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七百二十九 你敢指揮我?

七百二十九 你敢指揮我?

在南方潮濕悶熱的夜色之中,劉辯一邊品嘗荔枝一邊下系統下達了指示:“把徐晃、蘇烈、蒙恬等武將的軍事綜合能力給朕分析一下,爭取做到知己知彼,揚長避短!”

系統應聲啟動:“徐晃——步兵S騎兵A水戰B,攻城B防御A野戰A.”

“蘇烈——步兵S騎兵S水戰C,攻城A防御A野戰S.”

劉辯愜意的靠在座椅上,在心中暗自思忖:“單獨看統率值,徐晃已經上升到95,比起統率98的蘇定方來只是稍遜一籌,但綜合分析之后,就看出來兩個人差距相當大啊!”

&-小-說-www-msp; “蒙恬——步兵S騎兵A水戰C,攻城A防御S+野戰S.”

“這個鎮守長城抵御匈奴的秦國大將擁有S+的防御能力,不容小覷啊!”

劉辯向嘴里填了一枚荔枝,暗自沉吟一聲。慶幸的是蒙恬攻城能力一般,水戰能力更是最低的C級,在多水的南方或許這將會是他的致命弱點。

“王賁——步兵S騎兵A水戰A,攻城S防御A野戰A.”

“嘖嘖……這家伙擁有兩項S級屬性,四項A級屬性,而且攻城能力強大,水戰能力不俗,和蒙恬一攻一守,簡直是最佳搭檔。再搭配上水戰S的周瑜,坐擁近五十萬人馬,這個統帥組合相當強勁啊!”燭光下劉辯的眉頭幾乎皺成了疙瘩。

除掉這幾位高統率值的大將,其他擅長沙場廝殺的驍將就不那么重要了,只要主帥能把他們用好了就能取勝。

“裴行儼——步兵A騎兵B水戰C。攻城A防御B野戰A.”

“裴元慶——步兵A騎兵A水戰C,攻城S防御B野戰A.”

“伍云召——步兵A騎兵A水戰C。攻城B防御B野戰A.”

“周德威——步兵A騎兵A水戰B,攻城S防御A野戰A.”

“這四員大將的屬性只能說中規中矩吧。相比來說周德威更強一些,和徐晃在伯仲之間,甚至更強一些!”劉辯輕輕咀嚼著嘴里的荔枝,暗自沉吟,“下一個應該輪到‘孫十萬’這個渣渣了吧?”

“孫權——步兵B騎兵C水戰A,攻城C防御B野戰C.”

“哈哈……孫十萬果然很渣啊,怪不得被張遼在逍遙津嚇破了膽!”

劉辯搖頭嘲笑一聲,至于黃蓋、韓當沒必要再進行分析了,估計都是水戰屬性超高。其他屬性渣渣的偏科武將。

時候已經不早,劉辯決定上床睡覺,明日還得早起繼續向交州急行軍,爭取在王賁大軍發起猛攻之前,盡早的抵達前線。

剛剛上床,劉辯啞然失笑:“光忙著分析別人了,卻把我自己給忘了!猜測一下朕的各項軍事屬性吧,應該是——步兵A騎兵A水戰B?”

“朕好像一直在后面坐鎮策劃,從來沒有具體的指揮過任何兵種啊?”這一刻劉辯內心擔憂不已。“而且老子好像也沒攻過城,也沒野戰過,就是被李世民偷襲的時候防御過,會不會和孫權一樣渣?萬一徒有高統率值。具體屬性垃圾到家,那可真是太衰了!”

“分析一下本宿主的軍事綜合能力!”劉辯從床上一骨碌爬起來,向系統下達了指示。

“滴滴……劉辯——步兵A騎兵B水戰S。攻城A防御S野戰S.”

聽了系統的分析,劉辯頓時轉憂為喜。放聲大笑:“哈哈……真是萬萬沒想到啊,朕竟然擁有三項S級屬性?”

“滴滴……系統分析。宿主除了防御過李唐的進攻之外,還在青州抵御住了袁紹的大舉進攻,無論野戰還是防御,都表現出了出色的統帥能力。而且宿主跨海救援魏延,順著長江攻滅孫策,在水戰上亦是表現優異,故此被系統給予三項S級的評定!”

“哈哈……太好了,朕也是擁有三S軍事屬性的牛人了,越來越像雄才大略的開國皇帝!”劉辯喜滋滋的臥倒入寢,想來今晚定然做個好夢。

旅途疲倦,劉辯這一夜睡得很沉,朦朦朧朧中被張出塵推醒:“陛下,該繼續啟程進軍了。”

劉辯揉了一下惺忪的睡眼,在張出塵、大喬的伺候下匆匆洗漱完畢。

外面還是四更天,星辰朦朧,漫山遍野將士們已經在吃早餐,劉辯跟著簡單的填飽肚子,在嗚咽的號角下繼續向南進軍。

晌午時分,正在馬車中顛簸的劉辯忽然收到了系統的提示:“叮咚……周瑜‘善兵’屬性發動,統率值+3,當前統率上升至101!”

“看來周瑜得到蒙恬器重了,直屬指揮的人馬超過了十萬。”劉辯在馬車里盤膝而坐,心中沉吟一聲,“周瑜啊周瑜,讓你再囂張幾天,朕就會讓你知道我給你挖的坑有多大多深!”

與此同時,相隔一千五百里之外的交州戰場。

周瑜在得到了穆罕達斯三萬兵馬的支援后,統率的總兵力已經超過了十萬,在洪水消弭之后拔營向東,浩浩蕩蕩的逼近吳起的前沿陣地——平山縣城。

蒙恬又一封催戰書送到手中,周瑜決定強攻吳起,立即升帳召集眾將聽令。

帥帳之中,意氣風發的周瑜居中而坐,孫權與貴霜大將裴行儼各自在左右的圓凳上坐了,左面是周侗、周德威、伍云召、韓當、黃蓋等孫家武將,右邊是穆罕達斯、索狄拉、薩爾曼等貴霜猛將。

“伍云召、穆罕達斯聽令!”周瑜從令箭盒中拔出兩支令箭,“命你二人各自率領一萬五千人馬繞過平山,據守橫嶺,阻斷平山與懷安之間的聯系。”

“得令!”

伍云召與穆罕達斯,一員漢將一員番將分別從左右出列,各自領命而去。

“黃蓋、韓當何在?”周瑜又拔出一支令箭。

“末將聽令!”

前幾日立下大功的黃蓋與韓當雄赳赳氣昂昂的出列。拱手領命。

周瑜雙眉一挑,躊躇滿志:“命你二將率領一萬人沿途搜集小船。編造竹筏,順著郁河向上。與地面部隊呼應作戰。”

“諾!”黃蓋、韓當一起領命去了。

周瑜再次拿起一支令牌:“裴行儼、周德威、索狄拉、薩爾曼,命你四人提兵三萬擔任前鋒,直逼平山縣城攻打。本將隨后接應!”

“謹遵公瑾將軍吩咐!”裴行儼拱手領命,心服口服。

周瑜最后把目光落到了孫權身上:“孫仲謀聽令……”

正翹著二郎腿看周瑜用兵的孫權面色微變,嘴唇哆嗦了幾下:“你在喊我名字?你敢指揮我?”

周瑜面無表情的點點頭,拱手道:“主公,私下里你是我的主公,可你不是裴將軍他們的主公啊!瑜此刻正在指揮大軍與漢軍決戰,必須令行禁止。軍令如山,得罪之處,還請主公見諒!”

孫權一臉惱怒,但胸中的怒火卻無處發泄,在心里暗自咒罵:“真是混賬東西,有了蒙恬的器重就了不起么?看把你燒的簡直上天了!”

周瑜也看出孫權表情不悅,放低了姿態,低聲道:“仲謀啊,你就不要上前線了。我讓叔叔護著你在后面看護輜重糧草,可不要出了差錯。”

“隨便!”孫權悶悶不樂的起身,摔袖就走,“我去看護糧草好了。”

隨著雄渾的號角聲在山野飄蕩。十萬貴霜聯軍各自分頭用兵,驕陽照耀之下,平山縣城外旌旗遮天。刀槍蔽日,聲勢浩大。

“報……貴霜十萬大軍正在圍攻平山縣城。請將軍定奪!”漢軍斥候飛快的馳入懷安,稟報吳起。

參軍沮授建議:“貴霜軍來勢洶洶。平山城墻低矮,無險可守,不如傳令讓姜松將軍棄城撤退!”

吳起搖頭道:“陛下的圣旨說的清楚,先讓周瑜贏幾場,引誘貴霜軍深入。若是不戰而退,只怕周瑜會生疑,傳我命令,讓姜松出城迎戰,廝殺一場之后再向懷安撤退。”

平山與懷安相距不過五十里,吳起的命令不過一個時辰便傳到了姜松手中,立刻點起城中的一萬人馬出城迎戰。

山野之中,三萬貴霜軍與一萬漢軍狹路相逢,各自射住陣腳。

貴霜軍旌旗開處,一員膚色黝黑,留著大胡子的猛將手提六十五斤的開山斧殺了出來:“吾乃貴霜大將薩爾曼,誰敢與我一戰?”

姜松也不答話,策馬出迎。

兩員大將,一黑一白,一個舞槍一個揮斧,戰有四五回合,姜松賣個破綻,一槍把薩爾曼刺于馬下。

“叮咚……姜松槍挑貴霜武將薩爾曼,武力值92,恭喜宿主獲得復活碎片1枚!”征途中的劉辯再次獲得系統提示,收獲一枚復活碎片。

前幾天被何元慶錘殺了本方一員大將,裴行儼以為那是漢軍中數一數二的猛將,看到挑戰的不是何元慶,才放心的讓部將出陣單挑。沒想到漢軍陣中藏龍臥虎,竟然出來了一個更厲害的角色,不過四五回合就把薩爾曼刺于馬下,心中不由得又驚又怒。

“全軍沖鋒!”

裴行儼虎頭盤龍戟一招,策馬當先沖鋒,率領三萬聯軍漫山遍野的殺向對面的漢軍。

姜松率部且戰且走,酣戰了一個時辰左右,在何元慶的接應下舍棄了平山縣城,向東撤退進了懷安。裴行儼有了上次的教訓,不敢輕易入城,率軍在城外安營扎寨,派斥候飛報周瑜去了。

————————————————

【ps:這個綜合分析系統是為了讓統率值決定勝負的時候更合理一些,絕不是統率高就百分之百會贏,根據不同的戰場形勢都會出現變數。

前面提到了每減弱一個級別會降低5點統率,在發出之后已經被我做出了修改,在對應屬性低級別的情況下統率能力會打折扣,但折扣多少根據客觀因素決定,也許會降低1點也許會降低3點,不能一概而論。

數據是這本書的一大特色,在網文中帶起了一股召喚潮流,但卻總是有兩種矛盾的聲音如影隨形。一種就是高能力值戰勝低能力值的時候,有人會吐槽總是高的戰勝低的,那還還用打嗎?光看數值就行了!反過來,低能力值戰勝高能力值的時候,又有人又會喊高能力值連低能力值都打不過,那么這數值有什么用?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劍客設計出了這個綜合分析系統,戰爭永遠是不可預料的,絕不是高數值就一定能戰勝低數值的,所有的客觀因素都會讓結果變得不可預料。統帥千軍萬馬如此,沙場斗將亦是如此。】(未完待續。)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