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學 > 凌天戰尊 > 第3872章 內斗

第3872章 內斗

“事情進展如何?”

眼見女兒女婿離開,薛明志原本還算平靜的臉色,剎那間陰沉了下來,同時發出了一道傳訊,詢問自己在外的朋友。

這個朋友,也是他早年認識的好友,有過命的交情,可以說是生死之交。

對于對方,他非常信任。

要不然,先前也不會找他,讓他幫忙找兩個中位神王之境的死士。

在眾神位面,有很多勢力,都會栽培死士。

但,一般勢力栽培的,也就尋常神靈死士,神王死士的栽培,除非是神皇級以上的勢力有心栽培,其余勢力,根本沒條件栽培。

至于神皇死士,就更罕見了。

若非那些當代強勢的神帝級勢力,基本上都沒那個魄力去栽培,因為每一個神皇死士,都需要用資源去堆。

而神皇死士中,修為越高的死士,也越難得。

如天龍宗,雖說沒有神帝強者,但作為一個曾經出現過神帝強者的神帝級勢力,它的底蘊也還算深厚。

在天龍宗內,便栽培了一些神皇死士,但基本上都只是下位神皇死士,而且數量極少。

至于中位神皇死士,據說更是只有一人。

而這支死士隊伍,便掌握在天龍宗當代宗主的手里。

這,也是天龍宗的傳統。

“我倒是找到路子了?!?br/>
薛明志傳訊出去沒多久,便得到了回應,“不過,兩個中位神皇死士的報價,價格不低……特別是,你讓他們出手,他們基本上是必死之局?!?br/>
“買斷他們的生死,對方出什么價?”

薛明志問道。

“我最近都在跟對方壓價,但現在差不多也壓到極限了……不過,老薛,不是我看不起你,就你的那點身家,真要請兩個中位神皇死士去死,對你來說,也是極大的負擔?!?br/>
“如果不用死,價格倒是低很多?!?br/>
對方說道:“有沒有可能不死?”

“不死?”

薛明志淡淡反問道:“在天龍宗駐地內殺人,你覺得他們可能會不死?”

一時間,對方沉默了。

片刻,對方又道:“先前你說過,你的目標,是一個剛突破成就下位神皇的小子?”

“是?!?br/>
薛明志應聲,“你可別因為他剛突破到下位神皇,而小看他……他的實力,直追中位神皇?!?br/>
想到段凌天昔日竟然在匡天正那動用禁忌血脈之力的一擊下逃出生天,薛明志也是絲毫不敢小看對方。

“要不然,一個中位神皇死士,加上兩個下位神皇死士?”

對方問道。

“兩個下位神皇死士?”

聽到對方的話,薛明志皺眉,“據我所知,兩個下位神皇死士的價格,比之一個中位神皇死士的價格,也差不了多少了吧?”

栽培兩個下位神皇,真論難度,其實不比栽培一個中位神皇簡單多少。

“差得多了?!?br/>
對方笑道:“你以為,我找的死士,跟你們天龍宗那樣的神帝級勢力栽培的死士一樣,是靠修煉資源堆起來的?”

“我找的路子,可是直通擅長靈魂秘法的神尊強者的?!?br/>
“我找的死士,也是擅長靈魂秘法的神尊強者親自出手,抹去他們三魂六魄中的記憶,注入其他死士的記憶?!?br/>
“移魂死士,聽說過吧?”

說到這里,給薛明志傳訊之人,顯然有些得意。

“移魂死士?”

薛明志倒吸一口冷氣,“你這家伙,竟然還有這門路?”

“要不是移魂死士,不是我看不起你,就你的那點身家,還真的未必支付得起兩個中位神皇死士送死的費用?!?br/>
另一頭傳訊之人,跟薛明志說話,非常隨意,沒有絲毫的客氣,“一個實力不弱于你們天龍宗內宗長老的中位神皇死士,再加上兩個下位神皇死士……應該夠殺你想殺的那人了吧?”

聽到對方的話,薛明志沉默片刻,才道:“兩個下位神皇死士,至少要有一人擅長空間法則,可以擾亂空間?!?br/>
“我要殺的人,擅長空間法則?!?br/>
在薛明志看來,上一次段凌天能在匡天正手下逃出生天,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段凌天及時瞬移。

還有,匡天正也沒再第一時間催動禁忌血脈之力。

要不然,段凌天難逃一死。

“我問問吧……”

對方傳訊說道。

只是,對方話音落下,薛明志又道:“算了,還是兩個中位神皇死士……不要下位神皇死士!我,還是不放心?!?br/>
“該什么價,便什么價?!?br/>
“這幾天,我會讓我門下信得過的弟子,將東西給你送過去……神石神晶不夠的話,便用其它流通性比較強的東西替代,這個應該沒問題吧?”

面對薛明志的詢問,那邊朗聲應道:“這個自然沒問題?!?br/>
“行……既然你決定了,那我便跟他要兩個中位神皇死士?!?br/>
“等人到了,你如何打算?讓他們加入天龍宗,然后再伺機出手?”

……

帝戰位面。

神皇戰場。

一片一望無際的平原上空,一道紫色的身影如同紫色閃電般掠過,“神皇戰場,雖說和神王戰場差不多大,但這里的人,卻比神王戰場少許多……我的速度不慢,但現如今兩個月過去,竟然也沒有遇到一人?!?br/>
段凌天還記得,自己剛進這神皇戰場的時候,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可接下來的幾天,都沒碰到哪怕只是一個人。

現在,兩個月過去,他甚至都忘了這神皇戰場內有些神皇可以威脅到他,大搖大擺的從各處飛過,仿佛無所畏懼。

“這么大的戰場,人卻那么少……應該很少有神皇,能有耐心一直結伴而行吧?”

段凌天暗道。

“還真是無聊……而且,這里也不能修煉,無法領悟法則奧義,同時因為沒天氣靈氣,也沒辦法煉制神丹?!?br/>
想到這里,段凌天暗自嘆了口氣。

如果可以,他還真想守株待兔,等著太一宗的神皇上門。

“繼續尋找吧?!?br/>
段凌天覺得,在自己找到太一宗的神皇之前,自己很可能都要崩潰。

在神王戰場的時候,雖說也經常很久見不到太一宗的人,但好歹還能遇到同宗門之人,不至于太‘單機’。

而這一次進神皇戰場,整整兩個月的時間,段凌天連一道人影都沒見到。

現在,他甚至不奢望能遇到太一宗門人,只要能遇到一兩個天龍宗門人,他就很感動了。

兩個小時后。

或許是老天聽到了段凌天心中的懇求,在他穿過那一望無際的平原,穿過一片崇山峻嶺,進入一片冰原之后,卻是聽到了打斗的聲音。

轟??!

轟隆?。?!

……

狂暴的聲音,自遠處傳來,隨之而來的,還有大片冰川碎裂的聲音,極其清脆刺耳。

而段凌天的目光,也在剎那間閃亮了起來,如同餓狼在餓了多日之后,終于見到了可以吃的獵物。

嗖??!

段凌天身形一晃,便向著聲音傳來處行去。

當然,他雖然內心急切,但心里卻冷靜得很,并沒有大張旗鼓的靠近,而是小心翼翼的摸了過去。

很快,他來到一座冰川一側,勉強隱藏住自己的身形,看著遠處冰原上空的交鋒。

那是一個中年男子和一個青年男子,兩人交手,火紅色的力量和湛藍色的力量交匯,火系法則和水系法則的沖擊,令得虛空震顫,道道力量余波拍打在冰原之上,令得冰原上面也出現了無數猙獰的裂縫。

還有不少地方,更是出現了一個冰窟窿,可以看到里面顯露出來的水,不知道是湖水,還是海水。

“方一鳴,你進步雖快,但現在想殺我,卻還差得遠?!?br/>
中年男子擋下對方一擊以后,冷笑說道:“這一次出去后,我會稟告宗門,你方一鳴在神皇戰場內對同門出手?!?br/>
“哼!”

對面,青年男子方一鳴冷笑出聲,“你出去說再多又如何?你王柳安,有證據嗎?”

周圍,隱約有淡淡的陣法光芒在流傳,正是方一鳴動用陣盤,布置出來的阻隔記錄浮影景象的陣法。

“而且,在帝戰位面之內發生的事,你就算出去立下心魔血誓,也沒人當回事?!?br/>
說到這里,方一鳴冷笑更甚。

中年男子王柳安聞言,面色略微有些陰沉,“難怪你敢在神皇戰場內對我出手,原來是已經想好了退路?!?br/>
“不過,就算如你所說的一般,又如何?你方一鳴,有能力殺死我嗎?”

“再給你幾百年的時間,你或許有能力殺我……但,到了那時,我王柳安,還在不在太一宗,都不一定?!?br/>
“你想為你師尊報仇,到時注定是夢一場!”

王柳安的嘴角,布滿諷笑。

聽到兩人的對話,再看到兩人越戰越激烈,段凌天恍然大悟,“原來都是太一宗的人……不過,竟然都是中位神皇?!?br/>
看出兩人的修為后,段凌天微微皺眉。

這兩人都是中位神皇,看他們的實力,肯定不可能是太一宗的地冥長老,應該是太一宗的內宗長老。

不過,即便是太一宗的內宗長老,實力之強,也不是他在不暴露底牌的情況下能應付的。

眼看兩人半天分不出勝負,段凌天腦海中靈光一閃,隨即身體微微一動,將一側冰川半山腰的一塊冰錐撞斷。

砰!

一聲輕響,令得遠處還在交戰的兩人,瞬間停手,齊齊看向他所在的方向。
女王之女王客服 至尊棋牌三公 今晚3d试机号金码 手机股票软件 沈阳站街女视频 十二生肖平特一肖 富贵互娱棋牌官网 熊猫大厅棋牌 江西优乐麻将怎么玩 内蒙古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手机版下载 麦久3d试机号 股票涨跌谁控制 梦十队比赛比分 中原环保股票趋势 22选5选号 陕西丫丫麻将怎样带挂 东京热TokyoHotn鬼逝