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一千二百四十一 看我陣斬冉閔

一千二百四十一 看我陣斬冉閔

泰山郡太守羊衜沒有固守治所奉高,反而跑到平陽來死守,這讓李克用有些出乎預料。

秋陽照耀之下,李克用策馬揚鞭,帶領了史敬思、曹劌、李進等人來到城下刺探情報,只見這平陽城墻高約五丈左右,方圓約莫二十余里,城頭上旌旗招展,甲胄森然。

“嘶……區區一個泰山郡竟然集中了這么多的兵力?”

李克用蹙眉倒吸一口冷氣,看城墻上光穿著甲胄的守軍至少有四五千,做游俠兒打扮的約莫能有三千左右,另外還有七八千精壯百姓,俱都手持鐮刀、鋤頭等農具,一臉視死如歸的表情。

]小說wWw..cOmbsp; 自古攻城者“三倍圍之,五倍攻之,十倍拔之”,平陽城下的唐軍與魏軍加起來已經不足五萬人,面對著城墻上超過一萬五千人的軍民,正常情況下至少十天左右才能破城。

當然,如果軍中有李元霸、李存孝這種萬夫莫敵的猛將助陣,那就另當別論了。如果李元霸在此,提著一雙擂鼓甕金錘砸開城門,大軍一哄而入,怕是半天的時間就能拿下平陽。如果沒有正面抗衡的武將,清兵能力天下第一的李元霸就是熱兵器時代的核武器,游戲中的作弊器,可惜此刻這枚核武器已經沉醉在溫柔鄉里,被長孫無垢拐帶回了大唐。

旁邊的曹劌策馬向前,解釋道:“這羊氏乃是青州屈指可數的名門望族,而太守羊衜的父親羊續海內知名,而羊衜的兩任岳父又是名聞天下的大學士孔融和蔡邕,號召力強大,故此招募來了許多游俠兒與百姓助陣。”

史敬思冷哼一聲:“不過是一些烏合之眾罷了,除了郡兵之外就是游手好閑的鄉下混混,所謂的游俠兒只是給自己臉上貼金而已。至于那些褲腿上還沾滿了泥土的莊稼漢,有什么作戰能力?明日清晨看我率領麾下的白袍先登,一舉破敵!”

李克用撫須道:“敬思固然勇氣可嘉,但我看城墻上的守軍竟然有序,百姓精神飽滿,可見這羊衜略通兵法,不可小覷!”

“羊衜的父親羊續曾經歷任廬江太守、南陽太守,參與過平定黃巾之亂;羊衜的祖父羊儒曾經官拜司隸校尉,光祿勛,羊衜的兄長羊秘曾經官拜京兆尹,偏將軍,所以這羊衜也可以稱之為將門之后,略通兵法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曹劌作為本土人士,非常熱心的向李克用講解著泰山羊氏的光輝歷史。

李克用哂笑一聲:“如此說來,這羊氏的確算得上名門望族,怪不得陛下點名要求俘虜此人。不過這羊衜只知其一未知其二,放著郡治所不守卻跑來守衛一個縣城,我避實就虛,放棄了平陽攻打泰山郡,看他又如何應對?”

曹劌解釋道:“李將軍,平陽乃是羊衜的祖籍,羊氏一門都在平陽縣城內,因此這羊衜才舍了奉高死守平陽。”

“原來如此!”李克用手撫胡須,頷首道,“無妨,平陽對于羊衜來說至關重要,對我大唐來說卻只是一座縣城。本將的首要目標還是拿下泰山郡,繼而進軍濟南,與李績都督南北夾攻衛青,這平陽能拿下來便拿,拿不下來繞過便是!”

曹劌身邊的李進手撫山羊胡,發出一聲不懷好意的笑聲:“聽聞羊衜的妻子蔡貞姬氣質出眾,姿色超群,學識淵博不在其姐之下,若是能夠攻破平陽,嘿嘿……也好一償夙愿!”

“哈哈……都說你們漢人好人/妻,今日看來果真如此!”李克用聽了李進的話,放聲大笑。

李進哂笑道:“子非魚安知魚之樂?李將軍不去人/妻身上尋找優點,又安知人/妻的樂趣?”

史敬思聞言發出一聲鄙夷的冷笑:“這位就是號稱曾經打敗過呂布的人?原本以為是英雄豪杰,沒想到竟然是這樣好色齷齪的小人!”

李進聞言大怒,手中玄盧槍一挺,大聲道:“孔夫子尚且說過‘食色性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蔡貞姬乃是青州名媛,我仰慕她有何不可?你又是個什么東西,也配取笑我?”

“我不算什么東西,至少懂得禮義廉恥,也不會做出大敵當前卻動花花心思的事情。”史敬思同樣攥緊了手中的白玉鳳凰戟,對李進反唇相譏。

李進怒火更甚:“來來來,嘴上逞能算什么好漢,你我手底下見個真章!”

史敬思手中鳳凰戟舞起一團寒光,一臉鄙夷之色:“你若能在我手底下支撐過十個回合,便算你是英雄好漢,我史敬思向你賠禮道歉!”

城墻上的漢軍雖然聽不清這些敵人說得什么,但看情形似乎起了沖突,兩員大將劍拔弩張,四目相對,似乎隨時就要打起來的樣子,不由得大笑著起哄:“快打啊快打,看哪個龜兒子先認慫?”

曹劌急忙策馬向前阻止道:“兩位將軍息怒,大敵當前,安能起了內訌讓敵人看熱鬧?兩位如果精力旺盛的無處發泄,那就比試看看誰殺的漢軍更多吧?”

李進忿忿的道:“我不恥與這種自以為是的家伙并肩作戰,請分給我一支兵馬去攻打奉高,三日之內誓要破城,讓你們唐人看看魏國大將的本事。”

李進的話提醒了李克用,接過話茬道:“李將軍好氣魄,你看這樣如何?你與曹劌將軍率本部人馬去攻打奉高,我與史敬思攻打平陽,先破城池者為勝。若你贏了,讓史敬思將軍向你賠禮道歉,攻破平陽活捉了蔡貞姬之后一并送給李將軍,讓你一嘗所愿!”

“一言為定!”

李進不等曹劌說話就一口答應了下來,徑自策馬返回本部大營點起兵馬殺奔泰山郡治所奉高而去。曹劌也想躲得李克用遠一點,免得和屠城沾上了關系,當下也不阻攔,與李進一塊率部殺奔泰山而去。

從平陽縣城到泰山郡不過一百四十里路,曹軍星夜兼程,于次日傍晚抵達了奉高城外。經過斥候提前刺探,得知城內尚有三千守軍,以及四千多精壯百姓協助守城,論實力的確不如平陽縣雄厚。

曹劌吩咐全體將士在城外安營扎寨,休息一夜,養精蓄銳,明日清晨五更做飯,吃飽喝足之后全力攻城,爭取一鼓作氣拿下泰山郡。反正目前唐魏之間已經達成了默契,誰攻占的地盤就算誰的疆域,能夠拿下泰山郡的治所說起來也算是大功一樁。

次日天色剛剛拂曉,兩萬魏軍便踩著沾滿了露珠的雜草,頭頂著盾牌,手提大刀,扛著云梯,推著沖城車與云梯,吶喊咆哮著,漫山遍野的朝泰山城下席卷而來。

“殺啊!”

戰斗很快打響,曹劌親自擊鼓助戰,李進策馬提槍,身先士卒的率部沖鋒。

由于城頭上的守軍人數有限,而且其中一半沒有弓弩,而百姓們更是只能靠滾石、擂木阻擋魏軍的進攻,很快就被魏軍渡過護城河,將云梯搭在城墻上,由先登死士扛著盾牌發起了強攻。

一個時辰的激戰下來,魏軍搭上了千余條性命,眼看著先登死士在李進的帶領下就要攀上城墻,忽然北面馬蹄聲大作,塵土飛揚,人喊馬嘶之聲愈來愈近。

不用曹劌派人刺探,就有斥候快馬送來情報:“啟稟將軍,北面發現了一支約莫兩三萬人的漢軍隊伍,為首大旗寫著‘冉’字!”

“嘶……真是不走運,眼看就要拿下泰山郡,卻被漢軍援兵趕到,前功盡棄也!”

曹劌唉聲嘆氣,搖頭不止,“這普天之下姓冉的不多,十有八九就是以叛賊身份降漢的冉閔。此人驍勇善戰,我大魏僅賈復、荊布二人能敵,不可與之爭鋒,速速鳴金收兵!”

眼看就要登上泰山城墻,忽聽身后響起鳴金收兵的聲音,李進一臉不甘心的策馬來詢問曹劌:“眼看泰山郡即將告破,曹將軍為何鳴金收兵?”

曹劌道:“北面塵土大起,漢軍援兵已至,況且是由冉閔統率而來,斷然不可與之爭鋒,速速撤退!”

李進以長槍戳地,義憤填膺的道:“縱然李存孝、文成都在此,亦不足為懼,更何況區區一個冉閔?不必退兵,既然冉閔送人頭上門,我便去砍了獻給陛下,也讓天下人知道我李進的大名!”

當年冉閔雄踞北方,憑借著一幫黑山軍還能和曹操對峙了好幾年,最后還是曹操親自率大軍征討方才剿滅了冉閔,合四靈大將之力再加上曹寧都沒能留住冉閔,反而讓曹寧喪生在冉閔的雙刃矛之下,因此魏國的文武對于冉閔都有種本能的恐懼,而曹劌也不例外,費盡了唇舌力勸李進退兵。

“李將軍,冉閔久經沙場,驍勇善戰,非陛下親自征討,不能勝之。更何況現在率領的是漢軍精銳,更有徐盛、魏無忌輔佐,非你我所能爭鋒,不如速速撤退!”

但才加入曹魏兩年的李進卻對于冉閔一臉不屑,不以為然的道:“曹將軍要退便退,我自率本部人馬前往迎戰!”

李進話音未落,親自率領本部人馬列隊向北迎戰冉閔而去,曹劌唯恐李進有失,只能率領本部人馬尾隨其后,見機行事。(未完待續。)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