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一千四百九十五 最強間諜

一千四百九十五 最強間諜

劉無忌已經和人家私定了終身,劉辯這個做爹的也沒什么好說的了!

兒子拼死拼活給自己打江山,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討老婆不用爹媽操心,不要房不要車,憑本事撩妹,比二十一世紀的啃老族強了不知n萬倍,自己這個當爹的要是再反對就實在太不近人情了。

再說這楊嬋長什么樣劉辯不知道,但嫦娥卻是自己召喚出來的,而且是傳說中的仙子,倘若拒絕了,有何顏面去面對從一開始就跟著自己打江山的穆桂英?

“起來吧,朕答應你了!”劉辯伸手扶起了劉無忌,“她們現在何處,你去把人帶來讓父皇看看。”

劉無忌喜出望外,磕頭如搗蒜:“多謝父皇成全,她們和楊家莊的村民被孩兒安排在了附近的鄉亭,孩兒這就去把人帶來。”

劉無忌興沖沖的離開帥帳,翻身上馬,直奔三十里之外的桃源亭,見到了在此等待多時的嫦娥與楊嬋一家。

“小王爺,你的傷勢沒事吧?兩日不見你,嫦娥心中牽掛不已!”看到劉無忌安然無恙的歸來,嫦娥滿心歡喜的迎了上去。

楊祐手撫花白的胡須感慨道:“我聽說王師大獲全勝,不僅擊敗了唐魏聯軍,而且利用什么什么火油彈把匪李世民炸死了?”

劉無忌大致的介紹了一下戰況,最后拱手道:“有勞老丈牽掛,唐軍除了韓信、李元霸遁逃之外幾乎全軍覆沒,青州從此以后將會告別烽火狼煙,過上太平盛世。”

眾人俱都欣喜不已,楊嬋這才一臉擔憂的詢問劉無忌:“小王爺,凌統呢,怎么沒見他跟來?”

聽了楊嬋的詢問,劉無忌不由得一臉黯然,紅著眼睛道:“我這次來除了要帶你們去見見父皇,也是為了告訴你們這個不幸的消息,公績他……陣亡了!”

“啊?”楊祐父子俱都大驚失色,大張著嘴巴遲遲說不出話來。

楊嬋不由得哭出聲來,淚如雨下:“都怪我不好,當初和他提什么條件,痛快的答應他多好,他到了九泉之下一定會恨我。”

劉無忌上前輕輕拍了拍楊嬋的肩膀,柔聲道:“楊姑娘,我自三歲便和公績一起習武學文,雖然不是兄弟但卻勝似兄弟。無忌臨終之前托付我好生照顧你……當然,若姑娘要是另有想法,無忌也會像對待嫂嫂一樣照顧你,但有所求,無敢不從。”

楊嬋的兩個兄長登時喜出望外,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才幾天的功夫妹夫就從侯爺變成王爺了,傻子才不答應呢!

急忙一起搶著應允:“既然是凌公績的囑托,舍妹就交給王爺費心了,這輩子就跟著你了!”

楊嬋掩面哭泣:“他到臨終之前還念著我,而我卻故意刁難他,嗚嗚……早知如此,我就不該難為他!”

兩個兄長一起數落楊嬋:“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你就算答應了凌統,他也注定難逃此劫。你天生就是注定當王妃的命,所以日后要好生伺候王爺,莫要墮了我們楊家的顏面,皇室帝胄可比不得尋常人家。”

嫦娥也上前安慰楊嬋:“凌將軍命中注定有此劫,他把你托付給王爺,也算是有情有義。正好我一個人在江東人生地不熟,你便去和姐姐作伴!”

楊嬋肅拜施禮道:“王爺,既然凌公績把我托付給了你,小女子愿意一生服侍王爺。只是我與他已有父母之命,也算有緣,所以我打算為他守節一年,還望王爺成全。”

劉無忌一臉欣慰的答應了下來:“你能這樣有情有義,小王倍感欣慰,凌公績在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了,小王答應你。”

自始至終,楊祐未置可否,但心里卻也為女兒高興,為凌統感到惋惜。

說完了正事,劉無忌又一臉苦惱的道:“幾年之前,父皇為我定了一樁婚事,對方是關云長將軍的女兒。現如今她已經十七歲,正好這次隨軍出征,在帥帳中與我見了面,群臣便攛掇著我們在軍中完婚,讓將士們沾沾喜氣。父皇一口答應了下來,君命難違,我正為此事愁呢!”

楊祐撫須道:“既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小王爺便成婚便是,我想姬姑娘和小女是不會有意見的。更何況關君侯威震天下,想來她的女兒也是極為出眾,小女能和她共侍一夫,實乃三生之幸!”

在這個一夫多妻的年代,嫦娥也從來沒有奢望自己的男人只守著自己一個女人,臉上擠出理解的表情:“王爺不必為難,既然你和關姐姐有婚約在身,君命難違,眾將又都等著喝喜酒,便高高興興的完婚就是。”

就連嫦娥都沒意見,楊嬋自然更是無話可說。

劉無忌喜出望外,再三拱手致謝:“沙場征戰,將士們刀頭喋血,凌公績尸骨未寒,現在不是小王洞房花燭的時候。你們直管放心,我只和銀屏完婚,不入洞房!”

當下劉無忌帶著楊祐父女四人,以及嫦娥辭別了楊家莊的百姓,前往軍營拜見天子。為了避免關銀屏心里不高興,劉無忌特意叮囑嫦娥和楊嬋女扮男裝,這樣不會太引人注目。

三十里路程不過半個時辰的功夫,劉無忌一行很快返回了軍營,直奔帥帳拜見天子。而此時張良還在忙碌著籌辦婚禮,關銀屏和兩個哥哥去姑慕縣城購買鳳冠霞帔也尚未歸來。

帥帳之內,劉辯正在與人談話,旁邊坐著剛剛從劇縣趕來的樊梨花與張出塵兩位嬪妃,下面站著從臨淄趕來的青州刺史蕭何。

“孩兒拜見父皇!”

劉無忌進了帥帳先向劉辯施禮,接著又對張出塵和樊梨花施禮參拜,兩人一起還禮。蕭何也上前參拜了廬江王。

劉辯呵呵大笑,對樊梨花和張出塵道:“你們來的正好啊,就看看吾兒無忌的本事吧!這次來青州不僅殺敵如麻,取上將級如探囊取物,而且追起女孩來啊也是手到擒來,咱們便給孩子掌掌眼,看看她選的媳婦如何?”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樊梨花笑吟吟的揶揄一句。

張出塵則笑道:“我打小就看無忌這孩子聰明機智有出息,啥時候登兒能像他哥哥這么有本事就好了!我們也算半個婆婆了,卻是沒準備見面禮,怕是失了禮數。”

劉辯大笑道:“無妨,無妨,暫時記在賬上,等回金陵從你們的俸祿中扣除便是。”

劉辯揮手道:“去把你的兩個媳婦及岳丈帶進來說話!”

不消片刻功夫,劉無忌昂闊步帶著嫦娥和楊嬋走進了帥帳,剎那間便艷光四射,整個帥帳變得熠熠生輝。

就連樊梨花和張出塵也不由自主的贊嘆一聲:“好美的女子!”

劉辯雖然想要裝出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樣子,但還是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心里滿是遺憾。

“庶民等拜見陛下,愿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在楊祐的帶領下,所有人一起跪地叩,齊呼萬歲。

趁著眾人叩之際,劉辯悄悄用意念向腦海中的系統下達指示:“給朕查詢一下嫦娥與楊嬋的四維!”

“系統正在查詢中,宿主請稍等!”

“叮咚……嫦娥——統率35,武力38,智力69,政治56,魅力”

“叮咚……楊嬋——統率42,武力41,智力75,政治61,魅力”

“看來都屬于花瓶性質,有顏值無心機,罷了,罷了,朕不是還有王昭君正等著入宮嗎!”劉辯悄悄在心里給兩個兒媳婦做了評價,一本正經的道一聲,“平身!”

待眾人起來閑敘了片刻之后,劉辯肅聲叮囑蕭何道:“蕭卿啊,楊家莊為了幫助朝廷的軍隊,慘遭魏軍洗劫,村莊化為灰燼。朕便把楊家莊的百姓著落在你身上,好生安置,幫他們重建村莊,補助錢糧。”

蕭何躬身領命:“陛下直管放心,此事便落在微臣身上。”

蕭何說著話扭頭看了看楊嬋的兩位兄長:“我看這兩位也是飽讀詩書之人,正好淳于縣缺個縣令,回頭我便從兩位之中擇其一前去赴任吧?”

簡直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楊嬋的兩個哥哥喜出望外,一起作揖施禮:“多謝使君大人提攜,我們兄弟定然不負所托。”

劉辯又對嫦娥、楊嬋道:“無忌今日與關氏成婚之后,明日清晨將會追隨衛青跨海東征,你們便跟著朕到劇縣暫住一段時間吧,等無忌歸來之后一塊返回金陵。”

嫦娥肅拜施禮道:“陛下,民女是唐國人士,愿隨王爺一起出征,為大軍引路!”

話音未落,忽然帳外響起一人的吶喊:“要說引路,還得看我諸葛誕啊,陛下,微臣諸葛誕前來見駕,陛下你還記得我么?”

帥帳門口的御林軍手中金瓜錘一架,攔住了去路:“來者何人?竟敢擅闖御帳?”

劉辯眉頭一蹙:“哦……竟然是諸葛誕?朕還以為他早死了呢!來呀,放他進帳說話!”

諸葛誕大步流星的走進帥帳,納頭便拜:“小臣諸葛誕幸不辱命,特來向陛下復命!”

嫦娥大驚失色:“啊……你不是叫穆憲么?說起來小王爺得喊你一聲舅舅!”

:訪問網站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