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二千九百零七章 還是我

第二千九百零七章 還是我

海神族強者們在一瞬間吵翻了天,各種質疑聲,驚嘆聲,慘叫聲不絕于耳。

咦?

好像摻雜了什么奇怪的東西?

非也,一點也不奇怪,就在剛剛,某個實力不濟的海神族強者被希洛克一招命中,嗷嗷慘叫著飛了出去,并在把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

被擊飛的冒險家的慘叫聲并未吸引到冒險家們的注意,但希洛克的攻擊卻給他們提了個醒,現在正在戰斗,而且對手是比自己強出不知多少倍的強者,再繼續插科打諢,就等著被團滅吧。

與眾冒險家一樣嚴陣以待的,是我的對手,那個職業極有可能是忍者的冒險家。

他神情嚴肅......抱歉,他蒙著臉,我啥也看不出來,只知道眼神比較銳利,這個眼神銳利的冒險家,如盯著獵物的鷹隼般緊盯著我,身上的氣勢驟然攀升,攀升,再攀升,很快就有了國家力量那個級別的壓迫力,這讓我心頭警覺大起,可以確定,這家伙至少是國家力量級別,剛才的幾次出招極可能只是在試探我,如果能順勢將我制服,那自然是再好不過,若是不能制服,也能掌握我目前的實力底線。

“很好”疑似忍者的冒險家沉聲道:“在這個年紀,能達到這種級別,你可以自傲了,我愿意稱你為同齡冒險家中的最強......”

“打住!”我很沒禮貌的打斷他,一抬手,道:“很抱歉打斷你講話,但你以為你是斑嗎,還稱我為同齡冒險家中的最強,而且你確定真的見過我這個年齡的冒險家里的最強者?你有見過真正的強者嗎?我指的是我的同齡人,不妨告訴你,我所知道的同齡人中的最強者,正在在下的未婚妻。”

疑似忍者的冒險家冷哼一聲:“原來如此,哼,那又如何,我這么說,只想讓你臨死之前不至于太過遺憾,既然不領情,哼哼,就拿命來吧!”

話音剛落,他的身影驟然一虛,我只覺一股相當危險的氣息迎面而至,連忙舉刀格擋。

叮當,噗!

一聲金鐵交鳴,一聲刃入血肉。

我如遭重創,整個身體都向后飛去,好在對戰經驗豐富,且底盤夠穩,在即將落地之時,調整好了角度,穩穩落地。

落地之后的第一時間,我屈膝再跳,躍向一旁,果然,在我剛剛站立的位置,三枚四角飛鏢射了過去。

“對戰經驗也很豐富,真難想象,像你這個年紀的少年,是如何做到今天這一步?”

疑似忍者的冒險家發出了驚嘆與疑惑,同時,他飄忽的身影也逐漸現了形,距離我只有五步之遙。

“如你這樣優秀的少年,我真不忍殺你”疑似忍者的冒險家低聲道:“但誰讓你膽敢冒犯神族威嚴呢,留你性命,就是對神族威嚴的褻瀆,久而久之,將再不能服眾,既如此,你還是做好為神獻身的準備吧,不過你可以放心,除了頭顱要獻給神王,我可以將你的軀干好好安葬,算是對你的一種獎勵吧,前提是,你得好好取悅我。”

“還真是仁慈而慷慨的選項呢”我笑容燦爛,耍了個刀花,瞥了胸口上剛剛被刺入的,現在已經愈合了,但仍被血跡掩蓋的假傷一眼,聲音輕快道:“很感謝您對我的慷慨與仁慈,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再含糊,以真正的實力來兌現您對我的仁慈吧。”

隨著話音的落下,殺意洶涌的從我遍體的毛孔中噴涌而出,轉眼就覆蓋了全身,并很快形成一團厚達一米的殺意外衣。

這一舉動,不僅僅是眼前的疑似忍者的冒險家被驚住了,就連不遠處正處酣戰的強者們也都呆住了。

而希洛克,竟然沒有抓住這個時機,對驚呆了的海神族強者們發起偷襲,反而以手掩嘴,發出興奮的驚呼。

“太棒了,太棒了!”希洛克興奮的咆哮聲像極了見到了偶像的忠實迷妹所發出的‘海豚音’,她如魅影一般,疾速飄到我身前,伸出手,輕撫了下濃郁而肆虐的殺意,口中喃喃自語:“還不夠,還不夠,但是......快了,就快了......”

喃喃自語的同時,她望向我的目光變得更加癡迷而狂熱,甚至在更深處,還隱藏著更加復雜的感情。

“這傻妞咋了?”大太刀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吃錯東西了?”

被希洛克的舉動嚇得一愣一愣的我,心中暗道:“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正常。”

隨著狂熱的情感而來的是癲狂的笑聲,希洛克如瘋了一般,在一眾海神族強者面前大笑不止,并在下一秒,好像殺入狼群的猛虎,瞬間殺進了強者中間。

直到這時,一眾冒險家方才反應過來,再次舉起武器反擊,卻已經遲了,十幾名至少國家力量級別的強者被希洛克在眨眼不到的時間內攔腰斬斷,但好在隨后又有更多的冒險家舉著武器以命抵擋,總算擋下了屠殺的腳步。

“快叫人!”有冒險家大吼道。

很快,一根煙花直入空中,并轟然炸開。

一支穿云箭,千軍萬馬來相見。

這么說是有些夸張了,但匆匆趕來的強者冒險家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并在加入戰局的第一時間,就將希洛克圍了個嚴嚴實實。

不過別看來人數量眾多,但卻沒有一個冒險家有閑心分心在我身上,因為他們都被希洛克牽制住了。

可能有人不信,區區一個希洛克,如何牽制得住百多名強者冒險家?

這問題很容易回答——希洛克一個自然不夠,但她能夠操控能量,制造出足夠多的能量分身,用分身去牽制,很容易做到一個牽制一群。

被牽制的冒險家無暇分身,而與我對峙的疑似忍者的冒險家也終于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他凝重的望向我,艱難的吐出了一句話:“能夠積攢如此磅礴的殺意,你到底殺了多少人?”

“很抱歉,我無法回答你的問題,因為時至今日,我也不知道自己干掉了多少冒險家,不過我可以給你個大致的數目,我曾發起過兩場戰爭,并且終結這兩場戰爭的人,還是我。”

:。:
女王之女王客服 开源硬件赚钱 江苏时时彩 甘肃快三基本电视走势表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一定牛预测 泳坛夺金中奖结果查询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大红鹰彩票网app地址大全 江西时时彩 用电脑打字赚钱的软件 四川扑克麻将牌技教学 北京赛车7码规律 山水云南麻将外挂 4场进球 母女为多赚钱倒卖过期疫苗 黑红梅方哪个大 工作室如何利用页游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