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六百三十四 太監不急皇帝急

六百三十四 太監不急皇帝急

“三板斧?”

大將不急皇帝急,徐晃在南越的戰場上廝殺,劉辯卻在千里之外的金陵替徐公明著急,“不會吧,朕好不容易弄了一套天罡三十六斧,徐晃他就學了三斧?”

“叮咚……系統提示,在徐晃完全施展之前,系統也無法檢測徐晃目前的實力,如果徐晃只領悟了三招那就獲得技能三板斧,如果徐晃領悟的超過了七招,便會激活‘天罡’屬性。”

“好吧,那就拭目以待!”劉辯只能耐著性子等下去。

徐晃的第一斧勢大力沉,但沙魯克}小說www.M是省油的燈,憑借著一身膂力,兩柄板斧揮舞開來,喝一聲“開!”

只聽一聲金鐵交鳴之聲響起,三把武器撞在一起火星四濺,震的兩軍將士耳膜嗡嗡作響。

“有兩下子,再來!”沙魯克雙眼噴著怒火,斗志旺盛。

“剔門牙!”徐晃出手如風,板斧由下向上豎劈,直奔沙魯克的下頜。若是這一斧頭劈中,那就不是劈門牙的事情了。

“叮咚……徐晃劈出第二斧,武力+5,上升至99!”

“吼!”

身高九尺有余,魁梧直追呂布的沙魯克沉著應對,怒吼一聲,左手斧劈出格擋,右手斧頭反攻了一招。

徐晃喝一聲:“蠻將倒有些本事,但與我大漢為敵,終究是死路一條!”

話音未落,又是一斧劈出“削耳朵!”

“叮咚……徐晃劈出第三斧頭。武力+7,上升至101!”

“什么狗屁招式!”沙魯克怒罵一句,換了右手遮擋。左右反擊,一攻一守,又走了兩個回合。

“斬馬尾!”

徐晃再次吐出三字經,手中宣花斧半空里來了個大轉彎,凌空劈向沙魯克的馬尾,

“卑鄙!”

沙魯克怒罵一聲,雙斧再次一攻一守。堪堪招架住徐晃的攻勢,但卻能夠感到徐晃的攻擊力越來越強,速度越來越快。爆發力越來凌厲。

“叮咚……徐晃劈出第四斧,武力+8,上升至102!”

聽了系統的提示,劉辯懸著的一顆心總算落地:“謝天謝地。朕苦心培養的本土武將總算超過程咬金這個逗逼了。不然的話可要郁悶死了!”

“抹喉嚨!”徐晃斧頭一翻,直奔沙魯克的咽喉。

“我不信!”

沙魯克嘴里嘀咕一聲,心說我就不信這個家伙總是說實話,這次有可能使詐。

但沙魯克猜錯了,徐晃的大斧裹挾著風聲直奔沙魯克咽喉,嚇得沙魯克在馬上俯身。饒是躲得快,避免了喉嚨被抹開,但頭盔卻被徐晃一斧劈落馬下。

“叮咚……徐晃劈出第五斧。武力+9,上升至103!”

“砍脊背!”徐晃又是一斧。奔著沙魯克的脊梁泰山壓低。

“我信了!”

沙魯克這次不質疑了,直接翻身舉斧招架,結結實實的扛住了徐晃第六斧。

“叮咚……徐晃劈出第六斧,武力+10,上升至104!”

劉辯忍不住攥拳慶賀:“太好了!再來一斧就可以獲得天罡屬性了,徐公明雄起吧!”

“剁馬腿!”

徐晃繼續口吐三子經,大斧一揮,奔著沙魯克坐騎的前腿砍去。

沙魯克這次依然選擇相信,俯身招架,用板斧遮擋開了徐晃的大斧,另一只板斧還了一斧頭。

“叮咚……徐晃劈出第七斧,武力+11。并且獲得天罡屬性,基礎武力永久性+3,當前一擊暴漲至108!”

劉辯興奮的打個響指:“不錯,徐公明果然沒讓朕失望,給朕再來一枚復活碎片!”

“斷頭臺!”

徐晃一聲暴喝,手中宣花斧凌空劈出,勢挾風雷,聲勢駭人。

“我……不信,我……信了!”

看到徐晃的大斧在半空忽然改變了滑行軌跡,手腕一翻,由豎劈一下子變成了橫削,而且速度更快,爆發力更強,沙魯克頓時慌了手腳,手足無措,口不擇言。

“不管你信也不信,受死吧!”

隨著徐晃一聲虎吼,斧光一閃,“噗嗤”一聲,沙魯克項上碩大的人頭落地,鮮血猶如噴泉一般從腔子里噴出,染得胯下的白色戰馬渾身血漬斑斑。

“咴……”

受到驚嚇的戰馬嘶鳴一聲,馱著無頭尸體落荒而逃,躥出了百十丈距離,沙魯克那魁梧的身軀才“噗通”一聲,跌落在地。

“哇哦……漢將好厲害呀!”

沙魯克在貴霜帝國屈指可數,竟然在二十回合之內被徐晃陣斬,這讓五萬貴霜軍,與五萬太平軍齊齊的發出一聲驚呼,士氣有些低落。

“叮咚……貴霜猛將沙魯克授首,恭喜宿主獲得復活碎片一枚!”系統用擲地有聲的語氣向劉辯報喜。

徐晃的強悍出乎蒙恬的預料,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追悔莫及:“早知漢將如此驍勇,就不與他們斗將了!”

“全軍沖鋒!”蒙恬怒氣沖沖的揮動手里的三尖兩刃戟,下令全軍沖鋒。

敵軍多達十萬,徐晃與蘇烈不敢戀戰,且戰且走,用誘敵之計牽引著貴霜軍追襲。

在蒙恬的引領之下,十萬聯軍漫山遍野的追趕漢軍,雙方陷入混戰之中。

漢軍人數雖少,但陣列整齊,甲胄鮮明,退而不亂,一路且戰且走。貴霜聯軍雖然處在攻勢,一時間卻也占不到多大便宜,雙方互有傷亡。

兩軍就這樣你追我逐的廝殺了十七八里路,郭威率兵從左面殺出,盧象升率八千伏兵從右面殺出,三下夾攻貴霜軍。雙方頓時陷入了僵持的局面。

雖然漢軍猛將較多,但蒙恬用兵得當,而且自身也是一員悍將。在旁邊助陣的韋昌輝提著一桿馬槊左沖右突,也是驍勇異常。更重要的是貴霜軍兵力超過了漢軍兩倍有余,這極大的彌補了他們單兵能力略遜于漢軍的缺點。關鍵時刻,李秀成又率領兩萬人從斜刺里殺了出來,更是讓戰局難解難分,從上午一直廝殺到傍晚。

徐晃一邊督戰,一邊與左右商議:“聽聞貴霜軍有兩員猛將。分別喚作裴元慶、裴行儼,為何皆不在此地?此中必然有詐!”

“莫不是偷襲交趾去了?”盧象升一臉警惕,“速速派人探聽交趾城的情報?”

果然不出盧象升所料。就在徐晃率軍迎戰之際,裴行儼已經率領兩萬精銳,輕裝簡行,抄小道悄悄逼近了交趾城下。

南方的城池高度與堅固程度無法與中原相比。而且沒有護城河。身高八尺有余,威風凜凜的裴行儼手提虎頭盤龍戟,高喝一聲“攻城!”

冒著漢軍的箭雨,裴行儼身先士卒,踏著云梯很快的登上了城樓,一桿盤龍戟無人能擋,所到之處盡皆披靡。

城里只有四千守軍,堅守了一個時辰終于抵擋不住裴行儼的猛攻。打開北門向合浦方向撤退,同時派人通知徐晃。

裴行儼也不追趕。率兵直奔糧倉,打開之后才發現寥寥無幾,方知道漢軍早有準備,已經把交趾城的糧食運空。

原來徐晃唯恐被孫權軍斷了后路,陷入南北夾擊之中,因此已經在半月之前派了一支人馬把交趾城內的糧食送往七百里外的合浦,只留下了一個月的口糧,看看能堅守幾天便守幾天,守不住便揮兵撤退。

聽聞交趾失陷,徐晃大斧一揮,下令撤退。親自與蘇烈輪流斷后,且戰且走,朝東北的合浦郡撤退。

蒙恬揮軍追趕了三十余里,看到斜陽西沉,唯恐漢軍在路上有埋伏,便收兵進入了交趾,安撫百姓,接管地方。

“哈哈……拿下了交州的治所交趾,乃是我貴霜自出師南越以來的大捷,立即火速向大將軍稟報!”

站在交趾城頭,蒙恬志得意滿,一面遣使者向嬴政報喜,一面派人聯絡裴元慶與孫權、周瑜,爭取早日合力,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重創漢軍南方軍團,一舉奠定對交州的控制。

夜色深沉,一支十萬人左右的隊伍在通往蒼梧的道路上安營扎寨。

這支人馬正是孫權與周瑜率領的孫氏余部,以及楊秀清的三萬太平軍,總兵力達到了十萬人,所以誰也不敢稱之為殘部。

即便霍去疾與龍且合兵一處,總兵力只有七萬人,面對著一路向南的孫軍也不敢輕敵,只能在后面緊緊咬住,希望吳起軍團在前面堵住,最后用前堵后截的策略消滅這支隊伍。

周瑜命周德武、楊秀清前面開路,周侗、伍云召、沙摩柯率領三萬人殿后,自己與程普、黃蓋、韓當、朱治等人護著孫權兄妹居中,從桂陽一路南下,走了五百里路程,逐漸的逼近蒼梧。

帥帳之中,十五歲的孫權正與周瑜商議下一步的策略。

“仲謀勿要憂慮,去年我已經派呂岱與桓階攻占了蒼梧,并且深溝高壘,囤積糧草,我軍抵達蒼梧之后,可以據城死守,等待蒙恬援軍!據斥候稟報,蒙恬已經攻占了交趾,距離蒼梧不過一千里路程,騎兵四日可到,有了貴霜的強力救援,我軍定能絕處逢生,在交州生根!”周瑜對孫家的未來持樂觀態度。

年輕的孫權卻是一臉憂慮:“咱們整個荊州都丟了,僅憑一個蒼梧能守得住嗎?再說貴霜乃是番邦蠻寇,與我等語言不通,只怕不會真心實意的幫我們孫家!”

周瑜眉頭緊蹙,在帥帳里來回踱步,半晌緩緩吐出一句話:“聽說嬴政有個兒子,今年十六歲了!”

“公瑾此話何意?”孫權一臉不解。(未完待續……)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