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五百一十一 空城計

五百一十一 空城計

正午時分,風沙越來越大,吹得西涼的蒼穹天昏地暗,天色就像浸水之后曬干了的紙張一樣昏黃。

漫卷的風沙之中,徐達率三萬騎兵在前,史萬歲率兩萬步兵在后,經過了半天的急行軍抵達了武威城下。望著城門大開,偃旗息鼓,寂靜的有些詭異的城池,卻不敢貿然進城。

“列陣!”

徐達胯下青驄馬,手提烏金鉤鐮槍,在距離武威城南門大約一里左右的地方勒馬帶韁,高喝一聲。

隨著徐達一聲令下,三萬騎兵紛紛勒馬止步,手舉長槍,排^小說][www].[].[com]秩序井然,整齊一致,并沒有因為人多馬雜而紛亂無序,展現出了一個頂級將領的統率水平。

“徐琦何在?”徐達勒馬高呼一聲,“命你帶領幾名隨從進城查看一番,把情況速速報來!”

面對著空蕩蕩的城池,諸葛亮彈琴嚇退司馬懿十萬雄兵的故事并沒有重演。徐達既沒有被嚇得掉頭逃跑,也沒有貿然進城,而是命令自己的族弟帶兵先進城刺探一番。

“諾!”

徐琦答應一聲,縱馬提斧高呼一聲“隨我來”,伴隨著噠噠的馬蹄聲,引領了十余騎飛馳進了武威城。

雖然城內的風沙比外面小了許多,但昏昏沉沉的天空卻讓武威城看起來十分詭異。家家閉門,戶戶掩窗,街巷上一個行人也沒有,只是偶爾有野貓或者土狗一閃而過。

“直娘賊,西涼兵都跑了,難不成武威的百姓也跟著跑光了?”

順著街巷策馬走了兩三里路。連個人影都沒看見,這讓徐琦一行的心情莫名其妙的感到壓抑。便一個個破口大罵給自己壯膽。

在一戶宅院門前勒馬駐足,徐琦朝身后的隨從喝一聲:“范大。進院子里問問,我就不信偌大的城池一個人也沒有?”

“諾!”

一名健壯的騎士翻身下馬,從腰間拔出佩刀,一腳踹開院門,小心翼翼的進了院子。只是過了許久,卻不見出來,任憑徐琦百般招呼,也不見回應。

“嗯……莫非見鬼了不成?”徐琦最終按捺不住性子,翻身下馬。招呼一聲“弟兄們隨我進院子里查探一番!”

“咣”的一聲,把院門踹的東倒西歪,一行五六個人揮舞著刀槍沖進了院子,齊齊呼喝一聲:“有人嗎?范大你娘的去哪里了?”

埋伏了許久的秦良玉在房頂忽然站起,彎弓搭箭奔著徐琦勁射,同時喝一聲“放箭!”

隨著秦良玉一聲令下,院子周圍頓時亂箭齊發,在秦良玉一箭射穿徐琦咽喉的同時,紛飛的箭雨也把其他幾名隨從射成了刺猬。

在外面等候的五六名士卒大驚失色。撥馬欲走,早就被馬云騄率兵從街巷兩側殺出來堵住了去路,高喝一聲“下馬免死!”

這些洛陽軍被逼無奈,只得翻身下馬繳械投降。卻也沒能逃過死亡的厄運。被西涼軍一陣亂箭射來,登時紛紛斃命。

一身銀甲,外罩白袍的秦良玉面色嚴峻。朝部曲吩咐一聲:“把尸體與血漬處理掉,把馬匹收了充軍。把箭支全部撿起來,咱們的弩箭越來越少。要節約著使用。繼續隱蔽起來與敵軍耗下去,直到他們沒了耐心為止!”

數百名精悍的西涼兵答應一聲,把繳獲的戰馬牽走充軍,把院子里的箭矢收拾干凈,把尸體扔進了枯井里面,血漬擦拭干凈。不消片刻,街巷中又恢復了之前的神秘。

風沙繼續吹個不停,吹得徐達軍的旌旗獵獵作響。數萬匹戰馬列隊等候了一個多時辰,逐漸的不耐煩了起來。開始紛紛甩尾巴,打噴嚏,發出陣陣嘶鳴。

徐達面色如霜,再次派了一支小隊進城查探,依然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而數萬匹戰馬的越發的不耐煩起來,牲畜畢竟不能像士兵那樣長時間保持隊列,肚子餓了渴了,它們就開始騷動起來。

“不要亂了秩序,輪流喂馬!”徐達面色如霜,沉聲下令,“誰敢亂了秩序,軍法處置!”

得了徐達一聲吩咐,一些低級的軍官便開始指揮手下的騎兵輪流退出陣列,到隊伍后方喂戰馬吃草喝水。剩下的則繼續嚴陣以待,以防西涼兵突然從城內殺了出來。

徐達正思忖對策之際,史萬歲率領的兩萬步兵姍姍來遲。在騎兵后方列開陣勢,史萬歲便帶了幾名偏將來尋找徐達,“徐天德因何遲遲不進城?”

徐達指了指寂靜的有些詭異的武威城:“城門大開,靜悄悄的不見一人,只怕貿然進城會中了埋伏。我連續派了兩支小隊進城刺探,卻是有去無回,猶如泥牛入海!”

史萬歲手中四竅八環刀一揮,不以為然的道:“不過是一座空城,何懼之有?讓某先率軍進城刺探一番!”

“若如此,自然是再好不過!”徐達喜出望外,對朱元璋如此有利的事情,實在是求之不得。

一句話脫口而出后史萬歲有點后悔,但既然夸下了海口,卻又不愿意做縮頭烏龜。當即吩咐副將在后面壓住陣腳,自己點了一萬步卒,列隊進了武威城,沿著街巷搜索西涼軍的蹤影。既然進城刺探的小隊人馬有去無回,這里面絕對有貓膩,讓史萬歲不得不小心翼翼。

“給我仔細的搜,看看西涼軍到底藏到哪里去了?”史萬歲提刀壓陣,大聲的催促部下搜尋。

突然間,自某個旮旯角中響起了一聲悠揚的號角,直沖云霄,瞬間四面八方的同時號角嗚咽,彼此響應。一直在各個角落中隱蔽的西涼騎兵同時吶喊著殺了出來,縱馬挺槍殺向洛陽軍。洶涌的馬蹄聲如同狂濤怒浪,震顫的大地都仿佛搖晃了起來。

馬騰在西涼統治多年,早就料到會有巷戰的一天,多年之前就對武威的街巷做了規劃。在馬騰的強制要求之下,武威的街巷最寬的接近十丈,幾乎能夠容納十幾匹戰馬列隊馳騁;最窄的街巷也超過了五丈,而且四通八達,彼此相連,猶如迷宮一般。

“殺啊,殺洛陽狗!”

亂軍之中,馬岱手提秋水雁翎刀,一馬當先的引領著五千西涼鐵騎,順著街巷朝史萬歲率領的洛陽軍發起了沖擊。馬蹄所到之處,刀劈槍刺,殺的洛陽軍抵擋不住,節節敗退。

“不好,有埋伏,撤兵!”

沒料到西涼兵一下子就殺了出來,如同潮水般洶涌而至。史萬歲吃了一驚,提刀壓住陣腳,下令前隊變后隊,后隊變前隊,迅速的向城外撤退,同時向城外的徐達發出求援信號。

看到馬岱手提一口大刀左右沖突,殺的本方丟盔棄甲,史萬歲勃然大怒,操刀親自來戰:“賊將休得猖狂,可識得史萬歲乎?”

“我管你千歲萬歲,遇上我馬岱保證讓你變成孤魂野鬼!”馬岱拍馬舞刀與史萬歲殺做一團。

只是走了十幾回合,馬岱便逐漸不支,方知這員大將武藝高強。左支右絀之際,馬云騄拍馬殺到,揮槍加入戰團,雙戰史萬歲。

史萬歲能夠以一敵二,并且穩占上風,但他麾下的步軍卻擋不住西涼鐵騎的強大沖擊,被殺的紛紛后退。面對著潮水般碾壓過來的西涼鐵騎,史萬歲只得且戰且退。

洛陽軍剛剛退到一個十字街巷,只聽得左右馬蹄聲大作,馬鐵、馬休兄弟二人各自率領三千鐵騎從東西兩側街巷殺了過來,而秦良玉也率領自己麾下的三千白桿兵以及三千西涼鐵騎截住了史萬歲的退路,四面合圍史萬歲的軍隊,直殺得血流成河,尸橫遍巷。

耳聽得武威城中殺聲大作,徐達吃了一驚,長槍一招,下令進城救援史萬歲:“不好,城內果然有西涼軍主力埋伏,先前奔安定去的人馬只怕用的聲東擊西之計!”

雖然朱元璋與楊素關系不睦,但這種危急時刻卻不是彼此算計之時,孰輕孰重徐達還是能夠分得清楚。一面派出斥候追趕楊林,讓他不要再追襲東去的那支西涼兵;一面挺槍縱馬,率兵向武威城沖鋒,救援遭到伏擊的史萬歲。

“錦馬超在此,今日定讓爾等知曉我西涼槍騎兵之威名!”

伴隨著一聲叱咤,忽然自武威城西門繞出一支五千人的西涼鐵騎,胯下俱都是清一色的紅色戰馬,聯袂馳騁而來,猶如一片燎原之火。

“叮咚……馬超特殊屬性‘狂飆’爆發,所屬部隊紀律上升,騎術上升,移動能力上升。馬超統率+4,武力+5,當前統率值上升至97,武力值上升至107!”剛剛抵達江夏的劉辯收到了系統的提示。

馬超掌中龍騎尖,胯下火紅燎原,率領著、五千西涼鐵騎直沖徐達率領的騎兵,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眼看著就要廝殺在一起。徐達握緊了手里的長槍,不敢絲毫懈怠。在西涼的這片土地上,馬家騎兵的威名絕不是浪得而來!

兩支騎兵團漫山席卷,猶如兩股洪水對沖,眼看著就要撞在一起,馬超暴喝一聲“擲槍!”

“殺!”

隨著馬超一聲令下,五千西涼騎士同時單手控韁,爆發出整齊劃一的吶喊聲,直沖天際。紛紛將手中特制的長達一丈的標槍鐵槊,用盡全身之力向著迎面沖過來的洛陽軍騎兵投擲了出去,猶如一場槍雨從天而降。(未完待續……)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