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九百四十二 媒神李元芳

九百四十二 媒神李元芳

翌日,天色剛剛朦朧亮,劉辯就穿衣起床,在鄭和的陪伴下前往太極殿早朝。

劉辯走后上官婉兒草草洗漱,急匆匆的趕往壽安殿拜見何太后:“母后,婉兒有要事稟奏!”

年逾四十的何太后身材高挑,風韻依舊,大清早起床之后正在貼身宮女的伺候下往臉上涂抹美容的花粉,聽了上官婉兒的話便揮手吩咐:“好了,你們都退下吧!”

待幾個宮女退出房間之后,上官婉兒這才忐忑不安的道:“母后,婉兒昨夜把懷了龍胎的事情告訴陛下了……”

&nbs^小說][www].[].[com]何太后對著銅鏡涂抹著臉上的花粉,不動聲色的道:“告訴皇帝了?這是好事啊,何必愁眉苦臉?”

“可是……”上官婉兒一臉愁容,“可是紙哪有能夠包住火的?萬一露了餡,欺君之罪可不是鬧著玩的!”

何太后躊躇滿志的笑道:“婉兒莫慌,有母后給你撐腰,天塌下來有母后頂著,你不必憂慮。況且明年開春之后陛下就會遠征巴蜀,迢迢千里,回來的時候你早就‘生’下來了,咱們母女聯手,天衣無縫。”

上官婉兒嘆息一聲:“唉……母后的心意,婉兒感激肺腑。只是婉兒愧對母后的厚愛,嫁給陛下五年了,至今未能生下一子半女,不知太后你何苦對婉兒這么好?”

“呵呵……婉兒啊,你從八歲那年入宮陪在哀家身邊,至今已經十三年有余,哀家一直把你視若己出。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把你扶上皇后之位,只是你這肚子啊……唉。實在不爭氣!”何太后把金簪插進發髻之中,半是解釋半是抱怨。

上官婉兒抹淚:“婉兒一直把母后當做親生母親。只恨自己不爭氣,辜負母后厚愛了!”

何太后推開銅鏡,起身道:“武如意背后的江東士族依舊強大,衛梓夫有衛青兄弟以及霍去疾撐腰,現如今又多了一個橫空出世的甄宓,哀家若是再不替你想想辦法,你如何競爭的過這幾個女人?”

上官婉兒道:“母后對婉兒的好,婉兒銘記在心,但就怕事情露餡。惹得陛下龍顏大怒。況且從外面弄一個毫無血緣關系的人進宮,被陛下封了王,將來又該如何處置?”

何太后面色冷峻的道:“當初我父親只是個殺豬屠狗之輩,哀家靠著自己的努力一步步的登上了皇后之位,現在又做了將近十年的太后。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哀家輕車熟路。我告訴你,要想出人頭地,就必須心狠手辣,我當初就是這樣除掉了王美人!”

“婉兒不懂母后此話的含義。請母后明示?”上官婉兒故作迷茫的問道。

何太后沉聲道:“都說‘疼幼子,寵長孫’,齊兒是哀家最疼愛的長孫,哀家不允許任何人威脅到他的太子之位。只有你登上皇后之位。才能確保齊兒的地位無憂,將來找個機會把從外面討來的孩子除掉就是了。你做你的皇后,扶持著齊兒做他的太子。只有這樣,哀家百年之后才會心安。”

上官婉兒心中一寒。肅身道:“婉兒謹遵母后吩咐!”

何太后正色告誡:“讓你除掉養子,心中一定會有些不舍吧?但哀家以多年的宮斗經驗告訴你。要想出人頭地,必須心狠手辣,當斷則斷。別說區區一個養子,就是親生兒子,該當做棋子的時候也要毫不猶豫的拋棄掉!”

“婉兒謹遵母后教誨。”上官婉兒再次肅身答應。

何太后繼續道:“當然,哀家之所以費盡心機的想要把你扶上皇后之位,也希望將來百年之后,你要好好的照顧我們何氏一族。”

“若婉兒能夠登上后位,一定會把南陽何氏當做自己的娘家。”上官婉兒信誓旦旦的向何太后表示忠心。

劉辯知道何太后比較疼愛太子劉齊,這使得何珅也愿意為劉齊效勞,遂派遣何珅前往青州一趟,前往王猛府上提婚,爭取早日定下這樁婚姻。

“微臣愿為陛下奔波!”何珅欣然從之,帶了聘書六禮,頂著凜冽的北風,離開金陵快馬奔青州而去。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何珅離開金陵后的第二天,武如意就坐不住了。隨著劉齊、劉御的勢力不斷被加強,自己的兒子渤海王劉治明顯不是一個檔次。

“陛下越來越偏心了啊,給劉齊討了三個媳婦,給劉御討了兩個媳婦,我兒劉治過了年也七歲了,陛下為何不給他聯一門婚事?”望著正在宮殿中玩耍的兒子劉治,武如意一臉幽怨。

旁邊的宮女插嘴道:“陛下還把曹操的女兒曹懿許配給北海王了呢!”

武如意的首席侍女蘭蔻糾正道:“曹操的女兒只能算是人質,嚴格來說不算聯姻,許配給太子的曹嬛也是一樣。若是明年和曹魏開戰了,這兩位小王妃的苦日子怕是在后頭呢!”

武如意伸手打斷了她們的對話:“好了,不要在這里聒噪了!陛下的兒子一大堆,可娘娘我只有兩個兒子,既然親爹不管,只好靠我這個母親了。你們派人招顧雍大人來景寧宮說話!”

很快的,學部尚書顧雍就來到景寧宮拜見武如意:“不知德妃娘娘召喚微臣來所為何事?”

武如意開門見山的道:“陛下連續給太子劉齊,以及廬江王劉御賞賜了兩樁婚事,卻對治兒不聞不問。哀家多方打聽,得知薛仁貴與柳氏的女兒薛金蓮今年已經八歲,哀家打算托你上門提親。不知顧尚書可否愿意效勞?”

顧雍撫須思忖了片刻之后,撫須道:“娘娘,微臣保舉一人,必能促成這樁婚事。”

“何人?”武如意蹙眉問道。

“錦衣衛統領李元芳!”顧雍一字一頓的答道。

武如意一臉不解:“李元芳剛剛給劉御做了媒,正在向穆桂英靠攏,怎么會給齊兒做媒?”

顧雍笑道:“娘娘有所不知,這李元芳天生愛做媒,并非有意靠攏賢妃娘娘!除了廬江王與辛家的婚事之外,李存孝、宇文成都的媒都是他做的。此外,糜竺兒子、徐光啟外甥、孟珙女兒都是他牽的線搭的橋,這種事情他一定樂意效勞。”

“呵呵……堂堂的錦衣衛統領,大漢朝的特務頭子,竟然有這樣的愛好。”武如意呷了一口茶,搖頭苦笑一聲。

顧雍繼續分析道:“微臣雖然在朝中為官,萬一被柳氏拒絕了,便再也沒有回旋的余地。若是由陛下賜婚,則柳氏定然不敢違抗。既然陛下答應了李元芳給劉御提的婚事,自然也不會拒絕李元芳給渤海王提的婚事,否則那樣厚此薄彼太明顯了!”

聽了顧雍的分析,武如意點頭道:“有理,那我便把這事托付給李元芳,看看他什么反應?”

李元芳身為錦衣衛統領,頻繁出入乾陽宮,武如意假裝去前宮尋找天子,在路上等待李元芳,果然如愿。

簡單的寒暄過后,便單刀直入:“李統領啊,本宮聽說你最愛做媒,恰好有人向我提起說薛仁貴的女兒薛金蓮年齡與治兒相仿,所以打算托你向陛下奏請此事,請陛下賜婚。”

李元芳當即拍著胸脯答應了下來:“娘娘如此看的起李元芳,豈敢不效犬馬之勞?你放心,這樁婚事便包在微臣身上,今天晚上就去薛家登門拜訪,先征得柳夫人的同意。”

李元芳回家吃過晚膳,便帶了妻子一道來到薛府拜訪,施禮完畢,下人奉上茶水,分賓主落座。柳銀環與萬年公主一起出來招呼。

寒暄了幾句之后,李元芳便直接開門見山的道明來意。

萬年公主對幾個兄弟媳婦也沒有什么特別的看法,點頭道:“此事可行,親上加親!”

柳銀環猶豫道:“婚姻大事,非同兒戲,婦人不敢自作主張,容我修書一封詢問夫君,再回復統領大人。”

李元芳施展三寸不爛之舌,勸諫道:“哎呦喂……柳夫人啊,我告訴你,過了這村兒可就沒了這個店兒!雖然渤海王目前比不上太子與廬江王,可金蓮侄女嫁過去就是正妻啊。再說了,德妃娘娘繼承后位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背后還有江東士族作為支持,若是這門婚姻定下來,你與薛將軍就等著享福吧!”

柳銀環聽了李元芳的分析,果然動心:“李統領說的極是,渤海王我也見過,倒也聰明伶俐。但我得向……”

“別但了,我這就去乾陽宮見陛下,讓陛下降旨賜婚!”李元芳不等柳銀環說什么就拍板做了決定,仿佛嫁的是自家閨女。

離開薛府,李元芳連夜入宮,求見天子,把這樁婚事提了出來:“陛下,此乃天作之合,微臣已經征得了柳夫人的同意,請陛下降旨賜婚。”

劉辯用腳趾頭都能猜到這是武如意對自己的不滿,但最近確實有些偏心,疏忽了武如意的兒子劉治。現在人家自己找到了媳婦,做爹的再阻撓也說不過去,只能頷首答應:“既然如此,那就讓禮部準備了聘書、六禮,一事不煩二主,你就擇日去薛府把婚事定下吧!”

(最后求一下四月份的保底月票,有票的兄弟請支持一下)(未完待續。)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