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七百零五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七百零五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隨著劉辯的一句話,滿堂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投向陸康。

劉辯略顯慵懶的靠在龍椅上,一只手輕撫上唇愈發濃密的胡須,用帶著敵意的目光打量著陸康,心中暗自打定主意,只要陸康也支持武如意上位,自己就強推穆桂英為后,反正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武如意上位。

這倒不是劉辯害怕武如意,大漢現在所有的河山都是自己打下來的,大漢所有重量級的文武全都是自己一手招募的,對這個國家自己擁有絕對的控制權。別說區區一個武如意,就是把整個陸家綁在一塊,自己也可以用一句話讓他血流成河。

但劉辯也知道現|小說www.[zhu][m局未定,當前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揮戈四方,掃蕩諸侯,所以后方必須保持安定,將一切潛在的威脅掐死在未萌芽之前,這樣才能讓大漢的雄師士氣高昂的南征北戰,而不會因為京城的動蕩而影響軍心。

當初劉辯愛慕武如意的美貌和才華,貪圖征服一代女皇的快.感,再加上武如意替劉辯擋刀,所以劉辯才放松了對武如意的管束。

但放松管束不等于放縱,劉辯擔心的是隨著武如意地位的提升,心中的野望會慢慢膨脹;到時候逼的自己向同床共枕的女人出手,心下總會不忍。與其到時恩斷情絕,還不如直接讓武如意看不到希望,安安分分的做自己背后的女人。

所以劉辯給武如意定下的上線就是四妃之一,母儀天下的皇后是絕不會讓她沾到的。皇后的地位對武如意來說不僅僅是榮耀,可能也是毒藥。一劑讓武如意香消玉殞,讓陸家灰飛煙滅的毒藥。自己不給武如意皇后。從另一個方面來說其實也是為了武如意好,只可惜這番話不足為外人道。為此劉辯不惜硬剛滿朝文武。

“朕受命于天,一言九鼎,豈能為百官所要挾?”

劉辯伸出舌頭輕輕舔了舔干涸的嘴唇,閃爍的目光猶如嗜血的猛獸:“朕登基多年以來還沒有向百官展示過自己的強硬,今日說不得破例一次了,誰敢犯言直諫,恕我送他上斷頭臺,以立天子之威!不管是魏徵還是狄仁杰,只要撞上了槍口。休怪朕不念情義!”

得到召喚的陸康緩緩走了出來,將手中的象牙笏板舉起來遮住了四分之三的臉頰,根本看不到天子的面目,清了清嗓子,用略顯蒼老的聲音道:“啟奏陛下,臣以為……現在還不到立后的時機!”

“呃……?”

“嗯……?”

“咦……?”

隨著陸康的話語出口,整個太極殿上一片嘩然,縱然智力超群如孫臏、陳平、劉基,也沒有想到第一個站出來反對立后的人竟然是武如意的叔祖父陸康。這實在是大大的出乎預料!

劉辯也是露出了驚訝的表情,略顯陰森的目光稍縱即逝,臉上慵懶的表情一下子拋到了九霄云外,靠著龍椅的身體觸電般猛然繃得筆直。沉聲問道:“嗯……陸卿此話怎講?”

陸康用象牙笏板遮擋著雙目,朗聲道:“回陛下的話,孝賢皇后與陛下乃是結發夫妻。曾經同生共死,即便陛下在危難之際亦是不離不棄。這份情義讓天下人為之動容。”

聽了陸康的話,滿朝文武一起頷首。對陸康的分析表示贊同,但依舊猜不透這位司徒大人葫蘆里賣的什么藥?滿朝文武都在討論是否應該立武德妃為后,他為何卻對辭世半年的唐后唱起了贊歌?

陸康繼續道:“糟糠之妻不下堂,孝賢皇后辭世不過才半年的時間,現在就商議立后,實在是有些操之過急,大家也忽略了陛下的感受,更有可能讓陛下落天下人之口舌!所以,老臣認為現在還不到立后的時刻,至少應該再下去半年,待皇后喪期滿一年之后再提立后之事。”

頓了一頓,在百官的議論之中,陸康繼續顫抖著花白的胡須侃侃啟奏:“當然,國不可一日無主,也不可一直沒有皇后。畢竟皇后乃是天子正配,為天下婦孺之典范,母儀天下,國家無后,于禮法不合。老臣舉賢不避親,縱觀整個乾陽宮的嬪妃,的確是德妃最適合為后,所以老臣認為宜暫時將德妃定為皇后人選,觀察半年的時間,若是能夠表現優異,便在半年之后昭告天下,冊立德妃為后!”

“司徒此言甚善,臣等附議!”

隨著陸康的話音落下,滿朝文官在孔融、荀彧的帶領下一起捧著笏板,齊聲附議,雄壯的聲音在太極殿上回蕩,久久不絕于耳。

“呵呵……以退為進,欲擒故縱!老狐貍真是越老越精啊!”劉辯雖然面無表情,心中卻苦笑一聲。

但退一步來說,這也算是個不錯的結果,支持陸家的勢力暫時沒有把武如意推上后位,自己也沒有與百官發生沖突,這半年的時間可以形成緩沖期。在這諸侯林立,烽火遍地的時期,還是盡量的避免與臣子發生正面沖突最好。人心得來不易,散去卻在不經意之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就是這個道理!

而且半年之后的事情誰又知道,說不定到時候陸康死了也不一定。那樣對于陸家來說,絕不是損失了一條臂膀,可以說陸家折了頂梁柱。

劉辯認為現在造成武如意眾望所歸的原因是缺少競爭者,而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自己可以培養幾個與武如意競爭的人,衛梓夫算一個,若上官婉兒能夠誕生一個兒子,也會有希望,當然劉辯心中最中意的皇后還是甄宓。

在看到甄宓第一眼的時刻,劉辯就覺得這是自己心目中最理想的皇后,在她的身上幾乎擁有唐后所有的優點,卻又在才華與情懷上多了幾分,若不是甄宓還沒有入宮,劉辯甚至會在今天把甄宓拿出來硬推上皇后之位。

雖然甄宓的心機很一般,她連郭女王都斗不過,更別說一代女皇武媚娘了。可甄宓擁有唐后一樣的善良,待人和藹,對自己也是情真意切,這就足夠了。有哪個皇帝希望自己的皇后是個心機婊,整天在后宮修理這個調教哪個,把所有女人訓得服服帖帖?雍容大度,寬厚博愛,順從丈夫,尊老敬幼,這才是母儀天下的標準!

“甄宓斗不過郭女王,并非甄宓無能,而是曹丕一來惱怒甄宓與曹植之間的曖昧,二來估計對甄宓先嫁給袁熙也一直耿耿于懷,才最終造成了洛神的悲劇。但在朕這里,你是完美無瑕的,朕會想盡一切辦法把你推上皇后之位,朕相信你我夫唱婦隨,將來的甄皇后一定會更勝歷史上的長孫皇后!”

劉辯雙目如炬,在心中暗自打定了主意,清了清嗓子,朗聲道:“陸愛卿言之有理,準奏!”

“謝陛下!”陸康長揖到地,鞠躬謝恩。

起身之后掃了百官一眼,笑容可掬的道:“諸位同僚,此事就這樣定下來吧!君無戲言,陛下絕不會食言。也請諸位同僚監督德妃的言行,若有不妥之處,老夫第一個反對立德妃為后!”

何珅躲在人群中伸手捋了捋八字胡,在心底冷哼一聲:“老狐貍!”

立后之事就此塵埃落定,百官山呼萬歲,待劉辯離開太極殿之后,這才魚貫而出,相繼離開了麟德殿。

夜深人靜之時,司徒府的密室之內,閃爍著微弱的燭光。

陸康的兒子陸儁,年輕的次子陸績,以及武如意的父親陸駿,還有幾個陸家的頭面人物聚集在一起聽陸康的訓話。

陸駿向前施禮,唉聲嘆氣的道:“叔父大人,聽說今日在朝堂上百官一致擁護如意為后,為何關鍵時刻被你阻止?小侄實在不解!”

陸康皺起蒼老的眉頭,伸手撥了撥燈芯,肅聲道:“你等尚且年輕,須知欲速則不達的道理!天子一言勝過百官萬語,若無天子支持,即便如意為后也是無根之萍,反而會徒惹禍端。”

陸駿兄弟等人一起愕然:“叔父大人的意思是陛下不太支持如意為后?”

陸康手撫花白的胡須:“自然!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如今我陸家眾望所歸不是好事,日后你們兄弟可與無權的官員鬧些矛盾,就像李白、陳琳這些無權之人,樹立幾個敵人,須知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孩兒等謹記父親大人教誨!”陸儁等人恍然大悟,一起施禮領諾。

陸康又道:“派人入宮叮囑如意,這半年的時間一定要謹言慎行,切不可授人以柄,若半年之后如意登上后位,老夫便辭官養老。”

“這……這怎么能行?”陸儁兄弟有些急眼,“如意做了皇后還要靠你在朝中撐腰呢!”

“呵呵……”陸康老邁的臉上露出睿智的笑容,“聰明人需要學會舍得,有舍才能得,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況且老朽已經年邁,更不能戀棧權位,犧牲我的地位換來天子對如意放心,自然是值得。”

頓了一頓,又嘆息道:“怕就怕老夫風燭殘年,支撐不了多久啊!萬一有一天老朽死去,你們要告誡如意,不可與天爭,一切聽天由命,得知幸,失之命!”

“孩兒等謹遵教誨!”陸家兄弟一起躬身施禮,洗耳恭聽。(未完待續……)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