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十七 皇恩浩蕩

十七 皇恩浩蕩

“刀下留人!”

沒想到變化來的這么快,劉辯趕緊大喊一聲。

也幸虧他嘴皮子利索,也虧著穆桂英的大刀舉得夠高,否則此刻甘寧的人頭恐怕已經落地。

饒是如此,冰冷的刀鋒已經落到了距離甘寧脖頸只有一指的地方,只讓甘寧驚出一身冷汗。

甘寧手下的馬賊更是大吃一驚,想要上前營救卻是已經不Kěnéng,大刀已經架在了脖頸上,怎么營救?這邊的人還沒上去,那邊手起刀落,當家的就要與世長辭了。

  
“大王?”甘寧有些發懵,難道這少年是山寨的大王,想拉我入伙?

“使不得,萬萬使不得!”劉辯急忙伸手示意穆桂英穩住,千萬不要激動。

翻身下馬,快步來到了半跪在地上的甘寧面前,拱手道:“甘壯士,多有得罪了!”

甘寧面如土色,黯然道:“既然被擒了,某無話可說,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呵呵……甘壯士這是說哪里話,我看你武藝非凡,喜愛還來不及,怎么會殺你?我之前已經和你約定了,你若是輸了就要在我的麾下效力,君子一言,不可反悔喲!”

劉辯笑容可掬的把甘寧從地上扶起,反正穆桂英提著大刀在跟前,也不怕丟了武器的甘寧對自己下黑手。識時務者為俊杰,甘寧應該不會這么愚蠢的找死。歷史上贏家義釋名猛將的時候不都是這樣套近乎的嗎,所以劉辯也如法炮制。

甘寧搖頭嘆息一聲:“想不到我甘寧縱橫荊楚多年,竟然折在一個少年手中,讓我跟著你落草為寇,卻是萬萬不能。爾等殺了我吧,也勝過被人恥笑!”

“哈哈……甘壯士何出此言?孤何曾說過要讓你跟著我落草為寇?孤是想要你輔佐我爭霸天下,鏟除逆賊,重振漢室河山!”劉辯背負雙手,慷慨激昂的說道。

甘寧有些迷糊:“鏟除逆賊,重振漢室河山?你不是山大王么?”

馬上的花榮咳嗽一聲:“咳咳……你可真是夠眼拙的,我家主公便是曾經的天子,現在的弘農王!”

“怎么Kěnéng?”甘寧聽后大吃一驚,久久說不出話來。

自己剛才還反問這少年是大漢天子嗎,也敢讓自己投靠在他手下效力?沒想到對方竟然真是曾經的天子,雖然現在被廢掉了,但也無法改變他曾經做過皇帝的事實。

看到甘寧驚訝的表情,劉辯就覺得收服他大有希望。

只要有路可走,能做個光宗耀祖名垂青史的名將,誰愿意去做遺臭萬年的馬賊?要不然甘寧也不會后來先降劉表后投孫吳了。雖然自己現在落魄了,可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自己現在還是弘農王,還是先帝的兒子,還是大漢高祖后裔,對于這些綠林好漢,無疑有著難以抗拒的吸引力。

“花將軍說的Bùcuò,孤正是被逆賊董卓強行廢除帝號的劉辯。孤雖然年幼,但也看到了民不聊生,苛稅猛于虎,污吏狠如狼,孤恨不能用雙手給大漢的子民創造一個太平盛世。只可惜,孤還沒來得及施展抱負,就被董卓這逆賊欺辱,強行奪去帝號。孤不甘心呢,所以孤要召集天下的義士共伐董賊,重奪帝位,解萬民于火熱,拯蒼生于水深!”

劉辯牽了甘寧的手,一副慷慨激昂的陳詞,把在場的所有人都說的感動了,真是個好皇帝啊,雖然年輕,但心系黎民百姓,縱然是堯舜在世,也不過如此吧?

就連劉辯自己都感動了,瞬間覺得自己身上籠罩了一層高大上的光環,逼格大幅提升。

看到甘寧沉默不語,顯然內心正在掙扎,劉辯繼續趁熱打鐵。

“能與甘壯士相遇,想來是大漢的列祖列宗在冥冥之中保佑我,乃是上蒼在憐憫天下的百姓,故此才賜我猛將。能得甘興霸輔佐,便如高祖得英布、彭越,鏟除董賊,重振朝綱,指日可待!”

劉辯都把大漢朝的列祖列宗抬出來了,都把蒼天給抬出來了,甘寧頓感壓力倍增。又拿著他和開國名將英布和彭越相比,甘寧更是倍加榮幸。雖然那倆家伙后來的下場不怎么樣,但甘寧也沒有什么野心,能做個名垂青史的將軍,此生就知足了!

“罪臣是個賊寇,身背大罪,不敢有非分之想。”甘寧有些心動,有些猶豫。

劉辯爽朗的一笑:“劫寇之惡不過是擄掠他人,能與造反的黃巾蛾賊相比嗎?廖化等人孤都能寬恕,難道會容不下甘壯士嗎?只要洗心革面,為孤為朝廷盡忠竭力,他日必能青史留名。”

甘寧一臉后悔的繼續認錯:“罪臣剛才沖撞了大王,冒犯了王妃。”

“哈哈……這更不算事啦!”劉辯笑呵呵的拍了拍甘寧的肩膀,“都說不打不相識,不知者不罪嘛!孤要是連這點小事都斤斤計較,還談什么爭霸天下?而且,孤說話算話,一定會給你找個美人兒的。”

甘寧臉色尷尬,急忙拱手:“玩笑之言,豈敢認真。”

劉辯清了清嗓子:“甘興霸聽好了,孤現在以大漢弘農王的身份加封你為偏將軍,食俸祿一千石,手下的弟兄各個有封賞。從今以后輔佐孤王招兵買賣,重整河山!”

甘寧頓時熱血沸騰,當即跪倒在地,頓首三拜:“大王厚恩,甘寧沒齒難忘。愿率手下的兄弟追隨大王,共討逆賊董卓。”

“哈哈……好,能得甘興霸輔佐,孤如虎添翼也!”劉辯笑的合不攏嘴巴,彎腰把甘寧從地上拉了起來。

穆桂英雖然看甘寧不爽,但也劉辯正是用人之際,而且這甘寧的確是難得一見的人才,要不是他連打兩場再加上馬失前蹄,自己想要贏他,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便把頭扭到一邊,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沒想到今天劫糧沒成功,竟然搖身一變成了大漢朝的將軍,甘寧只覺得渾身飄飄悠悠,仿佛在做夢一般。

站起身來,朝不遠處的馬賊大聲招呼道:“諸位兄弟,這位少年便是先皇帝之子,曾經的初平皇帝(時人按年號稱呼),后來被董卓強行廢除了帝號,改為弘農王。大王心系社稷,前來南陽招募義軍,共伐董賊,我甘寧已經決定為大王效力,諸位兄弟若是想要闖出個名堂,就跟著我共同為大王賣命,不愿意的我也不勉強,自去便是!”

這些馬賊都以甘寧馬首是瞻,倘若離開了甘寧,他們在荊楚地區便什么也不是。更何況跟著弘農王還能搖身一變成為官兵,又有建功立業的機會,哪個會不同意?

兩百人同時下馬,跪倒在地叩首不止:“我等愿為大王效力!”

沒想到今天不僅把錢糧從宛城中運了出來,而且還招募了甘寧這個當世頂級悍將,又順帶著把他手下的馬賊收了,讓自己手中有了一支小規模的騎兵,簡直可以稱得上三喜臨門。

劉辯樂的臉上幾乎笑開了花,向前幾步,高聲道:“諸位勇卒快快請起,只要你們好生為本王效忠,孤絕不會虧待任何人。”

劉辯心中高興,當即傳下領命,所有人一起上山,殺豬宰羊痛飲一番。

每名兵卒獎勵五銖錢五百,至于什長、屯長什么的,按照級別職位越高獎勵的越多。一時之間,皇恩浩蕩,所有人如沐春風。

本來還劍拔弩張的兩撥人,頓時成了笑容滿面的好弟兄,一個個推杯換盞,喝的不亦樂乎,美Hǎode明天仿佛在向他們招手。

Ps:最后感謝賤得無下線同學588起點幣的打賞,感謝兄弟們的支持,給力!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