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一千五百五十八 天機不可泄露

一千五百五十八 天機不可泄露

遼東苦寒,土地廣袤而人口稀疏。??

  襄平本是遼東郡治所,早些年有人口三萬余人,算得上東北地區的中心城市。

  遼東本地人公孫度初為玄菟郡小吏,因為善于鉆營,后來升任尚書郎、冀州刺史,但因為得罪了十常侍,旋即被罷官免職。

  后來經同鄉徐榮向董卓舉薦,公孫度被任命為遼東太守。趁著中原混戰之際,公孫度在遼東招兵買馬,先后將相鄰的昌黎郡、玄菟郡納入麾下,割據一方,自立為遼東侯、平州牧。

  若是按照正常的歷史展,公孫度之后又率兵東伐高句麗,西擊烏桓,南取整個遼東半島,甚至跨海拿下了青州東北部的東萊地區,鼎盛時期坐擁人口過十萬,甲兵十萬,儼然成為了雄踞一方的霸主。

  公孫度死后又傳位其子公孫康,并斬殺了前來投奔的袁熙、袁尚兄弟,隨后向曹操稱降。但因為遼東遠離中原,曹操自知無力徹底掌控,遂冊封公孫康為襄平侯,遼東太守。

  趁著曹操向中原展之際,公孫康率部向東,一舉攻陷高句麗國都,將朝鮮半島北部地區納入治下,并設置了樂浪、帶方兩個郡,使得公孫家的勢力空前強盛。

  直到其孫公孫淵在曹叡時期因為勾結吳國叛魏,遭到司馬懿的討伐,公孫淵兵敗身亡,公孫家族才結束了對遼東地區長達四十年的統治。

  但因為劉辯穿越所帶來的蝴蝶效應,這一切都改變了,朝鮮半島上出現了一個強悍的龍城國,在用兵有方的李世民與萬人難敵的李元霸帶領下,龍城國短短兩年的時間席卷整個朝鮮半島,建立了統一的大唐帝國。

  之后李世民派遣李績、李元霸北伐,一舉攻克襄平,將盤踞在遼東多年的公孫家族屠殺殆盡,斬草除根。無緣無故的多了一個空前強大的對手,說起來公孫度也是夠悲催的!

  在公孫度的經營之下,襄平的人口展到十萬左右,已經成為了整個東北地區,甚至整個黃河以北屈指可數的大都市。

  李績接管襄平之后,任人唯賢,起用漢人邴原、涼茂治理地方,安撫百姓,使得襄平在戰后迅恢復了秩序,重新變成了一座政通人和的城市,因此李舜臣與唐國的大臣才選擇遷都襄平,暫避漢軍鋒芒。

  李績下令大軍在襄平城外駐扎,自己帶著李嗣業、李通父子只帶了十余騎進了城池,準備前往由公孫度的太守府改為臨時皇宮的府邸去參拜皇后,與諸位同僚會晤。

  遷都襄平后,長孫無垢任命李鴻章兼任遼東太守,治理地方,安撫民心,安置從王儉城跟隨而來的難民。

  唐國現在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李鴻章自然不敢輕視漢人,以免激起民憤。

  上任后推出了許多漢唐平等的政策,鼓勵漢唐通婚,嚴格約束唐人不得有高人一等的思想,在李鴻章的治理下,襄平城內的漢唐兩個民族相處的倒還算融洽。

  李績下令十萬大軍在襄平城外駐扎,自己帶著李嗣業、羅通父子只帶了十余騎進了城池,準備前往由公孫度的太守府改為臨時皇宮的府邸參拜長孫皇后,并與諸位同僚會晤。

  襄平城內行人熙攘,小販的叫賣聲此起彼伏,好不熱鬧。

  這座城池并沒有因為成為大唐的國都出現任何不適,百姓們反而喜氣洋洋。一下子增加了四五萬人口,各個商鋪以及小販的生意比之從前好了許多,家家戶戶賺的盆滿缽益,怎能不笑逐顏開?

  一直隨軍打仗的羅通到底還只是個十二三歲的少年,見了大街上許多好吃好玩的東西就有點邁不開腿,嘴巴里不停地咽口水,遂向李績與李嗣業拱手道:“都督、父親,我肚子突然有點不適,先去找個地方出恭,回頭就攆上你們。”

  李績點頭道:“人有三急,賢侄去回,我今天準備向皇后與滿朝文武舉薦你,給你討個大大的封賞,你可莫要遲到了。”

  “小侄知道了!”

  羅通興奮地答應一聲,撥轉馬頭假裝尋找茅廁,等到李績與李嗣業走遠,便翻身下馬在街上買了幾串糖葫蘆,又買了幾個襄平特產的大麻花,坐在屋檐底下大快朵頤起來。

  “唉呀……這位小將軍印堂黑,元神渙散,恐怕近日將有厄運纏身,既然有緣,便讓貧道替你算上一卦如何!”

  就在羅通狼吞虎咽之際,突然從人群中跳出來一個年約三旬,目光清癯的中年道士,手里拿著一面幌子,抓住羅通的衣襟就喋喋不休起來。

  羅通不由得勃然大怒,要不是看在對方是個出家人的份上,早就飛起一腳把他踹到九霄云外了,雙眼一瞪破口大罵:“你誰啊?知道小爺是誰不,信不信我一個巴掌拍死你?有多遠給我滾多遠!竟然說小爺印堂黑,元神渙散,不會說話滾回娘胎重新構造去!”

  道士聞言不由得皺眉:“無量天尊,小將軍怎能像個潑婦一樣罵街?貧道乃是出家人,不與你一般見識,但我卻知道你與漢軍第一猛將李存孝結了梁子,他誓要追殺你,怕是小將軍將有大難臨頭。”

  見道士轉身欲走,羅通急忙起身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襟:“且慢,你是如何知道我與李存孝結仇的?”

  道士神秘兮兮的道:“貧道能掐會算,上下能推五百年。

  我不光知道小將軍將有大難臨頭,還知道小將軍的雙臀上各有一個青色胎記。”

  道士說自己與李存孝結了梁子羅通還不算吃驚,畢竟沙場上許多將士知道,也有可能是從李存孝嘴里說出去的。但這個道士竟然知道自己的左右臀部各有一個胎記,這就有點匪夷所思了,畢竟那里是**部位,這天下也沒幾個人知道的。

  “唉呀……道長還真有些本事?”羅通急忙把手里尚未吃完的糖葫蘆與麻花統統扔掉,抱拳道,“敢問道長法號如何稱呼?”

  道長拱手道:“貧道道號大水!”

  羅通對于這個道士叫什么完全不在乎,只想知道自己有什么災難,拱手道:“大水道長,晚生這廂有禮了!你既然能夠看出晚生印堂黑,有厄運纏身,想來一定有破解之法?還望道長不吝賜教,晚生一定會讓家父重重酬謝!”

  大水道長欲擒故縱的道:“天機不可泄露啊,我看……”

  羅通抓著道士的手臂猛地一用力,便把道士拽了個踉蹌,瞪眼威脅道:“道長,我還要去打仗,沒有太多時間啰嗦。你想要錢盡管吱聲,倘若故弄玄虛,小爺可是個暴脾氣!”

  大水道長這才一臉為難的道:“此事說來話長,而且不可讓第二個人知曉,若小將軍想知道,可隨我去驛館走一趟。”

  羅通自負武藝絕倫,自然不會把一個道士放在眼里,揮手道:“前面帶路,休要耽誤時間,省的惹惱了小爺!”

  當下道士在前引路,羅通牽著馬隨后,穿街過巷,很快就來到了一家驛館,一前一后進了房間。

  剛一進門,道士便轉身把房門給栓了,對著羅通納頭便拜:“少主,十年了,羅本總算見到你了!看到你生的如此少年英雄,本心中真是欣慰不已,想來老主公與羅成將軍在九泉之下也足以瞑目了!”

  羅通不由得一頭霧水,一臉警惕的道:“牛鼻子,什么少主、老主公?給我起來說話,你要是敢跟我耍花招,別怪小爺拳腳無情!”8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