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一百零七 賈狐貍

一百零七 賈狐貍

“華雄啊,看來你注定就是被秒的命運,武藝再好命不好,又有什么用?”

  絕處逢生,岳飛突然神兵天降,秒殺華雄,讓劉辯在慶幸的同時也很同情華雄。

  要說武藝,這華雄絕對不差!

  在正面對決的情況下,便是項王再世,也不見得能一招把他秒了,可在差不多同一個地方這家伙卻被人秒了第二次,不得不說命生在骨頭里,這廝天生就是被秒的命!

  “殿下,還認得小臣岳飛么?”

  將瀝泉神槍從華雄的尸體里拔了出來,岳飛單膝跪倒在劉辯的面前,行參拜大禮。

  “當然識得!”

  劉辯翻身下馬,熱情的把岳武穆從地上拉了起來。雖然從沒見過人,但你的英雄事跡一直在寡人的心中,這算不算識得?而且系統給你植入的身份是寡人從前的侍衛,當然更要說識得了!

  趁著岳飛單膝跪地的時候,劉辯仔細的凝視這個華夏英雄的相貌,只見他生的濃眉大眼,闊面重頤,相貌堂堂,年約二十七八歲的樣子,頜下有些許胡須,身高八尺五寸,一身陽剛之氣。

  “穿越之前是哪個混蛋造謠污蔑岳武穆是大小眼的?回頭老子一定讓史官把岳飛的相貌寫的清清楚楚,白紙黑字的記錄入史冊!”

  看清了岳飛的相貌之后,劉辯想起了穿越前的一種把岳飛的雙眼描述成大小眼的說法。此刻自己終于知道純屬無稽之談。

  “鵬舉快快起身,今日若非你出現在此處,孤幾乎要殞命在華雄的手下了!”

  劉辯收了思緒。一副故人重逢的語氣,救命之恩當涌泉相報的表情。

  岳飛一臉內疚的樣子:“小臣自從去年回家侍奉老母后,聽聞董賊欺君罔上,當真是怒發沖冠,恨不能進京暗刺董賊,以報殿下當年提攜器重之恩。后來聽聞殿下南下江東,如魚得水。小臣又歡欣鼓舞,恨不得插翅飛到殿下身邊效力。奈何老母病重。膝下只有飛一人,忠孝難兩全,只能先侍候高堂歸西,于前日下葬。這才來虎牢關投奔殿下。”

  岳飛說的條理通順,但劉辯卻知道這是系統給他植入的偽記憶,自然不會戳破,一副仔細聆聽的樣子。

  “安葬了老母之后,飛日夜兼程,換了兩匹馬,于半夜時分才探聽到了殿下大營所在。卻聽聞呂布率部劫營,飛便打算從呂布軍后面突襲他們,與營內人馬里應外合。故此圍著大營繞了半圈,卻不料遇到有人追殺殿下,故此挺槍刺于馬下!”

  說完了自己的身份記憶。岳飛又把自己出現在這里的前因后果說了一遍,合情合理,劉辯覺得這部分應該屬于真實記憶。

  劉辯拍著岳飛的肩膀,感慨道:“往昔孤還是太子的時候,鵬舉便護衛在寡人的身邊,而現在你又救了孤的性命。這莫大功勞,寡人一定不會忘記!我軍正是缺兵少將之時。待敵軍退卻之后,寡人便會拔擢你為統兵大將,助孤重奪江山!”

  岳飛躬身領命:“飛謹遵王命,必然庶竭全力,輔佐殿下!”

  “不好!”

  就在與岳飛寒暄的時候,劉辯突然想起了華雄說的話,這家伙說過劫營之謀出自賈詡,除了華雄在東門隱蔽埋伏之外,南門還有曹性與郝萌在守株待兔。而軍師劉伯溫只帶了十幾名侍衛前往馬騰的營寨求救,萬一遭到了伏擊該怎么辦?

  “軍師極有可能在南門遭到伏擊,鵬舉隨我前去救人!”

  劉辯翻身上馬,臨走之時吩咐剛剛從后面趕來的親兵把華雄的尸體收了,待劫營的西涼軍退卻之后,再把華雄的尸體抬出來讓諸侯看看,看看還有哪個不服?

  十八路諸侯與西涼軍打了好幾個月了,建樹寥寥無幾,自己的人馬剛來中原沒幾天,就陣斬了西涼軍二號大將,這份大功,其他諸侯誰能相提并論?

  有華雄親自來送人頭,今夜怎么算都不吃虧。現在局勢已經逐漸明朗了起來,呂布劫營的人馬精而不多,造成的殺傷力有限,其主要目的在于騷擾。本方撐死也就折損千余名士卒,有華雄的一顆頭顱相抵,有賺無賠!

  聽了劉辯的話,岳飛提槍上馬,緊緊追隨在劉辯左右向南門救援劉伯溫去了。只留下數十名禁衛軍留在這里,收攏華雄的尸體,然后抬回營寨。

  岳飛今日能夠立下如此大功,與賈詡的謀劃不無關系。

  若是按照正常的歷史軌跡發展,現在的賈詡還只是董卓女婿牛輔手下的一介幕僚,名聲不顯,天下沒有幾個人會認識他。

  但今年已經四十三歲的賈詡并不是無欲無求,安心做一個籍籍無名的幕僚,而是在等待一個出人頭地的機會。就像歷史中向李傕、郭汜獻上犯長安之計那樣,當看到機會的時候,賈詡這只狐貍便絕不會再猶豫。

  幾日前虎牢關下一場大戰,西涼軍沒有占到便宜,消息傳到后方,人心思動。董卓惱怒之下派了女婿牛輔、樊稠、張濟統率了五萬步卒前來虎牢關助戰,賈詡隨行。

  連綿多日的大雨讓賈詡看到了機會,便向牛輔獻上劫營之計,牛輔聽后拍腿叫好,便攜帶著賈詡來見呂布,獻上夜襲劉營之計。

  自古善謀者,算無遺策。

  一個出色的謀士應該方方面面都能考慮到,而已經年過四十的賈詡智力顯然已經達到了巔峰,在諸葛、司馬、龐統尚未弱冠的情況下,在這個世界上智謀能超過賈詡的已經是鳳毛麟角。

  賈詡之所以向呂布、牛輔獻上劫營之策。絕不是腦袋一熱做出的決定,而是手持雨傘佇立在城頭,眺望遠處的關東軍大營一天一夜之后。經過深思熟慮,縝密策劃才醞釀出了這么一個劫營之計。

  三十萬關東聯軍,營寨林立,綿延二十里,看上去逶迤壯觀,聲勢浩大。但賈詡偏偏從中看出了弱點。

  經過長時間的觀察,賈詡發現聯軍的寨柵各自獨立。十幾路諸侯各自扎下一座大寨,彼此之間相隔兩三里左右的距離不等。大有“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架勢。

  而且,賈詡深知關東諸侯各懷鬼胎,很難做到勠力同心,在一方遭到劫營。情況未明,虛實未知的情況下,其他諸侯十有*不會竭力救援,最多也就是做些表面功夫。此外,連綿的春雨給聯軍夜間的巡防造成了麻痹心理,這樣就給劫營創造了更加有利的條件。

  劫營的條件已經具備,接下來就該確定劫哪個諸侯的營寨。

  倘若劫營的對象太弱,譬如劉岱、孔融、王匡這些諸侯,即便大獲全勝。斬諸侯首級而還,也不會造成太大的震懾力。而袁紹、曹操這兩個關東軍旗幟人物的實力又過于雄厚,袁紹麾下接近四萬重兵。曹操也有三萬人,劫營的人馬少了根本沒有太大的殺傷力,兵力多了又無法保證突然性和隱蔽性。

  權衡之下,賈詡提出劫弘農王劉辯的大營。

  其一,弘農王兵力較少,從營盤來看。也就是一萬五六千人左右的樣子;其二,弘農王的隊伍才組建不久。戰斗力肯定不如其他諸侯;其三,由于劉辯是最后來到戰場的,所以他的寨柵扎在諸侯最外面的這一圈,最利于劫營;其四,倘若能夠重創弘農王,甚至將其生擒或者斬殺,對聯軍的震懾力決不在袁紹、曹操之下。

  綜合以上各種考慮,所以賈詡向呂布、牛輔獻計,趁著春雨剛剛過去之際,聯軍還沒意識到危險這個間隙,夜襲劉營,斬殺或者擒獲弘農王。

  呂布只是缺少謀略,而不是弱智。賈詡把劫營之計謀劃的這么周詳,呂布倘若再拒絕,便是不知折不扣的智障了,顯然呂布不是。

  “賈文和之計竟然不在李文優之下,便是張良在世也不過如此罷了,某定當向太師力薦,重用文和先生!”

  呂布拍案叫絕,對賈詡的謀劃贊不絕口。而且自恃勇武的人骨子里天生就愛干劫營這種冒險的事情,故此一拍即合。

  為了保證劫營的突然性與隱蔽性,呂布從陷陣營與自己麾下的精騎兵中精挑細選了五百最精銳的士卒,帶著張遼、高順,趁著大雨過后的薄霧,在深夜里悄悄的摸近了劉辯大營。

  關東聯軍夜間的巡防采取了輪流值夜的辦法,在這個夜晚恰好是嗜酒的淳于瓊值夜,這家伙不負眾望的再次醉酒。看到將領醉酒,他手下的校尉、軍候也沒有閑著,難得出一趟大營,各自想辦法尋歡作樂去了,只留下少部分人圍著聯軍大營巡守,從而給呂布的劫營創造了更加有利的條件。

  賈詡深知呂布的武勇以及威懾力,料到弘農王或者他手下的謀士在倉促遇襲之下,十有*會逃向其他諸侯的營寨暫避,故此又建議派大將埋伏在劉營其他三門守株待兔。

  按照賈詡的建議,伏兵不宜過多,多了容易暴露行蹤,每人帶五十人的精銳悍卒即可但華雄自恃勇武,寸兵未帶,只是單刀匹馬的埋伏在劉營東門,一心建立大功,好讓呂布高看自己一眼。

  眼見就要得手,卻稀里糊涂的死在了岳飛的槍下,臨死之前還沒有忘了埋怨賈詡,卻不知道自己天生就是被秒的命運!

  (最后感謝一下赤血戰神8888起點幣的打賞,以及幻靈魔王送出的桃符,還有其他打賞以及送月票的同學,名單太多,不一一列舉了。最后說一下更新,過年期間事情太多,只能保證最低兩更,只要能擠出時間,劍客一定會多碼字,春節忙完后將努力做到三更,甚至更多,最后求推薦票、月票!)(未完待續)R655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