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六百五十一 道不同不相為謀!

六百五十一 道不同不相為謀!

匈奴人的暴行激怒了羅成與白馬義從,不顧收兵的號令,繼續向西北方向窮追而去。

羅貫中在城頭上見了又氣又急,跺腳嘆息道:“唉……我這個兄弟真是太意氣用事了,身為三軍主將應該以大局為重,怎能輕易就中了胡人的誘敵之計?此去追趕必有埋伏,請主公速速派兵接應!”

公孫瓚也是憂心忡忡,不僅僅因為羅成是他的女婿,而且白馬義從也是他手底下的王牌軍,萬一有個閃失,就相當于斷了公孫瓚一條臂膀。當即拔劍在手,就要點起人馬出城支援羅成。

“先生此言差矣,大丈夫就應該快意恩仇,眼看著胡虜屠殺我同胞@小說wwW.m能不怒發沖冠?縱然戰死沙場,亦是死得其所!”冉閔卻對羅成的行為贊賞有加,向公孫瓚請戰道,“何勞伯圭兄親自出戰,請兄長撥給我一萬人馬,出城支援賢婿去!”

公孫瓚大喜過望,撫須道:“有冉兄弟出戰,小婿與我的白馬義從必然會安然無恙的歸來!”

當即撥給冉閔一萬五千馬步混合騎兵,讓冉閔火速率部向北支援羅成,免得孤軍深入中了匈奴騎兵的埋伏。

此刻薊縣四門亂糟糟一片,在外面收割稻谷的百姓潮水般退向薊縣,一個個爭先恐后,自相擁擠,幸虧田豫率兵維持秩序,才不至于造成重大傷亡。唯恐敵人隨后掩殺,公孫范、公孫續叔侄率領兩萬士卒登上城頭,彎弓搭箭,準備好滾石擂木。嚴陣以待。

馬蹄聲隆隆,冉閔率軍出了薊縣北門。沿著羅成進兵的足跡追趕去了。

冉閔剛走,張燕就來求見公孫瓚:“將軍。匈奴騎兵勢大,只怕羅成將軍與冉閔不支,末將愿率本部出城接應。”

自從四年前冉閔鵲巢鳩占,接替張牛角成了黑山軍大頭目之后,張燕不愿意寄人籬下,率領本部萬余人來投奔公孫瓚。沒想到山不轉水轉,沒過幾年公孫瓚竟然與冉閔成了盟友,這讓張燕很是郁悶,更沒想到的是冉閔兵敗之后竟然來到薊縣成了公孫瓚的座上賓。這更讓張燕不滿,有冉閔在場的場合一直盡量避免參見。

公孫瓚也知道張燕與冉閔有嫌隙,沒想到此刻張燕竟然摒棄前嫌,主動請纓,撫須大笑:“哈哈……太好了,飛燕將軍肯捐棄前嫌,與冉兄弟并肩作戰,實在是薊縣百姓之福,若如此。薊縣必然固若金湯!”

“為了大漢的百姓,張燕豈能因私廢公?”張燕拍著胸膛說的慷慨激昂。

羅貫中悄悄對公孫瓚道:“我看褚飛燕這是打算率部離開,只是沒找到機會與借口,又怕遭到將軍的追殺。所以一直委曲求全。如今匈奴、鮮卑、李唐大軍壓境,張燕知道將軍你不敢追趕,故此找個借口率兵離開。出城之后必然再不歸來。”

“張燕乃是重義氣之人,先生休要冤枉好人!”公孫瓚輕斥一聲羅貫中。讓他說話注意分寸,休要惹得張燕心中起了芥蒂。

張燕翻身上馬。率領本部一萬一千黑山軍舊部出了薊縣向北走了十五里,來到一處岔路口,大刀一揮,下令道:“公孫瓚已是窮途末路,又與冉閔同流合污,我等不可再為之賣命。由此向西走三十里,穿過一條山路再向南進軍,走三百里之后便是太行山,咱們再去茫茫太行中落草為寇好了!”

這些黑山軍都是張燕的死忠,況且過慣了打家劫舍的生活,對于軍紀嚴明的制度很是抵觸。再加上薊縣處在各大勢力的包圍之中,隨時有被攻破的可能,因此這萬余黑山軍對張燕的提議一呼百應,掉頭向西跟著張燕奔太行山落草為寇去了。

消息傳進薊縣,公孫瓚扼腕嘆息,追悔莫及,對羅貫中道:“悔不聽先生之言,被張燕這廝跑了!”

“主公也勿要憂慮,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既然褚飛燕起了異心,留在薊縣城內說不定是個隱患。”羅貫中換了一個角度安慰公孫瓚,同時下令關閉四門,命田豫、鄒丹率領城外的兩萬人馬向北支援羅成冉閔。

數萬戰馬在曠野上馳騁,卷起來的黃沙遮蔽了天空,使得蒼穹灰蒙蒙一片。

羅成率領著七千多白馬義從一路窮追不舍,向北追了兩個時辰,狂趕出了將近百十里地,眼看著匈奴騎兵的速度越來越慢,俱都精神為之一振,奮力催馬追趕:“胡狗休走,下馬受死!”

前面有座小山坡,哲別的部隊剛剛過去,忽然一通鼓響,拖雷率領一支騎兵殺了出來,一字排開,截住了羅成率領的白馬義從。

“哈哈……無謀漢將,中了本王的伏兵之計了!”拖雷立馬橫槍,放聲大笑。

羅馬一馬當先,率部奮力沖刺:“縱有埋伏又有何懼,兒郎們,隨我沖上去殺他個片甲不留!”

拖雷長槍一揮,大喝一聲:“放箭,讓漢人嘗嘗我大元霸王弓的厲害!”

“殺!”

隨著拖雷一聲令下,五千匈奴騎兵與五千步兵組成的方陣齊齊吶喊一聲。只見這些匈奴戰士每兩人一組,由一騎一步組成,步卒扛著一把高達一丈的大弓作為支撐,馬上的騎士則坐在馬上使出全身之力拉開弓弦,搭上一支長達一丈二的巨型羽箭。

“沖啊!”

羅成匹馬當先,在沖刺的同時下令白馬義從放箭,“兒郎們放箭!”

一時間七千白馬義從俱都在馳騁中開弓搭箭,射向迎面攔住了去路的匈奴騎兵。但當第一次看到匈奴的巨型強弓之時,白馬義從的將士們還是嚇了一跳。

“嘶……胡狗的弓箭竟然如此巨大?這是什么道理?”

白馬義從一片驚呼聲中,手里的羽箭像雨點般射出一波,但由于距離過遠,再加上騎在馬上缺少準星,并沒有對以逸待勞的匈奴騎兵造成多大威脅。

“射!”

隨著拖雷一聲令下,匈奴的弓兵方陣亂箭齊發,巨大的弓箭發出呼嘯的聲音,“咻咻”聲猶如子彈掠過,巨大的羽箭帶著風聲展現出驚人的威力,射程竟然高達一百五十丈左右,比起白馬義從的弓箭來,超出了五十丈的距離。

而且匈奴霸王弓的穿透力驚人,力道強勁,許多沖在最前面的白馬義從猝不及防,被一下子連人帶馬射穿,戰馬與人同時發出慘叫,然后仆倒在地。

匈奴弓兵方陣每兩千人一列,射完大箭之后立刻以“人”字形兩邊分開,拔出腰間的彎刀向兩邊散開,準備包抄,同時給第二列的方陣閃出空間,讓他們繼續放箭。

連續三波箭雨射過之后,白馬義從損失慘重,沖在最前面的千余騎只有數十名騎術精湛,武藝嫻熟者活了下來,其他人紛紛中箭落馬,非死即傷。

“狗娘養的胡虜,從哪里弄來這么變.態的強弓?”羅成又氣又怒,卻也知道不能力敵,只能恨恨的揮槍下令撤退。

看到羅成率兵欲走,哲別引領著誘敵的匈奴騎兵調頭掩殺了過來:“無謀漢將還想走么?留下人頭再走!”

羅成親自殿后,率領著白馬義從且戰且走,在撤退的過程中不時的彎弓搭箭,阻擋匈奴騎兵的追襲。

剛剛撤退了三五里,忽然背后塵土大起,又有一支萬余人的匈奴騎兵殺到,統兵大將正是易名王保保的匈奴大將帖木兒,大聲的催促部隊包抄羅成:“將士們把公孫瓚的白馬義從包了餃子,待會兒還有大魚上鉤!”

前面有伏兵后面也有伏兵,四面八方的全都是匈奴伏兵,羅成只能率領白馬義從浴血死戰,奮力的向外突圍。奈何匈奴騎兵勢大,白馬義從雖然拼死血戰,仍然損失慘重。

關鍵時刻,冉閔率領著一萬五千馬步混合軍隊追了上來,齊聲高喊:“羅成將軍勿憂,冉閔前來支援!”

與此同時,遠在金陵的劉辯收到了系統的提示:“叮咚……冉閔仇胡屬性爆發,武力+5,武器+1,當前武力上漲至110!”

冉閔催馬向前,左手鉤戟,右手雙刃矛,遇見匈奴騎兵一矛下去,連人帶馬戳死,要么一鉤戟劈下去,將人頭與馬頭一塊砍飛,當真如同虎入羊群,所向披靡。

得到了冉閔的支援,處在困境之中的白馬義從形勢稍有改觀,羅成揮舞著銀槍左右沖突,拼命的阻擋著匈奴騎兵的追襲,打算與前來接應的冉閔兩軍會合。

就在這時,又有奇怪的號角響起,是鮮卑人的特制號角。

飛揚的塵土之中,慕容恪與慕容垂率領著三萬左右的鮮卑騎兵席卷而來,在馬上大笑道:“鐵木真大汗果真神機妙算,這次誘敵之計甚妙,將士們合力全殲了公孫瓚主力,攻破薊縣指日可待!”

“報!”

就在慕容恪揮兵包圍冉閔與羅成之時,有斥候快馬來報:“啟稟將軍,有一支兩萬人左右的唐軍從東面殺了過來,為首一員大將提著一對大錘,長得一人半高,兇猛異常,不知是友是敵?”(未完待續……)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