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三百三十二 召喚神醫

三百三十二 召喚神醫

宛城癘疫橫行,已有千余百姓死于這場瘟災。

當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劉辯被深深震撼了!

瘟疫來臨,無聲無息,沒有戰場的刀光劍影,沒有血肉橫飛的殘酷,但其危害性卻令人不寒而栗。至少戰爭的規模可以控制,而瘟疫所帶來的災難誰都無法預料!

在中國歷史上,每個朝代,每個皇帝幾乎都曾經飽受過瘟疫的摧殘,死亡二三十萬規模的瘟疫比比皆是,而死亡人數在五十萬以上規模的也是屢見不鮮。

放眼整個人類史,在西方所爆發的瘟@小說wwW.m是慘烈無比,其中最為出名的就是十四世紀在歐洲爆發的黑死病,造成了數千萬人的死亡,其所造成的災難簡直是毀滅性的。

雖然不知道文書中所說的瘟疫是什么類型的病毒引起的,但劉辯作為穿越者卻明白中國歷史上的瘟疫大多都是由以下病毒造成,譬如流感、鼠疫、天花、結核病等等,這些都是典型的古代瘟疫病毒。

宛城的瘟疫在大戰之后的半個月就爆發了,想來是由于那些沒有及時清理的尸體產生了病毒細菌,污染了河流湖泊,通過各種途徑傳播開來,造成了這場突如其來的瘟疫。

“瘟神啊瘟神,你果然是各個朝代皇帝都繞不過的一個檻,朕才當了兩年的皇帝,你就不請而來了,這是在向朕示威嗎?”

劉辯捏著岳飛的書信在廳堂里來回踱步,苦苦思忖對付瘟疫的良方妙策,一時間愁眉不展。

在劉辯的潛意識里。還以為瘟疫只會在天氣炎熱的時候爆發,沒想到冬季竟然也能悄無聲息的降臨。這是劉辯做夢都沒有想到的。

事實上,劉辯所不知道的是。若是按照歷史的正常發展,將在下去若干年后的建安二十二年正月,在中原大地爆發了一場空前慘烈的瘟疫。受災范圍包括京師許昌、古都洛陽,以及潁川、陳留一帶,死亡人數多達三十萬之眾。

曹植就為此專門寫了一篇名為《說疫氣》的詞賦,文中描述道“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夫罹此者,悉被褐茹藿之子。荊室蓬戶之人耳!若夫殿處鼎食之家,重貂累蓐之門,若是者鮮焉……”

建安七子之中的王璨也曾經為這場規模空前的瘟疫寫了一篇詩歌,“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路有饑婦人,抱子棄草間。顧聞號泣聲,揮涕獨不還。未知身死處,何能兩相完?驅馬棄之去,不忍聽此言……”

瘟疫肆虐的時候。不會因為人的身份貴賤,或學問高深而心生憐憫。死在瘟疫之下的難民不僅僅只有寒門百姓,老弱婦孺,也有達官貴人。文人雅士。而在這場瘟疫中去世的著名人物就有建安七子中的四個,包括陳琳、徐干、應玚、劉楨等四個才華橫溢的讀書人,其災難可見一斑。

瘟疫不分時間。不分季節,并非夏天的專利。在寒冷的冬季也會悄然降臨,給人類帶來災難。除了建安二十二年冬季的這場大瘟疫之外。在其他朝代也有冬季瘟疫頻發的記載,其中最為著名的就是在唐太宗貞觀年間、高宗永淳年間都曾經在十一月、正月發生過大規模瘟疫,造成了數萬人死于非命。

“治病救人,一定要治病救人,把這場災難控制在最小的范圍!”

在廳堂里來回走了幾圈之后,劉辯腦海里浮現了穿越之前,國家發生這種災難的場景,作為國家元首,一定要走上前線指揮控制,慰問病人。想不到在穿越之后,這樣的重擔也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立即召集下邳的所有文武來共商此事!”

劉辯心急火燎的向衛疆下達了命令,邁步就要前往由陶謙的州牧府改造而成的刺史府共商此事。

“外面天氣寒冷,陛下穿厚一點!”

雖然貴為嬪妃,但十七歲的糜真就像一個新婚燕爾的小媳婦一般,拿起一件厚厚的灰色裘皮大氅,披在了天子的身上。

“謝謝愛嬪關懷!”劉辯略帶歉意的拍了下糜真的纖纖玉手,“恐怕朕暫時不能陪你南下了,你就跟著兄長暫時渡江到金陵吧!”

聽說丈夫不跟著一起南下,糜真忽然對一入宮門深似海的乾陽宮產生了一絲畏懼,也不知道那些嬪妃會不會欺辱自己?

“天氣寒冷,各地的戰事已經暫時停止了下來,陛下要去哪里?”糜真忐忑不安的問道。

劉辯知道糜真的擔憂,莞爾笑道:“宛城發生了瘟疫,朕要去親自坐鎮指揮,把這場災難所帶來的傷亡降臨到最低。你放心吧,唐后通情達理,性格和善,太后對于兒媳婦還是比較寵愛的,只要你在后/宮規規矩矩,是沒人會欺負你的!更何況你還有一個擔任戶部尚書的兄長,誰要欺負你都會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朕也不允許有人在后/宮中作威作福,欺凌姊妹!”

被戳穿了心事,糜真不由得俏臉緋紅,低頭道:“多謝陛下關懷,臣妾一定會恪守婦道,尊敬太后!臣妾倒是替陛下擔心,宛城既然鬧起了瘟疫,陛下還是不要去了吧,派個大臣去治理好了?”

劉辯神色毅然,堅定的道:“愛嬪莫要擔憂,對于如何控制這才癘疫,朕心中已有對策。你放心好了,過一段時間之后,朕就會安然無恙的回到金陵!”

當劉辯來到徐州刺史府議事廳的時候,荀彧、張居正、糜竺、陳矯等人都已經恭候多時,就連告老退隱的陳珪也再次出山參加會議。

劉辯雖然不懂醫道,但作為一個穿越者,在生前每天都接觸網絡,討論到最后,劉辯對如何控制這場瘟疫,給出的主意反而最多。

議論到最后,制定了如下的方針:第一,命岳飛全軍拔營即刻離開宛城,向東撤退到汝南境內,尋找地形適宜的地方安營扎寨。宛城的軍隊是朝廷的支柱,而且人群密集,萬一被瘟疫傳染進了隊伍里,那將會是一場可怕的災難!

目前宛城西方四百里的武關有高長恭、徐榮、霍峻三將扼守,常遇春率兵入駐新野,宛城可保無虞。而且目前宛城正在鬧瘟疫,就算沒有一兵一卒駐防,其他諸侯躲避尚且來不及,更別提主動入侵了。

第二,盡可能的派遣治下各州郡的醫匠趕往宛城,救治感染了瘟疫的百姓,只要有一線希望,就不能放棄生命。各郡縣都必須抽調醫匠、郎中,并且供應控制瘟疫,救治病人的藥材,不得以任何理由推脫搪塞。

第三,目前華佗已經趕到了宛城有些日子,一直在為救醒楊七郎而努力,而現在又有重擔壓在了他的頭上。劉辯決定委任華佗為醫匠令,賞賜醫部郎中的頭銜,由他來負責平息這場瘟疫,包括地方官吏、各地赴宛城的醫匠、郎中必須全部聽從安排,否則以律法問罪。

第四,采取隔離措施,設置癘疫館,將所有的感染了瘟疫的病人全部集中在一起管理救治,避免瘟疫范圍擴大。

第五,把宛城野外那些尚未掩埋的尸體全部聚集起來焚燒,而且那些草草掩埋的尸體也要挖出來焚燒掉,避免病毒細菌繼續擴大。最后還要隔斷宛城與外地的聯系,不讓宛城的人出去,更不能讓宛城的糧食與河流出境,至少要盡量控制。

會議結束后,刺史府門前馬蹄聲大作,數百名使者全部攜帶了天子的詔書趕往各郡縣,命他們招募醫匠,籌集藥材送往宛城。在這樣的大災難面前,必須集合全國之力,上下一心,方能對抗瘟神的威脅!

聽著馬蹄聲大作,數百名使者紛紛攘攘的把命令傳往治下各地,而且宛城還有神醫華佗坐鎮,這讓劉辯心下稍安,對于控制這場瘟疫信心倍增。

“對了,朕還有兩個二選一的召喚特權沒有使用,估計愉悅點與仇恨點也積攢的差不多了,何不指定醫術范圍,召喚兩名神醫?”

劉辯坐在裘皮座椅上,忽然想起自己還有兩個召喚特權沒有使用,此刻正好可以利用金手指來度過這場危機。若是能夠召喚到兩個醫術精湛的神醫,再配上華佗,一定能更好的控制這場瘟疫。但眾文武尚未散去,劉辯還不能分神,只能繼續聆聽他們的建議。

荀彧拱手道:“陛下,臣乃徐州刺史,宛城是臣的治下,荀彧責無旁貸,愿意立刻趕往宛城,居中調度,爭取盡早平息這場癘疫!”

“嗯,文若是徐州刺史,宛城是你的治下,理應走一趟!”劉辯頷首贊許,“不過,非獨荀卿要去,朕也要親自走一趟宛城!”

荀彧及其他人不由得吃了一驚:“萬萬使不得,陛下乃是萬金之軀,天下之主,豈可輕易涉險?由臣坐鎮宛城即可,定然能早日平息癘疫,還宛城一片山清水秀!”

但劉辯已經打定了主意,等稍候召喚出兩個神醫來之后,自己就立即動身趕往宛城。一來樹立自己與百姓同生共死,愛民如子的形象。二來去勸降黃忠,招攬趙云;三來帶著神醫救治楊七郎,順道與楊業父子以及武松認識一下。瘟疫雖然可怕,只要自己小心提防,注意飲食,想來不會有什么問題。(未完待續……)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