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修仙歸來的神農 > 第二千二百八十四章:拖延時間

第二千二百八十四章:拖延時間

神獸之王體內。

一個特殊的空間之中。

工匠之神的身體出現,看到這一幕的瘟神呂岳大怒。

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一時大意之下,居然被工匠之神給摸進來了,這對于他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和危機,讓他瑟瑟發抖。

不過他知道,這個時候自己不能畏懼,只見他目光陰冷的殺向工匠之神道:“老匹夫,上一次老子一時大意之下讓你跑了,后來沒有去尋找你,你不僅不感恩戴德,反而跳出來找老子的麻煩,今天老子無論如何也不會讓你在逃走了?!?br/>
瘟神呂岳大怒。

并且瘋狂的撲向工匠之神。

一出手。

就是致命的殺招。

但是看到瘟神呂岳的攻擊,對面的工匠之神卻沒有任何慌亂之色,反而十分淡定的道:“當我進來的時候,你就已經徹底的輸了?!?br/>
“不,我是不會輸的,我贏定了?!?br/>
瘟神呂岳看到工匠之神根本沒有任何抵抗的意思,所以他知道自己贏定了。

于是他一招打中工匠之神。

嘭。

工匠之神的身體,當場化成了一團血舞。

如果是在其他的場合,那么瘟神呂岳一定十分得意了,因為這代表他贏定了。

但是他跟工匠之神相處了那么久,上一次他如此狠辣的致命一擊,都能讓工匠之神給逃出生天,并且找打葉小虎這樣的幫手,這都代表工匠之神不一般,他不會主動求死的,

因此瘟神呂岳絲毫不懷疑工匠之神,一定還有其他的逃生手段。

于是瘟神呂岳在一招擊潰工匠之神之后,立刻謹慎的查看起來四周道:“工匠之神你不用躲了,我知道你還活著,你一定還活著。所以速速出來跟我一戰,施展這樣的障眼法,又有什么意義?”

瘟神呂岳這番話一出口,結果沒有任何的回應,這讓瘟神呂岳眉頭一皺,明顯感覺到此事有一些不對勁。

可是什么地方不對勁?

瘟神呂岳一時間又找不到。

但是他知道自己剛才并沒有擊殺工匠之神,那么工匠之神在什么地方?

瘟神呂岳想到了一種可能,于是他快速順著神獸之王的脈絡,繼續朝著上面攀升而去。

須叟。

瘟神呂岳在一個秘密的地方,終于找到了正在做著什么的工匠之神,不由得面色一寒的道:“老匹夫,你果然在這個地方?!?br/>
“你又來了?!?br/>
工匠之神看了一眼瘟神呂岳,絲毫沒有任何慌張之色,只見他輕松自如的從神獸之王身上,摘下來一個特殊的工具,然后一臉微笑的看著葉小虎瘟神呂岳的道:“不過你似乎來的晚了一些,我已經完成了我想要干的事情?!?br/>
嘭。

只見工匠之神輕輕一捏,就將自己剛剛從神獸之王身上采摘下來的東西捏碎,然后靜靜的看著瘟神呂岳道:“好了,你現在你可以干掉我了,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br/>
“混賬,你在戲耍老夫?”

瘟神呂岳勃然大怒。

他感覺自己就好像青牛一樣,一直在被工匠之神牽著走,這讓他十分不爽,于是他在直接抬手一拳鑿過去。

“下一次你要快一點,不然神獸之王的掌控權,我早晚會奪回去的?!?br/>
工匠之神大笑一聲,然后被瘟神呂岳第二次擊潰了。

還是那么輕松。

依舊沒有任何的阻擋。

這讓瘟神呂岳明白自己又一次上當了,但是他又不能在這個地方隨意發泄,因為這是神獸之王的體內。

如果他就將神獸之王弄壞了,那么以他對神獸之王的了解,根本沒有辦法繼續完善和修復。

這讓瘟神呂岳十分后悔,早知道當初就不應該閉關修煉毒素,而是直接跟著工匠之神一起創造神獸之王,一起學習制造神獸之王的秘法了。

不過現在說這些已經徹底晚了,所以他只能嘆息一聲,然后盯著正前方的道路:“他來這個地方,一定有自己的目地。我不能繼續被他牽著走,得想辦法找到他的目的地,然后去他行進的方向圍堵他,只有這樣才可以搶先一步抓住,不讓他繼續破壞下去,不然神獸之王早晚會廢掉的?!?br/>
瘟神呂岳不一個傻子,反而他十分的聰明。

所以他冷靜下來之后,很快就找到了問題的所在,以及關鍵的問題。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謹慎的來到了剛才工匠之神所在的位置,并且一頓翻找之后,最終找到了神獸之王缺少的一部分。

“該死的?!?br/>
瘟神呂岳大怒。

他雖然沒有參與具體的制作,不過也協助了一些工作,所以他知道神獸之王身體內部,有一個又一個神獸之王的能量結晶。

這種能量結晶,就是為了幫助神獸之王儲存神獸血脈的地方。

每一個材料都十分珍貴,缺少一個,就等于神獸之王缺少了一些神獸血脈,這是神獸之王,是他瘟神呂岳都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損失的地方。

“他在搞破壞,在摧毀這些結晶?!?br/>
瘟神呂岳很快就明白了工匠之神的目地,于是他快速的追趕下去,朝著下一個境界的位置沖去。

須臾。

他來到了下一個結晶所在的位置,不由得臉色愕然不已。

“你又來晚了?!?br/>
“遲到了三秒鐘?!?br/>
“哎呀,我這一次的速度,又比上一次快了不少,你得繼續努力才行??!”

“按照這樣的速度繼續進行下去,你恐怕就沒有辦法阻止我了?!?br/>
“……”

瘟神呂岳一步步追過去,結果他每一次追過去的時候,都看到了一個工匠之神的身影。

但是當他一拳鑿過去的時候,他才發現那個身影居然不是真人,更不是之前的分身,而是一個簡單的投影。

不具備任何的攻擊力,也沒有任何的意義。

哪怕他瘟神呂岳不攻擊,他們也會伴隨著時間的流逝,消耗掉最后的能量之后,直接變成了一個普通的物件。

“混賬,工匠之神別讓我抓住你,不然我一定要讓你難看?!?br/>
瘟神呂岳臉色大變,他感覺到自己徹底被羞辱了。

于是他再一次冷靜下來,仔細分析工匠之神的線路圖,不由的眼前一亮的道:“不對勁,他不可能是這樣簡單的操作。如果僅僅是這樣的話,他根本奪不走神獸之王的控制權,反而會廢掉神獸之王。

他會甘心嗎?

不可能的,畢竟神獸之王可是他一步步,一點點積攢,一點點創造出來的生命,哪怕是他死,也不會讓神獸之王死掉的。

那么他采摘掉那么多的能量結晶,一定還有自己的目地。

如果我能找到他的目地,就可以破解工匠之神的方位,提前將他阻截了?!?br/>
瘟神呂岳認真思考。

良久。

他終于想到了一個點,不由得眼前一亮的道:“該死的,我之前被他激怒,徹底失去了方寸,所以忘記了他來的目地。

現在我已經冷靜下來了,基本上可以確定他們的目地了。

為了控制神獸之王,實際上工匠之神現在干的事情,就是為了拖住我罷了。我只要在神獸之王的中樞等待,早晚可以見到工匠之神的!”

瘟神呂岳想到了這一點,沒有繼續去堵截工匠之神,反而直接來到了一個神獸之王核心地帶。

然后他悄無聲息的躲藏著,靜靜的等待了幾個時辰的樣子。

當他再一次睜開雙目的時候,工匠之神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道:“你變聰明了?!?br/>
“我一直很聰明,只不過你們一直不愿意相信,始終把我當一個傻子罷了?!?br/>
瘟神呂岳冷夏一聲,然后站起來直奔工匠之神道:“不管你之前說什么,你都要來到這個地方的,所以你可以去死了?!?br/>
“想要殺我,可沒有那么容易?!?br/>
這一次來的人,自然是工匠之神的本體。

所以他自然不可能繼續站在原地等死,于是工匠之神爆喝一聲,以凌厲的手段反戈一擊。

嘭。

雙方隔空碰撞在一起,然后各自后退了一步。

看到這一幕的瘟神呂岳,不由得臉色大定的道:“看來那些詭異的投影和分身,你也沒少費心思,為此耗掉了大量的修為,以至于你現在還能保持巔峰一般的水準,已經是一個奇跡了?!?br/>
“看來被你識破了?!?br/>
工匠之神苦笑一聲,然后吐出來一口鮮血的道:“不過我的目地已經達到了?!?br/>
“達到了?”

“對?!?br/>
“胡扯,神獸之王依舊在我的掌控之中?!?br/>
“是的,你說的沒有錯?!?br/>
“那么你的面對怎么可能達到呢?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在詐我,想要哄騙我上當。但是我告訴你,我根本不可能上當的,今天你既然來了,就不要再走了?!?br/>
“我死不死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經沒有辦法了,因為我的目地達到了?!?br/>
“該死的,你到底干了什么?”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如果你想要知道的話,那么就得要自己去探索了?!?br/>
“去死!”

瘟神呂岳大怒,顯然他不明白工匠之神在說什么。

就在這個時候神獸之王的身體搖晃了一下子,已經來到神獸之王大腦中樞位置的瘟神呂岳。

因為他掌控著神獸之王,所以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的一切。

當他看到葉小虎等人,正在通過特殊的辦法,來吸取神獸之王的能量,這讓瘟神呂岳臉色大變的道:“原來你現在也是一個引子,目地就是為了拖住我,讓外面的人吸收神獸之王體內的能量?!?br/>
“不錯?!?br/>
“可是神獸之王乃是仙妖帝級別的強者,他體內儲藏的妖能,甚至是仙妖帝的數倍,足夠幾百,上千,上萬……的信任,同時時間吸收妖能。區區葉小虎他們幾個人,恐怕沒有辦法吸收太多的妖能,從而對我產生影響吧?”

“不錯,確實是這么一個道理,不過架不住我傳輸給他們一個特殊的秘法可以保證他們能快速的吸收,也能讓你體內的能量快速流逝?!?br/>
“你們真該死?!?br/>
瘟神呂岳腦筋一轉,他感覺到此事的重要性。

不管工匠之神說的是真,還是假,總之在如初關鍵的時刻,他們都不能馬虎大意了。

于是瘟神呂岳大吼一聲,再也不跟工匠之神廢話,連續朝著工匠之神一頓攻擊。

工匠之神也竭盡全力的抵抗,不過他之前畢竟為了拖住瘟神呂岳,消耗了太多的修為,所以只能勉強支撐了幾個回合之后,就被瘟神呂岳直接打中悶倒。

“一切都結束了?!?br/>
瘟神呂岳冷哼一聲,然后對著工匠之神的道:“你現在這個地方等待,等我將你老來的住手也抓過來,屆時送你們兩個人一起赴黃泉,也算是我這么多年對你報答,讓你死而無憾?!?br/>
瘟神呂岳直接施展出來一個特殊的秘法,將重傷垂死的工匠之神,給當成封印在了原地道:“你就站在這個地方乖乖的看著,看著我到底是如何虐殺葉小虎等人的吧?!?br/>
留下話音之后,瘟神呂岳就再也沒有辦法拖下去了,只見他的身體一個抖動值周,就獲得了神獸之王的中樞控制權。

緊接著他怒吼一聲,奮力的操控者神獸之王,開始這一輪的沖刺,爭取早日解決掉這個問題。

看到這一幕的工匠之神,不由得嘆息一聲,然后獨自一個人念叨的道:“我已經盡力了,希望葉小虎你不要讓我失望,不然我們之前的設計和努力就都白費了?!?br/>
工匠之神默默念叨了一聲,然后又收回自己的視線,同時盯著四周的方位和線路圖,不由得臉上氣息的默默思考著道:“瘟神呂岳你確實變得聰明了,也知道了各種各樣的布局。

但是你的心思還不夠復雜,既然將我關押在這個地方,那么你要是不輸才怪?!?br/>
只見工匠之神盤膝而坐,然后以自己特殊的手段,來不斷的身體進入神獸之王的身體里面。伴隨著他的深入,神獸之王抖動的也更加禮拜了,顯然這就是工匠之神等人為葉小虎爭取來的時間,接下來就看葉小虎等人能不能抓住了。

:。:
女王之女王客服 科乐吉林麻将安卓手机 哈尔滨沐足一般都是什么项目 捕鱼欢乐炸 吉林麻将小鸡飞蛋打法 全天秒速快三计划 玩秒速赛车五码技巧 11选5吉林 杭州一条龙桑拿服务 富贵乐园安卓手机版下载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 华东15选5开奖号码 华夏银行股票行情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意甲赛程赛果 黑黑桃棋牌官方下载中心 河北20选5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