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六百三十二 逃不出如來佛的手掌

六百三十二 逃不出如來佛的手掌

丁奉年方十六,生的身高八尺五寸,虎背熊腰,魁梧剽悍,與劉辯印象中的醬油形象截然不同。

“演義里面的丁奉與徐盛就是哼哈二將,光芒及不上甘寧、太史慈、周泰這些一流猛將不說,就是比起韓當、蔣欽、潘璋來也是不如。直到后期名將紛紛去世之后,他倆才慢慢的嶄露頭角,徐盛火攻破曹丕;丁奉射傷張遼,直接導致張遼因傷死亡,而且還有雪中奮短兵的戰績,此外他和廖化是整個三國時期最長壽的倆人……”

居高臨下的劉辯一面審視丁奉,一面在心中暗自思忖:“按照演義里面的表現,以及穿越前的印象來說,丁奉也就是一個武、統都在85左右的三流武將吧?”

&n《小說www.Mp; “小子丁奉拜見陛下,愿為陛下馳騁沙場,萬死不辭!”丁奉跪地施禮,砰砰的磕了幾個響頭。

“給本宿主檢測一下丁奉的各項能力?”趁著丁奉跪地磕頭之際,劉辯不動聲色的向腦海中的系統下達了指示。

“系統正在檢測中,請宿主稍等!”

“叮咚……巔峰丁奉——統率90,武力93,智力78,政治65。當前丁奉——統率69,武力84,智力69,政治40!”

“嘖嘖……丁奉的統率與武力竟然雙雙達到了90以上的水準,而且這武力竟然有93的評價,在歷史上的吳國將領中僅次于太史慈、甘寧、周泰、凌統四人,真是出乎預料啊,看來這是按照正史給的評分。”劉辯在心中暗自思忖。

正史中對丁奉的評價頗高。記載其驍勇異常,每戰當先。跨馬持矛,勇冠三軍。時常斬將奪旗,斬首數百。從這字里行間看得出來是一員驍將,與演義中的醬油形象大不相同。

“在這個英雄亂入的年代,雖然丁奉的能力只能做個副將、偏將,但放在三國時期卻也算是個人物!”

劉辯在心中悄悄給丁奉做了評論,高聲道:“丁奉平身,武德妃說你武藝過人,所以朕決定擢升你為校尉,繼續在孟珙將軍麾下效力。日后若有建樹。朕一定不吝封賞。”

劉辯也不考驗丁奉了,直接給他冊封了一個校尉,也算是給武媚娘一個面子,哄得她高興一番。今晚自己該到她的景寧殿過夜了,好久沒和女皇巫山云雨了,今晚要好好的重溫鴛夢。

校尉相當與劉辯穿越前的團長,隊率相當于排長,這樣的擢升力度不算讓人震撼,但也算是厚封了。之前周泰、陳慶之、楊再興、高長恭等等都是從這個職位爬上去的。比起陳評的員外郎雖然級別低了一些,但員外郎就是一個參謀,全憑一張嘴混飯吃;而校尉卻是手握兵權,掌管千余人的部隊。立功機會一大把,表現的稍微好一點就能晉升為偏將,前途一片光明。

“多謝陛下成全。你這也讓我可以對丁叔叔有所交代了!”

頭戴鳳冠,身穿霞帔。滿頭金釵銀飾,濃妝艷抹的武如意起身向劉辯致謝。胸前一抹雪白與溝壑惹人浮想聯翩,那勾魂攝魄的眼神仿佛在說,“謝謝陛下的恩寵,臣妾今晚一定好好的侍候你!”

“噯喲……臣妾肚子好痛啊,可能要生了!”也不知道陳圓圓是因為朝中有人高興的,還是今天走路太多,忽然抱著肚子喊痛。

“快傳穩婆來為陳美人接生,并且召太醫來隨時候命!”劉辯顧不得欣賞武媚娘的秋波,揮手下旨,并一把抱起大肚子的陳圓圓,疾步走向太醫院,“讓朕送你去!”

一個時辰之后,陳圓圓產下一女。

雖然這個年代不計劃生育,但身處皇宮之中,重男輕女的思想卻是比尋常百姓家嚴重千倍萬倍,因為男孩代表著榮華富貴,有可能母憑子貴,而女孩什么都不是。

“嗚嗚……”陳圓圓抱著襁褓中的女兒抹淚,“臣妾沒用,未能給陛下添丁,只生了一個女兒。”

劉辯莞爾一笑:“無妨,咱們還年輕,再繼續生就是了,過一段時間等愛姬你身體康復了,朕一定會多多滋潤于你,早晚會讓你生一個大胖兒子。”

陳圓圓這才破涕為笑:“多謝陛下寬容,請陛下給女兒賜名。”

“嗯……劉珂,阿珂好了!”劉辯信手拈來,“賜封朕的阿珂為金城公主。”

夜深人靜,景寧殿。

劉辯與武媚娘一陣顛鸞倒鳳,梅開數度,一個久旱逢甘霖,一個體驗著征服中國歷史上最強女人的k感,恣意承歡,從平地里一次次推上浪尖,然后再墜落,如此反復。

云雨散去,武氏枕著天子粗壯結實的胳膊,霞帶雙頰的問道:“陛下,臣妾比起穆桂英、衛梓夫來如何?”

“呵呵……梅蘭竹菊,各擅勝場,各有各的風韻,誰也代替不了誰!”劉辯一臉自豪的答道。

“可衛梓夫的哥哥衛青已經做了李靖軍團的副都督,那衛疆也因為資歷榮登四平將軍之一。衛青的外甥霍去疾現在也是軍團主將,衛梓夫仗著外戚的勢力現在有些目中無人呢!而我們陸家的文龍現在只是雜號將軍,我弟弟連偏將都不是,只能在霍去疾手下做個參謀,求陛下給小弟冊封個將職,讓他好有個前程。”武如意躺在劉辯的懷里,開始吹枕頭風。

“嗯……”劉辯微微頷首,“伯言他明年就十五歲了,之前剿滅山越也曾立下大功,朕的確有點壓制他。這樣吧,朕打算把他調回來,給他一支人馬去攻占臺灣!”

“臺灣?這是什么?”武如意一臉迷茫。

“哦……就是夷洲!”劉辯解釋道,“拿下夷洲之后,朕將會以此為跳板,繼而進攻倭國。”

“謝陛下!”武如意喜出望外,“那也得給伯言一個官職吧?”

“賞賜立義將軍封號,另外授予兵部郎中頭銜!”劉辯干脆利索的答道。

武如意又問:“那陛下打算派誰輔佐伯言呢?”

劉辯略作思忖道:“丁奉算一個,田前剛從成都回來,也算一個!狄青,狄仁杰的侄子,自從入朝之后還沒有立功的機會,這次讓他也跟著伯言去攻打夷洲,撈一點功績。”

“謝陛下!”武如意喜出望外,把頭鉆進了床單底下……

良久,劉辯回味無窮,筋疲力盡的躺在床上,但話語卻是字字千鈞:“朕的話還沒說完呢,德妃朕,告訴你,朕不會偏向任何人!衛梓夫如此,穆桂英如此,你武如意也是如此!都安安分分的和睦相處,朕不會虧待任何人,要是妄想勾心斗角,翻雨覆雨,在朕這里是行不通的!”

“他們衛家現在兵權是強盛了許多,但在朕的眼中依舊不值一提,只要朕一句話就可以拿掉衛青、霍去疾的兵權。比起你們陸家來,他衛家還是差了一些,陸司徒坐鎮朝堂德高望重,令叔陸儁擔任吳郡太守,陸文龍馳騁沙場,高長恭、朱桓、賀齊、丁奉都是你們陸家舉薦的,武松和你相識之后同為一族,就連徐州都督秦瓊對你們陸家恭敬三分……”

“陛下,臣妾是為國舉賢,絕無私心!”被戳破了心事,武如意一顆心砰砰直跳,急忙解釋。

劉辯嘴角微翹,笑道:“朕火眼金睛,心中自有一桿秤!朕不會偏向任何人,更不會厚此薄彼,只要你安分守己的侍候朕,就像今夜這般溫順賣力,朕絕不會虧待你的。”

武如意溫馴的像一只小貓,蜷縮在天子健壯的懷抱里:“臣妾一定謹記在心!”

劉辯笑笑,又道:“朕并沒有因為你們陸家如日中天,而壓制你們陸家的精英,你知道為何?”

“臣妾不知,請陛下示下!”武如意撒嬌道。

“因為孫猴子逃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劉辯舒展了下筋骨,吐出了一句話,然后睡覺。

“孫猴子,如來佛,手掌心?什么和什么?”武如意更加迷茫,而劉辯卻一臉沉睡狀呼呼大睡。

次日天亮,早朝之后,劉辯下達了一封詔書,調陸遜從桂陽回京,準備率水師東渡大海,攻占夷洲。

又命狄青擔任陸遜的副將,與丁奉以及剛剛從成都返回的前田慶次協助狄青從金陵水師中選撥一萬五千人,籌備船只,并且臨時招募一萬漁民加入,待陸遜歸來之后就揚帆向東攻占臺灣。在島上治理一段時間之后,以臺灣島作為跳板,繼而染指日本島。

陸康又向天子舉薦孫子陸抗,劉辯召見之后見他相貌堂堂,談吐不凡,而且年齡比陸遜大了兩歲,反而成了兄長。劉辯遂任命陸抗與丁奉一道擔任校尉,籌備糧草、船只,待陸遜回來之后揚帆出海,攻占臺灣。

與此同時,趙云已經從巴蜀撤退至江陵附近,鑒于阿斗與甘夫人正在來金陵的途中,看來短時間內劉備服氣了,所以劉辯又傳旨命趙云率四萬人馬順江而下,撤退至金陵聽候調遣。同時又加派斥候,密切關注南方以及北方的戰報,不知道戰局發展到何種地步了?(未完待續……)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