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一百一十三 博望坡遇襲

一百一十三 博望坡遇襲

“來者何人?所為何來?”

  雖然一百余騎英姿颯爽的游俠兒翩翩而來,但由于人數較少,身為別部司馬的項遼倒也不畏懼,率領了五百士卒列陣相迎。親自提刀立馬,立于陣前,大聲喝問。

  當先一匹白馬奔走姿態瀟灑從容,猶如白龍出海,馬上端坐一年約二十出頭的青年儒士,一身粗布青衫,頭裹幘巾,相貌清秀。

  一邊策馬奔騰,一邊大聲喊話:“將軍休要誤會,都是自家人!某乃潁川徐元直,蒙弘農王殿下留書召喚,欲往酸棗投奔。聽聞太后鳳鑾北上,故此前來會合!”

  項遼可不管來人說什么,下令射住陣腳,萬一對方使詐,利用戰馬的沖刺力殺了過來,打本方一個措手不及,那結局就難以預料了。

  “諸位暫且留步!”

  對于官兵的擔憂,徐庶也是理解,隔著百余丈連聲唿哨,招呼身后跟隨的游俠兒紛紛勒馬。

  看到徐庶以禮相待,項遼稍稍心安,大聲道:“來人既然自稱是受到弘農王召喚,可有憑證?”

  徐庶打馬出列,自懷中掏出去年劉辯留下的書信,朗聲道:“某這里有一封弘農王殿下的親筆書信,麻煩將軍拿去交給太后過目,想必定然認識筆跡。”

  士卒上前從徐庶手里接了書信,然后拿去交給何太后辨認筆跡。不大會功夫返回拱手道:“太后說了。此書信的確出自于弘農王殿下之手,請徐元直先生到鳳鑾前敘話!”

  徐庶自從去年殺人亡命之后,化名單福。一直游俠各地。去歲深秋與同伴渡過黃河,北上太行一帶,返程之時遭遇了虎牢關的戰事,只能向東走青州返回南陽。故此耽誤了與婁圭之約,比以前晚到了一個多月。

  學得文武藝,賣與帝王家。

  在這烽火亂世,無論習武還是從文。哪個不是夢想著博取一番功名,封侯拜相。庇蔭子孫。游俠多年的徐庶自然也不例外。

  看到劉辯的書信之后,徐庶喜出望外,又聽婁圭訴說弘農王求賢若渴,甚至承諾將來以郡守相授。徐庶更是恨不得插上翅膀前往江東投奔。

  為了提升自己在弘農王心目中的形象,徐庶并沒有單騎前去投奔,而是想法設法的聯絡荊楚各地的游俠摯友,約定共同前往江東投奔。一來二去,又耽誤了半個多月的時間,等徐庶集齊了一百多名游俠兒之后,方才得知弘農王已經率軍到了虎牢關戰場。

  一行人遂改變了南下東吳的路程,決定北上酸棗投奔。經過宛城的時候得知何太后剛剛出城,徐庶心中大喜。知道倘若能把太后與唐姬安然護送到江東軍大營,必然是大功一樁,這才策馬趕來。

  “庶民徐庶。拜見太后!”

  來到了鳳鑾前面,徐庶心潮澎湃,俯首跪地行參拜大禮。終于見到了當今的高層人物,這意味著自己從今以后將會走上從政的大道,徹底告別游俠的身份。

  看到兒子在書信里對此人甚是恭敬,又見徐庶長得一表人才。而且是帶著百余名精壯前來護駕,何太后心中高興。把徐庶夸獎了一番,最后道:“你直管為皇兒效力,竭盡所能!我皇室定然不吝封賞,封侯拜將,不在話下!”

  “謝太后提攜,庶民誓死報效弘農王殿下知遇之恩!這南陽一帶的路途,庶民最為熟悉,愿為向導引路。”

  得了何太后的勉勵,徐庶笑逐顏開,跪地謝恩表忠心。

  有百余名武藝高強的游俠兒來協助護衛太后,長史楊弘自然是喜出望外。與徐庶寒暄認識之后,決定聽從徐庶的建議,走小道奔許昌,如此可以節省五十里左右的路程。一面派出使者快馬加鞭的向北趕路,通知魏延,約定在許昌北面的舞陽縣境內碰面。

  小道雖然狹窄了一些,但土質松軟,走起路來十分平坦,反而讓行軍的速度有所增加。

  一千余人的隊伍,簇擁著兩駕馬車,行走了一天的時間,向北趕出了六十里路。進入了博望縣境內之后,天色逐漸黑了下來,楊弘傳令安營扎寨,明日清晨再繼續北上。

  一夜無恙。

  清晨用過早飯,楊弘下令繼續向北進軍,爭取盡早與前來迎接的江東軍會合,把何后與唐姬這兩塊燙手的山芋交出去。萬一在路途上出了差錯,自己可擔待不起。

  要說起這博望縣,在三國歷史中可是大大的有名,諸葛孔明初出茅廬的第一功正是在這里拿下的。憑借著一把大火,引燃了博望坡上的松柏,燒的夏侯惇十萬大軍丟盔棄甲,慘敗而歸,讓劉備及手下的大將心悅誠服,拉開了鼎足三分的帷幕。

  現在已經是三月底,博望坡驛道兩側的松柏已經變得郁郁青青,在道路兩側迎風林立,顯得影影綽綽,似乎有人在其中埋伏一般。

  項遼手提銅刀,一馬當先,不時的凝視道路兩旁的松柏,眉頭微微皺起。

  “本司馬為何隱約覺得叢林之中有伏兵?速去查探!”

  得了項遼的命令,一名什長朝手下的兵卒揮揮手,帶了一支小分隊鉆進了松柏林中搜查去了。十名士卒剛剛進入松柏叢中,就爆發出此起彼伏的呼救聲,以及激烈的金鐵交鳴之聲,顯然遭到了伏擊,無一生還。

  “不好,有伏兵,列陣!”

  項遼大驚失色,慌忙揮刀指揮兵卒做好防御準備,一面命令吹響號角,向整支隊伍發出警示。

  “給我殺,俘虜何后與唐姬,主公定有重賞!”

  隨著一聲令下,自道路兩側的松林后面瞬間殺出了四五百名俱都身穿黑色衣衫,手提長刀的勁卒,也不知道是來自哪里的人馬?但看對方手里的兵器以及嚴整的軍紀,絕不是一般的山賊匪寇。

  一陣激烈的交鋒,這股黑衣軍的戰斗力之強悍,讓項遼嚇得冷汗直冒。

  驛道之上,橫七豎八的躺了一百多具官兵尸體,而對方卻僅僅只是傷亡了十七八人,隨著黑衣軍的奮勇向前,這支老弱的官兵隊伍開始呈現潰敗的態勢。

  “給我頂住,退后者死!”

  項遼大怒,拍馬向前,斬殺了兩名后退的兵卒。然后又拍馬舞刀,砍翻了兩名黑衣軍,這才稍微組織起了像樣的抵抗。

  “黃公履在此,吃我一鞭!”

  亂軍之中,一員虎背熊腰,面色滄桑的大將從黑衣軍中殺出,手持虎頭雙鞭,兩馬相交,戰無一合,擊中項遼頭顱,頓時滾落馬下,死于非命。

  項遼既死,袁術手下的這支老弱殘軍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再也沒了抵抗的勇氣,要么繳械投降,要么丟了武器向后潰逃。

  楊弘得了消息,怒罵徐庶:“某中了你這奸賊之計了,竟然被你引到了這絕境之中,你圖謀劫掠太后,必為天下人唾棄!”

  “楊大人何處此言?”徐庶一臉無辜的辯解,“庶領著隊伍走這條道路,也是為了縮短行程,豈料竟然有伏兵在此。項司馬既然戰死,徐庶等必然竭力保護太后與唐姬!”

  話音一落,徐庶拔劍在手,召喚身后的游俠道:“諸位弟兄,將官兵們帶上這條道路的是我徐庶,不曾想卻在這博望坡中了埋伏,說不得要拼盡全力,護衛太后與唐姬突圍了!”

  “拼了性命也要護送太后沖出去!”

  百十名游俠兒齊齊答應一聲,各自拔劍揮刀,隨著徐庶向前迎戰黑衣軍。

  一場廝殺在博望坡的驛道上展開,潰散的官兵得到了百十名游俠兒的協助,局勢稍稍好轉,雖然還是處在下風,但卻已經不像開始那般不堪一擊了。

  徐庶揮劍奮力廝殺,但他的劍法只能算是稀松,完全沒有大殺四方的威風,勉勉強強也只是能刺殺一兩名普通的官兵。

  “某家韓義公,吃我一矛!”

  一員頭目打扮的大將策馬殺到徐庶面前,口里念叨一聲,長矛疾刺徐庶,快如閃電。

  徐庶慌忙揮劍格擋,只聽一聲脆響,虎口震裂,長劍脫手。嚇得徐庶駭然失色,慌忙撥馬敗走。

  這支隊伍的目的在于何太后與唐姬,看到徐庶敗走,也不追趕。這員武將揮舞著長矛,指揮身后的黑衣軍向前搶奪馬車,準備將何太后與唐姬擄走。

  “休要驚嚇了太后,楊奉特來護駕!”

  危急關頭,忽然自東面殺來一支兩千人的隊伍,雖然都做賊軍打扮,但打著的卻是大漢旗幟,以及“楊”字大旗。

  來的這支人馬正是起源于白波谷的白波軍,領頭的渠帥叫做楊奉,雖然做了反賊,但內心卻極度渴望做個忠臣。

  若是按照歷史的自然發展,后來的楊奉的確也做了幾天忠臣,在漢獻帝被李傕、郭汜追趕的時候,他與董承在華陰縣雙救駕,而且還獲得了車騎將軍的封號。

  白波軍的活動范圍一般都在黃河以北的襄汾、河內、河東一帶,而楊奉的這支白波軍為何會出現在南陽的境內呢?這里面說起來還有一段故事。

  (大年初一不斷更,第二更送上,拜求月票!)(未完待續)R655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