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一千四百四十六 雙雄搏虎

一千四百四十六 雙雄搏虎

聽了斥候的稟報,李世民一臉意外:“什么,漢軍竟然主動來進攻我軍大營?”

斥候單膝跪地稟報:“漢軍來勢洶洶,已經殺到我軍大營門外!”

“嗆啷”一聲,李世民拔劍在手,高聲道:“這楊延昭勇氣雖嘉,但卻自不量力,朕當親自上陣,率眾將士予以重創!”

身高八尺八寸,膀大腰圓,虎背熊腰的金彈子抱拳道:“秦瓊已死,區區幾個蝦兵蟹將不足為慮,請陛下穩坐中軍帳,看末將去殺他個丟盔棄甲!”

李世民點頭答應:“完顏將軍先去堵住漢軍沖擊我軍大營,并吹響號角,集合山腳下的將士們前來合圍。朕馬上命人豎起龍旗,親自給將士們擂鼓助威!”

“得令!”

完顏金彈子答應一聲,出門提了一雙各重九十斤的擂鼓紫金錘,翻身上馬,率領著已經集結完畢的六千唐軍,揮舞兵器,吶喊著殺出營門。

而李世民亦是披盔掛甲,腰懸佩劍,手提一桿金燦燦的蟠龍槍,翻身跨上踏雪白龍駒,命令身邊的御林軍挑著大唐天子的龍旗,親自出營督陣。

春回大地,風和日麗,色彩斑斕的春季不知不覺間降臨人間。

而此時此刻的曠野上卻爆發了一場殘酷的肉搏戰,雙方數萬人揮舞著刀槍,踩踏的煙塵滾滾,砍殺的血肉橫飛,人喊馬嘶聲此起彼伏,每一瞬間都有人倒在血泊之中,

“完顏金彈子在此,誰敢與我一戰?”

金彈子揮舞著一對大錘,在亂軍中擊斃了數十名漢軍將士,馬前無一合之敵,迎面相遇者盡皆一錘砸成肉泥,擋者披靡。

遠處的凌統看到金彈子耀武耀威,當即催馬來戰:“我管你是金蛋子還是屎蛋子,小爺我看見用錘的家伙就恨不得碎尸萬斷!”

轉眼之間,凌統就策馬來到金彈子面前,手中三節棍一招橫掃千軍奔著金彈子的腦門掃了出去,裹挾著呼嘯的風聲,猶如萬鈞雷霆,聲勢非凡。

“叮咚……凌統霹靂屬性爆發,武力+5,基礎武力98,武器+1,當前一擊瞬間飆升至104!”

“嘖嘖……竟然用這般怪異的武器?”金彈子一邊嘖嘖稱奇,一邊揮錘格擋。一雙大錘勢似奔雷,力逾千鈞。

“叮咚……金彈子錘霸屬性爆發,降低凌統3點武力,當前基礎武力下降至95!”

俗話說“錘棍之將,不可力敵”,凌統知道用錘的武將力氣都特別霸道,再輔以大錘的重量,一般的兵器要是撞上了,輕則崩開,重則扭曲變形,所以絕對不能硬碰硬,只能以巧取勝。

看到金彈子雙錘呼嘯而來,凌統一聲叱喝,手腕一抖,硬生生的將三節棍收了回來,畫出一道弧線卷向金彈子的后背。

金彈子連聲冷哼:“哼……用這樣怪異的兵器上沙場,簡直就是旁門左道,自討苦吃!”

廝殺了三個回合之后,金彈子反守為攻,揮舞起一對大錘狂攻亂砸,猶如泰山壓頂,又似黃河奔騰,風聲虎虎,金光霍霍,很快就占據了上風,殺的凌統漸漸只有招架之力,再無還手之功。

勉強支撐了七八個回合,凌統再也招架不住,虛晃一鞭,撥馬就走:“用錘的家伙果然各個難纏,小爺暫且放你一馬!”

金彈子哪里肯舍,催促胯下青鬃馬,擎著一對擂鼓紫金錘緊追不舍:“大言不慚的小賊哪里走,錘下受死!”

兩人在亂軍中一個逃一個趕,追逐了兩三里路程,恰好撞見揮槍廝殺的秦懷玉,凌統急忙大喊一聲:“秦大哥援我,這番將好生厲害!”

當初秦懷玉惡戰史敬思的時候曾經得到凌統的援手,俗話說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此刻見凌統被追的狼狽萬分,秦懷玉無暇多想,叱喝胯下戰馬,挺起手中金纂提爐槍迎上前去。

“呔……唐將吃我一槍!”

金彈子不敢怠慢,雙錘一個野馬分鬃,向外硬磕,企圖一錘震飛秦懷玉手中長槍。

秦懷玉手中的這桿金纂提爐槍正是秦瓊的遺物,曾經近距離遭到后羿的爆射,在強勁的力道之下槍桿有些彎曲,后來被凌統連帶著一對四棱金裝锏撿了回來交給了秦懷玉。

數日前因為廝殺之時用力過猛,導致秦懷玉的長槍斷裂,無奈之下只好拿著秦瓊的金纂提爐槍上陣,雖然不是很趁手,但總勝過尋常的破銅爛鐵。

金彈子雙錘來的又快又疾,只聽“鐺”的一聲巨響,結結實實砸在秦懷玉手中的金纂提爐槍上,直震的秦懷玉雙手十指發麻,長槍險些脫手飛出。

凌統知道秦懷玉的武藝和自己在伯仲之間,既然自己在金彈子手下走不了十個回合,想來秦懷玉也不是對手,只有兩人并肩作戰,才能與這唐將一決勝負。

看到秦懷玉手中長槍險些被一錘震飛,凌統急忙催促戰馬,手中三節棍一個老樹盤根,奔著金彈子的背部狠狠抽了下去。

金彈子不敢怠慢,左手大錘繼續窮追秦懷玉,右手大錘舉火燎天,向上格擋凌統的三節棍,以一敵二,絲毫不落下風。

趁著凌統出手纏住金彈子,秦懷玉獲得了喘息之機,催馬后退數丈,緩一緩有些腫脹的十指,卻驚喜的發現自己手中的金纂提爐槍因為被金彈子砸了一錘,竟然歪打正著,變得宛如從前一般筆直。

“哈哈……竟然給小爺把槍砸直了,小爺真得道一聲謝!”秦懷玉喜得幾乎合不攏嘴,“待會兒殺你的時候小爺在你身上少刺幾個窟窿便是!”

“叮咚……受金彈子錘霸屬性影響,秦懷玉基礎武力-3,武器金纂提爐槍+1,當前武力變化為96.”

金彈子冷哼一聲,一對大錘揮舞開來,左攻凌統右攻秦懷玉:“切……老子能給你砸直了,也能再給你掰彎!兩個乳臭未干之徒,速速下馬受死,老子尚能留你們一個全尸!”

凌統與秦懷玉一左一右,左鞭右槍,耐著性子與金彈子廝殺,走馬燈一般廝殺了十個回合,勝負難分。

就在這時,一匹健壯的黑色駿馬嘶鳴著由北方疾馳而來,其聲雄壯,秦懷玉急忙扭頭看去,一臉驚喜的道:“這不是叔父的呼雷豹么?”

凌統一邊揮鞭與金彈子廝殺,一邊側目掃視,不由得滿臉驚詫:“真是奇怪,數日前我去牽這匹畜生,想讓他把秦都督的遺體馱回去,它卻嘶鳴著逃得無影無蹤。為何現在又自己跑了回來?”

“叔父的這匹坐騎乃是日行千里的寶馬,凌兄弟纏住這唐將,容我去換了坐騎!”秦懷玉不等凌統回答,拔轉馬頭退出戰團,直奔呼雷豹迎了上去。

這匹長得有些丑陋的寶馬在秦懷玉面前停了下來,伸出腦袋搖晃著尾巴和秦懷玉親熱。不停地伸出舌頭舔舐秦懷玉手中長槍,目光中滿滿的都是對昔日舊主的思念!

秦懷玉翻身下馬,跨上呼雷豹,叱喝一聲:“雷子,隨我殺敵,咱們為叔父報仇雪恨,通殺唐寇!”

“咴咴……”呼雷豹一聲嘶鳴,撒開四蹄,馱著秦懷玉奔馳如飛,猶如離弦之箭一般奔金彈子沖了過去。

“吃我一锏!”

仗著胯下馬快,秦懷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反手從背上摘下一支金锏,奔著金彈子的面門擲了出去。

“叮咚……秦懷玉殺手锏技能發動,瞬間武力+5,基礎武力95,武器+1,坐騎呼雷豹+1,當前一擊瞬間飆升至102!”

凌統也趁機發難,手中三節棍揮舞的虎虎生風,一個神龍擺尾,奔著金彈子的腰部掃了過去,又快又疾,勢大力沉。

“叮咚……凌統霹靂屬性發動,瞬間武力+6,當前一擊飆升至103!”

突然遭到兩人的暴擊,金彈子大吃一驚,急忙低頭躲閃。

饒是躲得夠快,還是被秦懷玉的殺手锏擦著頭頂飛過,摩擦的火星四濺,將盔纓撞斷,只嚇得金彈子出了一身冷汗。

剛剛躲過秦懷玉的殺手锏,凌統的三節棍就帶著呼嘯的風聲掃了過來,又快又疾,聲勢駭人。

金彈子躲閃不及,急忙側身滾下馬鞍,僥幸逃過了凌統的這一鞭。

只聽一聲痛苦的嘶鳴,凌統手中的三節棍結結實實擊中了金彈子坐騎的脖頸,這匹黑色戰馬踉踉蹌蹌的掙扎了幾下,脖頸一歪,轟然倒地,再也爬不起來。

“竟敢殺我坐騎?”

怒不可遏的金彈子一錘飛出,正中凌統坐騎的臀部,登時骨骼折斷,仆倒在地,將馬上的凌統掀翻馬下。

“老子今日就讓你給我的坐騎償命!”金彈子嘶吼一聲,單手持錘,一個猛虎撲食朝跌在地上的凌統撲了上去。

(Ps:說說最近的更新吧,由于年關將近,各種事情繁多,再加上卡文,狀態不好,這幾天實在提不上更新去,請兄弟們理解包涵。

歲月如梭,這已經是劍客寫這本書的第三個春節了。而之前的春節,劍客一直在碼字,大年初一都在碼字,看著別人熱熱鬧鬧的打牌喝酒,串門吹牛,好不羨慕。

兩年多的時間,三個新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兩年來十二點之前幾乎從沒睡過,劍客累了,真的累了,精疲力盡的感覺!

兩年多的時間,這本書從一開始的幼苗,到現在已經四百五十萬字了,當初一起開的書差不多有上千本,基本上都結束或者太監了,而這本書還在繼續。

歷史類很少有五百萬字的篇幅,寫到現在基本上也到了收官階段,宛如風燭殘年的婦人,已經沒有當初的姿色,劍客能做的就是善始善終,不太監不爛尾。

過年這段時間會盡最大努力更新,有時間就兩更,沒時間就一更,如果偶爾耽誤一天,也請兄弟們見諒,劍客真的累了。寫書,尤其寫這么長的書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未完待續。)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