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無敵小校醫 > 第一八六章 抱頭蹲好!

第一八六章 抱頭蹲好!

拉過去彈**?

眾劫匪無不苦著臉,不是吧?他可是我們老大的哎!誰敢對他這樣?找死的節奏啊!

旁邊陳玉珊此時正整理著自己的衣衫,雖然還是有點衣不蔽體,但比之前要好得多了。

一聽葉浩川那番話,她是想笑又笑不出聲來,對獨眼劫匪那個混蛋,她是恨之入骨,若非葉浩川及時趕到,恐怕自己早就給獨眼劫匪這混蛋玷污了。

所以,這一次,她沒有阻止,反而心中涌起一陣快意。

“一個個還愣著干什么?不想活了?”見眾劫匪小弟們不曾行動,葉浩川猛地一瞪眼。

“是是是。”

旁邊那個斷腿的劫匪小弟就是前車之鑒,眾劫匪小弟哪里敢違抗,紛紛上前。

不等獨眼劫匪嘰嘰歪歪,葉浩川隨即將他的穴道點了,讓他既不能動,又不能說話。

拽著獨眼劫匪到墻角,幾個劫匪小弟一人一下撩陰腳,踢得獨眼劫匪**迭起。

偏偏最狠的是,他的啞穴被點,作聲不得,就算再痛,也只有自作自受了。

一開始,還真有一兩個劫匪小弟不開眼,下腳較輕,企圖蒙混過關,結果葉浩川火眼金睛發現后,立馬一指長恨綿綿,洞穿他們手腳,一時血流如注。

雖然下場不如那個斷了小腳的家伙凄慘,卻也足以嚇得其他劫匪小弟不敢怠慢,動作一個比一個狠。

可憐獨眼劫匪堂堂老大,愣是給踢得“蛋疼”無比,估計徹底失去了對女人作惡的能力。

就這樣持續了大約一兩分鐘,陳玉珊衣衫整理得差不多了,見獨眼劫匪慘兮兮的樣子,她心里頭的憤怒也漸漸消散了大半。

“好了吧,別鬧出人命來。還是讓法律來制裁他吧。”陳玉珊蹙眉道。

葉浩川點了點頭,朝眾劫匪喝道:“一個個都聾了嗎?都給小爺我住手!抱頭蹲好!”

眾劫匪小弟這才齊齊作罷,一個個累得滿頭大汗,老老實實地抱頭蹲在墻角邊。

至于老大獨眼劫匪,則像死狗一樣趴在那里,無人理會。

葉浩川悄悄解開他的穴道,這家伙頓時殺豬般震天喊叫起來,聲音凄厲無比。

眾劫匪小弟一聽這聲音,個個都打了個寒戰,剛才要是換作自己,恐怕下場更慘。

見眾劫匪一個個老老實實的,葉浩川也就放寬了心,關心地問陳玉珊:“除了那個獨眼瞎子,還有誰對你動手動腳的?跟哥說,哥給你廢了他丫的!”

說來也怪,剛剛還好端端的陳玉珊,忽然態度大改,對他冷冰冰的,一點也不想搭理他的樣子。

不是吧?哥沒得罪你啊,莫不成你大姨媽來了?

葉浩川只覺得一陣莫名其妙,不過想想昨晚上那一幕,估計她多半吃醋了。

這時,外面傳來一陣稀疏的槍聲。

同時,羅局長那大嗓門也傳了進來:“趕緊守住出口,不能讓這些犯罪分子逃了一個。”

葉浩川立時明白,一定是留在頂樓天臺上的那個直升機駕駛員通報了消息,羅局長見大局已定,才親自率隊沖了上來。

心中一動,葉浩川狠狠地掃了一眼眾劫匪小弟:“都給我聽好了,剛才發生的事,誰也不準給我說出來,否則的話,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

其中一個劫匪小弟忙不迭道:“大爺放心,我們絕不會說出去的,咱們老大是咱們打的,與大爺你無關。”

日,這智商,小爺說的是這事嗎?

葉浩川一個縱身過去,一大耳刮子扇了過去,喝道:“麻痹的,老子說的是這事嗎?老子說的是陳警官的事!”

那劫匪小弟這才恍然大悟,敢情是這位大爺,不讓說出女警官險些被老大凌辱的事啊?

想到這,那劫匪小弟眼珠子一轉,道:“大爺,剛才陳警官發生什么事了?我們都沒看見啊!”

其他幾個劫匪小弟瞬間醒悟過來,紛紛表示什么都沒看到。

葉浩川這才滿意了,哼道:“這還差不多。”

旁邊陳玉珊看似目無表情,似乎還對他心存怨念,其實,在看到他如此維護自己的清譽時,心里既感動又溫馨,可一想到昨晚上他與那個海山大學女董事長卿卿我我的樣子,她又有些難受起來。

葉浩川察言觀色何等厲害,一看她這矛盾的表情,就知道說再多的廢話也沒用,唯有細節上予以關心。

看見她衣衫雖然整理過一番,但還是有些凌亂不整,葉浩川心中一動,將蕭海媚買給自己的一套備用的都彭西裝取了出來,給她披上。

“咦!”

陳玉珊本來有些抗拒他的好意,可見他耍魔術一般,毫無征兆地將一件西裝拿出來,不禁好奇心大起。

要知道,這么一件西裝,他無論如何也是藏不住的。

“不再生我悶氣的話,我回頭就告訴你這個魔術的秘密。”葉浩川看出了她的想法,輕聲笑道。

陳玉珊俏臉一板,哼道:“愛說不說,誰稀罕?”

嘴里雖然冷冰冰的,但她還是接受了那套都彭西裝,待會同事們進來,若是看到她衣衫不整,保不齊會怎么想呢。

她剛將西裝披好,這時,局長羅勇帶著大隊警察趕到。

見葉浩川和女屬下陳玉珊都安然無恙,羅勇松了一口氣,朝葉浩川豎起大拇指,那意思是說:干得漂亮!

葉浩川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表示收到。

羅勇這才大手一揮:“把這些犯罪分子,統統帶走!”

身后武警們紛紛涌進來,將眾劫匪押走。

只是看到其中一個劫匪小腿斷成兩截,眾武警個個都心有戚戚焉。

海山警察系統之中,早就流傳著這葉浩川本事非同小可的傳言,今兒大家都算見識了,只是沒想到他一出手,就讓人斷腿,這種狠辣手段,真是生平僅見。

房間一空,羅勇便走了上來,再三對葉浩川出手相助表示感謝。

葉浩川連連擺手,謙虛之極。

隨后,羅勇又對陳玉珊大加褒獎,表示會為她慶功嘉獎。

只不過,陳玉珊剛剛經歷了一場痛苦而屈辱的經歷,實在是提不起半點興致,意興闌珊。

其實,羅勇早就從她身上披的那套西裝,就看出了不對勁,只不過,剛才人太多,他不便公開,索性裝作不知道,并批準她在家休息兩三天再歸隊。

羅勇一走,葉浩川便給陳玉珊媽媽薛彩寧打了個電話過去,報了下平安。

薛彩寧聽說女兒沒事了,喜極而泣,掛電話前,再三叮囑,要他與陳玉珊一起回來吃頓晚飯,慶賀一下。

葉浩川卻之不過,只好同意。

掛了電話,葉浩川正要跟陳玉珊通一下消息,這時,姜疏影急吼吼地沖了進來:“師父,師父,不好了,羅局長叫我過來請你過去一趟。”
女王之女王客服 辽宁十一选五9码复式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表 快乐十分中彩票玩法介绍 865捕鱼棋牌游戏平台 下载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 手机981游戏下载 江苏十一选五复式 双色球120期预选号 母马横幅打拳赚钱 辉煌棋牌app手机版 河南快3基本走势图百科 微信扫二维码赚钱图片 浙江11选5在线计划 福彩3d开奖号码 买平特肖是什么意思 什么手游可以挂着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