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一千五百四十六 東山再起

一千五百四十六 東山再起

作為一個縱橫天下的梟雄,作為天生熱愛劫掠的游牧民族領,鐵木真對于一奶同胞的妹妹并沒有多少感情,至少不像他現在表現出來的這么深。天籟『小說WwW.『⒉

鐵木真之所以不詢問戰況,而是先和楊四郎聊起了家常,只是在試探他的心理,看看這個漢人對自己還有沒有感情。如果他還摯愛著家眷,想來應該不會坑自己。

看了楊四郎的表現,鐵木真心中僅存的懷疑煙消云散,手撫胡須問道:“慕容恪武藝不及你,為何他不留你在木鹿城坐鎮反而讓你來報信?”

“回大汗的話,慕容恪被大夏軍的流矢射傷,行動不便,所以特派微臣來迎接大汗入城。”楊四郎拱手回答,毫無破綻。

檀道濟向前邁了一步,詢問當歸等幾個斥候:“你們可曾去木鹿城附近刺探?”

當歸急忙答道:“回檀將軍的話,小人等一直逼近了木鹿城兩三里刺探軍情,只見城里火光沖天,濃煙滾滾,慟哭聲震徹云霄,百姓們都喊著項王、亞父嚎啕大哭。”

鐵木真聳然動容,雙眉一挑道:“好啊,看來此乃天助我大元,只要能從木鹿城中劫掠到大夏的物資,便能招兵買馬,東山再起。”

旁邊一個身高八尺五寸的彪形大漢是北匈奴單于當渠派來的統兵大將,名喚虛閭權,也是北匈奴的右賢王,聽完鐵木真和楊四郎的對話,便急不可耐的嚷嚷道:“既然項羽、呂望已死,咱們還等什么,還不趁著漢軍未至火入城劫掠?鐵木真,咱們可是說好了,劫掠回來的物資一家一半。”

話音未落,虛閭權雙腿在胯下戰馬上猛地一夾,手中馬鞭一向東指:“將士們隨我入城啊!”

鐵木真在北匈奴待了兩年多,雖然贏得了當渠的信任,但還是各懷鬼胎。當渠想要利用鐵木真招攬舊部,擴充部族人數,增強實力。

而鐵木真逃到黑海邊上之后身邊武將只剩檀道濟,將士只剩下兩千余人,后來又聚攏了三萬多族人,但比起擁有五十萬人口,騎兵七萬的當渠來說遠遠無法抗衡,只能寄人籬下,仰人鼻息,以求東山再起。

當渠沒什么本事,統治的北匈奴根本展不起來,四大帝國一個也惹不起,只能躲在黑海附近的草原上放牧,劫掠一下弱小的部落土著。除了馬匹不缺之外,其他的各種物資統統都缺。

鐵木真到了北匈奴之后對當渠以兄長相稱,率領北匈奴的騎兵攻打周圍的小部落,短短幾年打了十余仗,所向皆克,先后給北匈奴俘虜回來了近十萬人口,威望漸增。

在這兩年的時間里,又6續有四五萬匈奴、鮮卑、羌人等曾經的大元帝國的子民前往黑海投奔鐵木真,使得鐵木真手下又聚攏了近萬心腹隊伍。但靠著這微不足道的兵馬想要東山再起何異于癡人說夢,因此鐵木真知道自己還得借助當渠的力量。

而當渠對鐵木真是又愛又怕,喜愛他的用兵之才,自從鐵木真來到北匈奴兩年后,給自己搶回的財富與人口過了自己半生的收獲。又害怕鐵木真有朝一日鵲巢鳩占,取自己而代之,所以每次給鐵木真兵馬,都會搭配一名親信隨軍。

北匈奴缺鑌鐵、缺弩箭、缺甲胄,而滅了小部落也沒有多少收獲,因此當渠及鐵木真把目光投向了遭到大漢猛攻的大夏國。決定趁著項羽內憂外患之際策反慕容恪,在漢軍抵達之前虎口奪食,沖進木鹿城劫掠一次。

雖然漢軍洶涌而來,但鐵木真與當渠也知道,如果沒有漢軍正面施壓,僅憑匈奴人是無法攻破木鹿城的。除了項羽驍勇善戰之外,大夏國尚有六七萬軍隊,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風雨飄搖也不是北匈奴能夠欺負的,只能在漢軍即將入城之前的節骨眼上火中取栗。

以前的時候,當渠都是撥給鐵木真兩萬左右的兵馬,這次直接給了鐵木真四萬騎兵,過了北匈奴一半的兵力,而且還有兩萬匹駿馬,兩千乘馬車隨行。

  所以當渠不敢大意,派出了在北匈奴地位僅次于自己的右賢王虛閭權隨行,控制鐵木真。

這虛閭權生的身高馬大,是個有勇無謀,貪財好色之徒,此刻聽聞項羽、呂望已死,當即引兵沖鋒,卷起漫天沙塵,朝木鹿城沖鋒而去。

鐵木真唯恐被虛閭權賺了便宜,將財物據為己有就討不出來了,只能翻身上馬,吩咐忽必烈、檀道濟、楊四郎道:“火上馬,率領將士們過虛閭權,千萬不要被他的親兵占據了大夏王宮及府庫、糧倉。他雖然說要平分物資,若是被他搶先一步,能夠分給我們五分之一也不錯了!”

“若虛閭權言而無信,我先砍下他的頭顱來!”

忽必烈大急,翻身上馬,揮舞彎刀當先沖鋒:“將士們隨我來,全力進城搶財寶、搶糧食、搶女人啊!”

一時間馬蹄聲大作,鐵木真及他的部曲不甘示弱,在忽必烈的帶領下很快就過了虛閭權率領的北匈奴騎兵,卷起漫天塵土,鋪天蓋地一般殺奔木鹿城。

一個多時辰之后,夕陽漸斜,日近黃昏,而五萬多匈奴騎兵也兵臨木鹿城外。

“吁……”

鐵木真勒韁帶馬,舉目眺望,只見木鹿城中濃煙滾滾,慟哭聲不絕于耳,城門大開,城墻上旌旗歪歪斜斜,沒有一兵一卒防守,城里的百姓倉惶奔走,一派雞飛狗跳的景象。

檀道濟在鐵木真身邊勒馬道:“大汗,雖然項羽、呂望已死,但為了避免漢軍趕來將我軍堵在城中,不如與虛閭權商量一番,留兩萬兵馬扼守西門,其他人進城劫掠。大汗意下如何?”

虛閭權趁著鐵木真減緩度之際,再次率領北匈奴的騎兵過了鐵木真,并對鐵木真的話嗤之以鼻:“讓鐵木真留在外面扼守吧,等我搶了物資出來分他一半!”

看到虛閭權率領著北匈奴的騎兵自木鹿城南門蜂擁而入,鐵木真只能無奈下令全軍進城,由忽必烈當先開路,留下檀道濟押后,自西門潮水般涌進了木鹿城。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