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一千四百九十四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一千四百九十四 肥水不流外人田

征戰沙場比不得在京城之中,不是缺這就是少那,所以劉辯要求婚禮從簡。

軍議散去之后,張良立馬帶著一幫文官籌備去了,而眾武將則各自回帳休息,等著到晌午時分開懷暢飲,也算是大戰過后的一種放松。

軍中除了關銀屏之外并無女子,所以關平、關鈴兩位兄長便陪著妹妹到距離最近的姑慕縣城去買一身大紅霓裳,就算再從簡也是終身大事,所以鳳冠霞帔絕不能少。

看到眾將離開了帥帳,劉無忌悄悄折回,吞吞吐吐的道:“父、父皇……孩兒有件事想要向你啟奏,不知……當講不當講?”

劉辯放下手中的奏折,和顏悅色的笑道:“無忌啊,你在沙場上可不是這般婆婆媽媽,殺起敵人來那叫一個干脆,不知道何事讓你這般為難,欲言又止?”

劉無忌抬手摸了摸腦門,憨笑道:“呵呵……這話該從何說起呢?孩兒在戰場上撿了一個女子,并一見鐘情,所以特地向父皇稟報,打算把她收為姬妾。”

劉辯一臉意外,搖頭大笑道:“你小子行啊,三四年前在去洛陽的路上撿了一個辛憲英,這次跑到青州打仗還不忘拈花惹草!”

“是孩兒運氣好,在亂軍中救了這個女子兩次,所以她打算以身相許,報答孩兒的救命之恩。”劉無忌笑呵呵的解釋道,臉上難掩得意之色,換誰撿了這么一個天女下凡一般的媳婦,怕是都會笑的合不攏嘴。

劉辯正色告誡道:“無忌啊,父皇必須得訓誡你幾句,酒是穿腸毒藥,色是刮骨鋼刀,你小小年紀,正是習武學文之時,可不能沉溺女色,見一個愛一個。何況你是王室帝胄,更不能像尋常的紈绔公子那樣尋花問柳,一般的女子豈能進我們皇室?”

劉無忌施禮辯解道:“孩兒自然記得身份,尋常女子也入不了我的法眼,只是這女人長得實在太好看了,說句大不敬的話,比我娘還要好看哩!”

“窮鄉僻壤,還有比你娘好看的女子?”劉辯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劉無忌心中暗自嘀咕,何止比我娘好看,依我看比父皇后宮中的那些嬪妃都好看,只是心里這樣說嘴上卻不敢造肆,“孩兒絕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這女子的確長得國色天香,傾城傾國,所以孩兒才想把她收為姬妾。”

劉辯正色道:“莫不是你暴露了身份,這女子有心攀龍附鳳?若是尋常的村姑民婦,就算父皇什么也不說,京城的那幫文官也能噴死你!”

劉無忌抱拳施禮,斬釘截鐵的道:“回父皇的話,說起來這女子也是有身份之人,絕不像父皇猜測的這樣。她本是司羿的未婚妻,是唐國頗有地位的一個綠林好漢的女兒,姓姬名嫦娥。”

“什么?”

正端起茶碗準備滋潤下喉嚨的劉辯一口茶水差點噴了出來,“你把嫦娥搞到手了?”

由于劉辯嘴里含著茶水,所以劉無忌也沒有聽清老子的話,急忙解釋道:“父皇莫要誤會,嫦娥和司羿只是定了婚,但還沒有成親呢,到現在還是清白之身,不會給咱們皇室抹灰的。”

劉辯趕緊再喝一杯茶壓壓驚,豎起大拇指道:“真不愧是我劉辯的兒子,老子給你點個贊!”

劉無忌似懂非懂,不知道點個贊是啥意思,但總之老爹豎起大拇指就是夸獎自己的意思,登時喜出望外:“莫非父皇答應了?”

劉辯在心里無奈的嘆息一聲:“唉……你小子都先下手為強了,老子不答應又怎么著?難不成像李隆基那樣扒灰么?好歹肥水不流外人田,沒想到嫦娥沒被收入后宮,反而成了兒媳婦,真是讓人啼笑皆非啊!”

“咳咳……”

劉辯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既然你說是司羿的未婚妻,那么她芳齡幾何,若是比你大的太多了可是不行。”

劉辯可以接受嫦娥做自己的兒媳婦,但卻絕不能接受一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大齡兒媳,畢竟自己也只是比劉無忌大了十四五歲,如果這嫦娥接近三十了,日后該如何相處?

劉無忌拱手答道:“回父皇的話,嫦娥今年虛歲十八,比孩兒大了五六歲,和銀屏年齡相仿。”

當下劉無忌把自己如何巧遇嫦娥,讓她免遭唐國叛軍羞辱;第二次又靠著嘯天犬的搜索,從董平的槍下把人救了回來,一夜之間兩救嫦娥,讓她感激涕零,恨不能以身相許。

之后,嫦娥勸司羿罷兵,卻遭到司羿出爾反爾的欺騙,最終這對昔日戀人撕破臉皮,恩斷義絕,并最終倒向自己懷中。而司羿也戰死沙場,倒在了大漢五大射手的圍攻之下。

聽完劉無忌的敘述,劉辯心中不由得感慨萬千:“厲害了我的兒,這挖墻腳撩妹的功夫簡直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就連爹也得甘拜下風啊!”

“我和嫦娥在亂軍中相識,并搭救了她兩次,可見這樁姻緣乃是上天注定。俗話說寧拆十座廟,不破一門婚,我想父皇一定會成全孩兒的不是?”劉無忌單膝跪地,抱拳懇求。

劉辯彎腰扶起劉御:“你為父皇立下這么多功勞,朕還能說什么?只要這女子是個良人,朕便準了,起來吧!”

劉無忌卻繼續跪在地上不起:“啟奏父皇,還有一個呢,容孩兒稟來!”

“還有一個?”劉辯趕緊又喝了一杯茶壓壓驚,“我說無忌啊,你是來青州打仗的還是來撩妹的?”

劉無忌一臉無奈的道:“這女子雖然生的俊俏,但孩兒并沒有想據為己有,畢竟我已經有了銀屏、嫦娥、憲英三人,而且她爹把她許配給了公績。沒想到蒼天不開眼,公績竟然戰死沙場,臨死前把楊嬋托付給我,孩兒實在不能辜負了公績的臨終所托啊!”

當下劉無忌又把率部進楊家莊借糧,楊員外贈戟贈犬贈馬贈女,之后魏軍望風而來,爆發了一場大戰的事情向劉辯詳細的敘述了一遍。

劉辯聽完之后,心中暗自嘀咕:“我兒泡妞的能力絕不亞于武藝,這楊嬋竟然和三圣母同名,也是有趣,將來你們生個兒子干脆取名劉沉香算了!”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