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三百零三 溫酒破城池

三百零三 溫酒破城池

(首先感謝一下幻靈魔王、遠航8333兩位同學的打賞,本書在今天一下收獲了兩個盟主,同時也是第四、第五位盟主,讓劍客簡直受寵若驚,在這里表示感謝!不僅要感謝,還要加更,在未來的十天之內,劍客要爭取在七天之內做到三更,請大家監督并鼓勵!)

隨著悠揚的號角聲響起,駐扎在金陵城外的一萬五千馬步混合兵團在金陵水師的運輸下,順利的渡過了長江。

為了震懾徐州的守軍,劉辯幾乎傾巢而出,只留下了一萬禁軍與三千御林軍守衛金陵城。反正長江上游有韓世忠的軍團扼守,宛城一線有岳飛坐鎮,南方的山越有徐晃、盧象升壓制,金陵城足以穩如泰山。

&nb》小說www.m; 而且從下邳到金陵只有區區三四百里的路程,只要有個風吹草動,可以立即回師救援。但金陵畢竟是國都,是朝廷的根基之所在,劉辯也不敢過于托大,留下了防守大師孟珙坐鎮都城,以防不測。

除了孟珙之外,周泰帶著一萬三千水軍士卒全部棄船登岸,只留下了兩千人看護保養戰船。其他的武將高寵、關勝、衛疆、文鴦等系數隨軍出戰。作為劉辯重點扶持的對象,李靖自然更是不可或缺,此外張居正、李白等文官也被劉辯下令隨軍,不為別的,給他們刷點軍功,增加一點從政資本。

將近三萬人馬浩浩蕩蕩的渡過了長江,沿途又加倍征用了一些民夫充作輜輔兵,在軍中多樹旗幟。拉長士卒之間的行軍距離,在馬車后面捆綁了柴草。盡量造成煙塵蔽日的假象。沿途號稱十萬,以最快的行軍速度直奔下邳。

大軍行進途中。劉辯再次下達了一道詔書,命陳珪暫時代理徐州刺史之位,糜竺擔任徐州都督,掌控軍權,賞賜陶謙之子陶商禮部侍郎的官職。又在書信中說之所以興兵入徐州,一來為了防備曹軍入境復仇,二來為了提防盤踞在山陽、沛國的青州黃巾劫掠,自己特地發大兵入境,安撫徐州。

大軍渡過長江一路行來。所到之處,各縣城官吏俱都望風而降,紛紛打開縣城迎接,獻上戶籍冊,跪地稱臣,山呼萬歲。

漢軍行進速度極快,至次日晌午便趕了一百五十多里路程,浩浩蕩蕩的抵達了廣陵郡治所淮陰城下,這里也是劉辯的愛姬步練師的故鄉。

本以為廣陵郡太守笮融會望風歸降。沒想到遠遠看去,廣陵城竟然豎起了吊橋,關起了城門。

根據斥候之前反饋回來的情報來看,廣陵太守笮融今年四十歲左右。在廣陵太守任上待了三年,自己手中有一萬五六千私兵,這兩年又大舉發展佛教。信徒眾多,幾乎將廣陵郡變成了一個政教合一的半獨立國度。隨著勢力的逐漸壯大。笮融根本不鳥陶謙,儼然一副半獨立的狀態。

“我大軍入境。所到之處皆望風而降,大膽笮融竟敢關門拒迎,眾將給朕做好攻城準備!”

劉辯翻身下馬,傳令就地駐營,召集眾將軍議,準備強攻廣陵郡。

就在這時,一陣馬蹄聲由遠及近,擔任先鋒的周泰親自來報:“啟奏陛下,有使者自廣陵城中而來,笮融有書信獻上!”

“把書信呈上來!”

劉辯在眾將的簇擁下傲然而坐,吩咐使者把書信呈上來。

面對著皇帝手下殺氣騰騰的眾將,使者被嚇得腿腳顫抖,哆哆嗦嗦的呈上書信,隨即跪地等候發落。

書信內容很簡單,寥寥數行,是笮融向劉辯討價還價。在書信中提到若是讓他繼續做廣陵太守,就開門歸降,若是想把他調到金陵,明升暗降的削去兵權,則誓死血戰到底。最后在書信中說道,天子一言九鼎,料來說話算話!

劉辯看完書信,又讓眾文武瀏覽了一遍,最后問道:“諸位愛卿以為如何?”

“竟敢挾兵自重,向陛下討價還價,此乃大逆不道之舉!愿為先鋒,一鼓破城!”高寵率先求戰。

張居正啟奏道:“兵不厭詐,陛下何不假裝應諾,待笮融出城之時,再生擒活捉,捆綁問罪,可以輕而易舉的拿下廣陵!”

張居正說的有道理,但劉辯覺得卻不是最好的上上之策。

其一,自己是天子不是諸侯,必須講究一言九鼎,不可出爾反爾。其二,廣陵的城池只能算是一般,遠遠達不到城高墻厚的標準。其三,笮融是個酒囊飯袋,估計他手下的將士更加垃圾,完全可以強行碾壓。

最后,強攻廣陵也可以震懾下邳的數萬陶謙軍,起到殺雞儆猴的效果,不戰而屈人之兵,在陶謙身死,群龍無首的情況下,十有八九會讓四分五裂的徐州政權開門投降。

“朕以王者之師而來,不必用詭道,用正道自可斬笮融首級!”

劉辯雙目如炬,氣勢十足,直接拒絕了張居正的建議。

旋即把眼神投向李靖:“今日之戰,朕便吧指揮權交給你李藥師,由你來負責這場戰役!究竟是如趙括般紙上談兵,還是像韓信一樣一鳴驚人,朕等著你給出的答案!”

李靖也不推辭,朝天子拱手領命:“既然陛下抬愛,小臣就斗膽了!”

眾將齊齊拱手:“臣等愿從李藥師調遣!”

李靖走到天子身側朝眾將拱了拱手,隨即朗聲下令:“我看這廣陵城墻不算高厚,城頭上的守軍秩序也十分渙散,四面強攻,最遲一天可破。某在這里派遣四位將軍領兵出戰,聽我中軍一通鼓響,便從四面同時攻城!”

“高敢當,命你帶五千人強攻廣陵南門!”李靖把第一道命令下達給了高寵。

“高寵領命!”

高寵拱手領命,提了鏨金虎頭槍大步點兵去了。

李靖又把目光投向周泰:“周幼平,命你帶五千人強攻廣陵西門!”

“諾!”

周泰答應一聲,大步流星的點兵去了。

“關勝,命你帶五千人強攻廣陵東門!”

“文鴦,命你帶五千人強攻廣陵北門!”

調遣完了眾武將,李靖又對天子拱手道:“靖自率五千人馬繞著廣陵城吶喊射箭,擾亂城頭上的守軍。剩下的人馬由衛建業統率,拱衛陛下!”

劉辯頷首:“去吧,朕在這里等你好消息!”

轉瞬間,廣陵城下煙塵大起,殺聲震徹天地。四員大將各自統領五千人馬,將廣陵城圍了個水泄不通。

“擊鼓!”

李靖一聲戎裝,策馬提劍,大聲吩咐鼓卒擊鼓下令。

聽到中軍鼓聲震徹天地,四面的人馬同時吶喊一聲,扛著云梯,頂著盾牌向前沖鋒。而李靖則親自提劍躍馬,指揮著兵卒們朝城墻上放箭,破壞守軍的陣型,為強攻的士卒減少威脅。

“兒郎們,隨我來!”

亂軍之中,高寵單肩扛著四丈多高的云梯,手提鏨金虎頭槍,第一個沖過了護城河,向著關廣陵城發起了強攻。

看到漢將來勢洶洶,城頭上的守軍亂箭齊下,滾石亂發,高寵單手舞槍,撥打雕翎,舞的水泄不通,很快的就逼近了城墻底下。

“咣當”一聲,云梯架在了城墻上。

“隨我沖!”

高寵一馬當先,大踏步的向城墻沖去,鏨金虎頭槍揮舞的風雨不透,箭矢、滾石被撥打的紛紛揚揚的墜落,絲毫傷不得他半分

身后的漢軍被高寵的勇猛所鼓舞,紛紛頂著盾牌緊隨在后,奮勇向前,四五千漢軍如同潮水般涌到了廣陵城下。

一通鼓還未敲完,高寵已經率先登上了城墻。

“大漢猛將高敢當在此,還不快快束手就擒!”

高寵手中長槍一個橫掃千軍,當成了棍棒使用,瞬間就掃中了七八個,被巨大的沖擊力直接卷下了城墻。

見守軍毫無抵抗之力,高寵干脆放棄了刺殺,直接將長槍當棍進行割草式掃蕩,每一槍橫掃出去,至少將七八個守軍從城墻上掃落到墜地。

連續橫掃了五六槍,城墻上便閃出了一大塊空當,高寵身后的漢軍紛紛登上城墻,以猛虎下山之勢追殺城頭上的守軍,笮融軍抵擋不住紛紛敗退。

就在高寵率先登城的時候,周泰與文鴦也幾乎同時登上了廣陵的城頭,關勝方面稍微遇阻,遲緩了一些,但也不甘示弱,隨后親自提刀沖鋒,也登上了城頭。

漢軍殺的興起,甚至有門不走,紛紛由云梯登上了城頭,直殺得笮融軍鬼哭神嚎,紛紛丟下武器跪地求饒。

一場戰役不過一頓飯的功夫,就此塵埃落定,四面的城門甚至沒有敞開,笮融的一萬五千人馬一個也沒有走脫,全部跪地求饒。

李靖也沒有想到破城如此容易,更沒有想到天子手下的這幫武將如此兇猛,不由得嘖嘖感嘆:“將猛兵精,何愁天下不定!”

劉辯也是有些意猶未盡:“這就打完了?關云長溫酒斬華雄,我這里就叫做溫酒破廣陵!這一通鼓的功夫,不知道能不能把酒燙溫了?你說你笮融這點本事也敢向討價還價,真是自不量力啊!根本不夠看啊!估計高寵他們連汗都沒出吧?”(未完待續……)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