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一千八十三 縱千軍萬馬吾來矣!

一千八十三 縱千軍萬馬吾來矣!

看到曹操親冒矢石,提劍沖鋒,城頭上的薛仁貴喜出望外。

常言道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看這曹操身邊也沒有一個像樣的武將護衛,若是能夠出其不意的射殺了曹操甚至將其活捉,足以摧毀曹軍的斗志。

薛仁貴打定主意,立即招來替身在城墻上假冒自己放箭,而他卻悄悄下了城墻換上了一襲繳獲的曹軍甲胄,準備沖出城外冒充曹兵渾水摸魚,悄悄接近曹操發起出其不意的偷襲。若能將之一舉擒殺,不但合肥之圍可解,只怕曹魏政權也將會陷入動蕩不安之中,從此將會由盛轉衰。

為了保衛合肥,薛仁貴已經下令把四座城門從里=小說=www=m死,抱定了玉碎的決心。否則在曹軍填平了護城河之后,用沖城車猛撞城門,不會消耗太多時間就可以撞開城門,蜂擁而入。而用磚石砌死之后,城門就和城池連成了一體,任憑曹軍百般沖撞,也不會被破門而入。

只不過這樣堅固倒是堅固,若想走出城門卻也要費一番力氣。幸好薛仁貴胯下有赤兔寶馬,跳躍能力驚人,登萍度水如履平地,所以薛仁貴并不愁如何出城。

“駕!”

換了一襲曹軍甲胄的薛仁貴順著合肥的街巷朝東城墻飛馳而去,而沒有選擇直接從南城墻跳躍下去。

否則就這樣貿然沖出去殺向曹操,定然會成為眾矢之的,被曹軍拼命圍攻,就算曹操身邊沒有驍將護衛,但雙拳抵不住四手好漢架不住人多。所以薛仁貴決定迂回偷襲,先從東城墻突圍出去,然后再繞到南面,冒充曹兵悄悄逼近曹操,發起出其不意的偷襲,說不定能夠建下奇功。

“快看啊,城內有曹軍奸細!”

“快去報告將士們抓人!”

看到穿著曹軍甲胄的薛仁貴大搖大擺的在街上縱馬馳騁,正在街巷上搬運物資的百姓們紛紛大吃一驚,吆喝吵嚷聲此起彼伏,甚至有許多精壯男子摸起鐮刀、鐵鍬等農具試圖圍堵捕捉這名大膽的奸細。

見此情景,薛仁貴大感欣慰,這次合肥城面對十幾萬曹軍猛攻二十天依舊屹立不倒,除了三軍將士戮力死戰之外,更與百姓們的支持密不可分。城內四萬多老弱婦孺,無論寒門百姓還是世家大族,上至六十歲老嫗下至十歲幼童,幾乎人人上陣戶戶出力,各自竭盡所能。

挖壕溝抵御曹軍地道,縫制帳幔火燒撞墻車,向城墻上搬運滾石擂木,運輸弓箭武器,簞食壺漿支持將士們日夜作戰;正是靠著百姓們的傾力幫助,才一次次讓曹軍鎩羽而歸,破壞了曹操的各種陰謀詭計,讓合肥城屹立不倒,十幾萬曹軍難越雷池一步。

“父老鄉親們莫慌,某乃薛仁貴,此番穿上曹軍甲胄,有秘密計劃執行!”薛仁貴一邊勒馬帶韁放緩速度,一邊在馬上向百姓們拱手解釋。

“可不是嘛,這奸細原來是薛將軍,倒是我等眼拙了!”

“哈哈……薛將軍忽然假冒曹兵,想來必有破敵之策,這下子合肥安全了,薛將軍真是合肥百姓的守護神啊!”

聽了薛仁貴的解釋,百姓們定睛一瞧,這奸細可不就是薛仁貴將軍嘛?人群中登時響起一團哄笑,許多義憤填膺的漢子更是露出了慚愧的笑容,不好意思的伸手撓著頭皮。見薛仁貴神龍見首不見尾,不知誰夸贊了薛仁貴一句,登時惹得百姓們齊聲附和,民心高漲。

薛仁貴顧不得耽誤時間,萬一曹操退了回去,自己的計劃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了,當即向百姓們抱腕施禮:“請諸位桑梓繼續協助將士們守城,本將出城一趟,去去就回!”

百姓們自發的讓開一條道路,目送穿戴了曹軍甲胄的薛仁貴順著街巷向東一路馳騁,很快就順著階梯上了合肥東城墻。

合肥城墻周遭三十余里,單單一面城墻就有七八里路,薛仁貴在南城墻換了曹軍甲胄的事情,東城墻的將士們并不知曉,突然見到一名身穿曹軍甲胄的家伙從城內沖上了城墻,不由得一陣驚慌,紛紛舉起長槍上前圍攻。

幸好這些士卒比百姓熟悉薛仁貴,就算不識得他這張臉龐,也認得薛仁貴胯下火炭一般的赤兔馬,急忙紛紛喝止同伴:“諸位住手,來的是薛將軍!”

薛仁貴顧不得和守城的將士搭話,在城墻上勒馬帶韁,向下眺望,只見城墻腳下漫山遍野的曹軍蜂擁而至,殺退了一波又涌來一波,好似蟻群般密密麻麻。

遠處旌旗招展,城墻腳下尸橫遍野,血流成河,遍地都是戰死的尸體,殘破的旌旗在寒風中搖曳,負傷的戰馬臥在地發出悲涼的嗚咽,天地間一片血雨腥風。

雖然將士們投來驚詫的目光,猜不透主將因何換上了曹軍的甲胄,但也沒人敢多問。薛仁貴策馬徐行,順著城墻尋找最佳的落地之處,畢竟合肥城墻的高度超過了三丈半,薛仁貴沒有足夠的把握保證自己與赤兔馬不會被摔傷,不敢冒然沖下去。

“砰、砰、砰……”,在一陣滾石的襲擊之下,一架高達兩丈的沖城車被漢軍砸壞,癱倒在地,再也無法挪窩。薛仁貴立即抓住機會,叱喝胯下赤兔,猶如雄鷹展翅一般飛了下去。

“咴……”

赤兔馬四蹄騰空,從城墻上飄然降落,健壯的四肢在沖城車頂部稍作停留,緩沖一下降落的力度。旋即再次騰空而起,穩如泰山一般降落在地。

“這是何人?”

正潮水般攻城的曹軍被嚇了一跳,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弄不清楚這家伙是友是敵,或者是人是神?竟然從三丈多高的城墻上縱馬跳了下來,意欲何為?

有眼尖者認出了薛仁貴以及他胯下的赤兔馬,急忙扯著嗓子尖叫一聲:“哎喲喂,這不是薛……”

話音未落,寒光一閃,薛仁貴手中的震雷青龍戟已經刺到,頓時斬下一顆頭顱,把剩下的話永遠的留在了肚子里。

薛仁貴長戟飛舞,縱馬狂奔,所到之處猶如波開浪裂,馬前無一合之敵,左沖右突殺的曹軍紛紛躲避,徑直向東狂奔而去。

近處的曹兵亂作一團,遠處的曹兵則不明就里,還以為漢軍派人突圍搬救兵去了。看到薛仁貴不做停留,縱馬挺戟一路向東沖殺而去,也就沒人再理會,繼續猛攻合肥城池,爭取先登城墻的大功。賞黃金千兩,賜良田千頃,婢子百人,封鄉侯,子孫承襲,這樣的厚賞,值得用性命去賭一次。

負責督兵攻打東城門的韓擒虎在遠處見到有人從城墻上殺了下來,向東突圍而去,急忙策馬過來詢問:“這個從城墻上策馬沖下來的家伙是何人?”

曹兵七嘴八舌議論紛紛,莫衷一是:“好像是薛仁貴親自沖下來了,十有八九是打算突圍去江東求救兵!”

馬上就有曹軍站出來反駁:“薛仁貴乃是守城主將,豈能親自出城去求援?我看的清清楚楚,這人雖然有點像薛仁貴,但膚色黝黑,兩個眼睛一大一小,口歪鼻斜,絕非薛仁貴本人!”

又有人朝遠處城墻上身穿白袍,指揮防守的身影一指:“在城頭上指揮漢軍負隅頑抗的才是薛仁貴,適才沖下城頭的漢將絕非薛禮本人,他胯下騎得坐騎倒像是呂布的赤兔馬。”

聽著將士們的議論,韓擒虎有些頭大,但見那人影早就去的遠了。在千軍萬馬之中如履平地,來去自如,想來就算不是薛禮親自出城,也不是無名之輩,遂派遣了一名偏將率領五百騎兵追趕,探明此人出城的動機。

偏將唿哨一聲,率領五百騎兵遠遠的吶喊追趕。只是薛仁貴青龍戟上下飛舞,神擋殺神佛擋殺佛,一路披靡,連殺百余名曹軍士卒,仗著赤兔馬神駿,足下生風,很快就不見了蹤影。偏將無可奈何,只能收兵回報韓擒虎去了。

薛仁貴策馬狂奔了十余里,扭頭看看身后沒了動靜,便在逍遙津的溪水邊翻身下馬,伸手抓了一團淤泥涂抹在臉上,再借著溪水去看自己的倒影,早就面目全非,連自己都認不出了自己。

把自己弄成花臉之后,薛仁貴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又捧起一把淤泥涂抹在赤兔馬的全身,最后硬是把赤碳一般火紅的赤兔馬變成了一匹臟兮兮的叫花馬,這才放心的翻身上馬。

“我看這下誰還能認出我薛仁貴來?”薛禮念叨一聲,喜不自禁的翻身上馬,雙腿在赤兔馬腹部猛地一夾,調頭向合肥南城墻而去。

不消片刻功夫,震徹天地的吶喊聲越來越清晰,漫山遍野的曹軍已經近在咫尺,薛仁貴策馬提戟,飛快的馳騁在曹軍之中,尋覓著曹操的蹤影。

比起出城之時的引人注目,跟隨著潮水般攻城大軍前進的薛仁貴則變得默默無聞,夾雜在蟻群般的隊伍里,看起來就是一名普通的曹兵。

雖然偶爾有偏將、校尉投來驚詫的目光,也只是垂涎薛仁貴胯下的坐騎,雖然看起來臟兮兮的樣子,但看這四肢與個頭就絕非尋常戰馬,只可惜跟了一個不知道愛馬的家伙,當真是暴殄天珍。

薛仁貴在南城墻下尋覓一番,未見曹操蹤影,便策馬向西尋找。走了三里路程,便遠遠看到了縱馬揮劍,激勵曹兵攻城的曹阿瞞,心中不由得一陣狂喜,攥緊了青龍戟悄悄逼近曹操,“曹賊合死,明天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未完待續。)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