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三千零二十九章 沉默的尷尬

第三千零二十九章 沉默的尷尬

高宅大院,大堂正廳,八仙桌旁。

原本高高在上的貴族青年,此刻化身斟茶小童,輕手輕腳給面前的兩個茶杯續杯。

居于他右手邊的,是一神色平淡的偉岸中年人,居于他左手邊的,是一素衣淡然的小哥。

那中年人,便是這座宅邸的主人,也就是青年貴族的父親,他口中的老爺子。

那小哥,便是我。

我其實挺不喜歡坐在這種空蕩蕩的大廳里,和一個中年大叔相對而坐,這種氛圍令我感到別扭,總覺得有種班主任給我補課的錯覺。

說實話,如果要我選擇和誰在空蕩蕩的大廳相對而坐的話,我絕對會舉手表示讓我的一眾未婚妻中的任何一位來。

畢竟看起來賞心悅目,不看的時候還能吃吃豆腐。

再退一步的話,我選擇和水靈靈的妹子相對而坐,就算不能吃豆腐,起碼看著賞心悅目也可以。

再再退一步的話,我選擇和帥氣小哥相對而坐,就算不能吃豆腐,看起來也不算賞心悅目,最起碼還能相談甚歡。

最最最最差的選項,就是和油膩膩的中年大叔相對而坐,尤其這中年大叔還是個愛拿捏架勢的貴族。

我甚至連和他聊天的想法也沒有,只想喝完茶,走人。

然而天不遂人愿的事,給我斟茶這童子怕是個傻子,看不明白火候,一個勁兒給我添茶。

我真想一拳頭把他打房頂上去,奈何這傻子對我熱情十足,而且還出自真心,這特么就難辦了。

捱著吧。

啥時候無話可嘮了,啥時候再起身走人吧。

“聽說先生不是本地人?”

憋了好半天,貴族家主總算說話了,可這第一句話就是廢話。

“啊,是的,我是從遙遠的城鎮旅行而來,暫居于此?!?br/>
“先生家中可是貴族?”

他又問道,這一次,眼睛比剛才亮多了。

顯然,我一旦回答是貴族,他就會旁敲側擊的打探是哪個貴族,而且不打探出個子丑寅卯決不罷休!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我只得搖頭道:“并非貴族,只是普通家庭?!?br/>
“可我見先生出手不凡,可不像是尋常家庭能夠培養得出的啊?!?br/>
“哦”我神色不變,淡定應對:“我天賦異稟?!?br/>
“天賦異稟?”貴族家主搖搖頭,笑道:“我雖不算見多識廣,可也對冒險家這一行業有些見識,就算再是天賦異稟之輩,沒有大量資源的累積,也不見得能在先生這般年紀達到先生這般實力吧?!?br/>
“可能,我比較特殊?”眨眨眼,我笑道:“或許我屬于天縱奇才的那一類?!?br/>
貴族家主只是很客氣的在笑,眉宇間卻絲毫沒有相信的意思。

然而事實正是如此!

我從一開始刷怪至今,除了些許奇遇,就沒受到過任何資源的累積!

我的確聽說過有能夠增長些許身體素質,又或者增長些微經驗值的藥劑,但這種藥劑的價格都貴的離譜,我根本就沒錢買!

等有錢買了,卻又過了藥劑的最佳使用等級。

所以從始至終,我都是靠著刷怪一點一點莽上來的。

沉默的氣氛再一次降臨,并充滿了整座正廳。

然而貴族青年這傻子依舊看不清氣氛的不斷給我空了的茶杯添茶,這讓我很苦惱啊。

過了好久,貴族家主總算又一次找到話題:“我聽聞,先生最近似乎在打探什么消息,是否有什么難處需要幫忙,你盡管說,能幫到之處,在下定當盡力?!?br/>
我瞅了瞅貴族家主,回以熱情的笑容:“一點私事,并無大礙,就不勞家主大駕了?!?br/>
其實我心里想的是:這老東西說得輕巧,一旦我拜托他幫忙,接下來就會有數不盡的人情,變著法兒的要我償還,我可不想像被套了橛子的老牛,被牽制的死死地。

“先生大可不必客氣,你與犬子既是朋友,我這個做長輩的自然不會無動于衷?!?br/>
呵,還真會套近乎,只可惜,我和你犬子是朋友這事兒,只能算是私交,與你無關。

想到這里,我內心冷笑,拱拱手,朗聲道:“一定,一定?!?br/>
又客套了個把小時,見再也嘮不出什么有用的話,貴族家主便表示要和我共進晚餐。

面對邀請,我趕緊拱拱手:“抱歉了,未婚妻正等我回去,就不再久留了,告辭,告辭?!?br/>
我態度堅決,貴族家主也不好留我,只好依依不舍的與我作別,那模樣像極了送別即將離家遠行的兒子。

回去的路上,我沒忘記買一大包章魚燒。

回了酒店,看到藍色魔女正趴在我床上嗑瓜子,我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要知道瓜子這東西最容易遺落殘渣,一旦有殘渣遺落,到了傍晚睡覺的時候,沾到衣服上,第二天再想取干凈相當困難。

不過剛到近前,我就發現,藍色魔女雖然在趴著嗑瓜子,但她下巴下面墊著一個塑料袋。

還好還好,她還算聰慧,不然我肯定要責罵她。

不過聰慧歸聰慧,她也是懶得夠嗆了,竟然都不肯下地坐桌子旁邊嗑。

“喂,懶包,起床了!”坐在床沿,我用手肘懟了懟她。

“嗯?”她慵懶的轉過頭,瞅瞅我,在目光定格到袋子上的剎那,她突然瞪圓了眼:“章魚燒?”

“嗯哼?!?br/>
“快給我!”她張牙舞爪的撲了過來。

“喂喂,小心著點,別把塑料袋踩翻了!”我一邊躲閃,一邊喝道。

“唔?”她停下動作,低頭瞅了瞅:“呀!好險好險?!?br/>
一邊說,她一邊小心翼翼收回已經踩在了塑料袋上的腳,并拍拍胸脯,松了口氣。

......話說這不是已經踩到了嗎,你還松個什么氣??!

我實在懶得訓斥她,只得把袋子放餐桌上,打開袋口,讓章魚燒的香味兒盡可能飄散出去。

果不其然,很快就把藍色魔女這小吃貨給吸引過來,一并被吸引過來的,還有一直趴在床底下的小獵狗。。

我拿出一顆章魚燒,吹了吹,然后在藍色魔女已經張開嘴,做好被喂食的準備的時候,將吹涼的章魚燒丟給小獵狗吃。

此舉,瞬間遭到藍色魔女的一頓猛掐泄憤。
女王之女王客服 极速飞艇彩票官网软件 星星武汉麻将约战 安卓 南宁麻将 封胡 天天种红包是真的吗 山西泳坛夺金app下载 免费能直接看黄的网站 陕西11选5万能8码 网易三星组选 极速快3要怎样玩才不赢 河北一定牛十一选五 皇冠比分手机版走地24503 捉鸡麻将 欧冠联赛是欧冠杯 老快三开奖结果及开奖说明 新经典股票 麻将游戏4人打在线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