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無敵小刁民 > 第1647章 出芽

第1647章 出芽

花海地下八百米。

冰冷與藍光并存的空間。

倫斯倒在粗胚石像前,一只手扶在石像掌心中,那朵枯萎的花朵之上。

一道黑色的閃電,劃破藍色的空間,落在了倫斯的身上。

體長超過一米的巨型吸血蝙蝠,突然俯身咬在倫斯的脖子上。

倫斯漸漸地蘇醒了:“謝謝你!”

“咻——”巨型蝙蝠發出一聲鳴叫,像是給予回應。

“這是最后一次機會了,我想她可能看不見了!”

倫斯說著眼淚就掉下來了。

如果有人看見,會很難想象,有點小帥酷酷的倫斯,竟然會有這么一面。

“咻——”巨型蝙蝠再次發出鳴叫回應。

“我沒關系!死不足惜,你沒有害我,如果沒有你,我也不能有這八年的時間去尋她!”

倫斯張開雙臂抱著巨型蝙蝠,“謝謝你!”

“咻——”巨型蝙蝠再次用叫聲回應。

“你走吧!我查過那少年的底細,他名趙寶玉,很不簡單,你如果不回美洲,就去高麗國的妖城吧!”

倫斯不舍地與巨型蝙蝠道別。

巨型蝙蝠人性化地點了點頭,卻沒有再發出叫聲。

可能是最終的離別,不忍說再見,它化作一道黑色的閃電飛走了。

“謝謝你飛過海洋來幫我,愿你今后一切安好!”

倫斯朝向空中揮手送別。

…納馬拉蘭沙漠,花海。

比賽的即將開始,這里的人越聚越多。

身在人群中的趙寶玉,卻得到了非一般的關注。

“喏!就是那個少年!”

“那個黃種人,十七八歲的樣子!”

“他怎么了?”

“聽說,這少年說咱這花海下有冰原!”

“…不是吧!”

“開什么玩笑?

我們南緋的地理環境能有冰?”

“我活了六十歲,都沒見過冰長什么樣子!”

…人群一片熱議。

“看來這哈瓦丹,是個大嘴巴,人人都知道了!”

秦香怡笑著打趣道。

“是唉!有時候人不想出名都難!”

趙寶玉恬不知恥地回復。

“話說!這花海下真有冰原?”

秦香怡還是忍不住問道,雖然她相信趙寶玉,但是畢竟這里太熱了。

“給!”

趙寶玉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三件羽絨服,分別遞給了秦香怡和勞塔各一件。

“羽絨服?

現在有四十度!”

秦香怡一臉的懵逼。

“我去!那是羽絨服嗎?”

“什么是羽絨服?”

“有冰雪的地方御寒的衣服!沒看見那么厚嗎?”

“我去!什么意思?”

…人群又是一片連連的熱議驚呼聲。

“真是嘩眾取寵!你是在為冰原作證嗎?

腦子壞了嗎?”

哈瓦丹鄙夷的目光看向趙寶玉,又抬首看了一眼刺目的烈日。

話音落,她便見趙寶玉將羽絨服套在了身上。

“神經病!”

哈瓦丹忍不住罵了一句。

“趕緊穿!”

趙寶玉套好了羽絨服催促二女道。

秦香怡和勞塔隨后穿上了羽絨服。

“嘩——”突如其來,刮起了一陣冷風。

頃刻間,每個人的身上都覆蓋上了一層層薄薄的冰霜。

“好冷!”

…人們上下嘴唇打著哆嗦。

不過,好在時間短暫,陽光重新灑在了他們的身上,蒸發了冰霜。

趙寶玉帶頭脫掉了羽絨服:“暫時用不到了,你們先收好!”

秦香怡和勞塔也隨后脫了羽絨服。

這時候,人們的目光看向趙寶玉,更加的怪異了。

“剛剛發生了什么?”

“我身上結的是冰嗎?”

“活了六十年!頭一次見到冰霜!”

“不會這下面真有冰原吧?”

…人們已然有些將信將疑。

“倫總來了!”

有人眼尖發現了走上主持臺上的倫斯。

“請參賽選手上臺抽簽,比賽即將開始!”

參賽選手相繼上臺抽簽,并來到了自己劃分的種植區。

人群再次回議著冰原之事。

畢竟剛才那一陣寒風,太過妖邪了。

議論的人多了,關注比賽的人卻少了。

“喂!你們夠了吧?

一股寒流而已,你們至于嗎?

不會真相信,這花海下有冰原吧?”

哈瓦丹聽得煩躁,忍不住開噴道。

人群皆沉默了,卻沒人發現倫斯的眼底深處抹過一道驚色。

難道是他。

倫斯的目光找到了人群中的趙寶玉,卻發現少年正笑看著他,心情頓時變得很復雜,他怎么知道花海下有冰原?

“他怎么來了?”

趙寶玉輕咦自語道。

他的注意力,全在人群中的狂野酒吧老板路威森身上。

順著路威森的目光,只見,勞塔愣在原地,是唯一一個沒有動手種植的人。

趙寶玉瞳孔陡然一縮,鼻息微動,勞塔的沙土被二鍋頭泡過,難怪她沒動,我要幫幫她。

有了決定,他剛準備出手相助,便被一群人擋在了身前。

這些人身著狂野酒吧的酒保服裝,顯然是明目張膽,有備而來。

“滾!”

他低喝一聲。

就在這時,他突然看見勞塔將一枚種子種下。

這必死無疑啊!趙寶玉一陣無語。

就在他搖頭之際,突然看見勞塔的指尖仿佛有光。

這光是源于什么力量?

我竟然感覺不出來?

趙寶玉微微有些詫異,旋即退回到了原先站著的位置,暗道:不管怎么樣?

不用我出手了。

“趙寶玉!你輸了!”

路威森隔著很遠距離,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那可不一定!”

趙寶玉笑回道。

“轟——”就在這時,一聲巨響,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只見,倫斯突然倒在了主持臺上,四肢僵硬,口吐白沫。

趙寶玉立馬上前查看,施下了數十枚銀針。

倫斯從昏迷中蘇醒過來。

“吸血蝙蝠呢?

沒有它,我也救不了你!”

趙寶玉道出了困境。

倫斯中毒很深,比之昨晚,更加的嚴重。

“不用了!如果你遇見它,請你不要傷害它!”

倫斯大口地喘著氣,“我求你幫我續命到,看到結果好嗎?”

“可以!”

趙寶玉應聲道,再施下三枚銀針護住了倫斯的心脈。

又過了好一會,參賽的選手相繼放棄。

唯獨哈瓦丹,竟種出了一座小花園來,盡管如此,倫斯的笑容卻愈發的苦澀。

這女孩不是他要找的人,連續七年種植的花,都在不久后枯死了。

他要找的是,能種出不會枯死花的人。

“哈瓦丹又要贏了!”

“唉…真沒意思!”

…人們也有些審美疲勞了。

“喂!大家都退出了,就你一個賴著不退,守著這一小片地沙發呆呢?”

哈瓦丹一臉嘲諷地看著唯一沒有退賽,卻種不出半顆植物的勞塔。

話音落,只見,一根嫩綠的芽,破沙而出。

女王之女王客服 分分彩 买福彩赚钱 七乐彩票官网app 电玩街机捕鱼游戏下载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啥 养鸭和养鹅那个赚钱 新浪体育国际足球 写小说赚钱的app软件哪个好用 老时时彩 云南时时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一点资讯上发文章能赚钱吗 广东11选5 广东时时彩11选五注册 这北京pk10是真的吗 p3试机号 正版彩票软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