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一千一百零一 小王出馬,一個頂倆!

一千一百零一 小王出馬,一個頂倆!

諸葛亮話音剛落,滿堂文武為之色變。

本以為也就是斥責幾句的事情,大不了最多打上三四十軍棍,卻沒想到諸葛亮竟然動真格的,張嘴就是梟首示眾,而且連刀斧手都準備好了,顯然并非兒戲。

“哎呀……孔明將軍,萬萬使不得!”

這一場大戰下來,龍且和馬岱并肩作戰的時間最長,經過了同生共死的血戰后那就是手足兄弟,龍且自然不會坐視不理。

而且龍且跟隨諸葛亮南征北戰三四年了,先后經歷了南下伐孫,決戰貴霜,平定云南-小說WWW..COM劉趙等戰役;幾乎是跟隨諸葛亮時間最長的武將,故此深得諸葛亮信任,關系匪淺,所以龍且向來直呼諸葛亮的表字。

“馬伯瞻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正是靠著他的浴血奮戰,才從十幾萬曹軍的圍困之下逃生了四千將士,孔明將軍你的責罰太重,請手下留情!”龍且大步出列,長揖到地替馬岱求情。

看到龍且替馬岱求情,尉遲恭、姜維、郭淮等大將,以及十余名偏將一起站出來作揖:“馬伯瞻雖然有錯但也有功,請左將軍手下留情,寬恕馬伯瞻一次,容他戴罪立功!”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道衍和尚也雙手合十替馬岱求情,“人非圣賢孰能無過,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馬伯瞻雖有錯,但罪不當死,還望諸葛將軍從輕發落!”

陳宮也替馬岱求情:“諸葛將軍,曹操雖然從合肥鎩羽而歸,但大軍尚未撤退,鹿死誰手猶未可知。隨著盧俊義、陳到的戰死,我軍正是用人之際,豈能自殺大將,削弱自己的實力?還望諸葛將軍從輕發落,準許馬伯瞻戴罪立功!”

縱然滿堂文武替馬岱求情,可諸葛亮卻面色凝重,雙眉蹙起,一副不茍言笑的樣子,似乎在權衡如何處理馬岱。眾人見諸葛亮不肯輕易松口,紛紛把目光凝聚到薛仁貴的身上。

薛仁貴知道自己是時候把諸葛亮推到主將位置了,當下忍著腿部傷口的疼痛,單膝跪倒在諸葛亮面前施禮:“孔明將軍……”

“哎呀……薛鎮北豈可行如此大禮?豈不是要折煞亮,快快請起!”諸葛亮急忙彎腰去攙扶薛仁貴,只是又怎么拉得動,觸手之時如同磐石般紋絲不動。

薛仁貴單膝跪地,沉聲道:“孔明將軍不必緊張,薛仁貴拜的是天子節鉞。你說的沒錯,按照大漢律法,假節鉞如同天子親至,抗命不遵,蔑視節鉞,便是處以斬首之刑也是理所應當。只是大敵當前,良將難求,還望孔明將軍饒恕馬岱一命,準許他戴罪立功。日后薛仁貴必然以孔明將軍馬首是瞻,令旗所指,必然身先士卒,雖刀山火海亦絕不退縮!”

諸葛亮本來就沒有打算當真殺馬岱的意思,只不過是想要借此機會當著滿堂文武的面樹立自己的威信。畢竟目前合肥的各路人馬加起來已經多達十幾萬人,作為三軍主將必須拿出一些手段來,才能做到令行禁止。

而現在薛仁貴作為大漢朝屈指可數的頂級武將,又是天子的姐夫兼舅兄,就連他都站出來這樣表態,想來日后再也沒有人敢貿然挑戰自己的權威,諸葛亮自然不會再固執己見的斬殺馬岱。

這情況和歷史上街亭斬馬謖不同,馬謖當時立下了軍令狀,當著三軍將士的面表態若是丟了街亭,愿以死謝罪,白紙黑字讓諸葛亮不得不揮淚斬馬謖。而現在的這件事,諸葛亮有足夠的自由來處置馬岱,殺馬岱不是目的,樹立威信才是目的。

“哎呀……薛鎮北快快請起,你可折煞亮也!”諸葛亮急忙示意龍且、姜維等人幫自己拉起薛仁貴來,別人不動手,你倆可不能干看著!

“噯喲……這是準備殺人嗎?”

正在諸葛亮和薛仁貴拉拉扯扯之際,還差幾天就滿十歲的廬江王劉御在凌統的陪同下走進了靈堂。看到馬岱被刀斧手五花大綁,滿堂文武向諸葛亮作揖,頓時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參見廬江王!”

剛剛被龍且和姜維拉起來的薛仁貴和諸葛亮急忙作揖施禮,參拜廬江王。

其他的眾文武一起跟著施禮:“吾等見過廬江王!”

劉無忌咧嘴憨笑一聲:“哎……諸位將軍大人不必多禮,小王早就說了,我現在就是一個小兵,諸位不必這么多的繁文縟節。”

看到眾人都在替馬岱求情,劉無忌也不能不表現一下自己泛濫的愛心,吧唧吧唧嘴,清了清嗓子道:“諸葛愛卿啊,這馬岱雖然有錯,可也不是故意的,可能忘了假節鉞這檔子事了吧!你要不說,小王我還以為你手里拿的這是唱戲的道具哪……”

被年幼的廬江王揶揄,諸葛亮也不好意思說什么,只是尷尬的笑笑。不經意的打量了這少年一眼,實在不敢相信,蔡瑁、文聘、郭嘉等戎馬多年的人就是栽在這么一個乳臭未干的黃毛小子手上,一系列的連環計不能不讓人刮目相待。

劉無忌繼續道:“而且馬岱他出身將門之后,世代忠良。馬騰將軍戰死后,馬岱他追隨馬孟起將軍跋涉數千里來投靠我大漢朝廷,多年下來累有功勞,縱然有罪,也不當死,所以還望諸葛愛卿從輕發落!”

諸葛亮微微頷首,吩咐刀斧手給馬岱松綁:“既然廬江王、薛鎮北,以及滿堂文武都為你求情,本將便饒你一命。還望日后謹記此事,汲取教訓,勿要再犯!”

馬岱喜出望外,叩首謝恩:“多謝左將軍手下留情,馬岱一定以此事為誡,日后謹遵上命,不敢再憑意氣用事!”

“死罪雖免,活罪難饒,三十軍棍卻是少不得!”諸葛亮揮揮衣袖,吩咐儈子手把馬岱拖下去,責打三十軍棍。

比起掉腦袋來,三十軍棍簡直是微不足道的懲罰,馬岱再次謝恩:“多謝左將軍留情,多謝小王爺、薛鎮北,以及諸位將軍求情!”

一場風波就此落下帷幕,通過亮出假節鉞,以及薛仁貴甘拜下風,諸葛亮正式確立了自己淮南軍團主將的地位。三軍將士無不凜然,再也無人敢蔑視諸葛亮的能力,更無人敢挑戰諸葛亮的權威。

因為天氣寒冷,多有戰士凍傷了手腳,再加上大戰之后人困馬乏,不宜再繼續征戰,諸葛亮便決定屯兵合肥城外,休養生息,一邊幫助城內的百姓修葺城池,重建家園。

次日傍晚,韓世忠與妻子梁紅玉,部將朱桓率領三萬水師趕到合肥城外,更是使得合肥周圍的漢軍達到了十五六之眾,一時間營寨連綿,聲勢浩大。

諸葛亮在太守府設宴召集眾文武,薛仁貴、韓世忠、尉遲恭、龍且、姜維、馬岱、朱桓、梁紅玉、郭淮等武將,以及陳宮、淮南太守華歆,還有廬江王劉御、凌統,以及姚廣孝、張三豐、黃飛鴻等江湖人士俱都出席,一時間群賢畢至。

酒過三巡,姚廣孝起身道:“諸位,我等本是出家之人,因感激陛下恩德,再加上曹兵威脅江東,因此才下山助戰。現如今諸葛將軍十萬大軍抵達,合肥文武云集,足以抵御曹魏,明日貧僧當率僧侶退回金陵,返回白馬寺修行。”

“道衍大師所言極是!”張三豐手撫胡須贊同姚廣孝所言:“我們道家與僧侶同為出家之人,本應跳出紅塵外不在五行中,只是為了天下蒼生才征戰沙場。如今合肥高枕無憂,我等明日便退回江東朝天宮參道。”

征召僧道御敵本來就是迫不得已,這也讓薛仁貴、尉遲恭等武將覺得不倫不類,如今道衍和尚、張三豐主動要求撤退,眾人也不挽留,只是各自拱手說了一些感謝為國盡忠之類的話語。

翌日清晨,張三豐、姚廣孝、黃飛鴻辭別了諸葛亮、薛仁貴等人,率領著一萬五千左右的僧兵、道兵離開合肥,向南而去。出征之時他們有兩萬余人,歷經血戰之后折損了五千多人,如今還剩下一萬五千多,終于又可以回到寺廟、道觀中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了。

因為年幼,劉無忌與凌統被諸葛亮等人軟磨硬泡,要求他們跟隨張三豐一行返回金陵。二人現在還不到征戰沙場的年齡,萬一有個閃失,只怕無法向陛下交代。

看到眾人一致請求自己離開,劉無忌吧唧吧唧嘴唇,也沒說多余的廢話,騎上母親的燎原火,帶著凌統踏上了返程的道路。

走了二十多里路程之后,趁著身邊的僧人不備,劉無忌招呼凌統跟隨自己跑路。策馬揚鞭向西而去,一口氣馳騁了五六十里路程,這才放緩了馬蹄。

“小王爺,你葫蘆里面又賣的什么藥?”凌統一臉警惕的問道,“不會打算再偷偷跑回合肥吧?”

劉無忌把嘴一撇:“切,既然諸葛亮他們不要咱哥倆,咱們就換地地方玩玩!聽說岳都督在宛城大戰楊素半年占不到太多便宜,咱們就去宛城走一遭。那個張須陀想起來挺有意思,說不定能在他身上做些文章。”

凌統拗不過劉無忌,只好策馬跟隨。當下兩個少年,兩匹駿馬,冒著凜冽的寒風,向西方的宛城疾馳而去。(未完待續。)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