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華娛之閃耀巨星 > 1365.麻煩纏身的男人

1365.麻煩纏身的男人

聶唯抬頭看了眼墻上的時鐘,還差五分鐘便要到九點了,而會議室里,除了德普之外,其余的演員早都到齊了。

希爾看到聶唯看時鐘,想了想,開口說道:“導演,不用等德普了,他今天估計又來不了。”

“為什么?”聶唯有些詫異的問道,聽希爾的話,他似乎知道一些內幕。

希爾笑道:“我家就在德普家附近,早晨出發來公司的時候,我恰巧看到了德普那位妻子的車就停在他家門口,我猜他可能又遇到麻煩了。”

“他不是已經離婚了么?怎么他前妻還去找他麻煩。”一旁妮娜一臉八卦的問道。

“我不知道。”希爾明顯不喜歡在背后談別人的家室,所以根本不解妮娜的話茬,把這姑娘氣的嘴都噘起來了,心像有貓撓一樣。

畢竟像德普這樣巨星的八卦,對于她來講,真的是太誘人了。

想了想,她把目光投向了聶唯,希望聶唯能從希爾嘴里再問出一些什么,不過聶唯看了她一眼后,直接說道:“認真看劇本。”

妮娜的小嘴噘的更高了。

知道德普因為又有‘麻煩’不能來,聶唯也就不等下去了,直接宣布圍讀會開始,到了中午后,他的秘書也過來向他報告,德普的經紀人又要為他的雇主過來請假。

可能是怕德普三次缺席圍讀會惹惱了聶唯,德普的經紀人不僅僅拜托聶唯的秘書代為請假,到了傍晚圍讀會結束后,他親自等在麥克斯影業大廈,想邀請聶唯吃飯賠罪。

這還是他特意向華夏那邊分公司的工作人員請教的賠罪方式。

可惜聶唯根本不吃他這套,聶唯一不好喝酒,二也不缺他這頓飯,不過既然德普的經紀人親自過來了,聶唯還真是有些話要好好問一下他,便叫秘書把他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德普的經紀人叫做德拉斯,進入聶唯辦公室后,顯得有些緊張。

聶唯可不是那些平常的導演,他不僅僅三十多歲就成為這個世界上最成功的導演之一,關鍵他還是好萊塢八大電影公司之一的掌舵人。

沒錯,如今的麥克斯影業已經是好萊塢響當當的一流電影公司了,媒體公認的新八大電影公司之一。

麥克斯影業能擠入好萊塢頂尖電影公司的行列,一方面在于它本身的底蘊就很不錯,雖然曾經未能躋身頂級,但卻也出國不少經典之作,像是殺死比爾系列,羅拉快跑等等。

另一方面在于這幾年麥克斯影業超高的利潤,根據每年麥克斯影業公布的財政報告來看,它的收入完全能夠排入好萊塢所有電影公司的前五名,再加上最近幾年麥克斯影業拿獎無數,如今還得到了羅琳女士的新系列作品所有權。

麥克斯影業快速的發展和美好的前景,都讓好萊塢非常看好這家電影公司,躋身八大,也是順水推舟的事情。

而且除了電影公司外,聶唯還是全球第一院線商,而且電影院多分布在北美和華夏這個全球最大的兩個票倉,可以說是聶唯在好萊塢咳嗽一聲,大家都要震三震。

對于聶唯這樣的大人物,他如果問心無愧還好說,但此時他心里有愧,自然就會變得忐忑。

“德拉斯先生,你好。”聶唯處理完手頭的文件,才抬頭向坐在面前的德拉斯問聲好。

“聶唯先生,您好,真的很抱歉,德普因為個人原因,再一次缺席了圍讀會,但這并不是德普不敬業,實際上我的雇主入行這幾十年,一直都十分敬業,有口皆碑。

可是他這一次有些麻煩,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錯過了您的圍讀,不過我會讓他在家認真研讀劇本的,絕對不會耽誤您正式拍攝,這一點請您放心,到時候劇組開機,您可以看他的表現。”

德拉斯抓緊時間解釋,生怕聶唯誤會,對自己的雇主產生不好的看法。

聶唯的臉色很平淡,看不出喜怒,但認真聽完了德拉斯的解釋,也沒有開口打斷對方,這讓德拉斯心里感到慶幸,至少聶唯是愿意聽解釋的,那么這事兒就還有轉圜的余地。

“能和我說一說德普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煩么?畢竟他現在這個樣子,你很難讓我去相信他能以一個良好的狀態進入劇組。”聶唯問道。

德拉斯卻沒有第一時間回答,顯得有些為難。

看他這副樣子,聶唯就氣不打一處來,聲音也從平淡轉為嚴厲:“德拉斯先生,德普現在是我劇組重要的一員,我必須要為他的狀態負責,何況娛樂圈沒有不透風的墻,你難道還要我派人私下里去調查才能拿到我想要的真相么?”

聶唯這話一點都不客氣,也擺明了態度告訴德拉斯,他說不說無所謂,不說的話聶唯也會讓人調查從而知道真相。

偏偏德拉斯還無法反駁,因為就像聶唯說的那樣,娛樂圈就沒有不透風的墻,所以心頭雖然對聶唯的強勢感到一絲惱怒,但更多的其實還是無奈,誰讓形勢比人強呢。

“聶唯先生,我愿意說出原因,但是還請你保密。”

聶唯覺得德拉斯這話有些可笑。

聶唯沒回答他的話,德拉斯卻不得不說出真相。

德普確實和她的前妻離婚了,但是當初那場離婚官司卻讓德普損失非常大,因為他們并不是因為感情破裂或是工作疏遠而和平分手,他的前妻離婚的理由十分勁爆,是因為德普對她使用了暴力的關系。

因為這件事兒,德普不僅僅付出了七百萬美金的分手費,名聲還臭大街了,連他在好萊塢的立身之本《加勒比海盜》系列也不再用他做主角了,德普的身價也因此一落千丈。

這也是后來聶唯能撿到‘便宜’的原因。

畢竟德普在離婚前德普的片酬是好萊塢第一,《加勒比海盜5》他拿到了足足九千萬美金的片酬,和這相比較,聶唯付出的那點片酬確實是撿便宜了。

不過因為丑聞的關系,德普被踢出《加勒比海盜》系列,當然也僅僅是因為丑聞,聶唯猜測也和他超高的片酬有關,電影公司顯然也忍受不了一名演員出演一部電影就掠走近億利潤。

失去了《加勒比海盜》系列,德普一下子就陷入了無戲可演的尷尬境地,一方面他身價太高,嚇走了絕大部分電影公司,畢竟大家都不想自己辛辛苦苦拍出來的電影,結果最終利潤大部分都進了主角的腰包。

而且因為身價的關系,他與那些中小制作基本無緣,而那些大制作很多都已經有固定的大牌藝人出演了,德普很難插進去。

還有就是他自己也很挑剔,不禁挑剔劇本,還挑剔導演,甚至是合作的演員,放在丑聞前,大家叫他這種行為是精益求精,但是在丑聞之后,很多人就嫌棄他事兒太多。

《神奇動物》系列算得上是德普在丑聞后接到最有價值的角色了,一部有號召力的原著,大牌的導演,高額資金的投入,片酬方面雖然讓德普不太滿意,但也不錯,至少能緩解他巨大的經濟壓力。

要知道他之前賺的那些錢,很多都被他揮霍掉了,他是好萊塢片酬第一的男演員,也是出了名的敗家子,在沒了《加勒比海盜》系列這顆搖錢樹后,他甚至一度瀕臨破產。

這也是為什么德拉斯這么重視聶唯態度的關系,他不希望因為這種事兒讓德普失去這個機會,他和經紀公司一致認為,這部電影是德普東山再起的希望。

“當初離婚德普付出了七百萬美金,這其實不算什么,畢竟夫妻一場,德普心甘情愿掏出這筆錢,但是那個小x人,抱歉,原諒我爆了粗口,可我實在忍不住,她一點都不顧念德普對她的照顧,反咬一口,差一點就毀了德普幾十年辛辛苦苦經營的事業。”

“這些我都知道,德拉斯先生,還請您說重點。”聶唯不耐煩的打斷德拉斯的話,這家伙說了一堆,全是些沒用的。

德拉斯被打斷,顯得有些不滿意的抱怨道:“聶唯先生,您該有些耐心才對,我不說這些,您怎么能清楚我們德普到底這些年受了多少委屈呢。”

“別再和我說廢話,我沒有時間和你浪費。”聶唯臉色一沉,嚴肅的說道。

德拉斯這才訕訕的笑了笑,跳過了這一段故事。

“聶唯先生,我敢向您保證,我們德普是一個善良的小伙子,他從來都不崇尚用暴力解決問題,除非是對方犯下了大錯。”

“按照你的意思,挨揍的希爾德才是罪魁禍首?”

“您說的沒錯,就是這個…bi…壞女人,德普之所以會忍不住怒氣出手打了她,全都是因為這個女人先背叛了我的雇主,可在法庭上這個女人竟然反咬一口,說是德普精神有問題,我真想用所有知道的壞詞匯去形容這個人,真的是太令人惡心了。”

聶唯的表情此刻變得十分精彩,他是真沒想到,還能聽到這么勁爆的消息,德普的前妻竟然送給了德普一頂原諒帽。

那可是德普啊,常年位居全球最富魅力男性排行榜的男人。

可轉而想想德普和那個女人的年齡差,聶唯似乎又有些理解…咳咳。

“不管如何,背叛就是不對的,可她已經害了德普,為什么現在又要找德普麻煩,該不是……”聶唯忽然想到了一點,詫異的望向德拉斯,后者笑著點了點頭。

“您猜的沒錯,我的雇主最近終于掌握了對方背叛的有力證據,但我的雇主十分善良,他并不想要毀掉那個壞女人的事業,所以只是私下里叫對方澄清當年的事情,誰知道那個壞女人在知道德普手里有證據后,竟然又上門找德普的麻煩,還威脅他…”

說到這,德拉斯忽然停住了嘴,這一刻聶唯忽然有些理解妮娜了,這八卦聽到一半沒結果,果然挺讓人鬧心的。

好在聶唯的自制力可不是妮娜能比的,雖然有些遺憾沒聽到后續,但聶唯還是壓下了心底的好奇,開始認真分析起這件事情。

如果德拉斯說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德普確實挺可憐的。

又是背叛,又是污蔑,現在又是威脅的,怪不得華夏有句老話,叫做娶妻要娶賢,意思就是娶妻子首先重視的就是她是否賢惠,相貌、身材還在其次。

但是很顯然,德普先生并不懂這一點。

想到這里,聶唯問道:“能給我看一看那份兒證據么?我或許可以為德普先生提供一份兒幫助,您知道,我的洛城時報向來公正。”

德拉斯一驚,這才想起來,聶唯還是洛城時報的所有人,這家報紙可是目前美國國內銷量前三的大報刊,雖然如今實體報刊因為網絡的關系已經沒有了當初巨大的影響力,但是依舊不可小覷。

可想到這,德拉斯非但不覺的開心,反而還有些驚恐。

自己都干了些什么,竟然把這么大的新聞主動送到了報業主的面前,這簡直就是小白兔主動去給大灰狼拜年。

聶唯看著德拉斯聽了自己的話后,臉色瞬間煞白,便想到了原因。

“德拉斯,你放心,我不會講這件事情說出去,至少在你們沒有允許的前提下,我不會說出去。”

得到聶唯的保障,德拉斯松了口氣,聶唯這樣的大人物,說出來的話,自然一個吐沫一個釘。

“證據的話我沒辦法做主,需要回去問一問德普。”

“那好,我也希望德普先生能后盡快擺脫麻煩,另外一周后的試裝,德普必須準時到達現場,我不管他有什么問題,你明白么?”

聶唯說這番話的時候,德拉斯只感覺一股壓迫的氣勢涌向自己,讓他本來已經放松的身體忽然緊繃,趕緊點頭答應下來。

“那么今天我們就談到這里吧。”聶唯收回目光,直接叫秘書送客。

德拉斯離開麥克斯影業大廈后,一陣風迎面吹來,他打了個哆嗦,這才察覺,自己不知何時,已經是渾身的冷汗。

想著聶唯最后那番話,德拉斯連忙奔向停車場,想著趕緊去找雇主商量商量。
女王之女王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