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二百三十四 解圍

二百三十四 解圍

高覽戎馬生涯十幾年,還從來沒有見過使用雙槍的人。

心知這裝束非凡的少年將軍必有過人之處,但欺負龍文龍身后兵少,看起來也就是六七百人的樣子,況且絕大部分都是步卒,決心拼死突圍。

“擋我者死!”

高覽咆哮一聲,策馬向前,手中的鑌鐵槍直取陸文龍的咽喉。

“自尋死路!”

陸文龍發出一聲輕蔑的冷笑,左手長槍揮出,遮擋高覽刺來的]小說www.m。右手中的銀槍同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刺向高覽的喉部。

這一槍刺的極其簡單,并沒有什么復雜深奧的變化,只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快!

高覽出槍在先,陸文龍卻后發先至,右手中的長槍帶著一道寒光閃電般刺向高覽的咽喉,左手的銀槍同時撐開了高覽刺來的鐵槍。

“怎么可能這么快?”

當陸文龍的長槍帶著破空之聲逼近喉部的時候,高覽渾身的汗毛不由自主的倒豎了起來,瞳孔也在下意識的擴散,這一刻他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瓦罐不離井上破,將軍難免陣前亡!

高覽知道有一天自己很可能會命喪沙場,但沒想到的是竟然這么輕描淡寫,這么毫無征兆,前一刻自己還在率兵窮追漢軍,一轉眼卻已經是窮途末路!

長槍破空而來,森然的殺氣讓高覽毛骨悚然。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只能引頸受戮!

劉辯知道陸文龍很強大,但沒想到的是陸文龍竟然強大到如此地步。只需要一槍便足以秒了高覽,甚至連一個回合都不用。

“槍下留人!”

劉辯自山坡上策馬飛馳而來。同時下意識的喊了一聲。

倒不是劉辯愛惜高覽人才,有召喚系統在身。莫說高覽這樣的二流武將沒什么大的用場,就是文鴦、周泰這樣的猛將也就只能做個副手而已。之所以想留下高覽的性命,只是想利用他的身份做點文章,看看能不能陰袁譚一次?

畢竟史書中的高覽還是很惜命的,并不像高順、張任那樣頑固,寧肯斷頭也不肯屈膝投降,官渡爭鋒的時候,張郃就是在高覽的鼓動下率部倒戈投靠了曹操。

不過,劉辯對于留住高覽的性命也沒抱太大的期望。

在他這句話出口的時候。陸文龍的槍尖已經距離高覽的喉部不過一巴掌的距離。如此高速的沖擊,如此短暫的距離,想要做到槍下留人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是劉辯穿越之前科技最先進的跑車,在這樣高速的沖擊之下,想要剎車也需要足夠的距離。想要殺死河北四庭柱之一的高覽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但在這種情況下殺不死高覽要比殺死高覽難上一萬倍!

或許,這已經超出了人類的極限,所以劉辯也沒抱多少期望,只是下意識的吆喝一聲罷了。

長槍帶著耀眼的光芒呼嘯而至。在戳破了高覽頸部的皮膚之后瞬間就靜止了下來。

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

這件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陸文龍做到了。

陸文龍手里的銀槍刺破了高覽頸部的皮膚,一絲鮮血順著槍尖在高覽的頸部流淌。很細,很細!

高覽感覺到了一絲疼痛,但也僅僅只是一絲疼痛而已。就像被針尖扎了一下的感覺。與傳說中撕心裂肺的疼痛有著天壤之別,更沒有那種喉嚨被撕開。涼風嗖嗖灌進肚子里的痛楚。

“我沒死?”

高覽有些擴散的瞳孔慢慢的收縮了回來,突然一下子醒悟了過來。原來自己還沒死。這比雷霆閃電還要快的一槍,竟然在把自己頸部刺個窟窿之前硬生生的停了下來……

“下馬!”

陸文龍面色冷峻,右手的長槍抵在高覽的喉部,只是吐出了兩個字。

這一刻高覽心中突然五味雜陳,人在經歷了生死瞬間之后,總是會多一些感悟的。

聽了陸文龍的話,高覽呆若木雞的丟掉了手里的長槍,翻身下馬,同樣只吐出了兩個字:“愿降!”

劉辯也同樣被陸文龍震撼的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不可思議的事情陸文龍是怎么做到的?

都說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能做做到隨心所欲,想快就快想慢就慢,無疑才是真正的出神入化。而今天的陸文龍做到了!

高覽雖然下馬請降,但亂做一團的袁軍騎兵仍然有人抱著僥幸心理,想要從山谷中突圍逃命。紛紛策馬向前,被一字排開的拒馬槍刺的坐騎人立而起,發出痛苦的嘶鳴,將馬上的騎士紛紛掀落馬下。瞬間就有手提盾牌砍刀的漢軍勇卒從拒馬槍后面閃身出來,收割著大好人頭。

陸文龍猶如濁流中的巖石,面對著奪路逃命的袁軍巋然不動,每一槍刺出必然奪走一條性命,甚至連補槍都不用,轉眼間就刺翻了近百,嚇得后面的袁兵紛紛退卻,不敢再強行突圍。

山谷兩旁箭如飛蝗,袁軍紛紛應聲落馬。趙匡胤與文鴦從后面揮兵殺了過來,將數千袁軍鐵騎牢牢地圍困在了山谷中央。讓這支人馬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了,下馬投降吧!”

看到山谷中的袁兵紛紛落馬,不是被箭雨射成刺猬,便是被雜亂無序的鐵蹄踩成了粉齏。高覽無奈的搖頭嘆息一聲,大聲的招呼軍卒下馬投降。

主將被擒,無路可逃,七千袁兵在折損了兩千五百多人之后,只能接受被團滅的命運。紛紛丟下手里的武器,下馬舉手投降,“不打了,愿降!”

戰斗結束,經過一番清點,此戰共俘獲袁兵四千四百余人,繳獲戰馬五千余匹。

劉辯吩咐趙匡胤帶人把袁兵的甲胄全部卸了,交給本方士卒穿戴,并且挑選六千精銳每人分配一匹戰馬。稍作休整之后,準備冒充袁兵渾水摸魚,殺袁譚一個措不及防。

陸文龍帶著親兵押解著五花大綁的高覽來見天子,“啟稟陛下,袁將高覽已被某生擒活捉,特帶來交給陛下發落!”

劉辯掃視了高覽一眼:“你乃漢臣,竟然隨袁紹與朕作對,可知罪否?”

高覽單膝跪地請降:“人在軍中,身不由己!既已經跟隨了袁本初,也只能為他效命。此番被擒,愿受處置。陛下若要殺高覽,不敢有怨言。若能寬恕罪臣,愿為陛下效力!”

劉辯雙目微閉打量著高覽,同時悄悄向腦海中的系統發出了指示:“給我查詢一下高覽的各項能力值,看看是否值得一用?”

“叮咚……系統正在查詢中,請稍等!”

“查詢完畢,高覽——武力85,統率82,智力61,政治45,目前各項能力已經達到巔峰!”

高覽的能力還算讓人滿意,只是這家伙的節操不怎么樣,所以劉辯也不怎么待見他。不過為了利用高覽突襲袁譚,還是命令士卒給他松了綁。

全軍略作休整之后,劉辯命令高覽在前,自己與陸文龍、文鴦、衛疆、岳云等猛將率領六千精銳士卒換上袁軍甲胄,騎上袁軍的戰馬,向北疾馳而去。留下趙匡胤率領剩下的三千多人在高密境內整編俘虜的這些袁兵。

六千騎兵向北一路狂奔,用了四個多時辰趕了二百里路,在傍晚時分來到了劇縣城下。

趙匡胤的突襲打亂了袁軍攻城的節奏,鼓舞了城內守軍的士氣。這場持續了三天兩夜的攻防戰仍在僵持。

天色已近黃昏,人影模糊難辯。

高覽引領著漢軍直奔劇縣城下,穿過袁軍層層寨柵,直到兩軍碰面的時候,袁兵才如夢初醒,齊齊吶喊:“不得了啦,高覽投敵了,來的這支人馬是漢軍!”

只是漢軍騎兵此刻已經深入腹地,趁著袁軍猝不及防,一陣砍瓜切菜般的屠戮,不停的縱馬沖擊。一陣猛沖猛打下來,斬殺踩死了七八千袁兵,頓時讓袁軍陣腳大亂。

魏延在城頭上看的清楚,知道這次來的援兵人數不少,當即留下徐庶、王猛率領五千軍卒與民夫守城,自己帶著太史慈、田真率領一萬精兵殺出城來,與劉辯親自率領的人馬里應外合,直殺的袁軍尸橫遍地,血流成河。

袁軍人數雖多,但其中一多半是戰斗力低下的泰山寇與青州黃巾,打順風仗的時候還能有點戰斗力,一旦陷入了逆境就亂成一團。不僅沒有反擊的能力,反而把袁譚的正規軍給沖的七零八落。

再加上折損了將近一萬騎兵之后,袁譚手下的騎兵已經只剩下五六千,想要向前迎戰卻被不斷后退的本方人馬沖的隊形大亂,步兵騎兵擁擠成一團,逐漸的呈現兵敗如山倒的樣子。

漢軍鐵騎中有陸文龍、文鴦、岳云、衛疆等一干猛將夾雜其中,再加上從城內殺出來的太史慈、魏延、田真三大悍將,俱都是以一當百之輩。在數萬袁軍中如同虎入羊群,不停的砍瓜切菜,只殺的袁軍成堆成堆的倒下。甚至就連劉辯在亂軍之中也揮舞著龍魂槍,一路刺殺了近百名袁軍。

眼看大勢已去,袁譚也不知道究竟來了多少漢軍,更摸不清楚高覽為何叛變投敵?只能咬牙切齒的大罵高覽,下令丟棄了寨柵,收兵向北撤退。

漢軍一路尾隨追殺,直追出了六七十里方才作罷,直殺得袁軍尸橫遍野,血流成渠。

袁譚在蕭摩訶、張郃的保護之下倉惶逃竄,天亮之時收聚敗兵,只剩下了五萬多人,只好退入臨淄城,憑險據守,一面派使者飛報袁紹。(未完待續……)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