜一車。”

  里面的人聽到這話都是大笑,然后看向諸葛亮,諸葛亮笑了笑,親自出門迎接,畢竟時辰還沒有到,昏儀還有很久,太陽還沒有落入大地,曲奇來的也不算太晚。

  “蒼侯,里邊請,里邊請。”諸葛亮親自站在門口迎接,一身婚服的諸葛亮在這一刻看起來英俊挺拔。

  “這顆是送給你的,就這一顆,本來打算留種的,不過算了,給你吧。”曲奇將一個翠綠的大白菜直接塞給諸葛亮,“別人家的菜都是玉石的,我這就不行了,你自己啃了吃吧。”

  諸葛亮接過這玩意的時候,手都抖了一下,這都該算是天才地寶了吧,上面居然流轉著天地精氣,甚至肉眼都能看到。

  將白菜塞給諸葛亮之后,曲奇就擠進去對著劉備等人拱手施禮,其他人也都連連回禮。

  “你這也太吝嗇了吧,居然送一車白菜,我的呢?”陳曦笑罵道,之前他就聽說曲奇搞出來了天地精氣版本的白菜,想來就是這些了。

  “我就帶了三車,一車送到了未央宮,一車送到這邊了,還有一車送回家了,你最多有倆。”曲奇一臉笑容的回答道,“這白菜不行,產量很高,收獲也快,但質量不行,吃了吸收不好。”

  “就你要求多。”陳曦笑著說道,而劉備則是看著諸葛亮手上那根白菜發愣,你管這種冒天地精氣的玩意兒叫做白菜,這該不會是傳說之中長成白菜樣子的天才地寶吧。

  “那種就三個,兩個被我拿去留種了,本來舍不得的,這不剛好趕上了嗎?”曲奇也看到了劉備的眼神,實際上現在實力達到練氣成罡的都能感覺到那株白菜上詭異的天地精氣流動,你管這叫白菜。

  “晚上將白菜煮了,與諸位共享。”諸葛亮非常大氣的說道。

  “看吧,我就知道會是這樣。”曲奇笑著說道,“這東西還有得改良,天地精氣很多,但應該是沒有融入到白菜本身,當然也可能有一些其他的原因,反正這白菜的吸收率遠不如米飯。”

  “這么說吧,米飯如果有十倍內氣凝練的總天地精氣,被人煮熟了吃掉,基本就能出一個內氣凝練,但這白菜,任何一株都有內氣凝練規模的天地精氣,然而得吃不少才行。”曲奇頗為無語的說道。

  “那孔明手上那個東西呢?”賈詡嘴角抽搐的說道,賈詡估摸著自己的感覺沒有錯的話,那根白菜的天地精氣含量快和他本人一樣了,這也是為什么曲奇塞了一個白菜,吐槽了一下自己太菜之后,場上的練氣成罡都沉默的。

  我給你雕一根玉石的白菜,你把那根白菜給我算了。

  “那要是吃下去都不成,那這個人肯定不適合學武。”曲奇撇了撇嘴說道,那可是等同于一個正常練氣成罡內氣的白菜啊,頂多少內氣凝練的量,這要都不成,那還是別習武了。

  “也是啊,你第一年就種出來這種東西,我有些怕啊。”陳曦有些慌慌的說道,為什么白菜這么詭異呢?

  “呵,我一年稻谷產了多少,誕生幾萬內氣凝練沒啥問題吧,白菜算啥。”曲奇揮了揮手,敷衍道,“這白菜不行,還得改良,吸收率太低了,稻谷要有這種程度,別說一碗了,十幾粒下去就應該能完成內氣凝練到練氣成罡的積累,白菜這玩意兒吸收率百分之一吧。”

  “白開心了。”陳曦無語的說道,感情那么大一根白菜,那么高的天地精氣保有量,撐死能吃出來兩個內氣凝練,虧死了。

  “我都說了這是拿來唬人的,沒看到所有人都被唬住了嗎?實際上明年得大規模改良。”曲奇沒好氣的說道,“不過是不是看著特別震撼人心,你是不知道啊,我的試驗田搞出來這玩意兒給我岳父送了一根,做熟了我岳父硬是不敢下筷子。”

  “你也真行,想辦法再改良改良吧,我們以后可能還有不少的麻煩,哎,都不容易。”陳曦嘆了口氣說道,“回頭我給你研究一個白菜的一百種做法。”

  “別人說這個我肯定不信,但是你陳侯說是搞個白菜的一百種吃法我是真的信,不過這白菜特水嫩,而且非常耐儲存。”曲奇笑著說道,“不過容易被蟲啃,我就奇怪了啊,我拿這個來喂蟲子,蟲子吸收的特別厲害,吃一個成一個……”

  陳曦聽著曲奇的話基本明白了是什么情況,大概是某些人類不能吸收,但是蟲子能吸收的部分吧。

  “咱可以用這個養牛,然后吃牛肉啊。”陳曦建議道,然后話還沒說完就被架到了一旁,你又在亂說什么!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手機請訪問:.com
女王之女王客服 齐鲁风采七乐彩查询 66鱼游戏赚钱 北京pk10计划软件网站 人越想赚钱越赚不到钱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时间 大象彩票是官方的吗 农村白手起家的生意最赚钱 网上做点啥赚钱 宁夏十一选五 30选5中奖规则 象棋小游戏在线玩 比分直播足球新浪 河南快赢481软件 内蒙古十一选五最新走势图 黑龙江p62彩票开奖 宁夏11选5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