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二百九十五 做死的陶謙

二百九十五 做死的陶謙

安置好了李靖和高寵,劉辯最后還要接見一下張居正。

正在印書局忙碌的張纮得知消息后,吃了一驚,不知天子忽然招族弟張輔進宮何事?匆忙收拾了下衣冠,帶著張居正來到了乾陽宮面圣。

“臣等拜見陛下!”張纮、張居正兄弟一起作揖施禮。

劉辯不動聲色的上下打量了張居正一番,只見大約二十七八歲的樣子,臉龐偏瘦,臉色雖然恭謹謙遜,但雙眸之中卻透著一股不服輸的倔強。

除此之外,給劉辯印象最深的就是張居正雖然是這次-小說WWW..COM來的三人中武力最低的,但身材卻是最高的,既瘦削又高挑,足足有八尺五寸,比力挑滑車的高寵甚至還略微高了那么一點。

當然,也僅僅只是個頭高了一些而已,從體型的健壯魁梧上來看,與高寵完全不是一個檔次,高寵肩寬壁厚,虎背熊腰,看起來就像一座塔,而張居正更像一根電線桿,如果兩人迎面撞個正著的話,劉辯估計高寵能把張居正撞的骨折了。

“看來身高和武力并不一定成正比啊,身材高并不等于武力就高!”

劉辯在心里喃喃自語了一聲,和顏悅色的招呼張氏兄弟平身,“令兄弟免禮,起來說話!朕今日招你們入宮,非為別事。一來詢問一下印書局的工作進展,二來有人向朕舉薦張叔大,說他滿腹經綸,胸懷治國之道,故此招來見識一下。”

張氏兄弟聽后方才心安。張居正急忙作揖謙虛:“不知哪位大人抬愛,小臣只是略通詩書而已。豈敢當此謬贊!”

張纮先匯報印書局的工作進展:“回陛下的話,印書局目前的工匠已經擴大到了二百多人。又制作了近百套活版印刷模具,工匠們晝夜輪流趕工,這段時間下來已經印刷了五千多冊各類書籍。”

劉辯頷首贊許:“張子綱的工作卓有成效,當記一功!另外,在給書籍定價的時候,那些世家貴族比較喜歡的書籍,例如養生、強身之類的書籍價格可以定的稍微高一點,那些比較受農民歡迎的書籍,例如識字、算術、種植之類的書價格定的低一些。錢從富人身上賺,要讓百姓享受最大的實惠!”

“臣謹遵圣諭!”張纮躬身領命。

張居正卻是滿滿的贊嘆:“陛下生財有道,進退自如,真有道明君也,小臣佩服的五體投地!”

劉辯笑吟吟的看著這位萬歷年間的權臣與能臣,不動聲色的道:“那就把你的治國之道說來讓朕聽聽!”

既然蒙天子垂詢,張居正也不客氣,清了清嗓子便把自己的治國謀略說了一遍,包括整頓吏治、改革賦稅、清查土地、改革官吏選拔等等。說的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直讓劉辯聽得頻頻頷首贊許,而張纮卻是一愣一愣的。“我這兄弟本事竟然比我還大?”。

就在張居正侃侃而談的時候,劉辯也沒有閑著,一直在心中盤算如何安排張居正的職位?

政治水準是個復雜的問題。張居正的政治能力被系統評了102分,說明他的政治綜合能力更強一些。但絕非在所有領域都可以壓制其他人。舉個例子,管理農業張居正就不一定能勝過徐光啟。而輸送糧草,供應前線也不一定能勝過荀彧,他的評分之所以這么高,估計變革加分不少。

而現在的江東剛剛穩定下來,劉辯手中掌握的土地也是有限,全國各地烽火四起,諸侯間的戰爭此起彼伏,現在還遠遠不到變革的時候。要發揮張居正的特長,最好的時間應該是在平定天下之后的太平盛世,而不是現在。

而且,提拔文官甚至比提拔武將的難度還要大。武將就算沒軍功,只要有武力就好辦,就像高寵,我謀略一般,但我能打啊,我提著長槍沖上去一陣翻江倒海,啪啪啪的干翻成百上千的敵人,由不得你不服!

但文官顯然不行,文官的政績出來的比較慢,遲則三五年,快的話也要一年半載。若是貿然把張居正提上高位,其他人肯定不服!

現在的九部尚書之中,黃琬、陸康、孔融都是老資歷,孔融還有讓北海之功,陸康有獻廬江之功。其他的幾位尚書之中,劉基、魯肅,跟隨自己時間最早,那時候自己連一縣之地都沒有,劉基屢次獻策,魯肅治理地方,獻財產有功,都是最早的從龍之臣,所以別人說不得什么。

狄仁杰加入的比劉基、魯肅稍微晚了那么一點,但那時候劉辯手中也僅僅只有一座建業郡,而且狄仁杰精通律法,在壓制士族方面手段強硬,也干出了成績。徐光啟加入的最晚,但靠著在農業上的超強天賦,以及兢兢業業的作風,實打實的為自己拼出了一片天地。

可以這樣說,張居正的能力足以擔任任何一個部門的尚書,但資歷卻遠遠不夠,還需要繼續磨礪鍍金,從底層官員做起。

“張卿果然滿腹政略,再讓你繼續在印書局工作就屈才了,目前的學部衙門缺人,朕任命你為學部員外郎,去學部任職去吧!爭取用你的才智,盡早的讓朕的治下各縣城,各鄉亭都有學院私塾,讓所有的孩童都能讀書識字!”

劉辯權衡到最后,決定把張居正送到學部衙門,管理全國的教育事業。

劉辯這么做自然有他的深意,朝廷現在的選材制度還是以前的“推舉制”,一是“選秀才”,二是“舉孝廉”,極大的制約了朝廷選拔人才。劉辯一直想推行“科舉制度”,讓有才華的學子報國有門。

但科舉制度無疑將會極大的損害世家的利益,非鐵腕之人不足以推行,所以劉辯覺得張居正是最合適的人選。先讓他在學部衙門做個三年五載的教育部長。培養大批的學生,威信就慢慢刷上去了。到時候再推行科舉制度,張居正的學生遍布天下。屆時所面臨的壓力就要小的多。

張居正聞言喜出望外,急忙躬身謝恩:“謝陛下厚愛,臣一定鞠躬盡瘁,不負陛下所托!”

劉辯點點頭:“那你就去學部衙門報道吧,目前的學部尚書由孔文舉兼任,他忙碌不過來,衙門里冷冷清清,缺乏有能力的人才,你正好可以過去大展手腳。”

時光如白駒過隙。轉眼就到了步練師進宮的日子。

在禮部尚書孔融的主持下,步練師以“美人”的身份被納入了乾陽宮。整個宮廷少不得張燈結彩,披紅掛綠慶賀一番。

但步練師只是被賞了“美人”的頭銜,而且淮陰步氏家族也不能與吳郡陸家相提并論,所以婚禮的規模與武如意入宮之時自然不可同日而語,歡慶的范圍也僅僅局限在乾陽宮。

華燈初上,繁華散去。

一身喜氣的劉辯來到了洞房,揭開鳳冠霞帔,便看到了步練師那張薄施粉黛的俏臉。白玉凝脂,眉目含春,羞怯怯的喚一聲“陛下”,便鉆進了天子的懷抱。

羅衫褪去。床榻輕搖,一夜巫山云雨,說不盡風流快活。二八妙齡的女子在這一夜終究由少女變成了人婦。

次日早晨,劉辯并沒有因為洞房花燭而輟朝。依然早早的來到了太極殿召見文武百官。而新婚燕爾的步練師則精心打扮一番,從太后的壽安殿。再到皇后的椒房殿,賢妃的長春殿,以及武昭容,馮淑儀那里挨個問安。

太極殿中,劉辯高高端坐在上方,接受群臣的朝賀。

正朝議間,忽然有侍衛快步走來:“陛下,有來自徐州方面的緊急書信送到!”

先由小太監接過呈交給鄭和,再由鄭和轉交給天子。

劉辯看完之后不由得勃然大怒,拍案而起,怒斥道:“陶謙這個老賊,越來越放肆了!”

原來這封書信是糜竺派人送來的,書信中說道,大儒鄭玄在金陵給盧植吊唁完畢,返回高密的途中,在下邳受到了陶謙的接待。

鄭玄推辭不過,只好跟著陶謙到下邳城中做客,本來以為三兩天就可以離開了,誰知道陶謙卻遲遲不讓鄭玄離開。無論鄭玄怎么軟磨硬泡,甚至是態度強硬的訓斥,陶謙就是不讓鄭玄走,最后甚至避而不見,把鄭玄軟禁在了下邳。

“朕還以為我那兩百名侍衛已經把鄭康成送回了青州,原來是被陶謙這老賊扣押在了下邳,怪不得到現在音訊全無,真是欺朕太甚!”劉辯怒不可遏,待百官看完書信之后,拍案怒罵。

劉伯溫手捧笏板,分析道:“只怕陶謙這是討好洛陽的舉動,鄭康成名聞天下,是儒學的代表,他支持陛下便會惹得許多儒生把陛下當成正統!而陶謙私自扣留鄭大師,只怕是意圖把康成先生送到洛陽去,讓圣上在天下儒生的眼里丟盡顏面!”

劉辯咬牙切齒的怒罵:“陶謙老匹夫不遵圣諭,朕以司徒之位相召,他置若罔聞,完全不理不睬,簡直與謀反無異!”

“打這個老匹夫,俺周幼平愿做先鋒!”周泰第一個跳出來嚷嚷。

眾武將群情激奮,孟珙、關勝、廖化、文鴦等紛紛求戰:“陶謙蔑視天子,形同謀反,分明是以為我大軍在外,奈何他不得,請陛下下令,大軍渡江北上,直指下邳!末將等誓要生擒了陶謙這老賊,來給陛下處置!”

換了一身朝服的高寵大步出列:“陛下,寵這兩年漂泊在外,寸功未立,愿求一支人馬,充作先鋒,誓破下邳城門,以報陛下器重之恩!”

(最后還是要說一下高寵的字啊,這原作者真夠懶的,創造了這么一個牛逼吊炸天的人物,卻不給他一取一個字,讓劍客在這里費神!有同學建議高大上,后來又來了高富帥,再后來又來了高血壓,還有高力士,還要高敢達,好吧劍客迷糊了……我覺得都挺好!)(未完待續……)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