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二百二十七 困獸之城

二百二十七 困獸之城

北海郡,劇縣。

三月的春天,應該是姹紫嫣紅的季節,三月的田野,應該是一片茵茵綠色。

但十萬袁軍將小小的劇縣圍困的水泄不通,連綿的營寨密密麻麻,星羅棋布的繞著劇縣一層又一層,剛剛泛綠的田野被踩踏的一片枯黃,春天的生機還未勃發就被扼殺在萌芽的狀態。

劇縣城高七丈有余,連續多場的浴血攻防下來,早就讓城墻上下變得血漬斑駁,許多沒有被清理走的殘肢碎體讓人觸目驚心。

這個年代有著不成文的規定,攻城方停止攻`小說`www.ZhuZhuDao.Com后將會派出民夫去收斂尸體,這時候守城方也不會主動攻擊民夫。畢竟攻防戰將會持續很久,而一旦聽任尸體腐爛下去,必然將會讓瘟疫橫生,對于攻守雙方都將會產生災難性的后果。

小小的劇縣不過只有六七萬居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大的陣仗。面對著城外密密麻麻的袁軍營寨,以及每日震耳欲聾的喊殺聲,還有讓房屋震顫的鐵蹄聲,一個個人心惶惶,坐立不安。

甚至很多劇縣內的士族認為皇帝很可能放棄了北海,就算不是主動放棄,也是被袁紹的大軍阻擋在了瑯琊的境內,短時間內是到不了北海的。面對著十萬之眾的虎狼之師,劇縣被攻破只是遲早的事情。

正是由于這種思想作祟,所以劇縣的很多士族拒絕幫助魏延守城,這樣就不會激怒攻城的袁軍。若是登上城墻協助漢軍防御,弄不好會惹得袁軍在破城之后進行報復性的屠城。那樣對于劇縣的百姓來說才是滅頂之災。

在失去了劇縣百姓的支持后,守城的漢軍士氣急劇下降。這不能不讓魏延憂心忡忡。

去年魏延帶著關勝、徐庶來到北海的時候只有兩萬人馬,經過了一年多的招募。將兵力擴充到了三萬人,再加上去年九月前來支援的花榮一萬人馬,使得北海的駐軍增加到了四萬余人。

但由于之前采取了主動迎敵的錯誤策略,魏延率領三萬人馬與袁軍大戰于廣縣境內,在蕭摩訶、張郃、高覽三路齊出的情況下連敗數場,不僅僅傷了花榮、關勝二將,更是折損了七八千兵力。

無奈之下,魏延只能改變戰略,在沿途險要之處設置防御。阻擋袁軍的推進速度。但張郃率領的大戟士乃是百戰之師,高覽與蕭摩訶也是能征善戰的猛將,戰斗力與之前來犯的青州黃巾不可同日而語。

去年青州黃巾來犯之時,魏延采用這種層層抵御的策略,將十幾萬黃巾軍擋在了北海國的境外,使對方一步也不能踏入北海。但面對著袁軍強大的攻勢,更兼所向披靡的袁軍士氣如虹,一路之上步步為營,殺的魏延軍節節敗退。退入劇縣的路途上又折損了三千余人。

魏延帶著殘兵敗卒退入劇縣之后,袁譚就率領五萬正規軍,以及收編的三萬黃巾軍一鼓作氣的困住了劇縣,圍著城池扎下營寨。做出了強攻的姿態。

正是這個時候,魏延讓輕傷的關勝帶了三十騎突圍前往金陵求援。只是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將近十天,依然看不到救兵的動靜。而劇縣也已經與外界完全隔絕。每天只能看到北歸的候鳥從頭頂上飛過。

袁譚圍城之后,連續發動了三次強攻。都被魏延、徐庶率部頑強的打退,讓袁軍在劇縣城下填上了一萬多條人命。但死的大多都是剛剛整編的黃巾軍。做了無辜的炮灰,袁軍主力根本沒有多少損失。

更讓城內守軍絕望的是,雖然袁軍在城下填上了一萬多條人命,但卻又有四萬多泰山寇前來協助攻城,對方的兵力不僅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而城內的守軍卻越來越少!

得到了泰山寇的支援,袁譚再次發出強攻的命令,十余萬袁軍冒著矢石向劇縣發起了最猛烈的攻擊。魏延與徐庶親自提劍在城頭督戰,惡戰了兩個晝夜,方才勉強打退了袁軍的強攻。雖然讓攻城方再次在城下搭上了萬余條人命,但本方人馬也付出了三千傷亡的代價。

今日艷陽高照,距離袁軍上次強攻不過才兩天的時間,城頭的守軍剛剛喘了一口氣,城下袁軍的連營之中再次響起起了嗚咽的號角。

“看來袁譚這個兔崽子又打算強攻了!”

魏延眉頭緊皺,一手按在腰間的佩劍上,另一只手遮在額頭上向城下眺望。

只見星羅棋布的袁軍營寨之中幾乎傾巢出動,十萬將士俱都披盔掛甲的列隊等待命令,甚至就連騎兵也全都披掛上馬。看這聲勢,似乎比前天的強攻還要浩大。

“袁軍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劇縣十有八九守不住了……”

身后忽然響起了一聲讓人泄氣的話語,魏延頓時勃然變色,扭頭凝視,說話的人原來是偏將吳鋼,不由得雙目怒視:“把你剛才說的話重復一遍?”

看到魏延臉色不善,吳鋼只好拱手央求:“文長將軍,卑職跟了你將近一年,自問對將軍忠心耿耿,從來都是以你馬首是瞻。今日之所以斗膽說實話,既是為了城里的兩萬兄弟,也是為了將軍你啊……”

“嗆啷”一聲,魏延拔劍出鞘,冷聲道:“繼續說下去,若是不能說服我,便讓你嘗嘗我的劍是否鋒利?”

“文長將軍,你這是愚忠啊!”

吳鋼大急,開始扯著嗓子大喊,“皇帝不管我們了,袁軍半月之前就向北海發起了攻勢,十天之前關勝將軍又突圍前去求援,到現在還沒有見到一個救兵,分明是皇帝不在乎我們了!想讓我們與袁軍拼個玉石俱焚,他好坐收漁翁之利!將軍啊,請聽末將一言,開門投降吧?這樣不但可以保住性命,還能換來富貴,不過只是換個主公而已……”

“哈哈……今日只有斷頭將軍,豈有屈膝求饒之徒?”

魏延怒極而笑,一劍揮出,吳鋼來不及躲閃,一顆人頭就被從項上砍了下來。極速的墜落到城墻之下,然后骨碌碌的滾進了護城河中,染得河水一片殷紅。

魏延收劍歸鞘,掃視了一下身后的眾將校,慷慨激昂的道:“誰敢再輕言投降,便是這般下場!我魏延頭可斷,血可流,卻絕不能做貪生怕死之輩,背主求榮之徒!所有人做好防御準備,刀劍出鞘,利箭上弦,誓與北海共存亡!城在人在,城破人亡!誰敢后退,立斬無赦!”

“愿隨將軍死戰,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在魏延的鼓勵之下,城墻上的守軍齊齊發出一聲吶喊,各自按部就班的躲在女墻之后、墻垛底下,紛紛彎弓搭箭,做好防御準備。

聽到了袁軍的號角聲,正在城內安撫民意的徐庶飛快的來到城墻上。看到袁軍又一次大規模集結,準備強行攻城,不由得露出笑容。

高聲鼓舞士氣:“諸位將士,袁譚之所以這樣著急的強攻,不讓手下的將士有喘息的機會,定然是遇到了巨大的壓力,說不定江東的援軍已經愈來愈近!只要我們再頂住袁軍的這次強攻,必然會等來援軍!到時候就是出城反擊之時!”

聽了徐庶的分析,士卒們的斗志被鼓舞了起來,紛紛高喊“誓死守衛北海,等待援軍到來,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袁軍大營。

袁譚披盔掛甲,高聲怒喝:“將士們,我們已經把劇縣圍了十幾天了,在城下搭上了數萬條性命,到現在卻沒能踏進城池一步!而南面的江東援軍正步步逼近,如果等對方進入了北海境內,咱們將會前功盡棄,故此今日須當三軍用命,一舉破城!本將許諾,破城之后,全軍狂歡一日,不提軍法!”

“殺啊,破城!”

在袁譚的鼓舞下,由正規軍與黃巾降卒、泰山寇組成的十萬人馬士氣旺盛,俱都發出瘋狂的吶喊,回應著袁譚的鼓舞。

蕭摩訶立馬橫槊,高聲道:“顯思將軍盡管放心,今日我蕭摩訶親自統率先登死士攻城,誓要斬下破城頭功,不破劇縣,誓不罷兵!”

張郃與高覽亦都拱手施禮:“既然江東援軍將至,我等今日便拼死攻城,哪怕搭上數萬性命,也要攻破劇縣,生擒魏延!”

“攻城!”

隨著袁譚一聲令下,各個營寨的袁軍潮水一般的從寨柵中涌了出來,或者扛著云梯,或者頂著盾牌,或者手持長槍,或者手握弓弩,再次度過護城河向劇縣城池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蕭摩訶棄馬步行,手提馬槊沖鋒在所有軍士的最前面,敏捷的度過護城河,親自扛著云梯向著劇縣城頭攀登。受到蕭摩訶的鼓舞,在他身后數十名先登死士,俱都頂著盾牌奮勇向前。

城頭上萬箭齊發,滾石擂木不停的砸下。

被亂箭射中,木石砸倒的袁軍比比皆是,不大會功夫,劇縣城下便尸橫遍野。但袁軍的數量實在過于龐大,人群中不時的有弓弩手向城墻上還射,守軍同樣不時的有人中箭倒地,一時之間劇縣城池變成了一座絞肉機。(未完待續……)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