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一千三百七十七 無懈可擊

一千三百七十七 無懈可擊

傅友德遇伏身亡,孟津港被攻陷,船只被燒,徐庶率領的隊伍一時間無法返回洛陽。

斥候又報曹操已經從白馬津突圍回到河北,曹仁目前正率部朝河內郡返程,徐庶意識到自己率領的這支隊伍很可能會遭到司馬懿與曹仁的聯合圍剿,在不能返回洛陽的情況下只有向西攻破軹縣、箕關,與徐晃軍團會合一條路可走。

傅友德雖死,但徐庶統率的這支兵馬依舊將近三萬七千人,而對面司馬懿與曹仁手中的兵馬聯合起來也不過才六萬左右,雙方的兵力差距并未到判若云泥的地步,魏軍要想全殲這支漢軍也不是輕松的事情。

但徐庶深知武將就是一支隊伍的靈魂,一支隊伍的膽魄,如果沒有主將帶頭沖鋒陷陣,沒有大將壓陣指揮,就如同失去了領頭羊,戰斗力將會大打折扣。

在傅友德死后,無論是徐庶自己,還是副將周昂、鄧盛,都沒有能力扛起這支隊伍,無法成為這支隊伍的靈魂,只有盡快突圍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周昂在前開路,我率部居中,鄧盛殿后,全軍奔箕關疾行!”徐庶當機立斷,率部重新調頭北上,晝夜急行,于深夜子時抵達箕關門外。

在曹真、夏侯尚出征之后,這座扼守河東與河內咽喉要道的關卡只剩下一千五百守軍。

游俠出身的徐庶手提佩劍,親冒矢石,指揮著隊伍連夜猛攻,鏖戰大半個夜晚,終于攻克箕關,打開了通往河東的去路。

黎明之時,箕關城頭旌旗招展,漢軍一片歡呼。

打通了連接河東郡的道路,徐庶反而不再急于撤兵,將隊伍屯駐在關內,憑險據守,并派遣使者趕往河東向徐晃求援,同時派出斥候秘密潛回洛陽,刺探情報。

徐晃得知傅友德遇襲身亡的消息后惋惜不已,留下張遼率三萬人馬坐鎮安邑城,接應攻打各縣的程咬金、鐘無艷等人,自己帶著陳平、南宮長萬率領五萬人馬離開河東前往箕關會合徐庶,伺機攻掠河內,或者北上騷擾并州。

曹仁率部疾行,以日行一百三十里的速度進軍,當抵達河內郡獲嘉縣境內時得知徐庶已經攻克箕關,跳出了包圍圈,并且聯合徐晃卷土重來,反而讓魏軍的局勢又緊張起來,不由得捶胸頓足,嘆息不已。

前來接應的司馬懿安慰道:“子孝將軍也不必遺憾,巧婦難為無滅之炊,我軍兵力遠遠不及漢軍,要想完成一次圍剿實在難如登天。若是給我一萬人馬守住箕關,就算徐庶插上翅膀也飛不出河內,可惜沒有……”

“我亦知道仲達已經竭盡所能,并無責怪之意,只是即將煮熟的鴨子飛走了,心中不免遺憾。”曹仁唉聲嘆氣,悶悶不樂。

曹仁的確沒有任何理由責怪司馬懿,這次的中原之戰,包括曹操、曹仁,以及郭嘉、范增、賈詡等曹魏精英幾乎傾巢而出,卻被漢軍打的滿地找牙,元氣大傷,幾乎損失了曹魏三分之一的軍事實力。

而司馬懿卻憑借手中不足三萬人的兵力擋住了傅友德對河內的進攻不說,反而以攻為守射殺了傅友德,兩相比較,誰強誰弱高下立判。

雖然河東郡淪陷,郝昭率領的五千人馬全軍覆沒,但這并不是司馬懿的失誤,而是郝昭抗命不遵的原因。可以說司馬懿這段時間內的表現讓整個曹魏的文臣武將感到汗顏。

“若我曹魏的文武都能夠像仲達一樣深謀遠慮,隨機應變,何愁不能開疆拓土,扭轉頹勢?”曹仁與司馬懿朝河內策馬徐行,感慨萬千。

正說話間,曹操的使者飛馬抵達,手持圣旨將司馬懿一頓褒賞,自即日起升任鎮南將軍頭銜,并賜爵亭侯,享受真兩千石的俸祿。

宣讀完對司馬懿的封賞之后,使者又把曹操的手諭呈給曹仁。曹操在書信中要求曹仁暫時以防御為主,在沒有足夠的把握之前不要輕易出擊,等待青州之戰塵埃落定之后再見機行事。

如果唐軍能夠在青州重創漢軍,對于曹魏來說自然是絕處逢生的好消息,就算唐漢兩敗俱傷,曹魏也可以得到喘息之機。假如唐軍不幸落敗,曹操就只能主動放棄徐州,把樂毅、陳子云率領的十萬人馬撤回河北,全力防守,等待良機。

“唯今之計,也只能暫時如此了!”曹仁嘆息一聲,把曹操的書信轉交給司馬懿,征求他的意見。

司馬懿獻計道:“在漢軍占盡優勢的情況下我軍轉攻為守自然是明智之舉,但如果有良機擺在眼前,就絕不能讓他從掌中溜走。傅友德戰死,徐庶率軍奔赴箕關,洛陽空虛,我軍可以渡過黃河猛攻洛陽。若能破城,自然可以打開局勢,就算不能破城,劫掠一番,也能動搖東漢民心。”

曹仁擊掌叫好:“仲達此言甚善,自中原之戰后本將已經被打的頭昏腦漲,疲于奔命,關鍵時刻還是仲達一針見血。”

曹仁立即下達命令,由許褚率一萬人馬為先鋒,曹仁親自率巨毋霸、張繡尾隨其后,自成皋境內渡過黃河;命司馬錯帶著曹真、夏侯尚自孟津過河,兩路夾攻洛陽。而司馬懿則繼續留下來扼守河內,以防漢軍趁機來攻。

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三萬曹軍剛剛抵達成皋境內的黃河渡口,就接到了讓人沮喪的消息。

數日之前,張巡、馬岱、朱桓率領三萬人馬一舉攻克了曹魏在中原的最后一座重鎮——東郡治所濮陽。

自此之后,黃河以南,包括豫州、兗州在內的千里沃土全部重回大漢版圖。土地肥沃,人口密集,經濟繁榮的中原大地徹底回歸大漢的懷抱,包括陳留、許昌、宛城、襄陽在內的軍事重鎮將會就此免除軍事威脅,中原大地將會告別烽火連天的歲月。

鎮守陳留的張須陀得知傅友德在河內中伏身亡,徐庶被逼的西進河東之后,遂當機立斷,立刻與箭傷尚未痊愈的霍峻率領三萬人馬離開陳留,穿過虎牢關,晝夜急行,并于昨日傍晚抵達了洛陽城外。

如此一來,洛陽城內外的漢軍上升至四萬人,如果曹仁率部過河強襲,短時間內并無勝利的把握,反而會遭到諸葛亮、徐晃的東西夾擊,再次重蹈中原之戰的覆轍。在現實面前,曹仁反攻洛陽的美夢終于破碎。

“唉……沒機會了!”曹仁仰天長嘆,一種無力的感覺在全身蔓延。

司馬懿跟著嘆息:“機會就這樣溜走了,現在的東漢實在太強大了,兵多將廣,步步推進,彼此呼應。要想抓住他們致命的弱點,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接下來的話司馬懿沒有再說下去,如果把天下比作一塊棋盤,曹魏的滅亡已經不可避免。在這棋盤上漢軍已經占據了絕大部分,只留給曹魏一個微不足道的角落,除了奇跡之外,曹魏已是回天乏術。

在徹底掃平中原之后,漢軍已經可以抽調出近五十萬大軍分頭向河北進攻,中原之戰的慘敗更是讓實力不濟的曹魏雪上加霜。如果唐軍能夠在青州之戰中獲勝,曹魏還能茍延殘喘兩年;如果唐軍失敗,曹魏怕是撐不到這個冬季了。

“收兵,退回河內!”曹仁無力的吩咐一聲,盡管強打精神,還是難掩眼神中的沮喪。

兩日之后,河內郡的各路曹軍紛紛后退至懷縣城下安營扎寨,曹仁帶著許褚、巨毋霸等人每日操練兵馬,鼓舞軍心,一面與屯兵箕關的徐晃相互對峙,還得防備著白馬津一帶的將近三十萬漢軍渡河進攻,可謂壓力空前。

曹純奉了曹操的命令,帶了三百騎兵趕往河東郡絳邑縣,在縣令的帶領下問清了薛仁貴的故鄉,將薛家莊團團圍住,準備屠殺村民,并將薛仁貴的祖墳挫骨揚灰。

薛仁貴雖然是系統自空間中召喚出世,可來到這個世界后便有了自己的身份,村莊、族人、親眷一應俱全。雖然在薛仁貴飛黃騰達之后,一些本家親戚都已經搬遷到江東謀生,但依舊有許多薛氏族人在故鄉生活,更有祖墳埋葬在村外的曠野中。

“給我屠村,管他是否姓薛,老幼不留,雞犬殺光!”滿腔仇恨的曹純歇斯底里咆哮一聲,揮刀砍翻一名老翁。

在曹純的指揮下,三百曹兵與三百差役兵分兩路,一部分屠殺薛氏族人,一部分人扛著鐵鍬、鋤頭在曠野里挖掘墳墓,但凡立著薛氏墓碑的墳塋一律掘開,將棺材抬出,準備把里面的尸體集中起來挫骨揚灰。

就在曹軍肆意殺戮之際,忽然南面塵土飛揚,卻是鐘無艷率領五千漢軍殺到,前來攻打絳邑縣城。得知曹兵正在薛仁貴的故鄉作惡,便揮兵殺到,前來驅趕曹軍。

曹純見狀只能匆匆上馬,調頭向北朝上黨方向逃命,鐘無艷率部攻克絳邑縣城,一邊安撫百姓,救助薛家莊的百姓,把墳墓重新埋葬起來,一邊飛鴿傳書告知薛仁貴這個噩耗。(未完待續。)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