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機戰無限 > 第2734章 死了死了死了

第2734章 死了死了死了

得到通知的時候蕭然其實就猜到了是有人來找自己,不過他只猜到這個人會是比奇卻沒有猜到竟然還有另一個人,給自己送上了一份禮物的人唯獨也只有在任務里主動退出的那隊參與者,和他有過溝通的那個人了。

雖然蕭然也不覺得對方主動退讓算是什么禮物,而且一炮轟掉了聯邦首府大樓也帶來了一些問題,但這個面子蕭然卻還是要認的。

從船團領地離開回到普羅米修斯,又抵達燃燒軍團的那個店鋪,在無數店鋪中并不顯眼的門面里。

剛一進去就看見了貓耳娘招待百無聊賴的坐在柜臺后面,兩個人則一左一右涇渭分明的坐在兩邊。

可愛的貓耳娘在見到蕭然之后也是眼睛一亮,連忙站起來:“軍團長你來了。”

蕭然朝著貓耳娘笑著點點頭,然后看向了已經同時站起來的兩人,一人臉上寫著高興,另一人臉上則是驚訝,是因為聽到了貓耳娘的話而驚訝。

“軍團長?燃燒軍團的軍團長!?”

這人臉上的驚訝還沒來得及保持太長時間蕭然就已經走到了店鋪的中央,帶著笑意的對著兩人點點頭:“比奇,我以為你回來之后就會聯系我的。”

比奇臉上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不好意思蕭然軍團長,具體里面也有些事情需要處理。”

蕭然點了點頭看向了另一個人,模樣大約三十歲左右,僅有年輕的成分也有年長的穩重,而現在對方臉上的驚訝之色卻也是相當的明顯。

蕭然對著對方微微一笑:“我是蕭然,燃燒軍團的軍團長,請問怎么稱呼。”

“滄。”簡短的一個單字就是他的名字,看向蕭然臉上逐漸也帶上了一抹佩服的笑容:“原來是燃燒軍團的軍團長閣下,真是久仰。”

“客氣。”蕭然笑了笑看向了貓耳娘,說道:“我們去后面賓客室。”

貓耳娘可愛的笑了笑:“好的軍團長,我去給你們準備點心和茶水。”

比奇和滄被蕭然帶進了獨立的賓客室,在安排兩人坐下之后蕭然便開口說道:“二位這次過來我想可不是僅僅只是來拜訪那么簡單吧。”

滄笑了笑看向了比奇沒有說話,而比奇也沒有客氣的恭敬說道:“蕭然軍團長,這次過來拜訪除了想要對你在之前任務帶給我們的幫助表示感謝之外,也確實是有些事情代表我的軍團過來希望能夠和蕭然軍團長你好好聊聊。”

“嗯,這沒有問題。”蕭然看向了滄,后者也開口說道:“原本只是想要來見見讓我在任務里都只能選擇退出的參與者到底是什么樣子,也是想要過來交個朋友消除一下在任務里出現的誤會,畢竟參與者之間在任務里經常都會有沖突的情況,但是任務中的沖突沒有必要成為個人之間最大的矛盾,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要好。”

“關鍵是我也不想招惹現在真實區里最神秘的燃燒軍團,我也擔心和燃燒軍團之間的矛盾不止會給自己帶來麻煩也同樣會給我身后的軍團帶來麻煩,但沒想到竟然會是燃燒軍團的蕭然軍團長當面,我也是求之不得能夠和蕭然軍團長你打好關系,順便也希望我們之間能夠有一些合作。”

蕭然笑著說道:“任務中的些許沖突就不用在提了,而且之前你們也主動退出了任務我們之間也并沒有出現真正的沖突,你們兩個人愿意代表自己身后的軍團和我們合作我當然也是求之不得,在普羅米修斯這樣的地方能有一些值得信任的合作伙伴當然是一件好事,總比把所有人都變成敵人要好。”

“只是……”蕭然看了兩人一眼,說道:“我就不太清楚你們兩人想要和燃燒軍團達成什么程度的合作,是商業上的亦或是交流上的,更或者是戰略上的,是朋友還是盟友,這中間可也有不少的差別。”

比奇和滄兩人安靜了一下,似乎都是在看對方的態度一樣,滄那邊之前根本沒有做太多的準備,這次過來也正如他所說是過來消除沖突順帶拉拉關系,至于合作這件事也只是目標之一也沒指望就能達成,最重要的嘛就是過來交個朋友合作不合作那肯定是之后的事,但現在的情況確實讓他有些沒準備好。

比奇那邊就不一樣了,來之前就已經做足了充分的準備,不說完全達成戰略同盟關系,這一點就連比奇都說不好能不能走到那一步,但是起碼也要達成真正的合作關系,例如軍團資源的交換,任務情報的共享等等這些比奇都有考慮過并且得到了他身后軍團長的支持和同意。

其實這兩人也都知道燃燒軍團在真實區的名聲是真的差,但販賣的貨物又是真的好,處于一種較為尷尬和難以言喻的位置,神秘非常讓人根本摸不清楚這個軍團到底有多少的底蘊和力量,而之前的任務中明確出來的也就是蕭然這么一個s級機師,其余其他和比奇共同戰斗過的人確實是沒有s級的水平,所以對于燃燒軍團的實力判斷也還是會有些難進行的,這樣一來對于合作程度的選擇同樣也會有所影響。

比奇咬了咬牙齒,雖然之前他只看見過蕭然這么一個s級,但被燃燒軍團的a級機師壓著打這件事他是記憶猶新,況且蕭然在任務中于幕后操作一切的樣子他也見到了,是真的感覺到了燃燒軍團和蕭然的可怕,所以他準備賭上一把,總之不管怎么樣這次的賭博都不會吃虧就是了,畢竟燃燒軍團的店鋪擺出來就是一個非常大的牌面,他們怎么都能在合作里得到一些便宜。

但比奇還沒開口,貓耳娘就抬著一個盤子走了進來然后放在了桌上,恰好的打斷了比奇的動作,而蕭然雖然看出來的比奇的舉動但也沒有焦急,而是慢慢的給兩人倒上了一杯茶然后笑著對兩人點了點頭:

“我們軍團的茶都是在特殊環境下培育的,兩位可以嘗嘗也不知道你們會不會習慣喝這種東西,大多數參與者喜歡喝的不是酒就是咖啡了。”

比奇按耐下了自己的性子抬起茶杯吹了吹然后喝上了一口,要說這茶是什么仙茶那自然是不可能,但清香濃郁,回味濃厚確實也會給人非常好的品嘗感官。

一杯茶水的時間讓兩人冷靜冷靜,也給了兩人更多的思考時間,在放下杯子之后蕭然就帶著笑意的看向了自己的茶杯不在開口。

而比奇也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緒,冷靜了下來也好好的在思考了一遍,越發覺得這次豪賭一次絕對大有賺頭,于是也不猶豫的對著蕭然說道:“蕭然軍團長,我代表我身后的影刃軍團愿意和燃燒軍團達成全方位戰略同盟,資源,技術,情報等等各方面我們也愿意進行共享。”

蕭然挑挑眉毛看了比奇一眼:“就這么決定了,不需要對我們軍團進行一下更多的了解?”

“不需要了。”比奇搖搖頭,苦笑一聲說道:“蕭然軍團長你的能力我已經很清楚,而且之前我也遇見過貴軍團的人,被一個a級機師壓著打,a級機師都能壓著我這個s級機師打已經足以說明燃燒軍團的實力,而且這個店鋪不就已經是燃燒軍團擺出來的大牌面了么。”

“那你呢?”蕭然看向了滄。

滄沉吟一聲,頗為冷靜和理智的說道:“蕭然軍團長,在我的軍團里我雖然也是高層但卻也不是能夠完全做主的人,所以現在我無法給你最確定的回答到底能不能和影刃軍團一樣達成全方位戰略同盟關系,但是我想沒有人會拒絕成為燃燒軍團的友好合作伙伴,單單是貴軍團的特產就已經足夠引人注目了。”

蕭然看了看滄輕輕點頭:“你很理智也很聰明,懂分寸知進退。”

“你這次過來主要是為了交朋友,我認下你這個朋友也愿意接受你身后軍團的友好合作關系,至于合作的細則方面我會讓專門的人和你們聯系,另外接下來我的軍團準備對外開放兩個陣營領地,都不是什么很特別的領地但是讓a級包括a級以下的機師前往的話倒也能夠得到一些歷練。”

“滄先生,你所在的軍團是?”

滄說道:“伯爾西亞,通用語的音譯就是這個,但在軍團創建者的家鄉這個詞語指的是眾神。”

比奇不自覺的看了一眼滄,然后又看了看若有所思的蕭然輕聲的自言自語:“排名第三的軍團伯爾西亞么?”

“懂事!”蕭然在內心里給比奇點了一個贊,同時也臉上也稍微的鄭重了一些。

排名第三的軍團伯爾西亞……蕭然知道個鬼哦,不過既然比奇說了排名第三這件事那應該就是真的,畢竟這種事隨便出去問問就能夠知道,而整個普羅米修斯的真實區有多少參與者又有多少軍團,明面上受到認可且排名第三已經足夠說明這個軍團的強大了。

“原來如此,那確實是一個很大的軍團,滄先生的顧慮我能理解。”蕭然笑了笑,說道:“以軍團排名和實力來說確實要做一些事情也都得好好的考慮之后才能決定,友好合作關系這樣也不錯,起碼也算是給了我們雙方一個聯系交流的通道,今后的事情那就今后再說吧。”

“不過排名第三的軍團,滄先生你身為s級機師在其中也應該算得上是重要人員了,面對我們一個燃燒軍團還選擇主動退讓確實也很給面子,這個面子我認下但滄先生你也太謹慎了一些吧。”

滄倒是不覺得有什么丟臉的地方,很坦白的說道:“謹慎才是在普羅米修斯活得更久的唯一要訣,我這個人更喜歡交朋友,我也確實不想要給軍團帶來什么麻煩,畢竟第三這個位置也確實很尷尬。”

“能理解。”蕭然笑笑沒有選擇繼續深問,對方為什么那么謹慎小心那也不關他蕭然的事。

聊了一會之后滄就主動的選擇離開了,畢竟他選擇的只是雙方的普通合作而不是和比奇那樣選擇了全方位戰略同盟,兩邊的合作擺明就不是一個等級,而且能夠接觸到的能夠交流的話題肯定也不一樣。

但滄離開之前也給蕭然留下了自己的通訊方式和參與者編號,也說了會讓人專門的人來和燃燒軍團接觸商量合作的事宜,主動離開也是知進退的做法。

在滄離開之后蕭然和比奇能夠說的話那就更多了一些,但在正式開始談話之前蕭然也還是列出了一份保密契約給比奇。

“這是保密契約,我們接下來的談話必須完全保密,你可以告訴你的軍團長但在此之前他也必須簽訂一份相同的保密契約,這份保密契約最后會擴散到什么程度可以根據你們軍團的情況來安排,但是只要知道我們談話內容的人都必須簽訂這個東西。”

比奇沒有猶豫的直接簽上了自己的名字,蕭然在接到了反饋信息之后也是輕輕頜首,說道:“好了,契約你也簽了外人也走了,既然你們影刃軍團愿意和我們燃燒軍團達成全方位的戰略同盟關系,那對于燃燒軍團的情況我覺得你也應該要有了解。”

“首先參與者最關心的問題那就是軍團的實力到底如何,特別是s級機師的數量,燃燒軍團的s機師數量近五十個,接下來大約會以每次任務以一到兩個的速度遞增,但若是全規模軍團戰的話隨隨便便集結一兩百個s級不是問題。”

“說實話我也不太清楚這樣的數量擺在普羅米修斯里面到底算是哪種程度,如果你對燃燒軍團了解的話那肯定就會知道我們軍團從來對于非軍團內部的參與者和勢力都是相當排斥而且不愿意交流的。”

蕭然的這番話落下,比奇臉上的表情從原本的鄭重和嚴肅瞬間就變成了呆滯和茫然,嘴巴張得大大的,雙眼木然,連呼吸都跟著停滯下來,如同整個人陷入到了時間的漩渦之中一樣,就這么呆著,僵著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女王之女王客服 哈尔滨娱乐场所 吃鸡游戏 信号枪 七星期开奖现场 极速飞艇p开奖结果 体育比分直播网 好运彩3app 广东十一选五 冠通棋牌 在线游戏小游戏马上玩 东北麻将 吃 叉 和 顺序 江苏11选5 买二手宝马赚钱 山东11选5开奖最大遗漏表 安徽时时彩快3开奖结果 新11选5 正版抓码王彩图 抓马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