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七十八 元芳,你怎么看

七十八 元芳,你怎么看

這件案子其實并不復雜,和劉辯猜想的完全一樣,就是一樁士族門閥仗勢欺人,最后導致寒門百姓斃命的人命案。

  事情經過是這樣的,孫堅叔父孫奕的獨孫孫榮今年十七歲,仗著祖父的厚愛,仗著孫家的勢力,整日里游手好閑,在富春縣城欺男霸女,胡作非為。

  嚴白虎統治吳郡的時候,畏懼于江東猛虎孫堅的威名,不敢得罪孫氏,暗地里吩咐富春縣令對于孫氏族人的作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更加滋長了孫榮的囂張氣焰。

  今年元宵廟會,浪蕩公子孫榮帶著幾個門客仆人,穿梭在擁擠的人群之中,瞪大了眼睛尋找獵物。

  果然如從前一般,沒費多大功夫,孫榮就發現了一個姿色出眾,年方二八的妙齡少女。而這少女也是個貪財好勢之人,與前呼后擁的孫家公子王八看綠豆,對眼了!

  得知了孫榮的身份之后,這個姓蔣的少女更是與孫家公子眉來眼去,就差主動投懷送抱。只是這少女已經名花有主許配了李姓人家,約定今年二月完婚,才引出了后來的人命案。

  正所謂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不僅這個姓蔣的少女是個貪財的女子,她的父母也是如此。聽說女兒與孫家公子好上了,就想把李家的婚事退了,把女兒嫁入孫家,以便飛上枝頭變鳳凰。

  在富春地方,與第一大族孫家攀上了婚姻,那可是比家里有人在官府當差都好使,就連縣衙的差役都賣三分面子。想到孫家公子就要成為了自家的乘龍快婿,蔣父、蔣母晚上睡覺的時候都笑的合不攏嘴。

  如果單單只是蔣家悔婚,事情或許不會發展到像現在這般嚴重,但偏偏蔣姓少女的父母都是一毛不拔的吝嗇鬼,不但想退掉與李家的婚事,而且這些年收的彩禮一個子都不想退還。

  一來二去,兩家就鬧僵了。李家咽不下這口氣,便召喚了親戚鄰居到蔣家討個說法。話不投機,三言兩語之后,兩家的人就開始撕扯了起來。

  蔣氏少女見勢不妙,悄悄的托人給孫榮捎了口信,讓他前來幫忙。

  孫榮這樣的浪蕩子弟是干嘛的呀,除了拈花惹草之外,同樣酷愛惹是生非,尤其是恃強凌弱這種事情,經常仗著孫氏家族勢力龐大,欺負寒門百姓。

  得了蔣氏少女的口信,孫榮立刻糾集了幾十個門客仆人,提刀帶棒的沖到了蔣家,二話不說,動手就打。

  在激烈的沖突之中,蔣氏少女的未婚郎君及其父親被孫氏門客亂棒打死,吃了這樣的大虧,李家不可能不報官,抬著一對亡父子的尸體告到了縣衙。

  新任的富春縣令馮藻是個不到三十的漢子,血氣方剛,正直不阿,聽聞了這樣的事情頓時勃然大怒,不顧差役的勸諫,派人把孫榮抓進了縣衙審問。

  消息傳到了孫榮祖父孫奕的耳朵里,頓時暴跳如雷,立刻派人招來孫氏的族長孫羌,此人也是孫堅的親生兄長。孫奕自恃身份,強硬的告訴孫羌必須把自己的獨孫救出來,哪怕不惜一切代價,自己不能絕了后!

  孫堅的父親去世得早,孫羌、孫堅、孫靜三兄弟對于這個叔父一直以父禮相待,聽說孫榮被抓,孫羌也是心急如焚,急忙派家仆到縣衙疏通,并打探消息。

  在孫羌叔侄看來,這不過只是一樁小事,多半會像從前一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大不了破費一些金銀就是了。

  只是仆人帶回了一個讓他們震驚的消息,新任的縣令判了孫榮斬立決,馬上就要拉到菜市場砍頭。

  這還了得?

  孫奕聽完之后當場哭天搶地,一面讓孫羌聚集族人、門客、家仆前往縣衙搶人,又哭著讓人給孫堅寫信,讓孫堅率兵回吳郡,替自己出這口惡氣。

  孫羌本來就是一個拿不定主意的人,見叔父發狂一般的哭叫,也顧不得再往深處想,立即下令召集族人門客,先沖到縣衙把人從刀下救回來再說!

  隨著孫羌、孫奕的一聲令下,一千多孫氏族人涌上街頭,向富春縣令衙門發起了沖擊。

  富春縣衙只有一百多名差役,另外還有防御縣城的三百縣兵,面對著一千多孫氏族人的沖擊,根本無力招架。

  在死傷了數名差役之后,見勢不妙的馮藻派人押解了孫榮,從縣衙后門悄悄的溜了出來,快馬加鞭的直奔吳縣,把這件案子向太守狄仁杰稟報。

  孫氏族人沖進了縣衙之中,尋找縣令馮藻和孫榮不見,從差役嘴中逼問得知,馮藻已經押解著孫榮快馬加鞭的趕往了北方六十里之外的吳縣。

  既然已經聚眾鬧事,孫氏一族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找來了馬車牛車等運輸工具,浩浩蕩蕩的追到了吳縣,然后分批從四門混進了吳縣城中。

  孫氏族人若是成群結隊的向吳縣里面沖擊,少不得被守城門的兵卒攔住,但他們卻采取了化整為零的策略,從四門分批進入。再加上這些人在吳縣中有親戚朋友的不在少數,因此很順利的混進了吳縣,最后來到了太守府集合。

  有了上次富春縣令帶著孫榮從后門溜走的教訓,為了保險起見,救孫心切的孫奕甚至下令,讓孫氏族人把太守府圍了起來,直到把孫子救出來為止。

  這座府邸雖然叫做太守府,是吳郡太守狄仁杰處理公務所在,但因為弘農王與劉伯溫沒地方住,所以大伙兒都擠在一塊,反正都沒帶著家眷。實際上就是一處綜合性的辦公場所。

  “放了孫榮,將馮藻治罪!”

  “對,快快把我們家孫公子放了,不然我們要沖進去啦!”

  “一定要把馮藻這個外地人重重的治罪,否則我們就不離開,一天不治馮藻的罪,我們就一天不離開!”

  在孫奕的鼓動之下,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孫氏族人一個個揮動著手里的木棒,扯著嗓子咆哮恐嚇,根本沒把太守府當做一回事。

  區區一個太守算什么,我們孫文臺將軍可是威震四方的名將,就連嚴白虎這土霸王都不敢拿我們孫家怎么著,你們兩個外地人就了不起啊?強龍難壓地頭蛇的道理懂不懂?

  此刻,曾經是嚴白虎府邸的太守府大門緊閉,因為突然遭到沖擊,守門的兵卒暫時撤了進去。

  已經六十余歲的孫奕躲在人群中不顯眼的地方,大聲的鼓噪:“諸位使勁喊,再不開門,上去幾個人砸幾下,老夫就不信太守府里的人會一直縮著頭不出來!”

  聽了孫奕的鼓動,幾個平素跟著孫榮混慣了的混混跟著起哄:“砸門,砸門!把太守府的門砸開,沖進去救人!這狄仁杰和馮藻都是外地來的,怕他個鳥啊?”

  “把門打開!”

  府邸里突然響起了一聲中氣十足的吶喊,正是來自于吳郡太守狄仁杰。

  伴隨著“吱呀呀”的開門聲,一身官袍的狄仁杰在李元芳的陪同之下,帶了百十名差役與兵卒列陣走了出來。

  身為吳郡太守,狄仁杰手中還有兩千郡兵可供調動,在孫氏族人圍府邸之前,狄仁杰已經派了侍衛拿著自己的令符去調郡兵來鎮壓了,因此并不擔心孫氏族人會做出出格的事情。

  府門打開,官差列隊而出,孫氏族人的氣焰被稍稍壓制,亂糟糟的吶喊聲略微消停了一些。

  一身官府的狄仁杰掃了亂糟糟的人群一眼,厲聲喝道:“爾等好大的膽子,竟敢聚眾沖擊官府,可知這是何等大罪?”

  有個膽大的門客突然沖了上來,朝狄仁杰咆哮道:“官逼民反,不得已而為之!馮藻這狗官抓了我家公子,今天若是不放出來,并且治這狗官的罪,我們今日就沖進府邸自己找人!”

  “元芳何在?”

  怒不可遏的狄仁杰后退一步,厲聲喝道。

  “啪”的一聲脆響,卻是刀鞘擊打在關節上發出的聲音。這名門客腿彎中了一擊,劇痛之下頓時跪倒在地。

  李元芳冷哼了一聲,轉動著手中帶鞘的佩刀,說道:“對朝廷命官不敬,按律法該杖責二十,今日念你是初犯,饒你一次!”

  “呦呵……竟敢無緣無故的打人?弟兄們并肩上啊,給這狗官差一點顏色看看!”

  六七個站在最前面的孫氏族人一聲吶喊,紛紛揮舞著手里的棍棒撲向了李元芳。

  李元芳一個轉身,手中的鋼刀帶著鞘揮舞的虎虎生風,讓人看得眼花繚亂,還沒反應過來,六個個門客族人已經被紛紛擊倒在地。

  或者頭破血流,或者門牙掉落,或者胳膊脫臼骨折,一個個趴在地下,哀嚎不已。

  “這次是手下留情,哪個再敢輕舉妄動,休要怪某以法繩之了!”

  李元芳手臉色逐漸變得冰冷,說著話的時候,手一抖,鋼刀出鞘,在陽光的照耀下讓人不寒而栗。

  看到李元芳身手如此出色,孫氏族人的氣焰有所收斂,所有人把目光都聚集在了孫奕的臉上,希望他能站出來說點什么。

  “咳、咳、咳……”

  孫奕終于躲藏不下去,咳嗽幾聲,從人群里鉆了出來,向著狄仁杰抱腕一禮:“太守大人,老夫乃是富春孫氏一族最年長者,亦是破虜將軍、烏程侯、長沙太守孫文臺的叔父……”

  報出了孫堅的名號,孫奕臉上頗有得意之色:“想必太守大人亦聽過吾侄之名吧?”

  狄仁杰面無表情的點點頭:“不錯,孫破虜的威名某如雷貫耳,但這并不是你們孫家為所欲為的資本吧?你可知道聚眾沖擊府衙,可是謀反大罪?”

  孫奕冷哼一聲,負手傲立:“我等來吳縣圍堵太守府,也是有原因的,那狗官馮藻無緣無故的將我孫兒抓了,我等特來要人,請速速把我孫兒放了,此事便一筆勾銷!”

  “無緣無故的抓了?”

  狄仁杰也是報一一聲冷笑,側目掃了李元芳一眼,“這位老丈說馮藻無緣無故的抓人,元芳,你怎么看?”

  (最后感謝你的傲嬌是最美588紅包的打賞,感謝大我成、凱旋、大我成、風中的回憶、啊測盡快吧V等幾位同學的打賞,二更送上,求推薦票,周推薦馬上破4千咯)

  I1153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